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大腹便便的布里曼单臂搂着侍女走向已经有着白雾溢出的浴室大门。

    随着两人的走入,在空寂的厅堂内一道人影缓缓从墙壁内部溢出,将桌面上的加密信封拾起而查看内部通报布里曼今日需要小心的信息。

    “伊丽莎白小姐,抹灭痕迹的手段交给你,人由我来杀。”

    张陈从房间的另一处窗口进来,与伊丽莎白传音结束便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咔擦!”

    浴室的门锁被张陈拧开,内部烟雾缭绕,张陈的眼中只能看见两道朦胧的声音似乎正在进行鱼水之欢,不过在张陈再度向前踏出一步时,房间内部的雾气即可消散。

    身形肥硕的布里曼已经是衣冠整洁坐在浴缸边上,而刚才陪同进来的侍女亦即是裹着浴巾,似乎早已经知道会有人找上门来。

    “两位大半夜找上我有什么事情吗?今日我听闻一位白发青年携带着二皇子的玉印在皇都内部引动轩然大波,没想到最终会找上我这里来,我们还未曾见过吧?”

    “的确没见过。”张陈感觉对方稍稍有些意思,身体侧靠在门旁没有急着动手。

    “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有二皇子的玉印在身,我也不好对你动手。”

    “目的吗?我来这里为一位老朋友处理一些事情。”

    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位布里曼大都统能够坐上现今的位置,可不仅仅是匹夫之勇,在军队内部没有大脑智谋,恐怕哪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张陈看似朦胧的话语,实际上对方听得很清楚。

    “我乃黑喰军大都统,兵权足以撼动整个喰界,你可知道你正在做什么事情?”

    “我如果不知道,也不会来你们这里。”张陈微笑着回应。

    在张陈说出这话的同时,本是蜷缩在布里曼怀中的女人此时只剩下一条洁白的浴巾,张陈面前一位连同整个喉咙都撕开的女人。整个形成一张最大嘴口向着张陈咬合而来。

    只是撕裂的嘴口临近张陈面前时,女人浑身一颤,整体掉落在地面上不停地抽搐。

    “嗯?!压制不住?”

    张陈有些诧异看着下方抽搐的女人,随后从其躯体上长出数张嘴口将尸体拆成肉渣吞进去。再由面部的主要嘴口吐出,正要重新形成主要躯体时。

    “吧唧!”

    张陈轻描淡写地一脚将对方正要凝固的身体踩成肉泥,体内的生机一部分沿着张陈的脚跟而吸收,剩下的残躯若是没人对其进行治疗是不可能愈合的。

    布里曼看见这一幕,眼神中露出诧异的神情。实际上所谓的侍女是其黑喰军内部的女将士,因为身姿不错,实力不弱而被自己挑选出来作为侍女。

    “有些意思,听闻你还是刑喰王的贵客,没想到当年没有死透的老家伙还能够找来这样的帮手。不过要杀我,还是有些操之过急,我还是有个要求,能不能换一处地方?若是将我这别墅破坏,造成的影响也是蛮大的。”

    “什么地方?”

    “在我这里有一处地下通道,在内部通往皇城外部的一处荒野。皇都内部交手。到时候惊扰到大王,恐怕对你的影响也不太好对吧?”

    “荒野?可以。”

    张陈直接点点头答应下来。

    “你的朋友会过去吗?”

    布里曼感觉到在自己的家中大厅内存在着一股连同自己都有所畏惧的鬼物气息,张陈的手段在刚才表现出来,再加上大厅内的女人,布里曼没有任何的胜算。

    “应该会吧,她一般不会离开我的,只是这件事情与她无关,顶多也是一位旁观者而已。”

    “请!”

    大腹便便的布里曼让张陈跟在自己身后,见到大厅内身体逸散着黑色抑郁气息的女人时,布里曼不由从额头浸出一丝汗水。不过只要张陈两人跟随自己前去所谓的荒野,胜算必然是捏在自己手中。

    一路上却是显得格外的宁静,布里曼都有些疑虑这看上去相当明显的陷阱,为何两人会不知而向着内部跳。唯一的解释可能只是因为两人担心在皇都内动手而造成巨大麻烦。

    “前面便是出口,两位请上去吧。”

    伊丽莎白挽着张陈的手中从密道出口离开时,已经距离皇城大约有五十公里,这里似乎位于一处茂密丛林的内部,所谓的荒地实际上是黑喰军士的练兵场。

    在布里曼大都统从内部走出时,四周豁然响起惊动天地的喝声。

    “恭迎布里曼大都统亲临西区练兵场。”

    布里曼看向四周。少说今日在这里的黑喰军士也有上百人,各个都是喰界内的精英人士。

    “两位还要取我的性命吗?你们与二皇子都这如此亲密的关系,再加上属于刑喰王的贵客,今日发生的事情,我布里曼可以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

    “说话要讲诚信不是吗?要杀你,便是今晚要取你的性命。”

    张陈露出一抹开怀的笑容,挽着自己的伊丽莎白自行退撤离开练兵场,留下张陈一人独自面对着布里曼以及这里的上百名黑喰军士。

    “我知道你心中顾忌着我手中的白玉令牌,来吧,先交给你保管如何?”

