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跟我来!”

    卢老师的声音尖酸刻薄,被叫入办公室的学生回来之后无一不是灰头土脸的模样,若是女生定是会哭红眼眶,依照张陈这样的在晚自习期间被叫过去,至少得是三个小时的口头教育外加明日被请家长。

    不过张陈现在考虑的可不是这些东西。

    “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记得我去了东瀛,在医院里”张陈的记忆一片模糊。

    跟着卢老师走出教室的时候,全班近半的同学都是一副为自己祈祷的模样,但是在张陈眼中全班同学虽然看上去与自己记忆中一模一样,却隐隐约约有一种生疏的感觉。

    跟在卢霸身后的张陈走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走道上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跟随着自己。当自己迅速转过头去时,在张陈眼角余光处捕捉到一个细小的身影在走廊的尽头,在注意到自己的转头后而躲避了起来。

    “赶紧的!”卢霸见张陈停下脚步,即刻不耐烦地呼喊到。

    这里有问题存在是必然的,张陈也并未思索太多,自己的首要目的是摸清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何才能够从这里出去。

    经过一个转角后很快来到卢霸的办公室,有一点张陈还是知道的,晚自习刚开始这个时间段不少老师还没有下班回家,办公室不太可能是现在这般空荡荡的一片。

    “过来坐下。”卢霸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让张陈坐在旁边的一张小圆凳上。

    张陈走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嗅到了一股很重的消毒水味道,路过一面衣冠镜时,张陈将目光移动至镜子内的自己。身高从原来的一米八五减短了十厘米,面容也是稚嫩了不少,不过镜子内的自己看上去却是死气沉沉。气色很差。

    “你知道你现在这个学习状态有多糟糕吗”

    张陈一坐下,卢霸便是滔滔不绝地开始教育起来,张陈自然将其当为耳旁风。低下头假装受到训斥而自责,在自己的目光中看见一只断裂的铅笔掉落在办公桌下方。

    “你这种”

    办公室内的气氛陡然变化。卢霸才说到大概第三句话时,声音如同老式录音机磁带卡壳了一般,每一个字都极为艰难而尖锐地从卢霸口中吐出。埋着头假装思索的张陈却是看到一滴滴鲜血从上方滴落至地面。

    当自己抬起头时,卢霸的双眼近乎快要暴涨而鼓出,一滴滴鲜血从眼眶内溢出并沿着脸颊滴落于地面。全身紧绷,极为痛苦的模样。

    张陈自然是不会傻到上去询问卢老师,你这是怎么了?,而是即刻起身远离异变的班主任。谁知道左手掌在办公桌上起身的时候,一不小心使得桌面上平放着的铅笔掉落在地。

    “啪咔!”铅笔从中心处断裂,摔成两段与之前张陈看到了那一只断裂铅笔处在同一位置。

    “恩?”这一幕让张陈有些诧异,不过眼前班主任的异变却是张陈主要思索的问题,来不及顾忌别的事情,从卢霸体内传出的危险感促使张陈迅速来到办公室前方的报架旁,双手用力将一根钢制长条拧下,至少是可以当作武器来使用。

    “咔咔!”张陈试着转动身旁的门锁,却如同电影中常见的场景一般,卡死了。

    “滋滋!”电灯灯光闪烁。每闪动一下坐在办公桌前的班主任身体都在不自然的扭动,场面渗人至极。不过对于张陈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向前踏着脚步打算在卢霸异变完成之前将其杀死。

    班主任的身躯在极度扭曲后。忽然转变为正常人的形体,不过双眼却是通红,眼球上尽是满布的血丝。

    、

    在张陈靠近的刹那,办公室内本是闪烁的灯光陡然熄灭。

    “草!”张陈眼前一黑不由低声咒骂。

    光线亮度的瞬间变化使得张陈瞳孔难以适应,视线中原本被自己死死锁定的班主任却是不见了踪影。

    正当张陈试图适应黑暗的环境并搜寻班主任的踪迹时,整个人如同受到什么刺激,身体猛然一震,嘀咕出两个字“完了。”

    “咯吱!”两颗冰冷的尖牙从自己的脖颈咬入。

    张陈遏制着脖颈的剧痛,转身一把将卢霸压在地上。另一只手中的钢条猛地刺入班主任的心脏处。

    并没有什么鲜血飞溅,而是刹那间办公室内的灯光恢复光亮。自己身下除了漂浮着的灰尘外什么也不存在,而握在手中的钢条因为用力过猛而折断了尖头。

    自己脖颈上被咬开的牙洞明明深入动脉。却不见得有丝毫鲜血向外部溢出。然而在张陈感觉来,在自己体内正蔓延着一股腐蚀性能量,脑袋开始越加眩晕。

    偏偏倒倒地行走着,来到进门口的衣冠镜时,镜子内的自己面如死灰,而且双眼隐隐有着快要被血丝所完全覆盖的迹象。

    “要变成卢老师那个样子了吗?”

