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对于精神病的监管病房内,是不允许有尖锐利器出现的。有些癔症病人或抑郁症病人会在病情发作的时候自残乃至自杀,为了杜绝此等现象发生,医生会采取用锁链捆住病人的非常手段。

    于诺涵周身没有别的东西,只有几根粗厚的锁链,若是稍稍有些经验的人一看便知道她经常发病,只是可惜,爱女心切的于青山料不到于诺涵能兵重到哪个地步。

    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她居然偷偷昧下了吃饭时的木筷,悄悄地将筷子的尖端磨得像是一柄锥子。无论是自杀还是杀人,一根细弱的筷子都成了防不胜防的利器,毕竟,就算是医生也防不住病人奇葩的自杀手段。

    有往血管里打空气的,有磨着铁链割动脉的,有吞食剧毒的活蛇让它们在腹腔中啃咬的,甚至还有着往直肠里灌王水的末世之中,抑郁症症候群的数量高居不下,各种各样的自杀手段累积成了厚厚的一叠。

    用筷子杀人并不是头一遭,可谁也没想到这个三年来毫无动作的女孩居然会在这一刻爆发所有的负面情绪。

    就在于青山抱紧她的那刻,她的手已经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那根筷子。用力地捅进于青山的腹部,她甚至有一种解脱了的欢愉。

    鲜血顺着筷子流满了她的手掌,一滴滴地落在陈旧的被褥上,像是绽开的梅花。于诺涵笑了起来,随着鲜血的喷涌,她开心得像个孩子。

    “爸爸,爸爸妈妈死了。”于诺涵的眼睛睁大,空洞得像个女鬼,“妈妈死在我面前,被人糟蹋得不成样子。爸爸,你为什么要救一个陌生人?我们哪里比不上一个陌生人?”

    要说于诺涵怨恨什么,她怨恨自己的懦弱,怨恨命运的不公,怨恨残害她们母女的所有,可她最恨的,却是四年前于青山为了救自己的学生,而松开了她和妈妈的手的做法

    被人流冲散,被歹徒带走,她度过了生不如死的一年,却因为仇恨的执念而一直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要说她又是什么目的,不过是为了再见到于青山,问他悔不悔,问他恨不恨,还有向他索命!

    她觉得自己的父亲亏欠了这个家庭

    “我好高兴,你还活着。”于诺涵的眼泪倏忽流下,沿着瘦削的面部轮廓,落在被褥之上,“这样,我可以亲手杀了你了,爸爸不要怕,你死了,妈妈死了,我也快死了”

    “我们在地下团聚好不好?”

    “不要再为了一个陌生人放弃我们了,好不好?陪我一起死,一起死了,我们就原谅你了”

    于诺涵的嘴唇开开合合,于青山的手微微哆嗦着,大脑一片空白。他的视线逐渐模糊,几乎听不见于诺涵最后说了什么,他唯一知道的事情是,自己的女儿想要杀了他,并且,也确实这么做了。

    他的身子摇摇摆摆着后退了一步,手中握着那根半长的筷子,斜斜地倚靠着墙壁,“咚”地一声人事不省地瘫在了地面上。

    等于青山的背影再也遮不住于烨的视线,这个被安置在门外的孩子方才发现室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啊”

    尖锐的童音划破寂静,于烨朝着于青山跑去,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单调音节。他所受到的打击太过,这时候已经为忘却了语言。

    近乎呆滞地看着于青山,于烨回首看向自己的母亲,却见她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裂开嘴,笑得灿烂。他最后的视线凝结在母亲的微笑上,在他的记忆里,对方给予他一个微笑也是吝啬。

    他再也看不见其它了

    感觉身体被人抱起,很多人在自己身边围绕,各种嘈杂的声音接踵而至,似乎有谁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安慰着什么。

    等于青山从病床上苏醒,已经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肚子上的窟窿已经处理完毕,缝起的疤痕绕出细密的针脚,一针一针,黏合了皮肉却缝补不了他低落的情绪。

    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晰,头顶的白炽灯异常刺眼。似乎是不适应,于青山的眼角被刺得激出了泪水,他低低的叹息了声,房间内死寂得落针可闻。

    “于老师,你醒了。”应天扬怀里抱着昏睡的于烨,彬彬有礼地对于青山说道,“感觉怎么样?”

