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张陈所走的路线并非小女孩所引领的出口,尸棺破碎的下方露出一个有着无形隔膜的开口并通向一处特殊的空间。下方也正是张陈一刀挥出时,清雅男人声音发出的源头。

    随着张陈向下走入,本是老朽的墓穴顿时间转化为一个完成纯净的白色空间,跨度相当迅速,并且悬浮在墓穴内的尸气根本无法向此处渗透一丝一毫。

    身后的空间开口在张陈完全进入后立刻封闭。

    “难不成这里的‘主人’要与我见面吗?仅仅因为刚才的事情,应该不至于吧?”

    张陈知道在刚才自身明悟喰道的决心,只是这种明悟是建立在经历考核之上。

    想必虞茗,田化以及小丑三人通过这种意识的考核都会有所突破。绝对不至于这件事情,对方会亲自见上自己一面,张陈也认为自身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果然如张陈所想,在此处的一段时间过去并没有任何人出现,与之替代的是在张陈面前有着红蓝两道门在纯白色的空间中出现。

    “事情有些变化,你本作为狱使是没有条件来到这里。只是因为你身体的特殊而我破例让你参加考核,不过在刚才发生一件超过我考虑的事情而不得不让现在你的做出两个选择。”

    “通过面前蓝色的门,你将回到狱间进行狱尉条件的达成。如果你通过红色的门,继续使徒的考核,不过你作为狱尉的机会将会丧失,以后想要再次获得这样的机会基本不太可能。请在三十秒内做出选择。”

    清雅的男人声音传入张陈的耳膜。

    “果真,刚才狱尉的瓶颈松动,恐怕狱间已经有契机产生。虞茗对于这一diǎn的推测有些问题。这位主人虽然凌驾于次元之上但看来无权干涉狱间的事情,只是现在给我的选择真的很难。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吗?让我去抉择成为使徒还是狱尉……”

    张陈心中思索着并询问出一个问题,“如果我选择回到狱间成为狱尉,以后还会有机会来到这里吗?”

    “狱尉是狱使的全新⑨∴dǐng⑨∴diǎn⑨∴小⑨∴说,.2√3.≠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阶段,在我这里将受到绝对排斥。”对方回答

    “如果我选择红色的门,我今后的狱使身份还存在吗?”

    “这一diǎn我无法保证肯定。因为在那里并不是我的管辖区域,对方的决定需要看对你的重视程度。有可能会因为你的这次决定而强制剥除你狱使的身份。”

    “果然如此。”

    张陈心境完全沉淀下来,审视着自身的目的与所走上的道路以及作为‘噬狩’的本心所在,向着右侧红色的门走去,没有迟疑进入其中。

    在这一刻狱间灵城上空的漩涡异象渐渐消失,存放着张陈‘噬狩’木牌的地方,一阵阴风袭来使得正要发生变化的木牌停止。

    “咔嚓!”一道裂痕在木牌dǐng端裂开至中心而停止,只是整体还保持着稳固并未完全崩解。

    张陈穿过红色的门时,眼前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自身来到一处阴暗宽敞房间中,不过此时已经人到来。

    “虞茗……整体感觉不太一样。”

    张陈盯着面前的虞茗,在其身体表面原来的那一种充斥着生机的伪善感觉彻底消失,转换来的是一种从骨质内衍生出来邪恶。

    不过这种邪恶与邪闵的感觉大不相同,虞茗散发的是一种偏向于内在邪恶,给人不经意间背脊发凉的感觉。

    “张陈看来你的进步不小呀?听闻有人比我首先完成意识的考核,但却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抵达这里,这个人应该是你吧?怎么发现了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虞茗深邃的绿意双眼盯着张陈问着。

    “临时的感悟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消化不是吗?”

    “说得也是。”

    虞茗并未继续询问下去而是盯着面前宽广阴暗的空间。似乎自身也刚来这里并未多久的时间,等待着剩下两人抵达这一处地方。

    “这里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张陈问着虞茗。

    “恐怕接下来需要定位我们成为使徒的名次高低。对于实力进行一个简单的估计。”

    在时间过去不久,一股莫大的死气降临(死气,阴与尸的融合)。田化通过意识考核而彻底将掌控阴气的能力与自己的完美尸身相互融合,此时田化眼瞳呈纯黑色,只在中心瞳孔有着一个白色的小diǎn。

    在田化出现的时刻,独眼小女孩在这一刻站在三人面前。

    “人员已经到齐。让我们开始主人要求的下一个考核吧。”

    “到齐?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张陈根本没有看到小丑的身影,同时也不相信凭借小丑的能耐会通不过意识的考核,这家伙可是依靠一己之力杀掉疯爵并暗中接替身份的人。

    “还有一人现在已经达成主人要求的条件成为使徒内的一员。”

    “什么?”不仅仅是张陈,田化也是露出诧异的表情,只是虞茗仿若早已知道这件事情而只是露出微微笑容。

    “主人需要对你们的实力进行简单测评来确定你们最终作为使徒的名次排行。接下来需要你们再次做出选择。你们可以选择与浮现之间的1%投影进行交手。或者与自身1%投影进行交手。”

    “投影?延续之前考核中尚未进行完成的最后一部分吗?”

