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di”

    第一声低沉的键音响起时,西方男子的双手猛然扶在琴键上,似乎察觉到什么物体存在于四周。

    先是将目光投射在大厅的玻璃窗户,注意到一道黑影闪过。而后男子回过头看向本是放在身旁的针球时,一团血肉型蠕动着已然至刚才的时间段内将针球拖动带走。

    血肉包裹着针球向着楼道口的方向而去,最终收入一位青年的手中。

    大奔头的金发西方男子盯着站在楼道口的青年,先是提起自己左手的公文包,随后在右手掌做出一个十分轻微的转动动作。

    陡然间,青年的全身从内部炸开向四周散射出大量的细针,而落在地上的针球迅速收回西方男子的手中。不过从男子的眼神中看来,似乎对于青年的全身爆炸并不满意。

    拾起炸落在自己脚边的一块血肉,肉块迅速化为鲜血并试图钻入男子的身体,不过此人身体皮肤坚如钢铁,微量的血液无法渗透半分便由该男子捏碎。

    “原来如此”

    大厅内的另一端角落内,一阵青年的声音阵阵回响,而所有散落的血肉全部升腾成血雾向着青年的身体聚集而去。

    青年正是张陈,之前只是运用一道血肉化身来试探对方的攻击方式,仅仅一次,躲藏在一旁的本体便已经洞悉出此人的攻击方式。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不凭借任何介质而引动别人身体长出针刺。同时,为什么你一直将如此重要的邪具持在右手掌心。再加上你这一身正式的装扮,更是使得这颗与你格格不入的针球实在是太过于显眼。”

    张陈向前迈步至距离针魔的危险范围,凡是步入这一范围的生物都将体内由针所刺穿。

    其实机理很简单,与针魔交手的所有人无一不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其手中的针球上,毕竟邪具乃是一个邪灵真正恐怖的地方。不过面前这个家伙不一样,其身体力量与速度超乎想象。

    张陈一步踏入危险的瞬间。张陈立即将双眼转向至自己的身后并使得自身进入白喰形态。

    “速度好快竟然跟不上”

    张陈的目光以及血能域场虽然能够捕捉到对方的运动踪迹。然而初解形态下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些跟不上速度,最终由男子一掌拍在张陈的腰腹处,而男子再以极快的速度回到原地。整体看上去,对方似乎就是手持着圆球而站在原地根本没有移动半分。

    而手掌拍击在张陈腰身时,实际上则是将针球上的一根细针顺势刺入张陈的体内。

    顿时间,一阵恶心感传遍全身,存在于体内的细针如同感染源,一旦于此触碰的物质都将针体化

    “为什么不让我去只要我引动我体内的第七恶魔并开启禁解状态,速度完全可以与这只邪灵匹敌。在我与对方僵持的阶段,你们找机会出手即可。”

    此时藏匿于房屋顶层的三人观察着下方的一切,对于张陈措不及防的表现,这位蒂娜小姐极度不满。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别急,看着就好。”

    贾心右手掌轻轻扶在蒂娜的有些躁动的双手上,后者心跳在刹那间加速,对于面前邪灵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偏向一旁的贾心,从侧面看上去轮廓分明的面庞更加吸引人。

    “张陈这家伙到底再想什么对付这种体术能力的邪灵竟然不使用鬼化,而且还事先给我打交道让我不要出手干预。如此时间紧迫的时期。到底想干什么”

    贾心也是有些猜不透张陈的想法,当前这种一对一的局势,是张陈主动要求的。贾心本以为张陈有所把握在短时间内将对方至于死地,以争取足够的时间去寻找下一只邪灵。

    然而现在张陈的表现却显得有些在与对方消磨时间。

    “呼”

    提着公文包的男子紧紧看着面前的张陈,同时右手五指转动着针球,等待面前的狱使身体爆裂而亡,自己再取走其体内的主魂石。

    不过面前的狱使的身体却迟迟没有炸开。

    “咳咳”

    猛然间张陈剧烈咳嗽两声,随后将手臂伸入嘴口内部将咔在喉管处一根闪亮的针刺抽出。其实仔细的看去,这种针刺更像是一种活物,从内部有着生命的味道传出。

    “啪”张陈双手用力,将针刺折断成两半。

    面前的金发男子因为针刺的折断而身体微微一怔,接下来的行动是针魔第一次表现出的。公文包开启,右手上握住的针球小心翼翼地放入公文包内。

    公文包内部装满着针魔一路来所收集的魂髓以及副魂石,而随着针球的放入,内部似乎在进行着极为剧烈的反应。

    将公文包安放墙边,穿着正装西服的男子开始活动四肢关节点。

    “来吧,借用你的身体让我试试喰鬼的感觉。”

