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张陈,我们进去吗?还是去继续寻找你所说的咒怨里那栋别墅?”虫萤看着身前三层破旧平房,心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而且身体里的不少鬼虫都在吱吱作响。

    “不管这个,我们直接”

    张陈正准备带着虫萤离开,毕竟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越快点从这里出去越好。可是正当自己转过身时,一个身穿连衣裙的女子站在自己五米开外,而女子凌乱的黑发表明了其身份,同时苍白的手臂虚弱无力地抬起,指尖直指身旁的这栋三层平房。

    “张陈张陈,你又看到了吗?”虫萤在张陈身后小声地嘀咕一句后,张陈眼中的乱发女子变成了一个穿着连衣裙的普通少妇,挎着肩上的背包,急匆匆地从两人身边插过。似乎不愿意在这条街道上多呆一秒一样。

    “你好日语”张陈尝试着和女子打招呼,而对方闻声后反而踩着高跟鞋奔跑了起来,显然是在害怕着什么。

    “虫萤,这里面应该有什么东西,刚才我看到那个乱发女子用手指着这栋平房,似乎想要让我们进去看看。”

    “既然如此,那我们进去看看吧,我认为那个女子在给予你有帮助的提示,毕竟这里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察觉到她的存在,说不定她想要反抗这都江市里的家伙。”

    张陈带着虫萤两人来到平房之前,望着身前这个破旧不堪的房子与周围其他的建筑格格不入,像是被孤立在此一般。要是这种房子放在天府市,政府定是会花大价钱将其拆除以免影响市容市貌。

    “咚咚咚!”张陈还是有礼貌地敲了敲一楼最靠左边住户的房门,却久久不见有人来开门。无奈之下,张陈只好不礼貌地将念力蔓延进入房屋中。却发现房间里家具凌乱不堪,塑料餐盒散落在房间各处,并堆积在一起,不少苍蝇还趴在饭盒上享受着美食。

    “日语”正当张陈搜寻房屋内的情况时,从第一层最右边的一家住户房门中探出一个面容和蔼的中年妇女脑袋,对着两人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日语。

    双方短暂接触了一下后,中年女子知道了两人不是本国人,于是十分热情地叫两人进屋坐坐。

    张陈和虫萤相视一眼后,十分有礼貌地步入妇女的家中。不过,刚一进门。张陈便被这鞋柜上放着的衣服相框给惊了一下,相框中装载着的是这中年妇女与其老公几年以前的彩色相片。

    令张陈惊讶的是这妇女的老公,正是几十分钟以前。自己在食品加工厂门口遇见的大货车司机,一脸胡渣形象让人记忆深刻。

    张陈与虫萤被中年妇女带到了餐桌旁坐下,虽然这房子从外面看上去破旧不堪,但是内部的情况还是极为不错,看得出作为家庭主妇的妇女每日都在辛勤地打扫着屋里的卫生。

    张陈用词典询问着这妇女的一些基本信息以及其丈夫的信息,了解到她和丈夫已经在这个老房子中生活了二十年了。每日都在家中等待着丈夫下班回家。过着十分简单的生活。另外呢,自己也是这一三层平房的房东。邀请张陈两人进来的原因就是想问问需不需要租房,价格很便宜。

    不过张陈倒是一口拒绝了。毕竟自己待会还需要去寻找咒怨里的那栋房子。没想到,从那中年妇女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变态的神色,被张陈清楚的察觉到。而且能够有这种目光的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平民百姓。

    “看来这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不能用精神控制,搞不好又要闹出人命,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这时,中年妇女在张陈的字典上要求两人留下了用餐,说是丈夫今天中午在公司吃饭,家里的饭菜自己吃不完,而且现在的时间正好到了中午。

    张陈一口答应了下来,同时给虫萤使了使眼神。后者放在餐桌之下的衣袖之中钻出了数十只小型昆虫,朝着各个房间爬去。

    中年妇女在张陈面前伪装得极其和蔼正常,不过伪装和正常那一丝的差距,张陈还是能够察觉到,看到中年妇女走向厨房,张陈估计对方可能会在饭菜里放置一些药物,于是用无形的念力紧紧跟着妇女。

    “张陈,在卧室的衣柜后面有一个暗格,我的虫子爬进去以后立即被切断了联系。”

    “先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我们再过去卧室瞧瞧。”

    虫萤在点了点头不在说话了,不知为何,自己看向张陈的双眼时,感觉张陈有一种陌生感潜藏在其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蘑菇?这么多?”张陈感应到在厨房里准备午餐的妇女,从橱柜下方拿出了一个巨大的白色编织袋,而袋子中装着得竟然全是蘑菇,蘑菇的根部甚至带有丝丝血液,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在餐厅里等待了近半个小时,那中年妇女终于将所有的菜都上齐了,餐桌上摆放着的美味佳肴看上去的确很丰盛,可是在张陈眼里却极为恶心。