    “涵涵呢?”于青山沙哑的声音像是磨砂纸,听着格外疲惫。

    “打了镇定剂后睡了。”应天扬轻轻拍着于烨的后背,说道,“很抱歉向你隐瞒了于诺涵的消息,但至于隐瞒的原因,我想于老师今天也体会到了。”

    应天扬并不是个喜欢解释说明的人,与其耗费时间告诉于青山来龙去脉,他只会选择设计让于青山自己陷入泥淖,用伤害来换取他的理解。

    从于青山进入基地开始,他就引导着一切的发生,唯一错漏的地方大概是于青山被伤到了。他没想到,于青山对精神病人一无所知,甚至毫无准备地接近了他们。

    所幸于青山没有大碍,且,在他苏醒之后,他也省略了解释什么的时间。

    “是啊体会到了。”于青山苦笑道,“被自己的女儿仇恨着,这种感觉,太苦太苦了。”

    “那你后悔吗?”应天扬问道,“在末世之初为了救一个学生而弄丢了妻女,现如今,妻子尸骨已寒,女儿精神疯癫。我知道,善良不该被责怪,但如果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还会义无反顾地去救自己的学生吗?”

    于青山嘴微微一张,几乎是颤抖着说道“不会了”

    “她一直觉得我放弃了她们,其实没有如果早知道会发生什么,没有谁什么比得上自己的家人重要。”于青山老泪纵横,“如果付出善良得到的是这种回报,我还不如作恶。”

    “我的女儿涵涵啊”

    应天扬沉默了片刻,看着怀里的于烨,问道“那么,于老师,我想问问,对于于烨你是什么看法?会像照顾自己的外孙一样照看他?还是会因为自己的女儿迁怒他?”

    “孩子确实是无辜的,但我不是当事人,我也没资格指点你的任何做法。但是,如果你对于烨不能敞开胸怀,我希望你能主动放弃于烨的抚养权。”

    “他虚岁才三岁,太小了。于诺涵不适合照顾他,而你,我不清楚你的意思。”

    于青山摇了摇头,苦笑道“对着孩子,心情说不复杂是假的。涵涵还是个孩子,却已经成为了另一个孩子的妈妈。我不是圣人,但我也不是恶人,身为一个教师,我还是有着最基本的良知,所以”

    “我还是希望能够亲自抚养这个孩子。”说出这句话,于青山顿时轻松了不少,“他没有选择出身的权利,但我想尽力弥补他,他毕竟是我的外孙,也是涵涵的孩子。”

    “让他看到这些龃龉,不是我的本意,我不知道她居然这么恨我。”于青山长叹一声,沉默了良久,才继续道,“你要是真不放心,可以将于烨这孩子交给我,再派人监管,我说出口的话不会食言,告诉你照顾他,就绝对会照顾他。”

    应天扬轻轻一笑,可笑容很是凉薄,他的手指绕着于烨的脖颈轻轻一勾,勾出一条金属色的链子,而在那链子的正中间,缀着一枚高阶体的晶核“不,你想差了,于老师。”

    “我不是个大义的人,更不是个大度的人。你们父女,乃至你外孙的事情,若非肖琛和田宏义时时拜托着,我也不想管这个闲事。”

    “我之所以对于烨的抚养权关心,不过是因为这串链子而已。”应天扬平静地陈述道,“高阶体的晶核,我很确定这孩子出基地的档口没有这么高档的东西,只能说,这是云默的手笔。”

    “她给了这孩子晶核,可见她对这孩子的发展前景很是看重。”

    应天扬继续道“我不会轻易关注任何一个孩子,除非这个孩子的未来有着足够让人侧目的条件。于烨既然得了这个青睐,我少不得多顾忌一些他的生活状态。”

