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肉灼烧后的焦糊味,刺得人鼻腔酸痒,眼眶熏红,几乎控制不住地想要落泪。

    一抔抔大大小小的灰烬堆垛在猩红的地砖上,粗略地勾勒出丧尸化灰前的人形,但不过片刻的工夫,就在能量的余波中被冲荡殆尽,“呼”地向四周散去,像一阵避不开的灰霾,轻飘飘地铺开一张炭灰色的薄毯,大面积地遮掩住斑斑驳驳的血迹,掩埋起满地破碎的疮痍。

    刺眼的光辉在大杀四方后便如潮水般褪去,似是后继无力了一般,“净化”扭曲起能量波不甘地再度往前拓宽,但也只延伸了三四分的网面而已,就再也动不了一分。

    不得不说它的宿主颇为不给力,那副孱弱的肉身根本支撑不起它巨大的消耗,不过是面对面的一次直击,竟然瞬息间耗空了她一身的生物能,仿佛将信用卡死命地透支了一番,即便它再想清理这方领域,也无奈于“大银行”对它封锁了资源。

    甚至于,宿主的身体隐隐呈现出脱力至休克的迹象!

    最终,乳白色的网面还是收敛了爆裂的攻击性、按捺下洁癖似的驱逐性,不甘不愿地回归到何梓矜的体内,而就在所有的光晕都散尽的下一秒,身子骨意外瘦弱的女孩敖干了最后一丝毅力,当即面色发白、两眼一翻地往一侧倒去,连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无。

    正如云默所料的那样,过分脆弱的体质确实撑不起强大无匹的异能。作为光明系中特立独行的攻击种类,“净化”的杀伤力自然变态至极,而与它的杀伤力相匹配的是,它的能耗也并非一般人承受得起。

    像何梓矜这等未曾养好、未曾长开、未曾锻炼的身子骨,要真被“净化”这么反复折腾几下,只怕不出三四年就得香消玉殒。任是神仙都救不回来。

    异能者虽然强大,但这“强大”也有限制,就好比任何居于规则之下的物种都要受到束缚一样。愈是强悍的能力,所要达到的客观条件便愈是苛刻,而这,就是“制衡”。

    天底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当一名异能者耗干生物能后还想在战局中争取翻盘的机会,那么唯有三条途径可走。

    一是拿大把的晶核作为能源补充。这方法最直接最有效。但同样的。使用者得做好“晶核如柴烧”的准备,大批量的晶核分分钟被吸干净是常有的事情,若不是资源特别丰富的人。根本撑不过这一过程。

    二是凭借着意志突破身体的极限,拼着游走在生死之间的成活率,达到破而后立的境界。一旦人体冲破了进化的桎梏升华到更高的档次,那么,自然会有新一轮的生物能生成,只是这个过程……若非万不得已,实在没人敢于尝试。

    毕竟。生死一线的突破,可不是人人都有勇气挑战的极限。

    三是通过消耗自己的生命力、抽取细胞活性等手段来达到从肉身中提取能量的便利。虽是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但绝不是长久之计。即使是寿命悠久的生化人也不敢拿“燃烧生命”作为代价,更何况是一般人。区区几十年的阳寿,谁也经不起消耗。

    而此时的何梓矜,便是通过第三种方式来扩大自己的能量。以达到越阶斩杀敌军的效果。但这时候的她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

    “何梓矜!”一声惊呼打破了空间内的死寂,两只沾满了黑血的手赶忙从一旁伸过来。极为无措地接过女孩瘦削单薄的身子,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谢敏珊真是连小弧度的摇晃也不敢,只能僵硬地搂着她,明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惊慌,“喂!你别吓我!醒醒啊!”

    女孩的身体轻得厉害,谢敏珊不可置信地摸着掌心中搁手的骨架子,只觉得这小丫头简直跟卢旺达难民有得一拼!

    “刚才那么剽悍地干掉了一批,怎么倒得比谁都快啊!”谢敏珊抖着手探向了她的鼻息,待再三确认了何梓矜还有微弱的呼吸后,心里压着的大石这才稍稍放下了一些,“该死的,还找什么水。干!我背你走,找云默去!”

