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诸葛小姐,赵牧兄还需要恢复一段时间,辛苦你照顾了。”

    “好好的,谢谢。”

    诸葛妃萱似乎都还有些没能够反应过来,原本预计至少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而且其中还需要花费不少珍惜药材来慢慢孕育灵魂,使得内部的异物在时间累积中自行排出。谁知短短五分钟的时间内,张陈竟然将赵牧的灵魂恢复正常。

    “没事,朱涣狱使的情况还要严重不少,我们相信离开了。”

    张陈三人迅速从房间离去,连同这里的主治医师都是用恭敬的眼神目送张陈离开,而较为年轻的护士都开始忍不住谈论张陈的来历。

    然而朱涣的情况果然如同古晨所言,比赵牧还要糟糕数倍,整个人放在一个极为特殊的单独房间中以隔绝外界的一切影响,主魂石碎裂,内部主魂受创,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

    “三位大人,病人的情况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最好每一次只进去一位,务必将动静降低至最小,万万不可打扰到病人的休息。”

    主管朱涣身体情况的是一位年迈的老者,与这里医务员不同的是,老人一身便装看上去与平凡人没什么两样。

    “横院长辛苦你老人家的照顾,张陈你进去看看情况吧,我与靳庚在外等待。”

    这位老人是悬空城医疗院的院长兼医学部的教授,在听闻朱涣主魂石碎裂而主动要求对其身体情况进行监护照顾。

    靳庚依靠在走廊一侧静静看着这一切,以前孤高自傲的自己,在这一场战役中已经将古晨等人当作是同伴来对待。

    老院长为张陈将独立病房开启,没想到看似简单的病房都设置有三重保护机制,在院长开门的过程中传音至张陈的脑海中。

    “你是张陈狱司对吧听闻这次事件。是你单独将虞茗进行压制的”

    “是的。”张陈点头回应。

    “很不错的年轻人,若是对于主魂石破损有任何的想法都可以按照你的理念去实施。我所有的知识有限,这种程度的伤势我们只能够做到维持朱涣狱司生机不灭。然而这样拖延下去,将会使得朱涣身体渐渐与主魂石分离。即便今后治愈,恐怕也只是一位普通人而已。”

    老院长留下一句话,安保机制已经全部开启。

    张陈点头而安静步入单独的病房内部,朱涣躺在整洁的病床上而并没有较为复杂的医疗仪器穿插在身体上,唯独在心脏位置安装着一种微型仪器监视着朱涣的情况而已。

    “主魂石碎裂,连同内部的主魂都受到损伤,连接着内在灵魂都与同主魂脱离开来。情况果然不是一般的糟糕,如果是青鬼前辈应该有办法为其修复。我的手段恐怕会伤及到朱涣的身体。”

    张陈没有多做停留而迅速从病房内离开,并将自己想到的办法告诉古晨,毕竟让青鬼来到这里基本不可能,唯有将这种状态下的朱涣带离帝都与青鬼相见。

    “这也是唯一的办法,这里的事情我会负责协商,青鬼一方你什么时候可以联系上”

    “我会尽快的,青鬼现在的身体应该还在恢复中,我争取在一个星期内联系上青鬼安排好一切,到时候直接通知你。”

    “麻烦。”古晨真诚致以歉意。

    “现在世界的情况还没稳定下来,我先行离开去协助神候师傅。有什么急事再联系我。”

    虽然事情表面上看上去已经解决,然而留下的残局却需要花费不少的精力。当下有两件事情最为重要,第一是将虞茗完全禁锢的事情。而另外一件则是通过地藏之脑将独立世界中的本源重新返回人间的事情。

    第二件事相信全世界自然有办法,最重要的是虞茗的关押问题,在张陈看来这家伙的智谋丝毫不比贾心差多少。而且在张陈心中不太想要让虞茗在此死掉,至于原因其实自己也说不清楚,总感觉此人并非彻底的邪恶。

    在虫萤的病房内留下一道血肉分身,张陈立即前往神侯府与神候汇合。

    “张陈现在已经没有你什么事情,剩下的后续事情,交给我们即可,你在我府上好好休息。”

    返回神侯府时。正巧神候急着赶赴科技部,此时此刻。米国与欧洲的专家全部汇集在悬空城的科技部,并协商出最为简单的一种办法让人间复原。不过需要神候强大的精神力来驱动地藏之脑。

    “师父,你的伤势”

