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第二日,直到清晨七点左右,暗蒙蒙的天际才有了些许放亮的迹象。

    微薄的光辉透过重重阴霾吝啬地投射在人间,可即使是冷沉如暮光的色泽,也足以让黑夜中惴惴不安的人群感激涕零。

    气温依旧是零下十几度的冰寒,由于缺乏热源的温暖,一天前下的大雪直到现在还厚厚地堆积在地面上,半分也无融化的痕迹,反而在愈发寒冷的天气中凝结成大块冰晶,混杂着腥臭的血水和碎肉,化作诡异的形状。

    寒风凛冽,吹得基地城头的旗帜猎猎作响,一批又一批的军人替换下守夜的战士,驻守在高高的城墙上俯瞰着下方血流遍地的末世惨相。

    虽然经过了一日夜的辛勤处理,就连基地内的群众也被发动着参与了休整,但战场的尸山尸海依然没有被销毁干净。

    方圆百里的血腥之境,腐尸堆积成山,黑血碎肉汇成了一汪冰湖,断肢残腿被炸得到处都是。

    血迹斑驳的城墙,苍凉荒芜的边野,焦黑模糊的土地,扭曲狰狞的丧尸……

    第一次参与工作的群众几乎都吐了出来,但也正是这直接一幕的刺激,才让大部分抱着安逸思想的人群犹如当头棒喝般清醒过来,隐约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据说,基地准备出台最新的整顿政策;据说,高科技火力防线的某些冗杂功能将被改进;据说,军队即将迎来整编,加入一支特殊的“异能者”部队;据说,不付出劳力的幸存者将不再享受基地提供的某些便利……

    一切的“据说”在一天内轰轰烈烈地流窜在基地的街头巷尾,在引起恐慌的同时,军部先一步派遣了武装力量镇压了躁动的人群,文职官员立刻上台演说解释变革的原因,以安抚焦灼的百姓。

    基地内的气氛很是压抑,在意识到眼下的灾难不再是想象中那般可以简单解决的时候。不少还抱着回归往常生活心态的人是真正地慌了。

    “末世”的言论在私底下流窜了起来,不过短短的时间内影响力便大到难以控制,无数的老年人聚集在空旷的地方,不约而同地捧着佛珠经文。满是虔诚地叩拜着各家各户搬出来的菩萨像,以祈求获得晚年的安宁以及子孙的平安。

    消极的情绪很快便击败了大部分安逸惯了的人,平日里对外开放的小摊铺早早地关门大吉,竟是再也不分享店内的食物了。

    基地大食堂的伙食供应质量急速下降,从原来的米饭直接变成了稀粥与白面馒头,就连提供的菜色都统一成了榨菜和咸菜。

    纸币在一夜之间贬值成了废纸,各家各户拿着末世前的银行卡拥挤在基地的交易大厅前,一声声地质问着铁门内的工作人员给个交代,却在工作人员的连连苦笑中败下阵来。

    混乱还在继续,高层变革到焦头烂额。研究部忙得不可开交,军部维护治安跑断了腿,医务楼的药品供应出现了短缺……

    暗流汹涌,却也在按照着一枚小小u盘中的信息一点一滴地修补着漏洞,看似暴乱在即。却也在掌握之中。

    肖琛顶着一头杂乱的黄毛登上了染着血腥味的城头,带着病毒味的腐肉刺激着他的本能,对进化的渴望让他的口腔内分泌了更多的唾液,可在这时,脑海中的理性还是占据了上风。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对生肉产生的食欲远远大于吃了十几年的熟食。

    想到自己因为饥饿而推开了母亲的鸡汤转而进攻一盘子生肉的兽样;想到一直跟在后头观察自己的研究员被吓得晕了过去;想到研究部乃至军部的高层看着自己一脸的防备样;想到他人眼里的恐惧和排斥……

    当时他真有种……想要撕裂他们*、摔倒地上砸成肉泥的暴力冲动。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的父母和同伴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而带着有色眼镜看待自己。

    他们一如既往地包容着他的任性和缺点。并没有丝毫的不适应,仿佛只是他变换了口味,而他本身依旧是曾经的肖琛。

    “呼……”肖琛穿着薄薄的病号服,在零下十几度的气温里并没有感觉到寒冷,反而觉得很是凉爽,他转过头看着缀在身后的兄弟和另一个小哥儿。不耐烦的眼神扫过畏缩的研究人员,说道,“韩修宇?是吧?”

