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女主综合 -> 末世之豹女王途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虫潮犹如层层堆叠的潮水,一浪一浪地向着亚欧大陆的南部地区挺进,黑压压的一片连绵成滔天巨浪,倾轧着这些脆弱的板块,一路上留下了浓重腥臭的血痕。

    这是一批贪婪并且贪食的野兽,但凡是被两族踏足的地方,当真是成了一片废墟。如今的亚欧大陆就好比澳大利亚的翻版,正在慢慢地从局部沦陷扩张到全区域的暴乱。

    今天,人类还能够凭借着智慧将其诱捕到自己织好的陷阱里,但不知道会不会是明天,两族就能将他们整个儿囫囵吞下,亦或是拆骨剥皮。

    所以,趁着现在它们还没成大气候,务必往死里下刀子捅着,能灭掉多少是多少,这是人类幸存者的共识。

    机身的燃油还剩下一半左右,跨过东南亚进入印度的领域还是绰绰有余的。然而,比起前一段西藏、新疆广阔而毫无人烟的荒芜之地,泰国、缅甸这些地儿未免多了束缚。

    为了尽力避免后方的虫潮伤及无辜,早在出发前应天扬便玩命儿地接连发出通知,哪怕他现在浑身被搓得通红,宛如一只烤红的大虾,他依然严肃地绷着张脸继续操作着各项事宜,不受外界的干扰。

    几个国家的幸存者基地都很听话地服从了安排,只消说一声虫潮来袭,他们便乖乖地放下一切奔进了早已建筑好的地下基地。

    刹那间走个干净,只留下孤零零的建筑物呆在地上。迎接着即将到来的痛击。

    当然,这之间也有许许多多零散的小型团队在外,许多没有配备电子设备的团伙根本接收不到来自上级的指示。

    可这也没有办法。生死有命,应天扬一行人并不是万能的,若是在这之中伤及无辜,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他们不是圣母,更不是耶稣,大局已定,取舍已决。就算要累及无辜。也无可避免。这是他们的罪,对这一部死去的人,他们会背负自己的罪责和良心。但,明知不可为,依然得为

    军机大队浩浩荡荡地掠过诸国高空,而在他们的身后。一大批黑压压的虫族就此袭来。这一刻。异族的纷争又要展开,因为在人味同样浓郁的几个国家中,军机带给它们的诱惑已经可有可无。

    若不是围聚在飞机周围的飞虫一直散发着信息要求后方的大部队紧紧尾随,只怕早在穿越几个小窝点之时,异族已经四分五裂。

    然而,这一股勉强凝聚起来的大军也有亿万数量,战斗力爆表,破坏力高强。同样不可小觑。

    其中四分之一滞留在路上,但剩余更多的却是进入了远方的领域。

    而这一刻的印度尚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直到虫潮跨入了印度的领地,“湿婆”基地的情报员才陡然惊慌起来,吓得整张脸都更黑了。

    一群人疯狂地朝着高层的领域狂奔而去,更多的则是语无伦次到指手画脚都没能将事儿说个明白,然而他们的恐慌有目共睹,必然是发生了什么无法预测的大灾难,才会让这批尸位素餐的人如此畏惧。

    然而,这批文化知识匮乏的印度人并不能理解什么,甚至又一批人直接跪在地上朝着天空磕头,乞求着湿婆神的降临和庇佑,更有甚者,居然将印度所谓的“神牛”和“神猴”牵出来祈求让灾难远去,各种愚昧的做法简直让希伯来心塞到极点。

    这根本是一批不开化的野蛮人,也只有野蛮人才会毫不犹豫地杀光了一个基地的女人孩子,就因为性别的因素,让她们连选择生存的权利也没有。

    在这个野蛮的世界里,荒唐的世界观盛行着,愚昧迂腐到让人发指。

    希伯来忽然能够理解泽尔之所以要将这批人当成丧尸培养的原因了,就这点脑容量,真是当丧尸都抬举了他们。

    不过灾难发生与否,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们死或者不死,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要是天真的塌下来,印度高层潜逃的那一刻必然会带上他,有着一批又一批死士般的印度军人保护,他根本不需要付出什么,就能得到意料之外的收获。

