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贾心,我在十七层。下来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张陈凭借越来越强的感应,用精神力加固后成功传音给贾心。

    “张陈哥,我们下来可能还要半个小时左右吧。”然而回话的却是虫萤,通过寄宿在张陈体内的蝶蛹而建立联系。

    “好的,你们下来的路上还是小心一些,等来了十七层我有事情与你们讲。”

    在这种屏蔽环境下既耗费精神力,同样也耗费脑力,张陈言简意赅地交谈结束。自己倒是不着急而利用现在这段时间稍作休息,而是将注意力转移至这得到的本源武器,这东西倒是让张陈眼前一亮。

    “看来这本源武器相较于魂髓武器还要难得,想必在那林国云还只有三岁时那一次,被自己父亲的屠刀所切入胸膛后极度偶然的情况下形成。三年来父母争吵牵连自己所造成的心里负面阴影在这个时候与屠刀发生联系,而非成为鬼物之后所衍生出的魂髓武器。”

    由于屠刀的来源便于血肉有关,或者说只与血肉有关。在林国云杀父的事情败露之前,屠刀除了切肉沾血之外便无任何的用处。张陈若非与血魔有所关联,绝对不可能完全驾驭这柄屠刀,更别说在触碰屠刀的瞬间有一股刀意涌入张陈的大脑。

    “人世间还是有这么多的不公平,那些政府内的官员,贪污受贿,压榨人民百姓的血汗钱,拖慢甚至倒退整个国家某些方面的发展。结果到头来根本没有所谓的天谴,反倒是拿着肮脏的钱财过完了一辈子。这林国云倒也是个可怜之人,逃出广西三里市之后遇见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没想到最后依旧被这女子所害,而拿取了不菲的赏金。”

    张陈右手一动。手腕处一道不大不小的开口出现,血肉沾粘,一柄刻有林字的屠刀显现而出。长八寸有余。宽身而尖头,刀身略弯。与一般屠宰家畜的那种屠刀一般无二,只是握在张陈手中有一种血肉森然的悚栗感。

    “比上曾经在长沙市区得到的那一把魂髓武器更加适手,在不使用喰鬼能力下,这算得上是最好的攻击方式。依照现在身体的情况,血肉身躯与主魂石融合,到时候说不定这一把屠刀还会跟着喰鬼的力量发生变化。”

    “而且武器携带本源两字小丑说过,我体内灵魂深处所存在的那一块大石头乃是我身体的本源,难不成两者之间有着相似之处”

    张陈有些怀疑。这屠刀在林国云体内衍生出的方式可能与那块神秘石头在自己体内衍生出的方式有所关联。

    “或许真的有相似的地方,难不成我体内的石头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便形成了吗?”张陈试着回忆自己小时候,自己存在的记忆因为神海对于大脑的开发,足以清楚记得三岁开始所发生的一切,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

    张陈右手抬起屠刀,十分随意地向着对角处的一处囚房挥去。

    刀刃划动,空气中一股血液涌动的感觉直逼芭蕾舞女所在的囚房,后者隔着透明的囚牢都能够感觉到压制自己的血腥味如同海潮一般席卷而至。

    “啪!”透明材质的囚房晃动了两下并没有破开,而在囚房的表面上凭空出现了一道血痕。无中生有的鲜血沿着囚房表面溢流而下,看得第十七层剩下的三只鬼物震惊不已。尤其是那位芭蕾舞女。

    “好东西。”张陈微微一笑,握在右手腕出现一个开口,里面几条血丝飞出。缠绕于屠刀的刀柄并将其吸纳进入手腕之内。

    不过一会儿,半个小时不到,在通向十七层的楼道上响起了脚步声。贾心与虫萤出现时,两人的气息都有些不定,并不是因为受伤或是体能消耗,而是杀意有些过头了。

    张陈将第十七层没有十八层入口的情况以及自己的猜想全全告诉贾心。

    “你的想法应该没错。对方设置了两步棋。一开始便想要将你带入最下一层,想必如你感应的一样,在最下一层内应该只关押着一位死囚犯而且实力即便不能将以我几人杀死,但是造成危险或是两败俱伤都是有可能的。”

    “然后考虑到你自身带有空间能力。有可能在途中逃出,便在这第十七层内有这么一项设置。只有当集齐四块木牌才能够使得其中一人进入最后一层。如此以来,倒是事情有些麻烦了。张陈你一个能否应付?”贾心问道。

