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嘟!”一声注册送18体验金故障声响彻整个机舱。, x.

    “各位乘客不用惊慌,机体电源临时短路,照明注册送18体验金暂时失效,但不会影响飞机正常航行。现在利用备用电源开启紧急应急灯,请各位乘客留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要四处走动,以免因光线原因发生事故。”

    随即在机舱内亮起黄色的紧急应急灯,开始有不少人絮絮叨叨地嘀咕起来。

    “刚才那个人好像真的死了,不是什么休克,我听到了那位医务人员与空姐的对话”

    “是啊,看那样子肯定是死了,都翻白眼而且口吐白沫,真是吓人。这民航飞机也真是不靠谱,关键时候电路也出了问题,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驾驶设备与外界的通讯”

    随着不少人的疑虑和猜测,所有乘客的心中不免有一些紧张的情绪延伸而出。

    然而此时坐在奇怪母子后方的是两位看上去年纪快要接近七旬的外国旅客,虽然对之前的一幕幕刚到极为震惊,但是行为动作并未显露出来,仅仅是安稳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而且坐在母亲后方的老太,在之前飞机向上攀升的时候,因为光线问题,自己隐隐约约看到前方座位上的女士与刚才死去的中年人之间连接着数根类似于触须一般条状物。

    但因为自己语言的问题加上极有可能是自己因为光线原因所产生的幻觉,并没有及时与空姐反应。

    尽管飞机十分平稳的飞行在航线上。但是现在四周的乘客纷纷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两位外国老人倒是显得极为镇定,毕竟自己这一次出门旅游可能也是人生的最后一次。两位老人从坐上飞机时便一直手牵着手,关系几十年以来从未变化过。

    可是在暗淡的应急灯照耀下,坐在老太太面前的女士身体关节忽然发出咔咔的作响声。因为飞机上乘客吵闹的缘故,使得这声音只有老太太一人能够听见。

    在老太惊骇的眼中,女士竟然将头颅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脖颈上的皮肤都被拧在了一起。双瞳上翻,嘴口大张,面容极度恐怖的看着老太。

    坐在旁边的丈夫感觉到妻子抓住自己的手掌显得有些异常,当自己转过头时。在妻子的面前所坐的女士嘴口中吐出数根类似于鱿鱼触须的条状物不断涌入进自己妻子的嘴口中。

    “啊!”

    就在这个时候。客舱之后,亦即是之前空姐与那名自告奋勇的医生抬着中年男子尸体所进入的地方传出一阵空姐的尖叫声。

    随后一个满身沾满鲜血的眼镜男从内部走了出来,面色极其慌张。而后紧随着眼镜男从内部走出来一个头部炸裂,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于乌贼的躯体作为头颅的怪物。

    这迥异的一幕出现在所有乘客面前时。整个客舱全然炸开了锅。

    同一时间。坐在原位置头颅倒转180度的母亲。脖颈处如同拉链一般,自动断裂开。

    断裂的颈部血肉处,冒出一个透明的尖状物。随后一个类似于乌贼身体的透明生物取代了头颅,并从全身其他部位开始连续不断地生长出触须。

    女士身后的外国老太,全身痉挛抖动不已,双眼上翻,口吐白沫呈现出与之前那位中年人一模一样的状态。

    “啊呀!”尖叫声连续不断地响起,一位距离较近的乘客身躯被中年男子身体中衍生出的触须给缠住双脚,拖行至乌贼寄生怪的面前,而嘴部被强行打开,向其中钻入数节触须。

    “大家不要慌张,我们只要想办法,一定”

    全身沾满鲜血的医生尽管对于面前从未见过的危机情况而感到惊恐不已,但是想到家中的妻儿还需要自己照顾,男子只能够全力是自己镇静下来。

    然而自己试图控制恐慌乘客的话语刚说至一半,忽然感觉自己的脖颈处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所切割,窒息并且无法发声。当自己凭借最后一丝力气移动双眼时,看到身旁座位上自己所怀疑过迟迟未能登机的女士,手中不知从何拿着一根极为锋利的刀片。

    “啪嗒!”医生的脑袋重重跌落在地。

    机舱内部,没有一个具有领导能力的人物能够在如此危机关头站出来,导致一个个惊恐万分的乘客以对数增长的速度被同化为寄生生物。

    此时此刻在极度混乱的机舱内,唯有坐在中排窗边的一位小男孩,十分安心地看着窗外白云拂过机身的场景。

    上午九点二十,张陈乘坐的车辆抵达双流机场。

    在售票站查询到最近一班次飞往帝都的机票时间是9:30,因为经济舱已经满员,张陈当机立断定下头等舱的机票,急急忙忙得跑去办理登机手续。

    然而在自己跑向手续办理前台时,身体内传来一阵鬼物感知,使得张陈不禁转头看向自己身侧的卫生间门口,只见一位衣着妖娆的女子正等候在门口,似乎自己的男朋友或是小孩正在厕所内,而少许的鬼气正从卫生间门下溢出。