    张陈直接从腰身内掏出印刻着皇字的白玉令牌,毫不迟疑地扔给面前的布里曼。

    “这既然你自己找死,也怪不了我。黑喰军听命,此人在皇都内部私自闯入我家中,杀掉黑喰军一名,罪大恶极,现由军法处置将其斩杀。”

    “杀!”

    顿时间整个练兵场内杀意肆起,连同五十公里外皇都内部正在书房中,精心阅读书籍的刑喰都不由得偏过头看向窗外这个方向。

    在这些黑喰军士中,还有着一位起初在边境要塞与张陈发生矛盾的皮诺。

    见到对方竟然以一己之力来挑衅整个黑喰军队,正好借此机会来报上一场的羞辱之仇。

    皮诺与十名黑喰军第一时间将张陈包围,十人同时拿出战场上杀敌的最强手段,面前的白发青年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

    在皮诺手中形成的嘴口夹杂着吞食之力连带着兵器直逼张陈的要害部位。

    只是在皮诺即将接近张陈时,与自己一同发起攻势的十人,身体忽然间仿若遭受重击,全部从空中落下,倒在地面上抽搐不已,每一人的胸口位置都有着一口血洞。

    “咔!”

    皮诺的脖颈被张陈单手抓住提在空中,一股莫大的喰意席卷全身,使得皮诺体内的灵魂都在颤抖不已,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是你?当时在边境要塞你羞辱对方,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对吗?你这种人拿给我杀掉都不值得,这种心境根本成不了大事,你以为在喰界内加入黑喰军有多么了不起吗?不过是一只坐井观天的癞蛤蟆而已。”

    张陈的一段话语传至对方心间,容不得皮诺反应,其身体同样在胸口出现一道血洞,整个人重重摔倒在地上。

    整个围剿过程中,黑喰军士的数量急剧下降,甚至大多数人连同张陈的毛发都未能够触碰便已经全部丧失行动能力,一开始的势气也是随着越来越多的黑喰军士倒下而溃散。

    “噌!”一位用刀者,陡然出现在张陈身后将张陈的一缕白发切断。

    “嗯!实力不错,与其它人不是一个层次的,潜力也是非凡。”

    张陈转过头来单手接住对方的刀刃,强行捏断,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刚才这位青年竟然可以看出张陈的一丝弱点并精准捕获。

    面前的青年瞪大双眼,实际上自己一直都在暗中伺机而动,张陈起初看来根本毫无破绽可言。直到大量的黑喰军士针对张陈全方位的进攻,在后背的死角位置稍稍露出破绽。

    青年一刀全力挑出,没想到仅仅斩断对方一缕发丝。

    “徒手破坏我的寒铁舌刃,这么会如此强”刀刃破碎的瞬间,张陈体内的意境已经侵入,这位青年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势,仅仅因为意境的压制而倒地不起。

    整体黑喰军士已经近乎完全溃散成沙。

    “怎么可能?”

    本是准备在一旁看着张陈如何死去的布里曼看着面前的景象,同时又是将目光看向一直在树林中观战的诡异女人,对方似乎真的仅仅是观战而已。

    “可恶!”

    布里曼肥硕的肚皮由中部裂开,内部并非的大量的肥油,而是在体内存在着二十个胃囊,因此才使得整个人显得体态臃肿。

    手掌穿过一个个胃囊从内部将血淋淋的小肠抽出,并且在肠道的两端系着两柄满是裂口的屠刀,由布里曼双手所持。

    “所有黑喰军完全退下,此人由我大都统亲自斩杀。”

    残存的黑喰军士大约从最开始的数百人变化为十余人,倒在张陈身边的士兵虽然胸口洞穿却没有生命危险,事后稍稍治疗即可恢复。

    “终于来了,你倒是有些气势。既然如此,我让老朋友陪你玩玩。”

    张陈意识入体,很快完全不同的眼神转化,如同时间回到百年前。

    “果然是你,邪口老君”

    ps:感谢书友“12年2012”万赏。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