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br>

    “怎么可能!你”

    不多不少恰好一秒钟的时间里,十余名与同克雷泽实力相仿的西蒙市长手下在抵达张陈身边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所有人的身体感觉被什么东西包裹而消失不见。

    而此时站在大厅正中央的张陈相比之前有了一些变化,右臂化为白色而前臂化为一把由牙齿所构成的诡异屠刀。

    西蒙视线中,自己手下消失的瞬间,握在对方手中白齿屠刀正在微微蠕动,如同一个正常人类在咀嚼口中的食物一般。

    “初解”

    站在上方的中年男子刚说出两个字,身体还没有开始产生变化,站在下方的张陈右臂一挥动,手柄上的刀身微微一阵颤动。

    “噼里啪啦!”

    玄武岩以及木材压缩破碎的声音在西蒙的耳边回荡,待到自己回过神时,除了自己脚下所站的三平方米土地还完整外,这个自己费尽一番功夫而设置有封印的市政厅竟然全部消失不见。

    这一幕吓得西蒙吞下一口唾沫,站在在张陈面前不敢有任何动作。

    “你是达到禁解阶段的狱司吗?是不是欧盟方知道我这里的情况,让你来除掉我?”西蒙放弃了初解而问向张陈,因为在自己看来,即便是自己初解同样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不是,我只是受人所托而已。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你好好回答的话,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性命。”

    张陈右臂一变动,解开手臂部分的白喰形态。而手刀退化为手环。

    “好,你问。”西蒙虽然不确定对方是否在欺骗自己,但是眼下只能够顺着张陈的意思。

    “首先,你身体内的黑暗力量是从何而来的?”张陈直接走上前去将手臂搭在西蒙的肩膀上,强大的血能伸入西蒙身体。感应着内部萦绕在主魂石附近的高浓度黑暗力量。

    “这”西蒙咬牙。

    “与你刚才口中的克里斯丁有关系吗?”

    张陈见面前的西蒙咬牙的模样,直接将右手双指点入对方胸膛,一滴精血通过指尖注入西蒙的体内顺着血管分散至全身。

    “什么东西?”西蒙大惊,感觉到一滴生机超过自己整体的血液进入自己体内。

    “最后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要是你依旧不说,精血将会占领你的身体里。而你将化为我的血奴。到时候我在一点一点从你大脑中调取记忆图像即可。”

    “好,我说”

    接下来西蒙话语的内容让张陈惊讶无比,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王艺芷的一个失败的试验品,而其体内的黑暗能量自然是王艺芷为其注入的。

    “那个女人竟然化为我的妹妹,整整欺骗了我二十年的时间。到最后却是只留下一句,我妹妹早在二十年前便已经被她杀了。而我这个试验品也是完完全全失败的产品,哈哈。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并杀了她,我集合整个国家的力量一定能够杀死她的。”

    而张陈只听取有用的情报,抽出注入该男子体内的精血,向着门外而去。

    “等一下。”

    西蒙竟然在张陈这位死神要离开的时候让对方停下来,可是张陈的步伐并没有停止。

    “你是不是那个女人的走狗?”

    紧接着西蒙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从张陈的背影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

    “你想死吗?”

    张陈再次转身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再保留怜悯之心。只不过这个时候一道黑影浮现在西蒙身边,自己提前安排出去的一位手下已经将呆在家中的布瑞塔抓了过来。

    “我看你对这位平日里十分照顾,虽然没办法杀死你。但是至少让断掉你的双臂吧。怎么样?自己断掉两只手臂,然后我会放了这个女人。”

    西蒙双手已经刺入布瑞塔的体内,后者的眼神却十分释然,因为布瑞塔知道张陈肯定不会救下自己,甚至可能一走了之或是连同自己在内一并杀掉。

    “快点!我学你的,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三!”

