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非洲大草原苍茫无际的荒野之上,一批批闻到高阶体血腥味的野兽正在不断集聚。豺狼也好,虎豹也罢,它们兴许是忌惮着高阶体尚未失去的战斗力,故而一直徘徊在一个“安全”的距离线上,没有丝毫退去的意思。

    这是第一批集聚的变异兽,它们普遍在七阶或者七阶以下。非洲大草原虽然比不上亚马逊原始森林那般物种丰富,可有着比那里更凶猛更残酷的竞争法则。

    大抵是陆生肉食动物太多的缘故,但凡是在草原上进化到高阶的怪物,战斗力彪悍得连同阶丧尸都要退避三舍。也就是说,若非杜穆凯和泽尔都是八九阶的等级,只怕这群七阶体早已经群起而攻之。

    而七阶体的集聚,必然会引来更多可怕的高阶体,且能够在大草原上称霸的物种,其实力并不逊色于海洋生物。亚马逊的巨蟒鳄鱼、大草原的雄狮花豹、海洋的章鲨水母,这些强悍的巨兽分不出高下,都是在各自领域中极为顶尖的存在。

    既然泽尔将非洲大草原作为进化的重要场所,他不可能不考虑到草原能够提供给他的所需能量和至高级变异兽所能达到的程度。可以说,在自己的天赋是“吞噬”的情况下,当进入极端饥饿的进化境界,哪怕来者是返祖级,他也能撕下一块肉。

    “吞噬”可是他立足的根本,而吃光了这片区域的异兽后,他的进化应该能得到一个质的飞跃。

    泽尔收敛起所有的心神,对于杜穆凯说了什么话,不再有任何波动的情绪。只是在这个进化档口,他并不认为有人守着是一件好事,比起所谓的“同伴”,他还是更相信自己。

    “离开这里。”泽尔平静地说道,“帮我看着开罗城和耶路撒冷。”

    “你呢?”杜穆凯的骨翼微微张开,上头的骨刺瞄准了变异兽,蓄势待发,“留在这里,进化?”

    “这是最好的地方。”泽尔冷笑起来,“只有有了吞食草原生物的基础,才有底气去闯亚马逊。”而这群杂碎,都是他为自己找到的最好的进化材料。

    泽尔从不知退而求其次是个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循序渐进,一步步达到自己的目的。从草原到森林,从森林到海洋,再从海洋到全球,“吞噬”将以所有为养料,将他锻造成唯一的、仅有的——神!

    他隐约察觉到了云默似乎有着他难以想象的底牌,可即使如此又能怎样,他觉得自己走出的每一步都不会比云默差那么一两分。

    云默被杜穆凯的骨刺所伤,可能会提前进入进化阶段。而东南亚那块满目疮痍的地方,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能让她入口的食物,就算有,她也只能去临海寻找。可海洋中的巨怪,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得了的。

    没准进化不成,自己还会成为别人的养料,这种偷鸡不成还蚀把米的死法,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早在之前杜穆凯到来的那刻,泽尔就算计好了所有。就算没有杜穆凯这个“神助攻”,他也会想尽办法将云默留在那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

    天分、资质、心性、意志、能量……每一个进化的要素都是极为重要的存在,但凡缺少一个,都有可能拖延进化的时间。

    非洲大草原这块地头,成批成批的凶兽是他的食物,相信在这些怪物送上门来的日子里,他的肉体可以得到极端的淬炼。血肉源源不断的供给,一定程度上会缩短进化的年限。

    返祖级别的血肉超过九阶体太多档次,真要消化起来非得以年为基础,要不然,等待九阶体的可能是因为能量的过于膨胀而导致的爆体下场。

    泽尔并不愿意冒险,所以自身的进化迫在眉睫。

    他最后还是打发走了杜穆凯,顺便告知他:“我曾经吞了开罗实验室的一名研究员,他的尸体作为器皿被我改造成一头七阶体,而他脑子里塞入的脑虫会告诉你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从盯上八咫鸦的时候起,泽尔就一直在为自己的进化做出布局。似乎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给人类不停地添堵。