    蘑菇炒肉,炸蘑菇,青菜蘑菇汤,生炒蘑菇,凉拌蘑菇,蘑菇泥,同时递给虫萤和张陈的碗里也装着蘑菇炒饭。不过在这些经过加工处理过的蘑菇之中竟然潜藏着些许怨气,张陈也猜不出这女人是如何得来这些蘑菇的。

    中年妇女十分和蔼地看着两人,不过在张陈眼中却是一副蛇蝎模样,想要将自己与虫萤置于死地,而且在死亡之前恐怕还会进行一场非人的折磨。

    张陈没有动筷子,而是拿起手机用词典翻译着自己和虫萤两人不能够吃真菌类食物的信息递给了妇女,对方看到这个信息之后,似乎有点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面容极度扭曲着。

    “杀人成瘾了吗?”张陈没想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到自己这么强壮的青年也敢动手。

    “咔擦!”没想到对方的力气还有些大,有些锋利的菜刀直接砍进了张陈的右肩膀,触碰到自己强化过的骨质后便停下来。

    “哈哈~”中年妇女疯癫地笑着,同时说道:“快点,快点把我做的饭菜通通吃光,不然我杀了你。”

    “看来你还分不清状况啊,既然不能杀人的话,那就试试那位大叔交给我的招数了。”

    原本嬉笑的妇女突然感觉身子被人一推,自己的脖颈便被张陈的右手掐住,而插在右肩上的菜刀竟然被张陈的身体直接给吞到了体内,伤口瞬息之间自动愈合,将面前的妇女给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张陈右手向上掐住女人的左右脸腮,使其嘴口张开。一滴精血在张陈的操控下,从手掌中钻出直接爬入了妇女的口中,一时间中年妇女神色变化,全身皮肤之下都映出了鲜红之色。

    过了大概半分钟,妇女紧绷的全身变得松弛下来,同时眼眸变成了深红色,对着张陈低下了头颅。

    “这就是那位大叔所说的血奴吗?感觉并不是很强啊。”在妇人眼睛变红的一瞬间,张陈也能够感觉到自己与对方的意识上建立起了一道微弱的联系,虽然微弱但是比上自己和血灵的契约关系还要直接,就如同多了一副身躯一样。

    “主人,这血奴的强弱似乎也和普通人的体质有关。”身体里的血灵直接传音到了张陈脑袋中。

    接下来张陈询问了这妇人关于蘑菇的来历后,从妇人口中说出的话语竟然让张陈和虫萤两人都为之动容,也难怪这蘑菇之上会有怨气环绕了。

    这妇人经常像之前接待张陈两人一般,将过路的陌生人接入家中,并留住对方用餐,只要是吃下这带有怨气的蘑菇后,体内便会慢慢被蘑菇同化为供给蘑菇生长的肥料。妇人将食用过蘑菇的人通通放在寝室的壁橱后面的暗格里,每日都会从那些人身上摘取新鲜蘑菇。

    “岛国人民是不是有很多这种变态啊,这哪是常人所能够干得出的事情。”

    张陈先将这妇人留在大厅之中,自己和虫萤来到了那寝室壁橱前,将木质壁橱移开后发现了一道隐蔽,颜色与墙壁一样的木门。而当张陈将手放在木门之上时,熟悉的机械声再次传来

    “打开此门需要耗费白色钥匙一枚。”

    “需要白色钥匙打开的门,后方应该都有一个鬼物存在吧。”张陈已经洞察到这木门后方的怨气,与同那蘑菇里残留的怨气一样,不过浓度却是打了数十倍。

    “虫萤,这门背后的鬼物说不定很是恶心,小心点不要弄脏衣服了。”张陈将虫萤那一把白色钥匙插入木门后,钥匙消失不见而木门自动打开,一大股腐烂气息涌入两人的鼻腔,连张陈都有些适应不了。

    木门后的是一个封闭的黑暗房间,窗户用报纸里里外外贴了三层,没有丝毫阳光射入。借助木门外射入的光亮,张陈注意到房间的木制地板上躺着足足八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蘑菇人。

    八个人中,有两个已经断了生机,其余六个人全身长满了之前妇人从白色编织袋里拿出的蘑菇,就算连同头皮和舌苔上都生长着。六个人的眼中尽是无尽痛苦的神色,看见张陈后,似乎在乞求着快点讲自己杀死。

    “不对,九个人!”

    这时,八个人体表逸散出一缕缕充满痛苦和暴虐的怨气,相互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目光呆滞的人。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