    于青山苦笑起来,道“你不需要对我施压,我对他好不好,坏不坏,并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改变。从接触这个孩子开始,我就想着若他是个孤儿,就要来当孩子抚养。四年来一个人生活,孤独会把人折磨疯的。”

    一字不漏地将话听完,应天扬的眉眼终于柔和了三分,他轻轻拍打着于烨的脊背将这个孩子抱起来,转身对于青山说道“既然如此,于老师,我就告辞了。”

    “等你情况好转,对于你女儿和你外孙,是带回荣光还是留在中部基地,由你自己决定。”

    病房的大门在眼前缓缓落下,于青山疲惫地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轰轰轰”

    耶路撒冷之地,激战足足进行了一昼夜有余,饶是铁打的返祖阶级,此刻都已经都了精疲力竭的地步。甭说泽尔,就连云默也勉力支撑着,二人的战火一路从非洲烧到大西洋,已经轰碎了五分之一的大陆。

    大西洋的狂潮席卷而起,万千海兽不要命地奔逃。从陆地到天空,从天空到海洋,泽尔失却了一条手臂和一条腿,而云默的一身鳞甲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双眼猩红的智慧种已经不复人类的模样,他的额头钻出第三只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云默的一举一动。每当她有所动作,第三只眼中就会爆发出一阵不亚于规则之力的白芒,更可怕的是,对于操控黑暗系的丧尸泽尔而言,这白芒竟然是圣洁的光明属性。

    云默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能操控光明系力量的丧尸,而对方还是一头智慧种!

    泽尔的白袍已经被撕裂,另一双形似蜘蛛的长手将背部的肌肉顶开,横亘在他的身体之前。尾椎上抽出的白骨锥子在海风中翻舞,有灰黑色的骨骼一粒粒顶破皮层长出,远远看去,泽尔除却一张脸孔,身体早已成了名副其实的怪物。

    像是异形又不像异形,像是生化人又不像生化人。他浑身的气息驳杂,威压有些混乱,规则之力盘旋在身侧环绕不熄。

    云默一身鳞甲都被打落,身上坑坑洼洼地淌血,有些地方已经被轰成了焦黑状。“吞噬”缠绕在伤口上,一点点啃食着她的骨血,最严重的当属前肢到颈项的区域,像是被撕咬过一般,已经深可见骨。

    “呵呵呵呵”泽尔薄唇微张,嘴角朝着耳际的位置缓缓展开,密集锋利的獠牙沿着唇瓣生长,一滴滴地抖落涎水。

    “云默,怎么?你真打算跟我同归于尽吗?”

    泽尔的声音不复温和,森冷得像是两块金属的摩擦声“但我死去的那刻,我会引爆我的身体,云默,知道吞噬散落在世界各地后会发生什么吗?”

    “没兴趣。”云默冷淡道,“你没机会自爆的,泽尔。”

    “哈哈哈哈哈!”泽尔张狂地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吧!当吞噬散落,就会有一千个一万个我诞生!我是不死的!云默!”

    “呵,谁知道这是真的还是你随意杜撰的东西。”

    云默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泽尔左右格挡,二人战斗的逐渐冲向海域的位置。下一波能量炮轰然到达,与光明系的白芒撞在一起,霎时间骇浪冲起几百米有余,浅海翻滚,无数变异兽被炸得四分五裂。

    鲜血横流,麒麟与旱魃杀成一片。海洋深处的活火山在震荡下轰然爆发,大量气泡浮起海底的淤泥,无数鲜血遮掩了追杀了视线。

    糟了!

    麒麟冲向泽尔,却在下一秒被狂涌而出的岩浆喷了全身。视线所及之处被大量气泡和淤泥覆盖,而前蹄之下踏着的正是泽尔被她撕裂的另一只手。

    你跑不了多远的!泽尔!

    森白的骨翼在海域深处倏忽闪过,泽尔的气息渐渐消失在海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