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什么兵器?可以挡住实体化吞噬?”

    刑喰诧异地盯着血幕背后身体笔直站立的血染张陈,鲜血沿着发间脸颊流过却丝毫不会将其染红,整体的气势随着两柄武器的出现而发生巨大变化,变得不受自己压制。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在这一刻开始认真起来,噬君之戒的能力刑喰内心知道有多么强大,正是因为这一枚戒指,才会有曾经杀掉自己养父的一幕,神器的威能与刑喰的本体饕餮完美吞噬能力相辅相成,挥发的吞噬能力使得自己在使徒榜上排名第七。

    刑喰右手将一旁的空间强行撕开,脚下满溢的血水沿着不稳定的空间通道全部吸收。

    “你在问他们吗?”侧身站立的张陈反问一句并紧跟着回答:“斩齿与影语”

    在张陈呼出名字时,两柄武器联动着左右双耳的耳坠发出轻微的响声。

    “奇怪的兵器,不过既然能够挡住实体化吞噬,说明至少也是材质相当坚固且可以无视规则的两件伪神器。这种东西应该还可以让你稍微支撑一下吧。”

    论及神器的稀有,刑喰知道三个平行世界中已知的神器只有二十件,至于张陈这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刑喰活过千万年,根本闻所未闻,顶多只是自己所不知道的伪神器而已。

    “伪神器?”

    张陈抛出一个疑问句,身形扭转,以极快的肉身速度来到刑喰正面。

    张陈参悟的《噬体心典》上卷,身体素质不比刑喰差,只是刚才在没有致伤刑喰手段以及对与刑喰手中宝具与神器了解的情况下,不敢轻易发起进攻。

    “噌!”

    后背巨大刀身出鞘的声音联通着右骷髅耳环的响动,耳坠内部的一股巨大吞念意识以之前数倍的形式席卷刑喰全身。

    在刑喰的眼中,竖在头顶的竟然是一柄通体呈灰色而内部有着鬼气涌荡的大刀。刀身没有刀刃与刀背之分,厚度均匀分布,只是在整个刀身表面时而会浮现出一张张异样的嘴口。

    刀身斩下的过程中。虽然还未曾触及到刑喰,但是后者的身体却因为一股无形的威压而开始震荡。书库整体地面都因为张陈的下斩而逐渐向下塌陷,一股巨大的喰念向着刑喰体内涌荡。

    维持着整个喰界宝库的结界都开始有些细微的动荡。

    只是唯独处在正下方,作为斩齿的作用主体刑喰,站在压制力最强的端口,两米高健硕的身体笔直站着,仿若没有丝毫受到压制而身形有着动摇或弯曲的迹象。

    “哼!”

    刑喰感受在喰道上受到压制,何尝不是自身作为喰界之王的耻辱。

    刑喰以戴有噬君之戒的单只左臂迎上大刀的下斩,打算在接住张陈攻击时。将其手中的伪神器完全破碎,不允许对方如此从喰道上压制自身。

    刑喰果真以五指扣住刀刃,以手臂之力承载着整个刀身下斩气势与重量。

    只是通过这种切身的接触刑喰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左手食指所戴得噬君之戒无法对灰色刀身进行破坏,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两件物品的品阶是完全相同的,没有任何高低之分。

    而半空中的张陈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碾压吧斩齿。”

    张陈通过《噬体心典》前两章,噬肉与噬骨得到的最强力量施加,联动沟通着斩齿内部的真鬼源核心。

    顿时间,一股近十倍的重力强加在刀刃上。整个书库的地面结构瞬间向下塌陷十五米的距离,而刑喰的面色剧变,作为支撑的手臂以及下方双腿的膝盖也有着微微弯曲的迹象。

    “我是刑喰。我乃是第七使徒,是喰界的统治者!卑微的蝼蚁,连同阿撒托斯都无法杀掉我。你竟然还想要让我屈膝,实在是痴心妄想。”

    刑喰在此刻隐藏在黑色斗篷下方躯体有着一定幅度的波动,显然是产生一定的形态变化。显然是张陈施加的在这种压制力面前,刑喰已经有点无法再继续维持人形态。

    张陈肉眼看见在刑喰露出的手腕处皮肤开始部分硬质化,并且有着一定的硬质倒刺长出。

    “还是单手?!”然而没想到刑喰还真的是以单手接住。

    连同张陈都认为,即便刑喰能够接住,至少也得是双手。刑喰的真正实力超乎自己的现象。身体素质与自己是一个级别,甚至在坚韧程度上还要强上不少。

    “叮!”

