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一望无际的沙漠,经过没日没夜的奔驰,即使再远也总有个尽头。

    沿着尼罗河的位置一路往苏丹行去,翻越过不知道多少个沙丘、危险区、以及沙漠怪物聚居地,在杜穆凯的威压震慑下,小怪们窸窸窣窣的动静只能平息,任由越野车趟过它们的领土,一点点驶向未知的地点。

    这一条逃亡的路线,走得异常平顺祥和,似乎半点没沾上血腥。而在这一结果的推动下。

    妇女对于杜穆凯保持着更大程度的尊重和敬意,在男权更胜一筹的末世里,作为并没有收到过多少教育的女人,她明白利弊取舍。

    苦难的生活和末世的践踏教会他们母子太多太多,她的儿子或许没有这样那样的心思,可作为一个母亲,她要为了娘儿俩的生存留住这个年轻的强者。

    说实话,她心里没有底,也没有多少分寸,甚至于,其实对杜穆凯一开始展现的实力,她的内心是极为恐惧的。只是,女为母则强,她想让自己的孩子活下去,哪怕……仅仅只有几年的时间而已。

    留住杜穆凯,她没有把握,毕竟像这样年轻的强者,多得是自己的主意。只不过,只要是个人终归是群居的动物,当越野车苟延残喘着将人载过一个沙丘之后,她欣喜地发现前方的区域竟然有埃及士兵。

    军人的存在,对于末世中求生挣扎的人总有些许的镇定作用,就算这又是个披着军皮的狼窝虎穴,至少第一印象总比由幸存者构成的营地要好上不少。

    正在这时,越野车“咯吱”一声就嗝屁了,响动传来。前头几百米开外的地方一排黑漆漆的枪支就此瞄准了他们的方位。

    死寂蔓延的片刻,妇女犹豫着该不该下车,而后头的杜穆凯却先一步推开了车门,从容地下地。

    风丝起卷,扶起他一头的长发,清瘦的少年关上车门,一双血色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前方的枪口。对于目前的他而言。弹药并不是什么威胁。就算人类使用核武,他的骨翼也能以足够的硬度支撑下来。

    “那是什么人?”营地内,警戒状态的上尉询问他的下士。他不确定那究竟是人类,还是伪装成人类的高阶丧尸,“似乎不是我们尼罗河儿女,看体态。是亚洲人?”

    “报告长官,应该是人类。”上尉身边的下士放下望远镜。严肃地说道,“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还有女人和孩子,他们是幸存者。”

    “幸存者……”上尉喃喃念道,“幸存者……存活一年的幸存者?”

    “快!”想到某种可能。上尉的眼神里迸射出欣喜的光芒,“把他们带来!或许,我们将会有强者的加入!活过一年的幸存者。就算不是能力者,也有过人的地方!”

    一众士兵领命而去。而另一头的达沙堪堪牵住杜穆凯的衣角,眼见得一群荷枪实弹的军人靠近,眼底不自觉地流露出惊恐的目光,达沙一把抱住了杜穆凯的腰,双手勒得好似一条缠紧的蟒。

    杜穆凯身子一僵,在姚甄煦死了之后,他还从没和谁靠得这么近过,就在达沙抱上来的那刻,他几乎控制不住地想要展开羽翼将之劈成两半了,也幸好,他忍住了杀念。

    军人靠近之后,他们基本无视了妇女孩子,只一个劲儿地盯着杜穆凯,他们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可杜穆凯一句也听不明白。

    他并不愿意跟人类打交道,更不愿意前往人多的地方,人味儿的浓郁总是变相地激发他杀戮的本性,因为他无时无刻都忘不了那个画面——姚甄煦死在“长虹”基地那批混账的手里。

    若不是这对母子没有表现得惊惧、恐慌,他早就杀了他们,或者扇翅膀离开了。像如今这等被带入人类营地的事儿,在之前的他看来简直是无稽之谈。

    达沙和他的母亲向众人解说着什么,而军人们看向杜穆凯的眼光中充满了惊叹的意味。

    差不多十分钟后,杜穆凯被一批军人毕恭毕敬地请进了人类的营地,连带着那头快要瘦死的骆驼都得到了一筐干枯的野草供以给养。

    这待遇在末世已经是上上有余,尤其是物资贫乏的埃及,完全是不能想象的美好。然而,杜穆凯并不需要人类的示好。

    当双腿迈入营地的那刻,他还有着些微的恍惚,一切仿佛回到了一年前那刻,韩修宇领着他和魏俊进入了基地的小摊铺,一碗汤水,几许馄饨,三点小葱,很简单又很让他怀念。

    又仿佛回到了他领着姚甄煦进入“长虹”的那刻,谁又知道后来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不幸。