    黑漆漆的“吞噬”从泽尔身上大片大片地冒出来,它们如有实质地往外头伸展开去,虎视眈眈地盯着周遭的高阶体。不安和骚动从野兽中传来,与此同时,杜穆凯张开羽翼从地上飞起,在高空中盘桓两圈后,最终还是离开了这块地方。

    黑红的肉芽一根根从泽尔身上抽出来,他的脸上爬上一层层黑红的暗纹,妖娆而危险,渗出一种毛骨悚然的威压。他就像是在肢解自己封存许久的野性一样,一点点将自己化作了可怕的怪物。

    “轰——”

    肉芽如潮水,瞬间扑向了四方的变异兽,黑漆漆的“吞噬”残忍地席卷了每一个角落,任凭变异兽嘶叫着也无法逃离来自泽尔的追捕。

    黄沙飞扬,威压四起,鲜血淋漓,非洲大草原一下子成了另一个修罗场,而在黑暗能量的中央地带,升起了一个印着暗色纹路的巨大卵体,它突兀地矗立在中心地区,腐蚀着身下的土地,随后将自己整个儿埋进了土壤里。

    外头,只剩下无数狂舞的暗物质,以及因为变动而赶赴现场的八阶体……

    “吼——”

    一头威压强盛,气息近乎返祖的狒狒轻轻嗅着风中传来的味道,极具人性化的眼神中露出疑惑的光芒。它的智慧似乎不低,至少能够在大草原上让整个族群占据一大片领地和资源,足以见得它手段了得。

    可就在这一刻,它感到别样的心悸,就像是大限将至时的预感,恐慌忽然蔓延。

    族群中的雌性和幼崽不安地狂吠起来,它的威压慢慢释放,将族群焦躁的情绪抚平。随后就像个睿智的长者一样起身梳理了下自己的毛发,往后吼了几声,便带着族群中的高阶体往事发地点赶去。

    大草原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动物,虽然在末世前不少濒临灭绝,可在末世降临之后,它们的发展和繁衍似乎得到了一个量的突破,远远看去,四处都是从领地中爬出来的巨怪。

    更要命的是,由于非洲大草原的生物保留了足够的原始性,它们之中几近返祖的怪物数量并不少,且各有各的进化特点。恰恰是这些,又给了泽尔一次意外之喜——基因的开发和提炼!

    ……

    东南亚一带返祖战争结束后的六小时内,随着中部基地应天扬的一同通讯,知情的华夏高层已经陷入了一片恐慌。

    在生化战争进行了一年半载的今天,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失去云默后会怎么样又该怎么办。那个女孩总是表现得太过强势和危险,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她的年纪,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云默办不到的事情。

    而这就导致了在得到云默陷入漫长进化期的消息后,不少人失控到失语。

    基地如何?战场如何?如何?还有尚且停留在“蜀都”基地的联军又该如何?

    当云默进入进化期还归期不定,这对于华夏的综合实力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失去云默的这些年,将意味着拥有艾丽丝的美帝将彻底压过华夏一头,这并不是他们想要得到的现状。

    几乎在“亚特兰蒂斯”还等待着东南亚熄火的时候,华夏的军机队不要命地往东南亚赶赴。可直到到达事发地点,不少军机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失控,若非驾驶员当机立断调转方向降落在边境一带,只怕军机会因为该地残留的威压而坠毁。

