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狱司百人榜

    这并不是哪一位狱使建立创办的比赛,最早乃是由狱间主意识传达的指令。数千年前,在狱司数量达到一百的时候,狱间主意识将这一比赛注册送18体验金的详细规则传达至所有狱司的脑中。

    当时仅有的一百名狱司当即展开殊死搏斗,并定下了名次由狱间对不同名次的人分发奖励。

    这种促使狱使之间竞争的手段得以在历史的长河中加以蔓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狱使数量增加,达到狱司层次的人数越来越多。

    而百人榜在发展道路中由狱间定下一项规矩

    一旦一个国家或是一片区域的有人达到狱尉层次,且全国狱司数量达到五百人以上,即可独立出来单独举办百人榜比赛,奖励与全世界性质的比赛相同。

    因此如今世界的格局,乃是以华夏国与米国两个超级大国为首,单独创办百人榜。而其它一些区域,如同欧盟,东南亚,南美等统一以一片区域举行百人榜。

    后者的方式有很明显的弊端,必然众多国家组成在一起,而拥有狱尉的国家仅仅只是其中的一个或是两个,因为自己国家狱司数量不足,因而只得与周边他国组合。但是在参赛资格的分配上,拥有狱尉的国家则是占有主动权,而每个国家又各自抱有一定私心,时常会出现矛盾激化现象。

    2015年1月20日

    距离狱司百人榜比赛前一天,亦即是此次报名参赛的最后一天。

    报名地点位于中央审判塔第一层办事大厅,一共五个报名点,基本上是所有想要参赛的狱司都已经早在开始报名的头一天从报名点领取到了自己的预赛牌号。

    下午时分,基本上已经没有狱司前往,而负责人正在报名总人数。

    “今年的参赛狱司相比去年还要多出八个百分点。总计617人参赛除去上一次百人榜狱司,其中一级狱司201人,二级狱司413人,三级狱司3人。”

    “组长,不是还有五分钟结束报名吗?”一位年轻的狱目工作人员问着。

    “最后一天本来没什么人,今天一整天才多出五个人报名,最后五分钟不会有人的。赶紧收拾东西赶往预赛场地,今晚还得检查明天预赛场地内的各类设施,时间很紧的。”

    负责人与十余位工作人员正要离开报名房间而刚走到审判塔中心时,通往下层的通道门忽然打开。亦即是意味着有狱使刚才狱间返回悬空城。

    “嗡!”一道身影跨越高阶空间通道出现在众多工作人员面前。

    一位浑身都是污垢,满脸胡渣,乱发蓬松的男子出现在中心位置。似乎因为经历长途奔波,显得十分劳累,而脚掌与手掌上也都是茧疤。

    明明一个如此显眼的人站在面前,这些工作人员却有些无法感知的感觉。

    “竟然能够在审判塔内部使用空间能力,高级空间能力者吗?”

    组长意识到面前这位二级狱司似乎不是一般人,而且在这三天的报名参赛活动中。从未见过此人。而且对于以前的百人榜狱司。也找不出来类似的人。

    形似于原始人的男子用眼眸注视了一下面前的众人,嘴口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现在什么。时间?”

    “2015年1月20日下午16时58分。”组长十分精确地告诉时间。

    “谢谢!”邋遢的男子抱拳答谢后便要离去。

    “朋友请稍等。”组长立即拦下面前这人。

    “什么事情?”

    “不知朋友对于狱司百人榜有兴趣吗?今日使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组长对于每一个人才都十分的重视,最终百人榜能力的强弱可是决定着国家强弱。主权问题等等。

    “今天是最后一天?麻烦帮我报一下名。”乱糟糟的胡渣下,本是含糊不清的话语变得清晰。

    为了面前这人,组长立即组织全体人员就地开始信息录入。

    “在这里填写你的个人信息。”一位工作人员将等级表格递给邋遢男子。

    “麻烦对着我这边。”另一位工作人员用相机对该男子进行拍照。

    “张陈。二级狱司,二十三岁?”拿着张陈填写信息的组长,实在是想不出张陈的实际年龄竟然只有二十三岁,本以为面前这是一位邋遢大叔。

    “请稍等一下,我向信息科合适一下资料。”