    他不知道这一步迈的是不是时候,可当达沙黑白分明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他似乎从那双眼里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情不自禁地,他……再度踏入了他曾万般拒绝的地方。

    是夜,篝火旁,杜穆凯挑拨着木柴,而坐在他旁边的母子开始相互包扎。妇女抡起了袖子,露出淤青满布的胳膊,和她一样,达沙的手臂、肩膀、身体上都是累累的淤青。

    “阿姆,你没流血吧?”达沙轻轻问道,仔仔细细地检查着,“阿姆不能流血,流血的话,你会死的。”

    妇女没有讲话,眼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无奈,她伸手揽过达沙的肩膀,下巴轻轻地蹭着他的发旋:“达沙,这种病……如果阿姆有一天死了,你一定活着去尼罗河的尽头找我,那里,是尼罗河子女复生的地方。”

    “阿姆不会死的,病会好的。”达沙紧紧抱着妇女的脖子,蹭着她干燥的脸颊,“我们会活很久很久,久到法老复活,为埃及带来光明。”

    “嗯……”轻拍着孩子的肩膀,妇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愿逝去的英灵庇佑你,千万,不要被同样的病魔缠上。”

    她知道自己活不长,她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能活长?

    ……

    2026年1月21日,华夏。四川省“蜀都”基地。伴随着藏区的暂时性平静,基地内的各大建设抓紧一切时机操办起来。首先,是冷兵器的锻造。

    比起热武器。冷兵器的配备对于平民而言十分重要,韩修宇整理了将近一礼拜的文件,将所有的事项从急到缓全部罗列了一番,才终于倒腾出现在最该做的几个事项。

    诚然。藏区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可光顾着藏区也不是个事儿。“蜀都”本就在风雨飘摇的时节,大本营最不好,还谈什么戍边防?

    如今吉尔吉斯斯坦自己出了问题,原本这该是个最佳的反攻机会。可偏偏这时候的“蜀都”没有了所需的弹药,就连人手也明显不足。趁着这青黄不接的档口,韩修宇决定好好规划一下基地的建设和部署。

    所需要的粮食、武器、人手、技术人员都要腾出来。否则,等泽尔再度发难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会有反手的力气。连最根本的资本也没有,还不如早早地寻块地皮把自己活埋了吧!

    其次,热武器的制造实在迫在眉睫,而由于四川这块地方的基地想要拧成一团是个技术活儿,还是一场需要时间的拉锯战,韩修宇在“蜀都”合并了新势力之后就想着暂且缓一缓。

    因为,他并不清楚两股势力的融合会发生怎样的碰撞,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考较,之后的日子才会轻松些许。

    基地的修复和扩建都提上了日程,在肖琛完全康复后,对于死亡森林的的定义,人们已经上升到了“肉类食品库”的程度。

    五阶体肖琛,在与六阶暴君殊死搏斗后距离六阶只差了一线的地步,可按照肖琛自己的意思,这一线之差似乎很难攀越。

    兴许,他需要一次类同的时机才能更上一层楼,否则,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不了。

    午时二十五分,肖琛扛着一头小山高的蛮牛进入了“蜀都”基地,他自己打的猎物,他有资格分配。而这头三阶蛮牛自取出晶核之后,剩余的肉量就分配给了军人、孩子、以及战死英烈的家属,至于高层,还真是一分都取不得。

    肖琛在按照“荣光”的规则行事,看不惯的人自然有之,然而肖琛的实力放在那里,还真没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肖哥,你看上去好得很。”田宏义的藤蔓缠上了蛮牛的尸体,三两下将溢出的血浆吸干,绝不浪费分毫,“我的导师告诉我,动物血液里有盐分,基地的盐也不多了,最多撑个大半年的工夫,咱们要么去废弃城市搜物资,要么去死亡森找找有没有盐巴的土壤。”

    “盐巴……得了吧,好好喝血。”肖琛说道,“难不成还要让小爷去舔泥巴,屁啊!你不知道泥巴里都是变异兽的屎尿吗?”