    死的人不过是平民,就像是布达拉宫中死去的那批普通人一样,没什么值得他关注的。

    希伯来面不改色地朝高层领域走去,要是他猜得没错的话,他们该是准备跑路或者避难了吧

    高层别的本事没有,可逃跑的工夫可是比谁都高上一两分,惜命到了极点,跟着他们走,他一定是安全的。

    而直到走了半路,他耳朵内听见的声音传入了“虫子”、“潮水”等字眼,心头咯噔一下,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慌慢慢伸展。

    虫族

    虫族不是早被他驱赶到华夏的虫子不,不可能,在那个人口稠密的华夏,它们有什么理由离开

    无论是疆域范围还是物资面积,华夏远远好过亚欧大多数国家,从印度“出口”的虫子本应该乐不思蜀,可不知为何竟然传来了它们回归的消息。

    这下子,不用旁人多言,希伯来也明确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不出意外的话,虫族必然会进攻“湿婆”基地,那种牲口的嗅觉可是灵敏到了极点,各种复眼感知的加持几乎让猎物逃不出手掌心。可以说,但凡是被虫族盯上的猎物,还真是什么都留不下了。

    在平日里,虫族或许看在他体内有着泽尔的信息素还会给三分面子,可真要撞上饥饿到敌我不分的虫族,那么就算是他,也免不了需要一场恶战才能活下来。

    这不是猜测,而是绝对会发生的事实。

    只可惜。希伯来怎么也想不到,伴随着虫族而来的可不仅仅是虫族本身,还有一批同样饥饿难耐的异形。

    面对虫族的攻击。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一旦遭遇上跟泽尔半点关系没有的异形,是生是死,还真是听天由命。

    毕竟,异形可不会给谁面子,就连那头繁衍能力强悍的女皇被打下精神烙印都抑制不了下属对人肉的渴望,更何况是原本实力不凡又多日没能好好进食的异形禁卫和执事。

    于是。希伯来原本的五分胜算只剩下了一分,且这一分也着实得到得艰难无比。

    远方的天空已经传来虫族振翅的声音,嗡嗡嗡的声响在耳畔缕缕不觉。一阵又一阵找到食物后的高亢嘶鸣响彻了天空。曾经被恒河孕育的虫族对印度人安放在恒河的尸体有着偏执的眷恋,那是孕育它们的地方,更是成长的摇篮。

    故而,比起其他。印度人的身体就像是它们最习惯吃的米粮。这“湿婆”基地的人口密集,死去的女人尸骨更是在城外堆积成山,如此浓郁的滋味,自然吸引着大量虫族前进。

    它们从诞生恒河起就以恒河中的尸体为食,由于印度历朝历代都将尸体放在恒河内,故而食物还算足够,它们也不会离开母虫去岸上捕食什么。

    然而这一刻它们发现,曾经的做法是多么错误。在这片黝黑的土地上,原来还有如此新鲜的粮食。这对于虫族而言,无异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宝库。

    一场屠杀在所难免,就在虫族大军轰轰烈烈地接近“湿婆”基地的那刻,所谓“装备精良”的印度军队登时土崩瓦解

    这个只剩下男人的基地根本没有男人该有的血性和固执,一群只会将怒火发泄在女人身上的废物,在这一刻就连区区二阶的虫子也抵挡不住,纷纷被扑倒在地,一个接一个地咬碎了咽喉。

    惨叫声响起,爆炸和炮火的声音接连不断,再遥望基地的高墙,竟然已经坍塌了一大半。可见虫族攻势之凶猛,简直让人难以招架。

    第一环内的军人全军覆没,他们的惨叫也被越来越多的虫族逐渐掩埋。

    撕扯的声音和鲜血迸射的微响从不断绝,男人新鲜的尸骨最终和城墙下千千万万的女人尸骨混合在一处,偿还着他们曾经对她们迫害的罪孽。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或许那群可悲的女人在世的灵魂望见这些,也能安心离去。