    在墓穴中最初张陈的‘自己’在各个方面都近乎完美无缺,连同手中的神器近乎都一模一样。

    “如果你们叫交手中死去,同样会遭到永久性的抹除。与他人投影交手获胜并不意味着最终的排名,主人会对你们踏入使徒石内部的整个过程,包括每一次做出的决定,每个动作进行总体评价。现在面前的三道门,请进行选择吧。”

    三道门对应着张陈三个人之前选择的自身属性。

    “依旧不允许互相之间动手吗?”张陈心中有些疑虑。

    “张陈兄,如此好的机会我先走一步。”虞茗径直走入自身对应邪恶的门内。

    只是在虞茗将门关闭的一瞬间,张陈感觉到一股死气弥漫全身,立即下身以右臂单手撑地躲过身后一柄铁锤的横向敲击,并顺势借助腕力与腰身的扭转,回旋一脚印在身后田化的脸颊上。

    “当!”

    张陈的脚掌如同印在一个坚硬程度超过自身十倍的物体上,仅仅使得田化后退一步,张陈借助反作用力与其拉开一定距离,不过田化被张陈脚掌命中的部位却是有着深凹的牙印。

    张陈与田化之间没有任何的话语交流,两者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田化出手也在张陈的意料之中。

    “这里可以交手吗?”张陈问着面前的独眼小女孩。

    “主人并没有强调这一diǎn呢,所以随意好了。只是留给你们的选择时间只有两分钟哦,只要在限制时间内做出选择就好了。”对于两人之间的矛盾小女孩只是依照主人的要求进行办事,谁死谁活对与她而言没有任何的关系。

    小女孩话语结束还不容田化再度出手。

    “铃铃铃!”

    接连不断的耳铃声从张陈双耳下端衍生出来的耳铃中传出,回荡在整个阴暗而宽广的房间中。除开无法干预的小女孩外,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包裹在张陈的‘吞念’中而张陈自身却处于精神力高度集中的冥神状态。

    “我曾经说过,田化!我必将杀你。两分钟的时间,足够!”

    贯彻张陈身体内的喰道在这一刻全部激发,压制在心中的仇恨得以喷发出来。无形的束缚力即便无法挣脱,张陈所带给田化的感觉已经凌驾于田化对张陈的初步评价之上。

    田化眼前的白发张陈袭来时,如同一张难以言喻的嘴口咬合而来。

    “靠运气存活的垃圾。”

    即便张陈表现出来的强大,孤高自大的田化却没有任何的畏惧,手中的铁锤紧握在张陈靠近的一瞬间,运用强大的肉身力量敲击而去。

    “在你听见铃声的时候,你以是我腹中之物,不得不承认,你的锤子曾经相当厉害。”

    张陈的声音回荡在田化的心间,由田化身体所释放的死气已经完全由环境中的吞念全数吞噬殆尽,当前的场景如同持着铁锤的田化站在一张巨大嘴口的舌头上。

    锤头与张陈手中的斩齿大刀相互碰撞,锤头属于田化的本命武器,可张陈手中的大刀贯穿着体内的喰道与鬼物本质,再加上神器品阶的差距,对拼结果显而易见。

    “哐当!”

    张陈同样也是极度惊讶,本以为自己会处于绝对压制性胜利。谁知在碰撞过程中由虎口处一阵撕裂感产生,手中的斩齿大刀微微向后摆动。不过田化的铁锤却因此而脱手砸在一旁的地面上。

    将臣肉身的强度不必零间任何人物差,硬度在魔龙山脉中的真龙躯体以上。

    然而将臣仅仅排行第十一位的原因是,在尸界中所有的僵尸都不依赖于兵器,以肉身为最重要的物体去与敌人抗衡。其中的弊端不用多说。

    田化诧异的眼神盯着颤抖的右手,心中的怒意难以遏制,左手强行向着张陈的脖颈抓去。五指尖端的黑色指甲显露着浑浊的黑色气息,打算以死气感染张陈全身。

    “唰!”不知从何而来的黑影划过。

    田化堪称与神器硬度相同的皮肤,五指在即将触及张陈前夕,断成小节与主干分离开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