    “为师已经在等你回来这一段时间调息好了状态,既然确认妖猴没有拿你怎么样,为师也放心下来。这妖猴虽说也属于一部分狱司,可脾气暴躁无常,有过不少狱使死在他手中。好了,现在全世界都在等待为师,你好好休息吧。”

    “等一下师父,虞茗的情况如何”张陈追问一句。

    “正在狱间最高审判室中,接受着墨清以及其它国家八位狱尉的裁决结果。”

    神候话语说完便离去,而张陈稍微在府中逗留一时片刻,立即只身前往中心审判塔底层的狱间传送口,张陈必须亲自确认虞茗由正常程序关押至狱间内部。

    狱间灵城中心正下方深约1008米的地方存在着宽敞的矩形房间。

    此时此刻,除开华夏国的狱尉外,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狱尉都聚集在这里,一共八位。

    因为华夏国情况的特殊,由墨清作为代表出席此次审判会议,因为华夏国在人间的保全行动上付出的巨大行动,墨清拥有着一定的特殊权利。

    房间正中心位置的虞茗双膝跪地,由地面上阵法所衍生出的铁钩,死死勾住虞茗的身体内部灵魂,使其根本有任何的动作,否则灵魂便会撕裂。而且在场如此多的狱尉,根本容不得虞茗有任何的小动作。

    执行审判的总审判长是来自于米国的兰缪狱尉,一副年迈的模样,给人的感觉较为亲和。

    不过一小会,一位狱目级别的工作人员将一些资料信息递送至老人手中,后者快速审视着文件随后看向面前双膝跪地的虞茗问着:

    “为什么要在吸收奈亚拉托提普后,继续人间同化”

    “你在和我讲话吗麻烦能不能请一位中文翻译,我实在是听不懂洋文啊”虞茗露出笑容看向面前高台上的老狱尉问着。

    对于虞茗这种态度,在场的人也都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我来翻译吧。”墨清自主担任翻译为虞茗解释着。

    “哦,这件事情恩,要说一开始,我其实也是打算吸收掉奈亚拉托提普后便收手。不过一想到若是自己能够有机会掌控世界之力,内心还是有一点小激动的。所以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继续下去吧,看看会有什么样有趣的事情发生。”

    对于虞茗的回答这位老人并没有做出评价,而是继续下一个问题:

    “在狱间潜伏阶段,总共杀掉狱使128名,其中狱使普通工作人员121名,高级管理人员6名,以及在三年前杀掉华夏国狱尉。是否属实”

    “有些不太对,第一,首先我也是狱使,所以您用潜伏这个词语似乎不太好吧。第二,我杀掉的人在我记忆中应该有两百以上不对,应该是三百以上。你们还需要去好好核实一下,以免有些人的家属找你们闹事。”

    “不过华夏国的贱女人的确是我杀掉,杀掉这个女人真是很不容易啊。”

    虞茗的回答简单而略带嘲讽的意味,不过这一切面前的主审判官都看在眼中。

    “以上两点罪名,我兰缪判处你死刑,当场执行。”老人本是平静的面容陡然变化,双目死死瞪着面前狂妄无知,甚至死到临头都不知轻重的虞茗。

    “我抗议啊,狱使的法典中可没有死刑一说,最严重的审判不是永久关入十八层吗”

    然而主审判长根本不停问虞茗的话语,身体内部的强大能量已经开启凝聚,打算将此人当场击杀,在场的其他狱尉也没有任何表态。毕竟在这里米国足足占据三个狱尉的名额,而且虞茗这种祸害,死掉也是最好的事情。规矩,有时候在极端情况下不必遵循。

    “兰缪审判长,我觉得还是按照规矩来较为合适。”墨清在这个时候出手制止。

    “小辈,你要替一个罪无可赦的人求情吗”虽然华夏国在这件事情上占据主要地位,可是没有狱尉在场,米国自然想要借此机会压制华夏国一头。

    “并非求情,我狱使自从成立灵城以来都是按照先辈定下的规矩来运作。我认为还是需要将其永久性关入十八层,使其受尽最为痛苦的折磨。这也是对于先辈的一种尊重。”

    “他体内可是有着一颗英灵级主魂石,若是我狱使能够诞生一位可以驾驭这样主魂石的狱使,也是相当于增加一名狱尉。此番行动,欧洲损失掉的英灵级主魂石,正好由此人填补。所谓规矩并非是死物,而是应该在适当的时期做出改变。”

    这位兰缪嘴口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在场所有人,没人不知道米国的真正目的是想要独吞这一颗主魂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