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下一页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风起云寒,血笼高天。银紫色的精神力屏障化作万千丝线将巨龙死死捆缚起来,连绵的龙身硬生生地被勒成了几段。丝线嵌入巨龙坚硬的鳞甲,一寸寸切割着它富有韧性的血肉,伴随着殷红的血液流淌,凄厉的嘶鸣声不断。

    四年前,云默在澳洲被巨龙一击重创,足足将养了很久才恢复过来三年前,云默与一众九阶体在东南亚被两头返祖巨兽围杀得狼狈,险些连性命也丢了而三年后的今天,曾让她饱受折磨的巨龙已成为手下败将,甚至只需要她轻轻一碾,就能将它勒死。

    云默是这么想的,同时也是这么做的。

    精神力犹如倾泻而下的洪水,将万里龙身全数覆盖。云默一头扎进巨龙敞开的大嘴里,沿着它的食管一路往下,环绕的红莲业火在巨龙腹中肆意,与它本身所具有的寒冰混成一块。

    巨龙的身体并不像龙蟒那般脆弱,即使是进入它最柔韧的食管,云默面临的考验也丝毫不逊色于其外。与其说这是巨龙食管,倒不如说这是一条幽暗冰冷的甬道,漫长没有尽头,像是冰封千年的洞窟。

    至阴至寒的地方,正是巨龙的体内。红莲业火比之前更深重了几分,它与寒冰纠葛成一片,将黑暗的甬道照得亮如白昼。

    麒麟与精神力交错着破坏巨龙的食管,从端口沿着通道滑下,一点点深入其间。大片大片的寒冰在烈火中逐渐融化,而这淋漓的冰水中混合着浓浓的血渍。

    食管之内是真空,然而这并不影响麒麟的发挥。由于体积较她反而赚足了便宜,麒麟犹如跗骨之蛆,将巨龙上上下下地钻了个遍,而它踏过的每一寸地方,都被腐蚀出了一个个硕大的窟窿。

    从上往下,直到心脏跳动的方位!

    “嗤啦”

    尖锐的龙角撕裂了肉块堆积的屏障,麒麟大口大口吞食着巨龙的血肉,整个空间的突兀地收缩起来,一阵接一阵,可见外头的巨龙已经疼到痉挛。

    云默趁热打铁地拆吃了下一部分,同为返祖级别,她所能吸收的能量很大,可也总有饱和的时候。巨龙作为地球上第一头返祖的怪物,其内部储能已然超越了云默的预计,但她只能蹙着眉头将这并不美味的血肉吞入胃袋,以最快的速度消化它们,并将獠牙转向别的新鲜肉块。

    但她心里很清楚,光是依靠自己的胃袋,并不能将巨龙整个吞下。但为了防止巨龙残缺的尸体引来更多的怪物,她怕是只能动用虚空的力量。

    成长到她这个地步,对于虚空的依附可有可无。与其说虚空是作为底牌被她带在身边,倒不如说她只是带了个储物的玩意儿罢了。

    从她对战巨龙起始,耗时足足一个小时有余。她虽然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她愣是坏心眼起,生生将巨龙磨到死为止。也许返祖成兽类的本能在作祟,即使麒麟是不争的祥瑞,也架不住拥有野兽残酷的一面。

    巨龙的气息逐渐淡薄了下去,麒麟的身上沾满了厚重的血水。腥臭弥漫,形成了一汪血色的海洋……

    由于精神力屏障化作丝线的缘故,血水顺着水流一层层扩散开去。而在同一时刻,白衣白袍的丧尸王者行至一处暗道,他轻轻抿起薄唇,勾出一抹轻佻的微笑。

    “吞噬”沿着岩层扩散开去,当撬起某一个支点后,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般贯穿了一道暗流。由饱含威压的腥浓海水从里面迸射而出,混合着毒汁、龙蟒之血和巨龙的血肉碎末,一股脑儿地填满了“吞噬”领域的所在。

    云默出力,他享受在后,在返祖级别能量的滋养下,泽尔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吞噬”领域化作千丝万缕的暗芒朝着新地中海的方位扩散,他不动声色地包围着这块区域,眼眸中跳跃起难耐的野火,一点点延展,避开所有的精神力触发点,直到将整块海域都包裹了起来。

