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车后响起,接连不断的大震荡摇晃着整块脆弱的地皮,丧尸腐朽的肢体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被炸得四分五裂,厚重的气浪将无数残肢碎肉都吹上了高高的天际,然后淋漓而下,铺洒在布满尘埃和血渍的道路以及高楼上,将城市那阴沉灰败的格调涂抹上了一层诡异的猩红。

    “轰轰轰――”

    手雷强大的爆炸力不仅炸开了丧尸群,同样也掀翻了路边停靠的车辆。昂贵的进口名车一辆接一辆地被气浪掀起,不可阻挡的冲击力轰碎了汽车的油箱。

    裂缝在铁皮上一丝丝地扩大,里面的危险液体喷涌而出,夹带着刺鼻的汽油味畅快地流淌在尚且还泛着火星子的地面上,最后……

    “哗!”

    龙卷风般的火舌咆哮着席卷着后方一片黑压压的丧尸群,几欲灼伤灵魂的烈焰仿佛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将一切物质都卷进来它的肚腹,炽热的火势侵袭着活死人腐烂的皮肉,蔓延在它们生前穿着的厚实衣物上。

    易燃物的被侵蚀导致摩肩擦掌的丧尸群在火海中沉没起伏,它们伸出焦黑的手掌指向飞速逃离的越野车的方向,诅咒般的凄厉嘶吼在街道中心缭绕不散,直到被再度袭来的爆炸给带进炼狱的终端。

    那是……

    赵易呆愣地伏在后座的边沿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远的热武器轰炸的场景,那缠绕着无数血肉冲上天幕的黑色浓烟以及大片大片沦落成火焰山的地域,心里的震撼实在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真是……惊心动魄!

    他并非是个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乡巴佬,恰恰相反,他曾经在出过的几次特殊任务期间也遭遇过战况激烈的阻截战,冲锋枪的扫射、狙击枪的怒吼、地雷的狡诈阴险乃至暗器毒药的防不胜防,但却没有哪一次经历能够给他留下像今天这样的深刻印象。

    那铺天盖地的火焰怒龙。连绵不断的尖利咆哮,积尸成山的混乱都市,腥臭泛滥的腐肢烂肉。以及,在这弥漫着血与火的背景布上流亡逃窜的黑色悍马。和那半跪在车顶的杀气四溢的持刀女孩……

    “是手雷。”应天扬也是良久才回过了神,只是他说的话语第一次露出明显的震惊,“赵易,我们车顶上的那一位……有热武器?”

    而且,还很擅长使用。

    赵易轻应了一声,捏着后座的手指隐隐有些发颤,不知是过于震撼还是因为被那毫无顾忌的杀戮激起了心底隐藏的兽性。甚至连说话都带着一丝他未察觉的兴奋:“她绝对不是生手。那样精准的投掷和对战局的及时利用,我很怀疑她是那支特殊部队的成员。但具体的事宜稍后再议吧,现在不是时候。”

    目前的确不是时候,他们可是还在逃窜中呐。最起码得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之后才能将一些疑问解答清楚。

    应天扬轻轻抚摸着装着笔记本的公文包,桃花眼中泛过一波隐晦的暗芒。

    那支特殊部队……倒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那女孩真的是那支部队中的成员,倒也不难解释她怎么会有如此高超的武力值、怎么会对热武器的使用方法如此熟悉。

    但,既然是那支部队的人。不是应该被管教得很严格么?

    这么简单地放一个半大的孩子出来,还带着一堆的热武器,她是怎么避开关卡的盘查?而且,居然还交上了“朋友”,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根据他有且仅有的了解。那支特殊部队的人可是很厌恶和外人交往的,并且华夏上层也不可能轻易地放他们独自出行……

    他推了推眼镜,由于深层次的思考而习惯性地垂下了眉眼,半长不长的发丝柔顺地垂下,在他眼前投下了一片淡淡的阴影,在猜想了无数个可能也排除掉大多数推测后,似是想通了什么般,他讶异地张了张嘴,随后将目光转向赵易。

    “赵易,我们还是先找个僻静的地方歇歇脚吧,至于其他的事情,得经过观察才可以做出判断。”应天扬唇角微勾,不紧不慢地吐出了心里的猜测,“那孩子的身份,只怕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们首先得确认一下她的资料才可以。”

    他冲着赵易扬了扬手里的笔记本,示意着他的老本行可不是个掉链子的蠢货。

    想起应天扬最擅长的领域,赵易便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避开后座上躺着的、胸口缠满绷带的重伤患者肖琛,慢慢缩回让他个一米八八的汉子感到万分憋气的过道里,深吸一口气后便闭上了眼,似乎在缓解疲劳。