    不知从何时起,“云默”所代表的已不仅仅是个名字,更是支撑起她信念的支柱。似乎无论遇上什么大灾大祸,只要身后有云默的存在,就是她所存在的净土,就是她永远不愿放开的救赎。

    但谢敏珊并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她最后一句话,堪堪将云默即将迈出的脚步给推了回去。

    深藏在黑暗中的云默收回了脚,继续隐没在浓重的阴影背后,再没了上前帮忙的念头。

    明知道这俩女孩一个晕着一个虚着,若是再度前行,只怕死亡率会变得更高,可她依然沉住气潜藏起行踪,耳畔听着一*丧尸靠近的脚步声,半分没有搭把手的想法。

    找云默去……

    这四个字犹如魔咒,如果谢敏珊摆脱不了依赖她的想法,估计再也走不出“当自强”的囹圄。

    她想要的,是拥有独立人格、自主能力、敢于抗争的战士,而不是遇上一点困难就回头找大帅的杂兵!她愿意成为奋斗者的精神支柱,但绝不是每个人的保命符。

    她是云默!首先是将帅,然后是战士,最后才是“云默”。

    所以,她会对大局的输赢负责,而不是对个体的生死负责。说她冷血也好、无情也罢,那是她身为“将帅”的责任,更是她身为战士的原则。

    正因为不会对个体负责,她才不愿意给任何人过多的希望,比起一开始就经历绝望的现实,有了希望后再一步步走向绝望的体验才是真正的伤人。

    如此,倒不如趁机打破这后辈残存的侥幸意识,省得她再拎不清末世的现状。

    这个逐渐迈向覆灭的世界,没有谁能给另一个人完完全全的救赎。身为一名幸存者,何以不奋战?

    敏珊,不要让我失望……

    越来越多的丧尸向这方区域包围过来,云默听着不远处明显已经开始交手的声响,依然无动于衷。

    另一端,“荣光”基地军事部,会议室内,不少高层表情严肃地坐在椅子上,细细听着异能者赵易针对西南区域“中山”基地的救援行动所作的总结。

    “我队在此次救援行动中损失了三十一名战士,重伤着十三名,轻伤者七名,其余人员无大碍。其中,异能者魏俊以一击之力覆灭三座小型虫巢,极大地牵制了变异虫类的进攻,战功在小队中居于最高。”

    “中山基地毁了一半,损失大半人口,所属的异能者团队全灭。暂时凭着‘横断截面’隔离开感染区,但所谓的‘安全区’撑不了多久。基地城墙破损严重,根本防不住丧尸潮的侵袭。并且,食物、药品、饮水短缺,存在严重的冻饿现象,自我队回归之前,已有一千多人冻死,三千多人冻伤。”

    “现存人员准备大规模迁徙,将组织队伍前往邻近的军事基地。由于京都的救援队表示接手迁徙的任务,所以其余地区的救援组皆已返回。”

    “不过,因为饮用水和流感等一系列问题,在我队离开前,似乎有瘟疫发生。”

    瘟疫……

    什么!瘟疫!

    在座的高层不禁屏住了呼吸,愣愣地看着赵易略显干裂的嘴唇开开合合,满脑袋都被“瘟疫”二字刷屏,似乎挤不出什么思考的空隙。

    在这时候出现瘟疫,简直是逼着人灭绝的节奏!

    没药品、没饮水、没食物……若是一场瘟疫浩浩荡荡而来,普通的成年人尚且抵抗不了,更遑论一般的孩子。

    “瘟疫!那、那你们队……”

    “我队全体人员自回基地起就做了身体检查,没有任何问题。”赵易补充道,“不少士兵要求申请人工变异的名额,希望军事部能腾出部分时间审核名单。”

    “以上,完毕。”

    挺直了脊梁端正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赵易斜眼扫过身边的魏俊那微微颤抖的肥胖身躯,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地拿起钢笔捅向了他的脊椎,力求第一时间让这肥球精神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赵易算是摸准了这坑货的弱点。

    要是直接执笔戳上他的肚皮,绝对会被那厚实的脂肪层弹回来,其结果不仅打不散对方的瞌睡虫,还得在反作用力下整的自己手指疼。

    于是,“戳人脊梁骨”就成了赵易最近磨练出来的杀招。那真真是药到病除,保管魏俊分分钟听令行事。

    把握着力道猛地一击撞上魏俊的脊椎,熟悉的疼痛感突兀来袭,当即让魏俊变了脸色,直接从悠悠梦周公的状态脱离出来,条件反射地挺直了腰板、支起来脖子、掰正了脑袋,然后睁开了那双茫然的小眼……

    晶莹的口水尚且挂在嘴角,也不知这坑货是怎么在开会的时候睡着的,赵易光是想想就感到一阵头疼。

    这时候的他当真想找韩修宇问问,像魏俊这种肚子一饿就能被一个饼拐走的奇葩是怎么安全活到现在的?(未完待续123MM0403)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