    大地塌陷,泽尔长发翻舞,他犹如堕魔的圣者,浑身上下流露出神圣与黑暗交互的光辉。温和中的残忍,残忍中的温和,两种矛盾的气质奇迹般地合二为一,就在他猛然睁开眼的那刻,覆盖住整片海域的“吞噬”就像是张大网,轰然崛起。

    “昂”

    巨龙体内的麒麟爆发出一声龙啸,叼着巨龙的龙胆蹿出龙身,擦过从四面八方围拢的“吞噬”,险险逃离了泽尔布下的天罗地网。

    一时大意,反倒让泽尔有了可趁之机,云默确实没想到泽尔会在这档口出现,尤其是……对方的黑暗系天赋“吞噬”似乎更上了一层楼。

    她将巨龙勒成了几大段,直到最后也不过扫入了半数有余,而剩下的部分却被“吞噬”包裹在领域里,就像是食人花张开口器吞入了误落陷阱的猎物,大口咀嚼着,发出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声。

    “轰”

    精神力一击袭上“吞噬”的壁障,云默纵身跃入空中,张嘴就是一击能量炮。飞旋的火炮轰上泽尔的藏身之处,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大地彻底塌方!

    无数巨石碎片从头落下,急如星火般撞入地底,撕裂的地表顷刻间被海水灌满,新鲜冰冷的海水掀起巨浪,冲刷着被战火熏染成焦黑的大地。

    麒麟腾空而起,而那一头的“吞噬”领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整片水域消弭。无数被榨干后的海水从领域中淋漓而下,“吞噬”形成了一个绝对领域,将所有危险抵在前端,而降泽尔保护在后。

    “很生气吗?”泽尔轻笑起来,冰冷的眸光注视着悬空的麒麟,“真是可惜了,精神力再强悍,也破不开吞噬的壁垒。”

    麒麟的后蹄刨着空气,划下一道艳色的业火。整片区域的气温开始一段段拔高,泽尔连眉头也没蹙一下,反倒露出一副享受的样子。

    “云默,你再动作下去,大陆就要塌了。”半是威胁,半是事实,泽尔就是这般有恃无恐,“丧尸的死活我可无所谓,而你……呵,人类失去大陆还能去哪儿?”

    “别忘了,东南亚已经沉没了一半。”

    “吞噬”领域渐渐缩内中的巨龙一点点被干净。对于被半路横夺的猎物,云默并没有付出更多的关心,将吃剩的杂碎丢给这头丧尸,她半分也不可惜。

    “一半又如何?”云默俯瞰着他,竖瞳寒芒四射,“别忘了我是返祖种,返祖的力量能做些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我不需要知道。”泽尔反嘴道,“你没有第一时间对我动手,这就证明你并没有短时间修复大陆的本领。”

    云默瞳孔微微一缩……她倒是忘了,在智慧种面前,一切言语陷阱都是无用。

    “如果你能瞬间毁灭大陆再让它眨眼间重生,我不认为我还能站在这儿跟你对话。”泽尔淡淡地说道,“云默,最了解你的可是你的敌人。”

    云默从来是个行动派,能够做到杀必死就不会拖泥带水。除却在处理龙蟒和巨龙这件事上略有拖延,在战场上的作风素来是干净利落。

    他送了那么多低阶体丧尸去试探,不过是为了记录他们每一个人的战场作风而已。而云默此人,素来喜欢稳扎稳打,心思深沉,但一有机会便出手如电,绝不是上了战场还能跟人说几句废话的类型。

    可偏偏,她悬在上空,除却最开始的两次试探性的攻击外,并没有采取更多过激的手段。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心中有顾忌,有在乎,有忌惮……