    太过于浓重了……这种属于高阶体的气息……哪怕是呼吸,都有种被扼紧脖子的窒息感。不说一批手无缚鸡之力的调查人员,就连几个还算高阶的异能者都觉得毛骨悚然。

    高温、冷雨、血味、威压……纠结成了东南亚支离破碎的现况,遥远之地的波涛翻腾,骇浪冲击着本就脆弱的平原,大陆还在不断消失,而分离出去的大陆成了两片孤零零的岛屿。

    “亚洲地图又要更新了……”有人喃喃念道着,“究竟是什么级别的战斗,能把大陆撕裂成这样?”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东南亚被烈火烧得寸草不生,也因此才能让他们这批人类站在山头上就俯瞰一切,就连遥远方向的海岸线也在卫星图示中一览无遗。

    过度得荒芜,毫无生机可言。就算下过雨也打过雷,可边境区域的高温依旧维持在五十度左右,怎么也没有降下的迹象。他们能够想象,若是处于战斗中心的领域,气温该有多高……

    “没有发现云少校的踪迹。”操作员颤抖着声音说出这一句话,“卫星图像反馈回来的画面,我们搜不到任何活物。这里不存在具有生命反应的人和动物。”

    “你说什么!”突兀地,一名军人一把拽起操作员的领口,满眼的难以置信,“什么叫做不存在生命反应的人和动物?”

    “可、可……可是……”

    “没有可是,你看错了。”这名军人忽然放下操作员的衣领,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但他的语气十分肃穆且平静,“都给我听好了,云少校确实在该地进化,存在生命波动,只是我们尚且找不到正确的方位。”

    山头上一片死寂,聪明的人开始组织措辞发往华夏的各个基地,唯有几个人脸色苍白地看着一切,心头涌现出强烈的不安。

    “长官……”

    “呆一个小时回去。”军人喃喃说道,“我们要相信云少校……”毕竟,她从没有让人失望过。

    “说话都给我注意点,谁要是走漏一点消息,都给我仔细点你们的脑袋!”

    华夏不能失去云默,哪怕是失踪,也总比声息全无来得好。只不过……想到华夏全新一辈接班人的脸,军人对于如何给他们一个交代十分苦手。

    韩修宇和应天扬那两头比较理智,应该说得开。可想到何梓矜、肖琛几个,再加上“蜀都”基地中那个被救回来的女人和“荣光”基地里的混血虫女……军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觉得云默留下的摊子不是一般得大。

    ……

    美帝,罗彻斯特大学区,城市差不多清理干净了,还未变质的粮食都被及时送走,眼见一辆辆军车驶出尸山血海,艾丽丝面无表情地站在楼层的最高处,俯瞰着下方的大地。

    她跟云默的联系彻底断了,但作为长期相伴的战友,她还是能够感受到从烙印处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生命力。这情况她很熟悉,基本上云默每次进化的时候都会出现,所以,对方并不是陷入了危机,而是迎来了进化的契机。

    可在这档口进化,云默挑得还真不是时候。

    长叹一口气,她暂时还不能离开美洲,这就意味着如果亚欧出什么问题她不可能及时处理。不过话说回来,站在美帝的立场上,对于亚欧问题她确实不方便出手,其中牵涉的利益太多,且大陆跨度太大,也是不方便的原因之一。

    最关键的是,她留在美洲的最大目的,是为了牵制住亚马逊森林的蔓延。森林中的怪物日复一日地变强,虽说南北美隔着不小的经纬度,可这对于高阶怪物而言根本没什么距离。

    原本云默镇守亚欧,她镇守北美是最好的选择,但云默在局势还不明朗前陷入了进化,这就有些难办了。

    但愿她培养的那些后辈别让她失望……

    “韩修宇、应天扬……”细数着脑子里存在的名字,艾丽丝沉默了片刻,还是决定相信人类的能力和智慧,“毕竟是她看重的后辈。”

    而艾丽丝,从不怀疑云默的眼光。

    楼下方传来助手深切的呼唤,女音一高一低,在这片寂静的城市里显得十分突兀。艾丽丝一把从楼顶高层跃下,伴随着几声尖叫轻盈地落在地上,招呼过几个骂骂咧咧的大兵和副手,他们想下一个城市进发。(未完待续。)SJGSF0916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