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风沙渐渐大了,卷得沙漠中的尘埃扬起,好似一阵烟雾瞬息间蒙蔽了众人的视野,当黄褐色的帷幕散去之后,提着枪支捞起皮鞭的埃及男子们邪笑着朝瑟瑟发抖的母子靠近,由于长期食用人肉,他们身上有股酸腐的味道钻入杜穆凯的鼻子里,让他下意识地蹙紧了眉头。

    比起这群看着不像好人的埃及男子,这对母子勉强能入他的眼。杜穆凯侧过头看向为首男子的侧颈,对于人类大动脉上血液流通的点儿,没有人比他更熟悉。

    只要拿着骨翼往上头一刺,就可以品味到甘美的浆液,于他这等黑暗生物而言,鲜血远远比普通的水源更让他的味蕾着迷。

    泽尔说的确实不错,人类,不过是丧尸的饵食;而丧尸,才是他真正的同伴。

    试问哪一个人类会像他这样,饥饿的时候既然在觊觎自己的“同类”……哦,不,面前这群人便是如此,将同类当成了食物,简直连丧尸都不如。

    “哈哈哈!一匹骆驼,女人孩子!还想跑吗?”身后一黑人男子张狂大笑,右手举着的枪支舞动,盯着母子的眼神十分猖狂,“先从女人开始?还是从骆驼开始?”

    他砸吧了两下嘴,视线扫去,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躺在骆驼背上瘦削的少年。黑人男子一愣,紧接着便小心地放下枪支打量了起来,在末世中,他们可以蹂躏弱者,但对陌生人还得保持一定的戒心。

    十六名男子暂时按捺住脚步,警戒地将枪支竖起瞄准了杜穆凯的脑袋,他们可摸不清对方的底牌,尤其是……对方那一头过长的黑发和白皙的皮肤明显不是埃及人的血统。

    外境的人。且还是这么个年纪,又能在末世活过一年。他们心照不宣地觉得他左右有点手段。

    只可惜,防火防盗防不了猪队友,还不待他们打量完毕,有几个精虫上脑的男人就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了。原因无他,这名骆驼背上的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可那长相。着实是太过精致了些。

    杜穆凯长得十分清俊。可清秀中却依然带着少年该有的英气,大抵是手上沾满了足够的血腥,他的身上还糅杂着暴虐和忧郁相互混杂的矛盾感。

    就像是一个发光点。在末世人人面黄肌瘦的情况下,他的精致犹如一件艺术品,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破坏他,让他跟着这个世界一起被染黑。被玷污,被打入最深的地狱。

    在女人孩子数量锐减的末世里。让体质相对较好、能活得下去的少年成为**的纾解用品,这在非洲大路上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除非这样的少年拥有足够的实力能保全自己,否则,他们只能成为强者的禁脔而已。

    眼见得杜穆凯躺在骆驼背上半天没有反应。料定他是个普通人的几名男子似乎有些急不可耐。然而,自家领队的没有发话,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枪子无眼,没人想成为触犯规矩后死在枪弹下的亡魂。

    只是。他们不动杜穆凯,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动那对母子,带两个活人回去远远比不得带两具尸体来得安稳自在。顺便,杀了这对母子震慑一下杜穆凯,转而让他好好听话也是目的之一。

    所以,几个男人迫不及待地将枪口瞄准了母子,正面面对的几人与妇女形成对峙,而另一边的男人则悄悄地、慢慢地对着妇女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

    “砰——”声音还未传来,子弹早已出口。一枚弹药飞快旋转着冲向女人的头颅,似乎下一个点就能炸开一朵血花。

    然而,子弹快,杜穆凯的速度更快。在杀气陡然而至的那一秒,他后背收敛的骨翼猛地张开了保护圈,几十米长的坚硬骨骼瞬间铸成堡垒,以极其强势的态度将这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母子笼罩在骨翼之中!

