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谢谢张陈小子,这一顿吃得真舒服,虽然炒菜里面放了不少的地沟油,不过比我实验时里面精准配置的适应个人标准生长的食物多出了不少美味。行了,本以为你自身实力不强,打算让你去我实验室拿些东西走的,不过现在看来不必了。”

    刘诺走出餐馆后十分不顾形象地在张陈面前打饱嗝,而后站在楼道口与张陈挥了挥手。

    “没什么事了,你早点回去陪陪你的女朋友吧关于你现在所处的情况还是考虑多一些,别在朋友和父母身边久待。与连愚欣小妹联系好了后,早日前往帝都市争取近期成为狱司,这样才有砝码与对抗网站组织背后的势力,以及保护你身边的家人与朋友。”

    张陈踟蹰了半宿并未转身离开,而是走到了刘诺面前。

    “诺姐,你是真的为了科研研究加入这个组织吗?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毕竟”

    张陈话语说到一半时,刘诺用手指了指手腕而后转身走上破旧的楼道。

    “手表?坐标?”张陈见到自己手表上竟然还附着有另外一个坐标,“我记得这里是天府市体育馆。诺姐让我去她实验室?难道有什么用意吗?”

    看了看缓缓走上楼梯的刘诺,忽然在张陈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不祥预感,立即空间移动离开小区,快步拦下一辆出租车并坐了上去。

    “市中心体育馆。开快点!”

    顶着烈日炎阳,张陈进入体育馆第五区后,将早已准备好的硬币投入自动售货机时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一股不安感觉袭遍张陈全身。

    “开!”

    情急之下,张陈一把将售货机强行推开,而其后通向刘诺地底实验室的白色通道已经是破烂不堪,很多地方甚至被上层落下的落石通通堵满。

    “竟然被破坏成这般模样,而且如此大的动静恐怕早就惊动地面了吧?恐怕狱使总部应该早早知晓此事,而在之前,诺姐她说是向总部请假”

    张陈沿着破烂不堪的通道下行。大致走到实验室应该存在的位置后,一拳将身旁的白色特殊材质墙壁给洞穿。

    在壁面之后。偌大的实验室中,曾经用于存放各式各样稀有种的圆柱形玻璃容器,此时此刻全部破碎而散落在地面上,内部曾经关押的稀有种也是不见了去向。实验室内的总电源被破坏,唯有几盏微黄色的应急灯照亮着这里。

    张陈身体内的血肉与骨骼开始鼓动,瞬间遍布整个实验室任何一个角落,开始搜寻是否在这里存在着尸骸或者任何拥有骸骨与血肉的有机体。

    “没有吗”

    张陈没有感应到实验室内的任何有机体,但却嗅到了空气中十分细微的鬼物气息。

    “看来还有一个稀有种留在这里,是那个组织故意留下的吗?”

    张陈踏行在碎玻璃满布的地面上,嘎吱嘎吱地向前走动着。忽然间从自己面前却是传来另外一个脚步声,恰好与自己重叠。但对方却没有任何的血肉感应。

    “原来是熟人。”

    不过一会儿,因为实验室里应急灯的照明有限。可见度差不多在十米左右。一个表情动作极为慌张的小女孩出现在张陈的视线中,同时还在眼角泛着泪光,嘴唇嘟哝着。略带抽噎声说道。

    “大大哥哥,救救我。我还害怕”

    话语传来时还有一股精神力试图渗透进入张陈脑中,只不过在进入颅骨的瞬间,张陈大脑内的黑色小圆粒立即将其湮灭殆尽。

    张陈异样的眼神看向小女孩后,后者之前哭泣抽噎的表情立即凝固,转身想要逃跑。

    “咔擦!”

    小女孩转身的瞬间。脑袋已经被张陈用手拧断。颈部断裂口内内竟然全是一坨坨塞满的白色棉花。而之前看上去还是一个人类小女孩模样,在头颅断裂后不过是一个经过数次缝缝补补的人型大小布娃娃罢了。

    张陈的两个眼珠快速转动。在不可见的黑暗环境中扫视着,很快锁定了一个方向。

    整个人身体一动,瞬息间将角落处的一团黑影按倒在地。定睛一看,被张陈用手按在地上的是一位面容上满是溃烂脓疮的丑陋老妇。

    提线婆,中级稀有种。曾经被关押在玻璃容器内都能够蛊惑狱使的阴险鬼物,利用他人心中存在的善良来杀死对方,极为邪恶的一类鬼物。

    “告诉我想知道的所有问题,如果回答让我满意,我会放你走的。”

    张陈松开手,提线婆整个人被一块块骨骼如同蚕蛹般束缚在墙面上,后者看见张陈的目光中满是恐惧之意。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天前,有一群很厉害的鬼物不知为何找到这里,将关押在这里的所有鬼物都给带走了。我用人偶骗过了他们其中一人,因此留了下来。”

    “为什么非要一直呆在这里?”