    张陈眉头一皱,准备上前去看个究竟。

    “咔。”因为距离登机十分钟不到,张陈显得有些匆忙,转过身时不小心右手背被附近一个菱角不是很平滑的立柱给划破了手背,张陈动作比较大导致伤口直接从手指根部划开至手腕。

    不过伤口并没有鲜血溢出,而是转眼间立即愈合。

    然而当张陈再度看向卫生间方向时,之前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不过是一间十分普通的卫生间罢了。

    “算了,应该没什么大事”

    张陈看着时间紧迫。要是上不了飞机可就麻烦了,索性转身向着机场进口而去。

    张陈刚一走上头等舱,王艺芷的电话立刻便打过来了,一番甜言蜜语后,在空姐的要求下只能够挂断电话,以免手机信号产生的电磁波干扰飞机的通讯仪器。

    坐在自己酥软位置上的张陈不知为何脑袋感觉有些感觉昏昏沉沉,一股莫名其妙的倦意上头。

    “这一趟过去也得两个多小时,睡一觉应该就到了”张陈将头枕在酥软的躺椅上,双手超在胸前,很快进入睡眠。

    “嗯”舒适躺在座位上的张陈。嘴角动了动。双眼缓缓睁开。一股异常的血腥味飘浮进入张陈的鼻孔内,使得整个人立即精神一震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头等舱处于飞机的上一层,此时在通往经济舱的螺旋楼梯旁挤满了不少男性乘客,正在将一件一件的行李箱堆放至螺旋楼梯口似乎在阻挡什么东西。而在头等舱的角落位置。不少妇女小孩拥挤在一堆。面庞上浮现着难以言喻的恐惧感。

    “怎么脑袋还是有点晕晕的”张陈用力晃了晃自己脑袋。凭借着自己身体的感应,在下方的经济舱中全部挤满了一种保留着乘客身躯的寄生怪物。

    “什么时候而且连同空间都被封闭了。”

    需要张陈思考的问题太多,索性暂时将问题抛掷一旁。向着螺旋楼道走去。

    然而此时在楼道口由众人奋力搭建的堡垒面前,从两个行李箱之间存在的缝隙中伸出一条透明的章鱼触须,用力的四处拍打试图将防线给破坏。

    “喝!”一位肌肉男手手持着消防器用力的敲砸触须,透明的汁液飞溅到一旁的胡渣中年男子脸庞上,立即冒起白烟,不到一秒钟一个只剩下头骨的男性尸体倒在了地上。

    白色触须也是因为消防器的巨力敲打而断裂在地面上,落地的瞬间,触须像是具有自我意识一般,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肌肉人迅速蠕动而去。正当其攀爬至肌肉男上身并即将进入嘴口时。

    “啪叽!”

    透明的触须被张陈用手直接捏爆并将其中的腐蚀性物质吸收。

    “并不是血肉组织”

    张陈来到众人花费千辛万苦堆积的行李箱面前,一脚将其踹开。

    “你干”一旁的肌肉男正要怒骂张陈,不过视线中,一个异变的怪物竟然被对方徒手撕成碎片,使得肌肉男对与张陈不敢有半点不恭敬。

    “身体内的大部分器官都已经同化了这些东西仅仅还是将经济舱的人员全部杀光并寄生。驾驶室因为房门紧闭并没有遭到入侵,如果目标在我的话完全可以让飞机爆炸,或是让驾驶失控”

    张陈一时想不明白,慢步沿着螺旋楼梯走入经济舱。然而展现在张陈面前的却是一个血染的地狱场景,一个个头顶长着乌贼身躯的怪物不停地朝着张陈方向用来。

    张陈一咬牙,自己的身躯从内部涌出大量的血色潮水,充斥满半个机舱,将陷入血潮内的寄生生物通通吸收进自己的身躯,并回归原来的模样。

    吸收如此多的鬼物,本应该有所提示的白色手表却迟迟没有反应。

    忽然间,张陈整个人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阵震颤。一大堆怀着不甘,愤怒,恐慌,无主等等负面情绪难以抑制,全全涌入张陈的思维之中。

    刹那间,张陈双膝跪倒在地,一动不动。

    “你是我们的救世主!”

    一位胆大的男子发现下方怪物的声音消失后下来观察情况,结果发现面前的青年似乎凭借一己之力将怪物全部杀光了,不由双眼发光,心存感激地靠近张陈。

    “唰!”当男子将右手搭在张陈肩膀的瞬间,自己头颅上的脑袋轰然落地。

    此时此刻的经济舱内,一位头发倒立,双眸发红的青年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未完待续。。</dd>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