    盘腿坐在灵魂深处水面上的白发张陈并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连同双眼都未曾睁开。

    此时白色长尾的白喰张陈,继续不断调动着体内的主魂石力量,与邪口老的本体开始取得联系,身体开始进入更深层次的变化。

    “对方的身体速度在你之上,这一点你得小心一些,另外记得注意其邪具的变化。”

    邪口老在体内看着这一切,实际上,这样做是邪口老的主意,让张陈不依赖与任何一切外物而是用喰鬼的力量,这对于现在的张陈有着极大的领悟作用。

    不过随着融合邪口老的本体,步入更加深层次的喰道,暴食的充斥着张陈的大脑,而身体的形体结构开始渐渐变化,两只手前臂逐渐伸长并加粗,从双足站立变化为四肢爬行。

    “啪”

    大大小小的嘴口出现在张陈全身,一种吞欲开始在四周的空气蔓延。当前张陈所参悟在狱使比赛中的类似,是在白喰形态下加以融合噐魔的一种特殊形态。

    不过乃是一个极其难以突破的瓶颈,在这一形态下,同化程度越深,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喰欲吞噬内心。需要在这种陷入喰欲的情况下守住本心,去找到一个至关重要的点。

    这个点虚无缥缈难以形容,而张陈现在试探性的进入这一状态,只要突破瓶颈,便可参悟禁解的奥秘。这也是千万狱使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层次,面前的针魔乃是张陈的助催化剂,帮助自己在这种状态下的加速摸索。

    男子盯着面前比自己更要像是鬼物的张陈,对方全身皮肤暴露出来的嘴口因为喰欲的缠绕而渗流着唾液,内部的舌头都在蠢蠢欲动。

    穿着西服的男子开始运动,其速度依旧是张陈当前形态难以跟上。噐魔形态下的张陈,由于暴食的占据全身,完全依靠着本能对于周围可进食的物体作出应激性的动作。

    “嗒”坚硬皮鞋的尖头撞击在张陈的头颅上。

    内部嘴口的舌头刚要作出反应时,对方穿着皮鞋的脚掌已经收敛。

    这种超快速踢击命中张陈的脑门,使得后脖颈发出咔咔的折断声,不过双手掌死死抓住地面而使得身体没有向后飞离出去。

    盯着西服男子,全身散布的嘴口开始没有规律的咬合,而四周的空间开始慢慢出现扭曲的迹象。

    占地面积较大的高速公路服务区五层建筑,开始毫无征兆地出现圆球形的巨大窟窿,水泥,木材等建筑材料皆尽遭到张陈的空间吞食。

    整个建筑残余的支架已不足以支撑整体,结构崩塌而化为废墟。

    张陈本体因为无法锁定目标的位置,只得以四肢匍匐在废墟中心一动不动。不过在吃掉大半建筑的张陈明确知道,食道内部并没有任何有机物的涉入。

    观战的三人已经由贾心祭出飞剑而用隐身符隐匿于空中。

    废墟中的某一处散落着内部能量在不断放大的公文包,而陷入这种状态的张陈只是一心想要将针魔身体全部吃掉,对于公文包没有任何的兴趣。

    忽然间一道身影从天空中降下,尖角皮鞋直接踩踏在张陈的后背上。

    超快的速度加上巨大的力道将张陈整个人强行压入地面,同时一道震波扩散开来。张陈的身体紧紧贴于地面,四肢疯狂地挣扎挥动。

    全身密密麻麻的嘴口长出无数红色向着踩在自己背上的男子而去。

    谁知,几道光影划过,数十条红色长舌皆尽断裂而掉落在地面,同时在男子的右手上出现一把十分细小的金属小刀。

    接下来小刀的尖头直指下方张陈的左胸膛主魂石位置,男打算直接活着取出内部的主魂石,不想再与张陈有过多的纠缠。

    在刀尖切下的时刻,背部的白色巨尾锁定目标,男子眉头一皱因为自身的速度明显减缓,甚至有着快要趋于静止的趋势,无奈之下转移当前目标。

    bang

    尾部撞击在针魔整洁的西装正面,使得其整个人如同炮弹般飞向高速公路路段。不过粗壮的白色巨尾也是在撞击男子后,由根部遭到完全切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