    田宏义的脸色有一瞬的扭曲,他沉默了半晌,道:“那还是……喝血吧……”

    肖琛抬起胳膊拿过脸盆,一拳头在蛮牛的脖颈上砸出个窟窿,冷却的血液在寒风中冰冻,他熟练地扒拉开皮肉将结冰的液体拖出来放入脸盆,一盆接一盆,被军人送到了军部的食堂。

    身为异形种,如何肢解一头猎物仿佛已经被刻入了骨子里。肖琛迅速地将蛮牛肢解完毕,就连内脏毛皮都收拾妥帖了。

    “对了,何梓矜和秦倾桐那俩丫头呢?”肖琛问道,“小爷好久没见她们了,别告诉我她俩出任务去了。”

    “唉,没呢。”田宏义回道,“她俩没日没夜守城,你和韩大哥都在重症室的时候,就是她俩硬生生抗过了一次小型丧尸潮。就差一点儿,倾桐那丫头就没了,幸好那时候后勤是我……”

    “倾桐骨子里太好强,一上就爱往死里打,也不管自己死活。”田宏义苦着脸说道,“当时结束的时候,她就剩半边脖子了,血根本止不住,我特么还以为我快救不活她了。”

    “真托你们几个的福,我觉得我都可以那啥,活死人肉白骨?哦对,我都可以当神医了!”田宏义无奈地说道,“唉,不说了,你找她俩有事儿吗?我给你说,最好有事儿再找人,梓矜妹子最近可凶了,以前软乎乎的样子哪儿去了喂!”

    “她不一直是母老虎么?”肖琛别嘴,随后从一旁拖出了一只蛇皮袋,“小爷没别的意思,打了串儿变异兔子给她俩补补。小爷记得何梓矜是要静养的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她不愿意啊。”田宏义挠头皮,“我导师给梓矜做过全身检查,她恢复得还行,可之前被伤得不是地方,再加上年纪还小……要是一个弄不好落下病根,怕是以后就没有生育能力了。”

    “唉,可是梓矜不出力的话,我们就没有像样的远程射手。”田宏义一脸苦大仇深,“肖哥,你以后进死亡森林的时候多留意留意有没有人参之类的东西,可别把萝卜当人参采回来。她再不补身子,八成得……”

    肖琛点头应下,伸手开始肢解兔子。

    “哦,对了,四川峨眉山似乎出了点问题。”田宏义挠了挠头,画风一转的话头登时让肖琛顿住了动作,“川蜀这地皮,深山老林太多了,肖琛你知道吗?我听说峨眉山那地方出了精怪了。”

    “精怪?”肖琛嗤笑,“变异兽吧?还精怪!”

    “真是精怪!”唯恐肖琛不信,田宏义立刻补充道,“不信你可以去看军部的录像,直升机队巡山的时候拍到的,据说是什么……出现了九条尾巴的狐狸。”

    “卧槽!假的吧?”肖琛面色一变,满脑子全是云默曾提过的“返祖”,“这地方有精怪了那还得了?十个老子也不是对手,你特么忘了吗?澳洲那条巨龙……如果这狐狸有九条尾巴,那就特么跟巨龙一个等级的吧?”

    “唉,是不是九条我也不清楚,反正很多条,还是头白色的。”田宏义脸都青了,“军部的意思是要捕杀要么驱离,留着不是个事儿。可多条尾巴的狐狸,咱们也是头次看见。这说明啥,这说明咱呆的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说着说着,俩人都没有了心情,在深山大泽之处必有精怪的道理,他们现在才真正地感受到其可怕性。若是生物的返祖渐渐扩散,那这是不是意味着……神话传说中的时代,又再度重来?

    存在的正在消亡,消亡的又再次重现。究竟……末世是世界的尽头还是下一个世界的开始,起点还是终点,并没有谁能给出确切的解释。(未完待续)

    ps:感谢【饶月】亲打赏的和氏璧和一张月票!土豪!我特么给你跪了!本文的第一个掌门qaq天啦噜!

    GG330711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