    越野车在田宏义的手里可谓是越开越顺溜,基本上在路边儿的丧尸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已逃之夭夭,而由于转过十七八个弯儿进入了一条较为偏僻的小路,路况上的障碍物也在逐步减少。

    田宏义斜眼看着显示屏上的导航,凭着对住了长达十几年的市区的熟悉程度,开口对车内的人说道:“各位,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便是一个边郊的小旅馆,位置比较偏僻人口也少,我们暂时在那里停会儿吧。越野车的油量……我们得做个准备。”

    “好。”何梓矜飞快地应道。

    这一路上她的眼睛都死死盯着车板儿,就连那场大爆炸也没能引起她过度的关心,若不是有赵易拦着,只怕这小姑娘真的会卸了窗户爬出去找顶上趴着的云默。

    而随着路面环境的不断变化,云默将车内人的心理猜了个十之七八,却依然没有轻易地放松自己的警惕,她整个身子低低俯在车顶上,所有的感官都在瞬间放大了感知力。

    大概是比较接近生态公园的缘故,边郊的环境中的植被很是丰富,松树长青,针叶密长,但其余的植被倒是或多或少地落了叶子。林间不时地传来几声悦耳的鸟鸣,甚至还能看到一些保持着原生态的麻雀在四周越过。

    干净、明朗、清新、没有变异,对比起外界那行尸遍地的惨状,这里简直是一片纯洁的乐土。

    但,乐土……也不过如此……

    云默紧盯着渐渐进入视野范围内的一小栋平民旅馆,不禁耸动起鼻子嗅着空气中的病毒味。伴随着越野车越来越慢的时速,一缕淡淡的腐尸味飘入了她的鼻尖。

    果然,还是有丧尸的存在啊。

    这片区域,只怕不出两三天也会被活死人的足迹掩埋,丧尸的掠夺性和占有欲可是从人类本性的贪婪中所衍生出的负面情绪,在病毒扩大化的影响下,它们会遵从着心底的*踏遍每一寸可以用双脚丈量的土地,庞大的食欲几乎不会放过视野内的任何活物,简直比蝗虫过境还要可怕三分。

    “吭――”

    越野车在路边熄了火,云默率先从车顶上蹦了下来落在车前,而车内众人也识相地没有立刻打开车门闪出身子。

    直到云默示意可以下车了,众人才陆陆续续地从越野车上下来。

    何梓矜一下车就直奔云默,却被对方不着痕迹地避开过于热情的拥抱;应天扬揣着另一柄还算完好的消防斧,拎着个笔记本下了车;田宏义则将车钥匙揣进兜里,拿着三节棍和一个登山包挤到了云默身边;而较为稳重的赵易缓慢地下车,身上还背着昏迷不醒的肖琛。

    将手中的唐刀递给云默,赵易勉强在冷冰冰的脸上挤出个僵笑,貌似是在表示感谢,但由于这微笑过于“惊悚”,直叫众人情不自禁地抽了抽嘴角。

    应天扬的视线漫不经心地打量扫过云默身上的登山包,在发现对方警告状地冷睇了他一眼后,才哑然失笑。

    这孩子的警觉性还真高,以为他想杀人夺包吗?真是不禁逗的熊孩子。

    他吊儿郎当地对着云默摊手耸肩,镜片下的眼睛是一片清明,似是在告诉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但瞅着女孩那将信将疑的眼神,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暗暗想着莫非自己长得还真像个面目可憎的坏人?

    扯了扯嫩得有些不像话的面皮,他朝着小旅馆努了努嘴,对着一众半大的孩子说道:“我和赵易先去前头看看,你们在这儿呆着吧,有什么情况待会儿联系。”

    说完,他就理所当然地把手里的斧头交到了赵易的手里,抛了个直白的眼神示意被坑的队友:赵易,开路这件体力活就交给你了。

    在田宏义的帮助下平稳地放下了背上的肖琛,赵易盯着手里的斧头默不作声,他抬头意味不明地看了眼眼神乱瞟的应天扬,心里不厚道地想着这公子哥儿一辈子也就是个“文弱书生”的命了。

    他掂量着手头的斧子向前方走去,后头的应天扬意思意思地从树上大力掰了根手腕粗细的木棍子跟了上去,期间还回头朝着云默几人丢了个“放心”的眼神。

    只可惜这厮的桃花眼太过妩媚,实在让人无法联想到“安心”的意义,以至于一眼便让三个意识清醒的孩子感觉一股恶寒袭来,不约而同地从脑子里浮现出“骚包”二字。

    ps:

    啊~~又是一年高考至~~高三的孩子哟你们努力吧~~加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