    森白的锥刺分分钟挡住了弹药的袭击,过分坚硬的表皮让子弹在上头磕了一记,随后便被弹开了去。

    煞白的骨牢猛地扎入了地面,庞大的气息转瞬间笼罩了整片沙漠,眨眼间连周遭的起伏不平的沙丘都被摁扁了。

    埃及母子的大脑完全陷入了当机的状态,就连视线都是一种说不出的呆滞。从枪响到骨翼的张开,他们简直连反应的速度也没有,这世界就忽然变天了。

    不仅仅是母子,就连骨牢外头的十六个男人也在瞬间失去了言语。他们在威压下哆嗦着手脚,发现身上好似被压了一座大山,就连小腿都没入了沙子里。

    这种速度、这种威压、这种气势,除了高阶能力者别无其他,他们……早就该想到的,一个活过一年的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普通人!

    然而,当他们意识到闯下大祸时,为时已晚。想开口求情的话语被压在喉管里,在震慑之下,他们当真是什么都吐不出口。

    身体一寸寸地被埋入沙地里,身上的重压让他们连抬头的力气也无,有些人不自觉地扣响了手中的扳机,可子弹的速度也跟着凝滞起来,再打上骨牢的那刻,早已沉重地扇不起火星子。

    一行十六人,各个都是强横的成年男子,可他们愣是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尽数被埋入了沙子里。口鼻被沙尘封死,窒息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们艰难地挣扎在沙子里,却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失去了生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穆凯才终于撤销了骨翼。骨刺扬起的风沙遮盖了头顶的阳光,他睁着双血色的眸子冷漠地扫向这对母子,随后从驼背上翻身而下,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来。

    快露出来吧……那种厌恶我、憎恨我、恐惧我的眼神……

    骨翼轻轻煽动,霎时间将二人前头的沙尘扫去了一大截,紧接着,十六张两眼翻白嘴唇乌紫的死人脸映入他俩的视野,强悍的视觉冲击力让这对母子再次失去了反应能力。就连他身边颇通人性的骆驼都跟着跪了下去。

    只是,良久的时间,杜穆凯都没有等到这对母子的冷眼,恰恰相反,妇女竟是第一个端起枪支朝着前头的尸体冲了过去,抡起枪柄就是一阵狂轰滥炸,直将几个男人的脑颅都砸成了稀泥。

    血腥味在空气中扩散。杜穆凯还在晃神的档口。就忽地察觉一只小手拉住了自己破烂的衣角,他堪堪低下头,就对上了一双带着崇拜情绪的眼睛。

    “谢谢你。你给珊她们报了仇。”孩子轻软的童音传入耳内,虽然听不懂,可这让从没有“同龄”玩伴的杜穆凯下意识地心头一紧。

    孩子一手扯着他的衣角,另一手牵着骆驼朝着前方发疯的母亲走去。杜穆凯在他眼里简直是从天而降的英雄,这让他完全舍不得放手。

    而比起这个孩子。妇女就相对成熟得多。她将杜穆凯当成了值得尊重的强者,也将自己放在了真正的“奴隶”的位置,她前后忙碌了一番拾掇完东西,随后带着两人架起越野车。一路东倒西歪地朝前头开去。

    十分新鲜的体验,他们……似乎并没有害怕的地方。

    杜穆凯收紧了拳头,双眼死死盯着副驾驶座上孩子的侧脸。半晌之后,终于收敛起指尖长出的长甲。

    人类。总会到人更多的地方居住,姑且……再跟上几天吧……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杜穆凯并不知道前路如何,只是,他短时间内不想理会泽尔交给他的计划。

    人杀得太多了,总有倦怠的感觉,当他在埃及政要城市看到韩修宇发来的录像时,那种被背叛的感觉,似乎又涌上了心头。

    “达沙……”杜穆凯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眼底情绪不明。

    ……

    2026年1月20日,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堡垒,第一实验室之内,泽尔对于流窜在虫族中的毒素解析陷入了一个走不出的僵局。因为,他发现病毒分离后的物质有些超乎想象……

    首先,他可以断定这是一种基因毒素,源于某种生物体内分泌的、独一无二的、暂时无解的毒素;其次,他断定这一种毒素源于高阶体,因为毒素竟能融合吞噬t病毒,这一发现简直让泽尔惊讶。

    最关键的是,这种毒素之中居然还隐藏着一部分他难以解析的物质,譬如……游移的、活性化极强的……金属?