    韩修宇裹着厚实的羽绒服尾随在后头,对向他点头致意的军人回以温和的笑意,这才转头看着眼前十五六岁的少年。回道:“是的。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昏迷得不省人事。”

    肖琛短缺了将近一礼拜的记忆是补不回来的,听了此话后便蹙紧了眉头,他趴在城头的矮墩子上俯视着下方的疆域,一股辽阔而沧桑的感觉突兀地闯进了心间。

    这般的怪异,就好像梦境里看见的那一片荒芜,以及……血的意志。

    “这究竟是怎么了?”肖琛转动着迷茫的眼看着身后刚醒来没多久的兄弟,看着他那一脸绷带的模样,声音中很是严厉,“田宏义,你特么倒是告诉小爷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啊?看爷不揍死他们。”

    他气愤地扬起了拳头,很是在意自家兄弟脸上的伤势。

    “肖哥,老田我没事儿,就是被玻璃刮了几下而已,你咋一口咬定这是人为的呢?”田宏义哆嗦了几下后吸了吸鼻子,暂时不理会说不通的肖琛了,转头对着韩修宇问道,“云默他们呢?听说夜里发生了一场大战,以云默那样的性子,大概不会放任不管吧?”

    韩修宇揉了揉发晕的额角,记起最后的片段:“她确实参战了,现在大概随着一众外派的军人去前线了。不必担心,以她的手段,就算是几十只爬行者也照样能揍趴下。”

    狂暴的豹子大开杀戒的威力可不是谁都抵抗得了的……

    “说的也是……”想起那个剽悍到极点的外星人,田宏义倒也安下了心,只是语气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抹愧疚,“我和肖哥都是被她救的,后来还带上了我爹妈和哥哥,这份人情估计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韩修宇笑了笑,想起自己、魏俊和杜穆凯何尝不是这般,甚至于,现在昏迷不醒的何梓矜、赵易以及应天扬估摸着也是同样的情景。

    于是,他开口轻快地说道:“估计我们想还人情都会被她嫌弃,这么弱的我们,别给她添麻烦就算是还债了。”

    田宏义扯了扯嘴角僵笑了下,脸色立马垮了几分,想到昨晚大半夜他转醒过来得到的消息,现在几乎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可是,我现在就有事儿要给她添麻烦啊……我醒来之前,我哥他居然受到感染晕过去了!伤势是额头,混合着没处理干净的丧尸黑血,昨晚上就被送进了隔离室,我……”

    “别担心,不会有事儿的。”韩修宇叹道,“魏俊大难不死,觉醒了异能,肖琛昏迷了那么久,现在照样生龙活虎。我们都是在云默眼皮子底下混进基地的,要是真有个万一,只怕不安的因素早被云默解决掉了,哪里还会任由你哥感染成这副样子。”

    确实,都是过了云默的手的人,那强悍的外星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犯低级错误……

    如此,心安了不少的田宏义苦笑道:“唉,但愿是个好结果,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开心了。”

    韩修宇安慰似的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二人相谈甚欢,倒是直接将一旁的大爷给忘了个彻底。待回过神后才发现,肖琛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肖琛顶着金灿灿的鸡窝头瞪着俩人,随后皮笑肉不笑地对韩修宇说道:“老子揍趴了一干研究员带走了你,然后你特么狼心狗肺地拐了老子兄弟。真该丢你在那儿再抽几管子血,省得碍眼。”

    韩修宇抽了抽嘴角,想到对方一身钢筋铁骨不怕针扎的异能,突然就幸灾乐祸了起来:“肖琛,你这一身皮肉生得好,等云默回来了,一定会将你扔到前线的。好好给咱爷们儿争口气,可别三两下就被爬行者挠花了。”

    “切!”肖琛算是腻烦了别人嘴里张口闭口都是“云默”的话语,就好像父母总是一个劲儿地在他耳边提起的“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没由来地让学渣厌烦。

    但很显然,学霸与学渣的差距、救命恩人和被救者的憋屈感,新仇加上旧恨,肖琛对云默可谓是咬牙切齿的同时又很想比个高下。

    这是一种诡异的战斗情绪,放在以前根本是没有的事儿,可现在,肖琛的潜意识中,云默是跟他“同一等级”的强劲对手,貌似撞上了就务必分出个高低,不然……

    不然什么呢……

    肖琛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双手,总觉得抓住了什么却又忘记了什么,他松开了手掌垂在身侧,对着身边的俩人说道:“给我说说前几天发生了什么事吧。怎么老子睡了一觉醒过来连屋子都变了。”

    三人在城头找了个角落坐下,长话短说地精辟概括着几天内发生的事情,但其中的凶险岂是三言两语就能形容的,如是,便又是大半个钟头过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