    “应该没太大的问题。也不知道陆生在外有没有摸索出酒吞童子的具体位置。只有靠我深入十八层获取情报了,我们把所有的木牌都集齐吧。”

    其实整件事情本可以很简单的解决,那便是张陈一行人一开始便去与赵牧等人汇合,既然酒吞童子想要先除掉赵牧等人,必然会主动现身。但是这样的话有两个弊端。

    第一,让赵牧等人与滑头鬼以及贾心这个修真者一起行事,内部极有可能发生内乱。第二,正面面对酒吞童子,对方完全能够调动自己手下驻扎于妖魔之都的所有鬼物,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然而现在这样趁着酒吞童子搜寻赵牧等人的空隙,如果能够锁定酒吞的位置,效果会好上很多。虽然现在的情况看来,酒吞童子知晓了张陈等人深入万魔柱,但是张陈的实力是一个变数。

    三人分别进入一个囚牢,张陈所选的便是之前那芭蕾舞女子的囚房。

    张陈本以为对方会对自己之前实力的展现已经是心生惧意,谁知道女子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对于张陈选上自己而兴奋不已。在张陈踏入该囚牢的瞬间,周围的环境完全变化,自己与面前的芭蕾舞女身处于一四周黑暗唯有中心位置有灯光照射的芭蕾舞台上。

    阴暗低沉的大提琴声音出现,而站在中心的芭蕾舞女开始翩翩起舞。

    其皱褶的背部,用粗制线条沿着背脊骨所缝合的中心慢慢上下开裂,从里面钻出一大堆的女子,小孩以及各式各样的人。不过只有上半身露出,下体已经与芭蕾舞女融为一体。

    张陈右手一动,屠刀持于右手掌之中。

    音乐声,惨叫声,以及扭曲关节声通通屏蔽在张陈耳外。

    在芭蕾舞女扭曲而来到自己面前,企图融入自己的时候,屠刀在张陈手中形如一体,手起刀落,与之前在外面的斩击完全不同。这次的血气并没有丝毫外溢,完全收纳在刀体之内。

    木牌带着血液被张陈一把抓在手中。意外的是,当周围幻境还原时,虫萤竟然比自己还要快,先一步杀掉了那位藏匿于花苞中的女鬼。

    而贾心速度稍微慢了些许,原因是因为那位老妪藏得很深。老妪的十根手指都牵连着一种看似木头,而是一种特殊材质所制造的死尸木偶。而且每一个木偶在老妪的操控下都无比灵活而且难以杀死。

    好不容易贾心找准机会,配合小白的干扰,一剑挑穿了老妪的躯体,斩断魂髓的瞬间抖动剑身将分为两段的魂髓以及老妪肉身通通震碎。

    “十八层交给我吧?要不你们两人先去外面与陆生汇合?”

    “不事情恐怕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位小胡子侍者我感觉不是什么一般人,而且酒吞童子既然如此放心这里,那么肯定有他的依据。我与虫萤在十七层这里等你,你速度快一些即可。”

    贾心刚说完话语,没想到十六层一阵脚步声传来。

    来者并不是黑川俊,而是最起初嘲笑张陈与虫萤的那位青面獠牙的鬼物,看样子想必之前气息虚弱了不少,而且右手臂断掉一只。这只鬼物奇异地看着空无一物的第十七层,同时奇怪地看着躯体只散发出中级鬼物气息的张陈一行人。

    “你们?”对方诧异地说出两个字。

    “怎么张陈,你认识?”

    “不认识,之前在等你的时候碰过面而已。看他的实力还不错,想必了解不少关于妖魔之都的事情,我先下去了,贾心你问问他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贾心张陈两人的对话毫无遮拦地传到了对方的耳内。

    “你们是外来者!!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闯入万魔柱!”鬼物暴怒不已,仅剩的右手抽出一把大环刀竟然不顾实力差距地想要将张陈四人杀死。

    谁知这青面獠牙的鬼物还没完整的踏出一步,原本双手背负的贾心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青色的剑光划过鬼物的双腿,入肉三分恰到好处地挑断手脚筋,真元之气随着伤口而入体,双膝跪地的鬼物体内更是痛苦不堪。

    “我走了。”

    张陈与两人相视一眼后,将四块木牌放在一起,果不其然如同猜想的那般,四块木牌合为一体而形成特殊的空间之力将张陈全身包裹而从十七层消失。

    本来仅仅只相隔一层的距离,然而空间跨越却是慢到难以想象。

    三秒钟过去,空间传送结束。张陈双脚站立于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内,感觉到一股不安的气息从房间的某个角落渐渐逼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