    所以说,虫族的感染,在某种程度上属于……特殊重金属中毒?

    研究解析陷入了僵局,泽尔蹙眉,将目光盯上了金系天赋变种的丧尸高阶体,以及人类之中拥有金属能力的异能者。然而,这似乎并不现实。

    吉尔吉斯境内的虫族已经死伤无数,他勒令军队将几头受到感染的虫子带回,却发现研究室内所有的药物都对毒素不起作用。

    就好比眼镜蛇的毒液需要专门的抗蛇毒血清一般,他必须找到根源,才能详解这种毒素的解法。

    只可惜,这种时候,他往哪儿去寻找?

    出兵“蜀都”么?呵,吉尔吉斯斯坦高层在失去了虫族的庇护后就成了什么都不敢做的鹌鹑,别说什么出兵,就连在首都活动两下都要慌上半天。

    泽尔嘲讽地翻检着手下的虫尸,只是不知为何,心头溢出了些许不安。说实话,呆在埃及的杜穆凯似乎安静得有些过分了,按照以往的观察来看,杜穆凯隔三差五总会毁灭那么一两个城市,造成埃及极大的恐慌。

    但最近这两天里,他竟然连个动静也没有,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脱控,泽尔眯起眼思量了半天,随后将脑筋打上了身后安置在营养槽中的实验品。

    该敲打的总要敲打,尤其是杜穆凯,这张底牌不容有失。

    可以说,只要杜穆凯愿意对韩修宇下手,那么成功率绝对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而想到韩修宇被杀的画面,他就莫名觉得兴奋,想来……精神力者的脑子一定是与众不同的美味。

    ……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朝鲜半岛内,失踪已久的尹媛慢条斯理地走在“清州”市破损严重的大街上,她身上披着一件血迹斑斑的白大褂,白大褂上还留着亡者生前的铭牌。

    她一路走一路跨过横七竖八腐烂的尸体,这些丧尸、异形的尸体让她感到反胃恶心,但出于一种不知名的心思,她还是企图品尝它们的味道。

    尹媛很清楚这是谁的手笔,也明白云默就在不远的地方。为了知己知彼,她确实该好好了解这是个什么东西。

    左手陡然膨胀开来,原本纤细的女人手臂一下子暴涨成了一张硕大的兽口,就像是肢体变异、重组成了另一等物体一般,就见大量的肉块肉芽从左臂上脱离出来,猛地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头类似爬行者巨蜥。

    这头“巨蜥”有着和尹媛一模一样的基因、体质,可以算作是半身的存在。

    二者唯一的区别是,尹媛是“主”,而这半身却是“仆”。而巨蜥的某些生理性反应,尹媛可以感同身受,这也是之所以她让巨蜥好好吞食尸体的原因。

    巨蜥毫不犹豫地拆吃了腐烂的尸体,一开始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尹媛挑眉,便继续朝着前头走去。

    然而,二者前后不过行了两百米左右,巨蜥身上的皮肉就开始一点点地腐烂,渐渐放大的嘶吼从巨蜥嘴中吐出,尹媛眉头紧蹙,脸色十分不好看。

    因为痛苦,这等感同身受的痛苦,简直是钻心得厉害。她没有犹豫地分裂出第二头巨蜥,让它飞快地吞噬掉前一头废物,顿时,痛苦缓缓消去,而第二波冲击即将到来。

    尹媛的目的很简单,让自己的半身好好吸食这个毒素,也让自己的基因好好适应这个毒素。等到半身在不断的吞食消耗中逐渐产生了抗体,那么,便是她与半身融合的时候。

    作为“掠夺”的宿主,尹媛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在夺取了这许多能力之后,也不差一点云默的毒性控制了。

    她迟早,要吃干净云默,都属于九阶的强者,她们正是彼此的大餐。(未完待续)

    GG330711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