    “因为因为我提别喜欢狱使的味道,我也想要一个女性狱使的身躯来做成我的人偶。自从这里沦陷后,有不少狱使来到这里,通通被我杀掉。但是却没有我中意的女性狱使。其实,我最想要的还是将我囚禁在这里十余年的那位科学家的身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见对方在关键时刻有所停顿,张陈立即追问道,同时束缚着提线婆的骨骼更是勒紧了一分,挤压的提线婆全身难受不已。

    “只只不过那位女科学家的尸体似乎被带走了。”

    “尸体?她死了吗?”张陈面容大骇,束缚着的骸骨更是颤抖不已。

    “那个女科学家不知做了何事,将很多厉害的鬼物都招致而来。最终在团团围攻下体力不支被杀死,我也仅仅是透过我的人偶看到一些。这么多天没能发现女科学家的尸体,我想的话应该是被带走了。”

    提线婆面带惧意的讲述着。

    然而此时的张陈已经愣在了这里回想与刘诺见面后,交谈的一语一句。

    “三天两夜没合眼仅仅是因为对于科学的研究?狱使被自行剥除主魂石还能够用其他东西代替而存活?然而那时候结衣也没有像事先说好的那样,在体内给我说明刘诺的情况,而是直接出现与刘诺对峙。”

    “以及最后诺姐示意我的眼神”

    张陈愤怒之下竟然违背了答应提线婆的约定,右手一捏。提线婆属于灵体型鬼物,身体内的虚无鬼气通通被碾压消散,而其内的魂髓完全被压榨成细小的骨渣,被张陈所吸收。

    “难怪结衣那时候说刘诺竟然敢讲出如此多的机密信息,其实并不是直接说出,而且有隐晦之意在其中。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狱使能够被加入那个组织,组织中只存在鬼物,可恶!”

    张陈咬牙切齿。

    “刘诺姐的言中之意应该是所,凡是被组织盯上的狱使,实际上被杀死之后恐怕组织通过某种方法能够稳固狱使的灵魂,而另外用狱使的肉身作为要挟或是通过肉身上的某种手段,使得这些狱使为他们所用。”

    “这么说来刘诺姐唯一能够相信的狱使只有我一个人,若是她的情况被别人知道,恐怕立即会招来杀身之祸。诺姐让我尽快成为狱司,应该是要我协助她拿回肉身吧”

    “刘诺死了!”

    张陈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当机立断从地底实验室离开,没有拦下的士,而是以最快速度赶往刘诺所在的破旧小区。

    “诺姐!”

    木门推开后,房间里什么都不存在。卧室内的那一台崭新的电脑与衣柜内存放的衣物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

    张陈坐在寝室内硬质的木板床上,整个人都楞住了。

    “如果我当初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诺姐的话可恶!为什么会这样。就算我能够将刘诺姐的本体拿回来,恐怕”张陈皮肤之下开始因为愤恨和自责开始出现失控的行为。

    “蹭蹭蹭!”一块块尖锐的白色骨骼从张陈的体表生长而出,整个人显得极为痛苦。

    一根手背上伸长的骨骼将面前破旧书桌全全击破。

    飘动在空中的木屑夹杂着一张白色的信封,暴躁之下的张陈,目光一横全身骨骼收缩回到身体内,而白色的信封也是被持在了手中。

    “张陈:

    相信你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脑海存在的记忆中,唯一值得我相信的只有你一个人。有些信息我无法说出,只希望你能够早日成为狱司,到时候诺姐可能需要你帮一个忙。在此之前,我尽量不能够与你长时间接触。

    其实这件事如你无关,我的离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与骆明伯有关。实验室内有很多联系总部的装置,然而在我收到袭击的时候,总部那边却没有任何支援部队前来。

    冯腾这家伙去零间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等你成为狱司后务必将骆明伯暗中杀死。此人不除,我们天府市都会遭受迫害。其实诺姐现在还算好,你不必为我担心,回去多多陪伴你的女朋友吧,她因为你可能在长沙受了不少苦吧?”

    张陈一把捏碎白色信纸。

    “不用等到狱司,现在我就去杀了骆明伯。”

    张陈身形一动,整个人朝着天府广场飞驰而去。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让远在数公里之外的鬼物以及狱使通通为之震颤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