    戒指传来一阵声音。张陈迅速将脸颊侧偏,不过却依旧有着一小块血肉遭到吞食。

    “呀啊!”

    刑喰张大嘴口仰天发出一阵怒吼。引动着周围空间的距离波动,甚至有着肉眼可见的波纹在四处空间荡漾开来,以左臂单手之力将张陈手中的斩齿架开。

    “我刑喰将会吞尽一切,所有生灵都将成为我腹中之物。”

    在史前时期的一个现代化都市中曾经流行着一段时间的饕餮盛宴

    并非我们现在对这个词语的解释,在当时的问话中,饕餮二字来源于一些人构想出的一种物质条件达到饱和而精神需要的极高食物追求。

    某个有着厚重势力撑腰的组织会在特殊的聚集场地每一周进行一次饕餮盛宴。

    到来者都是国家里权力地位极高的人,每次邀请总人数不会超过三十人,然而盛宴的主题则是年纪不超过三十岁的活人。

    由该组织收押的都是一些城市里的死刑犯或是边缘地区没有任何身份信息的贫苦人民。

    三十人的餐点需要二十至三十岁的男人女人各一具,四岁至十六岁的少年两具,以及最后作为甜点的婴孩一具。

    年龄都是有着相当严格的要求,青年男女因为有着长期锻炼,肉质极其富有韧性,腿肉为最佳。而少年大脑与骨骼在最大发育阶段,以脑髓与骨髓为最佳,最后的婴孩则是以新鲜与细腻为主,满足大家的口感。

    另外,被作为餐点的人会提前一个星期进行准备。

    首先将他们完全隔离起来,从原本肮脏的牢狱中换置一处洁净的房间中,每日都会有专人为他们洗净躯体。房间内部封闭,只有卫生间而没有其它的物件,在这里没有一日三餐,并且每日需要强行饮水至少3000l。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通过大量饮水与阻断进食,刚好可以将这些人体内一切污渍近98以上全部排空。

    最后参加饕餮盛宴人们的用食方式自然不会将这些人处死,因为这样会损失新鲜的口感。生吞活剥这个词语最早出自于这里,在这一处地方根本没有道德底线可言。

    一切的终结源于某一日,在这一群人中有着一名今年刚满七周岁的男孩,在经过一个星期的空腹后,意识还相当的清醒,然而同一时间送上食客台的还有男孩的父母。

    当男孩受到捆绑而送上饕餮盛宴的会场时,却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多出一位少年。

    规矩不能变,需要挑选出一位少年送回关押,不过在工作人员对这些食品进行介绍时,在这里的官僚富豪得知小男孩与父母竟然同台作为食品而上桌,因此最终决定让男孩退出这一次的饕餮盛宴,不过需要参与到自己一行人中进食自己父母的血肉。

    七天的饥饿使得普通人已经是意识全无,男孩却有着残存的微弱意识,不过在强制措施下吃掉很大一部分属于自己父母的血肉,同时因为食物的摄取,体内能量得到补充的男孩意识渐渐恢复,并被送回原本的牢房中关押。

    第二日清晨,负责食品监管的侍卫在一间牢房中发现极为渗人的一幕。

    一位七岁大小的男孩全身除开腰腹位置尚存着血肉外,全身白骨嶙峋,骨节上还残存着一些没要吃尽的肉丝。被发现的时候男孩刚好死去不久,只不过双目却是被一根根红色血丝布满。

    不过三日的时间里,布置整个饕餮盛宴的组织以及参与其中的所有富商与政治人物全部死去,每个人都是被吃得一丝不剩而惨死家中。

    从地板以及墙面的抓痕印记可以看出,这些人在死去前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的一块块血肉被某个恐怖的东西所吃掉,内心已经完全崩溃

    据说有几位因为家中有着能力者的富商在第一次幸免遇难,并描绘着杀人者是一个人头而怪形躯体的恐怖之物,同时在脖颈上挂着一个精致小鼎,似乎每每吃掉一具尸体都会将核心部分存放于这一小鼎中收藏起来。

    快要暴走的刑喰以单臂之力架开张陈的斩击,右手所持的黑舌剑以空间跨越,还无任何时间间隔向着张陈的身体正中心穿刺而去。

    黑舌剑的末端,刑喰手掌所持的部分,正是由刑喰作为饕餮英灵的宝具。

    宝具食鼎。

    食鼎正是来源于刑喰初成鬼物时的一种感情寄托,在内部储存着每一个吃掉的人物,无论身份高地,每个人的象征物质都储存在其中。

    在将口冉吞掉时,舌戟与食鼎完美结合。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