    组长远程数据连接,将信息科档案内张陈的资料调取而出,照片上刚毅中带着些许俊俏的干净青年实在是难以与面前这位邋遢男子相符合,只是身高与体格都相同。

    “喰的主魂吗?难怪会使用空间能力。”组长对于张陈的信息核实完毕并确定是此人身份。

    “请抽取你的预赛资格号牌吧。”

    在这位组长的手中,递送出一个圆环形的仪器,示意张陈将手臂伸入其中。

    张陈将右手伸入其中一起内部,在环形仪器开始自行转动并由粒子组装构成一块硬质的硅原子方牌,上面还未有任何的文字或是字符烙印。

    “在你明日参加预赛的时候,将会在牌号上自行生成你对应的预赛分组。这样是为了避免有人在比赛前调查预赛分组,而干扰比赛的公正。”

    张陈将牌号收纳好,向着众人道谢些立即从中央审判塔。

    “这位二级狱司似乎有些不简单,新一辈的人才,只是平时似乎并没有怎么听说过此人。”

    “组长,这人我认得。”一位狱目阶层的工作人员说着,“我一开始念着张陈这两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刚才见到组长你从信息科调来的资料照片才想起。”

    “此人是两年前的那一位任务狂人,据说是一人在半年内接去光了整个第五层的未知任务。第六层的任务也是完成了不少,甚至涉及到石林大学那一场事变之中。不过在这场事变后此人便销声匿迹,两年间都没人见过。”

    “哦?原来是神候家的弟子,看来这家伙似乎去了狱间很长时间。一切等到明天开始的百人榜比赛就好了,不知今年榜单是否会有巨大的变动呢?”

    神候府内

    大门推开,全身邋遢至极的张陈,赤脚走进院落。

    “你张陈吗!?”

    连愚欣并不是特别清楚张陈在狱间的情况有多么糟糕,不过却知道此次狱间之行十分的危险,特别是近几日狱司百人榜报名却不见张陈返回,连愚欣心中更是担忧不已。

    “欣儿,让张陈先去休息,数万公里的跋涉挺辛苦吧?”神候从主府大门走出。

    “的确,八万公里的路程徒儿未作任何停留,途中陷入五次险境因此耽搁不少时间。不过,总算是赶回来了。刚才我已经报名参加百人榜比赛,今晚不用叫我吃晚饭,我洗漱完毕后需要休息一下,已经连续两个月未曾睡觉了。”

    “两个月未曾睡觉!?”连愚欣惊讶不已,自己作为精神力强者,最多保持自己十五天不睡觉便已经是极限。

    而神候此时见到张陈的回归,相比连愚欣还要惊讶,而且更加担忧。之前种种的征兆,实在是太过于不吉利,不过对于张陈的事情神候也没有急着问。

    看着张陈邋遢的形象以及离去的背影,神候忽然面色一怔:“这小子到底在狱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陈身躯上破烂不堪的衣物直接扔掉,站在喷头下,最先由喷头出来的清水在流经张陈身躯后立即变得浑浊无比,洗澡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才终于将身上沾染的淤泥与污垢完全去掉。

    随后张陈对着梳妆镜,将自己的乱发剪去,胡渣去掉,整个即刻间变回从前清秀的模样。

    只不过,镜面中反射出的张陈身子腹部,有着一条巨大的裂痕,从右肩甲位置一直蔓延至左腰腹。最重要的是,这一条伤疤张陈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其愈合,甚至将身躯毁掉再重建,伤疤依旧存在。

    沿着这一条巨大伤疤抚摸而下,随后张陈再将手掌停靠在胸口的血色尖晶石上,不由陷入自己的回忆之中。

    五千年的时间,张陈花费两千年从其中醒悟。

    这是无花费七千多年时间才得以达到的层次,但是在张陈看来这却是刚刚起步。

    醒悟的刹那间,张陈自行抹除自己现有的一切,甚至相比起第一次无的剥夺更加彻底。张陈让自身彻底死亡,尸骨无存。

    实际上,这一切在张陈看来却并非死亡,而是一种回归,一种回归至无的状态。

    三千年的时间里,张陈化为没有思维的分散体,有些被昆虫消化而成为昆虫体内的一部分,伴随着这些奇特的小家伙一并生长,老朽,死亡。再由另外的昆虫吞入体内,不断重复着这个过程。

    而有些被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摄取,感受着微观世界中的循环,感受着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过程。

    剩下的漂浮于空气中,感受着世间的一切,体验着所谓无的感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