    白骨混杂,异形大军随即加入了厮杀。高空围绕着军机的虫族也不甘寂寞地加入了捕食的大军,由上方朝下望去,更像是地狱场景的重现,每一个画面都无比深刻,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华夏的军机一直盘旋在“湿婆”基地的上方没有离开,比起个别不知情的军人露出同情且欲言又止的表情,云默三人的神色称得上异常冷漠,可谓是冷血到了极点。

    有人正想说些什么,应天扬便似有所觉地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硬生生将人瞪得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缓缓说道:“你觉得残忍吗”

    军人愣了一会儿,最终坚定地点头,他坚持自己的观点。

    然而应天扬却只是笑笑,将掌上电脑中窃取的一大堆资料送到他的面前,笑道:“然而你同情的人,他们毫不留情地斩杀了所有的女人,更是吃掉了所有的孩子。”

    “真是可怕,偌大的基地居然再也没有一个女人。”应天扬的视线发冷,声音也降下了好几度,“我们要为了这样的人下去,到最危险的地方救他们,牺牲自己的战士、浪费不多的枪子,只为了这一群蛀虫”

    “连基本的人权尊重都做不到的国度,并不受亚特兰蒂斯的欢迎。”应天扬继续道,“别说什么都是人类,需要帮助同胞一把,我们可没有护不住女人孩子的同胞。”

    “亚特兰蒂斯之所以建立,就是因为各国有着同样的信念,要让下一代平安成长,实现人族的复兴。可这批人在干什么残害具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宰杀合格的母亲,吞食不足月的女婴,简直是男人的耻辱更是人类的耻辱”

    “我们凭什么要救他们。”应天扬冷笑,“我可不是正规军人出身,什么一切为了人民不是我贯彻的宗旨,我只知道这批人一旦进入中央基地,就会传播各种落后的思想,我可不想让他们给基地的人洗脑,还不如就此死在战场上。”

    “也算是消了他们的罪孽。”

    但即使以命抵命,印度在末世犯下的人性错误也是罄竹难书,作为见证了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有义务铭记这个时刻,也有义务从中吸取教训。

    上方,是一片静默的氛围,下方,确实一面倒的屠杀。

    虫族和异形的攻势简直凌厉异常,但不可避免的,为了足够的食物,它们终究是走上了互相厮杀的道路。

    混乱继续,大面积的领域纷纷沦陷,饶是潜逃的高层都遭了殃,更何况是手无寸铁的平民。

    希伯来狼狈地滚入了一条肮脏的地道之内,上头异形禁卫的嘴一掠而过带走了一名身材高大的军人,他一把捂住口鼻不露出分毫的气息,卡在黑色的洞口中动也不动,静静地等待着掠食者的走远。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要死在禁卫的夹击里

    “云默,接下来怎么办是留在这里等待战斗结束,还是做些别的什么”应天扬问道,“印度领地广阔,应该存在燃油点,我们需要足够的油呐否则飞不回大本营。”

    “嗯。”云默应道,“先找个加油点,顺便看看印度可还有别的幸存者之地,放弃这一支血统的人也是种可惜,但要是找不到男女和平混居的地点,我倒宁可他们这一支血统灭绝。”

    “人类不需要连基本的人权都不尊重的民族,连自己的后代都保护不了,根本没有被拯救的价值。”

    “要是为了这一支恃强凌弱的血统而牺牲我们优秀的战士,就是我们巨大的损失。”

    随后,云默转眼看向后方的军人,说道:“你们奉行的宗旨并没有错,但就像华夏人尽孝道不能愚孝一般,你们要是死守字面的意思不知道变通,那还是脱下这层军皮好好去底层再改造吧。”

    “末世的军人,不需要太多愚昧的信条和同情,这对于你们是一种束缚。”

    “我要的是背负责任有着善恶观的战士,而不是相当耶稣的圣父。”未完待续。。

    ps:  感谢墨潕心亲打赏的1888点卧槽好多小鱼仔尼玛你怎么会这么多钱哦还有感谢你的月票简直了我给忘了哈哈哈 .25ks.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