    泽尔素来喜欢玩弄人心,即使对方是云默,他也能猜出个一二来。虽说他不能完全把握云默的心思,但在双方对峙时,对方任何一丝渺小的动作都能引起他深入的猜测。

    而云默跟一头智慧种撞上,既是一次自我飞跃的机遇,同时也是难以跨越的险途。生死存亡,一念之间。

    心思被勘破了,云默也不恼。她眸色深沉地看向泽尔,确切地说,是看向他身后的方位。

    远处的界线上,黄尘开始飞扬,独属于丧尸的腥臭味一层层弥漫开来。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丧尸体潮水般从开罗城的方位涌来,就像是一群沙丁鱼,密密麻麻交织成一片。

    为首的丧尸像极了人类,就跟她曾经见过的繁衍型丧尸一般,英俊挺拔得厉害。从人形体开始,慢慢退化到最末尾的爬行者,泽尔这次招来的“帮手”,不仅声势浩大数量众多,似乎质量上也达到了一个质的飞跃。

    而在她身后,依然空无一人。

    “云默,你现在的模样还能被称之为人类吗?”泽尔的声音黏腻犹如毒蛇,让云默觉得万分恶心,“人类目前之所以听从你的命令,不过是你对他们有用而已。”

    “半分没有人类的模样,还想与人类同吃同住,你知道他们心里有多么厌恶你吗?”

    “不成形的怪物,人类图的不过是你的力量。”泽尔一再强调道,“等大事已成,他们迟早会将矛头对准你,而你曾经为他们付出的一切,都变得可有可无。”

    “这就是人类,肮脏的东西,可你身为高贵的返祖种,却为了这些卑贱的生物奔波劳碌,还真是掉份。”他嗤笑道,“为什么不随我一起,将这个纪元毁灭了再重建?神话传说的覆灭和诞生,只不过是返祖级别的一个念头而已。”

    云默冷眼看着他,宛如在看一个智障“傻逼!”

    “谁特么要随你一起走啊泽尔你个杀千刀的!”云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得高级中猛地蹦下来一个身影,肖琛一头黄毛张扬,声嘶力竭道,“草泥马的什么叫做只看中力量?你特么自己心里阴暗看谁都是这样的是不?”

    “轰”地一声肖琛落地,掀起烟尘无数,他脚下的土地刹那间龟裂开去,在两头返祖种的威压之下,他只是脸色微变,随即便挺直了脊梁。

    “肖琛。”泽尔了然。

    “呸!特么你爷爷的名字也是你叫的?”肖琛当即啐了一口,火力全开,“臭小子有种出来打一架躲在领域里算个什么事儿?你要是条汉子都跟小爷正面杠!没事儿别拿那张臭味瞎哔哔!”

    对于肖琛说得每一句话,泽尔具是不痛不痒。正如他说出的每句话云默不会当真一样,本就是敌对关系,谁要是在这档口将敌手的话听进去半分,那可就玩完了。

    军机轰鸣的声音由远而近,韩修宇以及一批精英异能者从军机上顺着揽绳滑下,一个个轻盈地落地,迅速站在肖琛的背后。

    两大阵势基本成型,在丧尸越来越靠近的档口,远方的某一个黑点也越发清晰……

    肖琛扭头看向走来的韩修宇,问道“丁禛几个呢?”

    “没发现人。”韩修宇摇了摇头,严肃道,“最好的结果就是跑散了,最坏的结果……你懂得。”

    肖琛抿了抿唇,不语。

    韩修宇转过眼,将视线投在几百米开外的泽尔身上,目光深沉。时隔三年再见到这头已臻化境的返祖种,他就不可遏制地想起曾经做过的梦。

    尸山尸海,血海翻腾,长城内外白骨成山。应天扬握着旌旗屹立在尸体之上,奋战到再没有能力走下去的那刻,断裂的头颅,喷涌的鲜血以及泽尔的嘲讽……一切的一切,他记忆犹新。

    泽尔这个名字是人类的噩梦,也是这个世界真正末世的开启。

    “我现在只希望他们别轻易动手。”韩修宇小声道,“云默和泽尔一旦动真格,这块大陆八成是即刻报废,我们想逃也逃不出去。”

    大陆倾颓,海水倒灌,海兽侵袭。他们这一批陆生战士,怕是怎么也活不了。

    术业有专攻,他们在陆地上足有一战之力,可一旦进入冰冷的海洋……还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