    张陈极力遏制着晕眩感,但是当自己勉强地来到办公室门口时,已经抵达自己承受的极限,身体重心一偏,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视线开始逐渐模糊起来。

    “咔擦!”在意识快要消散之前,自己身前的办公室铁门被不知何人打开。

    一道人影出现在张陈模糊的视线中,从体型看上去应该是一个男子。对方从自己手中将钢条抽出并捏在手上,踟蹰了半会儿,一把将钢条猛地插入自己的脑袋。

    颅骨破裂,大脑损伤的疼痛,以及面对死亡的恐惧感席卷张陈全身

    “陈哥!陈哥!醒醒啊,卢霸要来了!”

    双眼睁开,张陈不敢相信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怎么回事”张陈不禁摸了摸自己之前被钢条刺穿的脑袋,心中震颤不已,“为什么我死掉了又回到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张陈不解的思索过程中卢霸已经再次走入教室,看见张陈坐在自己位置上发呆,不由怒火中烧,让张陈现在起身去办公室单独谈话。

    看了看班上的同学与之前一模一样的表情,张陈心中一阵堵塞。不过最终还是起身跟着卢霸前往办公室。步行在走廊上感觉到身后依旧有人跟随,这一次转过身时却什么也没看见。

    “过来坐下。”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内卢霸依旧与上一次一样招呼着张陈坐在同一位置上。

    路过衣冠镜时,张陈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面色相比起上一次还要苍白,而且已经渐渐浮现出很深的眼袋,嘴唇上也是显得有些苍白,一副精力濒临极限的模样。

    不过待自己坐在卢霸指定的椅子上时,张陈的心中却是猛然一怔。因为在卢霸的办公桌下,两只断裂的铅笔静静地呆在那里。

    “你知道你现在的学习状态”

    “卢老师对不起了。”班主任的话语刚一说出便被张陈给打断,初二的张陈体格还算比较强壮,猛然起身抓起身下的板凳便是朝着班主任的脑袋敲砸而去。

    然而并没有现象中脑浆飞溅的场景出现,脑袋被砸开后,班主任的身体如同鬼物一般,化为粉尘儿消散在空中。

    “啪咔!”

    因为桌面的剧烈震动,摆放在桌面上的铅笔沿着桌面滑动,最终掉落在地面摔成两段。三只断裂成两段的铅笔处在同一个位置上,这一幕让张陈心神一颤。不过这一次的事态发展已经与上一次不相同了,张陈的心中也是稍微缓和了一些。

    “拿一个防身物吧,以免教学楼内还有类似于班主任这样的生物存在。”

    张陈走在办公室前端的报架前时却是发现上面的钢条已经被人给取掉了。

    “滋滋!”忽然间办公室内的电灯开始闪烁起来,张陈感觉到一股危险感从自己身后传来。回过头看去时,在班主任办公桌前,一道道血肉粉尘正在慢慢聚合成一道人型。

    没有犹豫,张陈即刻离开办公室,迈着大步子向着教室方向走去。在张陈看来,问题有可能出在自己的班级里。

    当路过一间间灯光映出的教室时,张陈试着探出脑袋看向教室内部的情况。然而在教室里面却是空无一人,不仅如此,其他的教室也都是一样。唯独有张陈班级的教室有生人存在。

    来到自己教室的门口,张陈整个人直接僵住了。

    视线中,自己的位置上趴着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或者说,根本就是自己。而这个时候,从幽静的走廊另一头一阵阵如同催命铃的高跟鞋声音传来。

    张陈毫不犹豫地加快脚步来到走廊尽头躲藏起来,看着卢霸向着教室走去,自己此时惊骇的心境无以复加,缩在角落内眼神木然。

    “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陈再次探出脑袋时,另一个自己已经跟随着班主任卢霸的脚步走出班级门口,应该是被叫去办公室谈话。自己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在注视,而迅速转过头看过来。

    张陈看着一模一样的自己,心中一紧,条件反射地将脑袋收了回去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