    张陈盯着对方的眼神中透出一种让西蒙全身颤栗的感觉。啪啦身体后方的背脊延伸,一条白色的尾巴从张陈身后生长而出。并重重地拍打在地上。

    在白色尾巴出现的瞬间,西蒙身体周围的一切时间都停止流动。

    张陈显得不慌不忙。慢步向着西蒙走去,而后者哪怕是想要动一动自己的手指都无法做到。

    “你本来是可以活下来的,可惜你自己不争取。”张陈尾巴一摆动并悬浮于西蒙的头顶。

    “你是什么怪”

    面前的西蒙解除时间限制,在话语还没说完便被碾压至成肉渣。

    “这个人死掉,你今后的生活便没有人会打扰你了。遇见我算你运气好吧。”

    布瑞塔看着面前的一切已经不再震惊,在自己眼中的张陈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无论在自己看来多么强大的敌人,在张陈手中都如同蝼蚁一般,想要杀死对方只是在翻手之间。

    死去的西蒙身体内,黑暗能量消散,什么也没有给张陈留下。

    “王艺芷到底要让我干什么?”

    张陈看着脑海中还留有的一共四十八个地点,继续开始自己的旅游。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陈踏遍世界各地。

    每一处地方都对应着一个拥有黑暗力量的人,实力高地不一,最低的甚至还是狱目级别,而其中最厉害的一位身处于沙特的一级狱司,已经在世界上存活了六百年的男子。

    如若没有石林大学给张陈带来的变化,最终的结果谁胜谁负可能还说不定,但是事实却改变了,三天三夜的交手使得对方死在张陈手中。

    尽管六百年过去,其心中对于王艺芷的憎恨始终没有消散。不仅如此,王艺芷也是此人的心魔,困扰其数百年,使得其能力难以继续精进。

    在这一过程中,每一处地方对应的人通通都是王艺芷曾经的试验品,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特征,无时无刻不憎恨着王艺芷这个女人。

    这些人之中,有十位张陈通过精神力摄取对方的记忆了解到不争的事实。

    王艺芷的手段让张陈不敢去相信。无尽的欺骗,绝望以及痛苦施加在这些人身上,全部是去找寻对方的软肋下手。

    其中有一位生活在俄罗斯的小男孩出生的时候,父母便作为偷东西的惯犯而被人乱棍打死,从小到大都是自己的姐姐四处捡垃圾,乞讨将其带大。不仅如此,在男孩到了读书的年纪时,这位姐姐还通过一些不正当手段为男孩筹钱读书。

    然而在男孩被王艺芷给盯住后的第二天,其姐姐被王艺芷直接杀死,并化为其姐姐的形象生活在男孩身边,用各种不堪的手段促使男孩成长。

    这一幕幕的画面让张陈回想起一件曾经触动自己的事情血魔别墅内萧蓝的死亡。

    “这一切都是假的,是王艺芷故意在这些人脑袋中布置的手段而已,都是假象。”

    坐在里约热内卢一栋平民房中的张陈已经与半年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了,长长的头发,密密麻麻的胡渣,以及因为久日在太阳下暴晒而变黑的皮肤。

    “王艺芷她就是想要我看到这些吗?看到她的本性,如果我没有表现这么好,会不会结局都与同这些人一样。不不”

    身在里约热内卢内,还有王艺芷所给予的最后一个目标。

    而这个目标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在这里。

    “咔擦!”房门打开,一位皮肤黝黑的本土人走进来,差异的看着坐在自己房间中的陌生人并从对方身上感觉到无尽的血腥煞气。

    五分钟过去,男子双眼涣散坐在地上。

    张陈不肯相信对方的话语,于是强行摄取男子的记忆,造成对方大脑深层次破损,根本无法修复。而张陈最终得到的结果与男子口述的一模一样,而且对方大脑内,张陈感觉不到任何曾经被篡改过的迹象。

    “艺芷,这就是你想要我得到的东西吗?让我知道你的本性是这样一个人吗?”

    第二年剩下的时间,张陈回到家中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每天十分有规律地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对于身体的力量没有一次运用,晨练的时候仅仅是用普通人的方式去跑步。

    直到年底的时候,张陈本是在厨房里熬着热腾腾的萝卜牛肉汤,一阵熟悉的感觉笼罩整个房间,一股浓厚的血腥味道。

    “富江,回来了吗?你的气息变化很大,看来这么久你的进步很多啊。”

    张陈的父母都在经营着店铺而不在家中,而在张陈身边富江的身影显现而出。从富江身上传达出来的气息比曾经还要强大数倍。

    “张陈,你变了啊。”

    “是的。”张陈继续炖着牛肉汤。

    “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会回来吗?”富江问着。

    “为什么?”张陈在汤碗里撒上食盐随后用汤勺在嘴边尝试味道。

    “那位前辈让我两年后的这一天回来找你,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