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网游言情 -> 吃鬼的男孩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张陈的五指贴在脑门揉捏着从刚才的暴露状态中慢慢恢复过来,“鬼冢,谢了啊。不过你刚才将我从回忆中打断地还真不是时候。”

    暴虐言语立即由鬼冢传来:“老子都是费劲不少功夫将鬼源气息连通至你的大脑深层将你唤醒,依照你刚才的状态,继续下去必然会导致意识被负面情绪侵蚀而陷入疯狂。”

    “不是这个意思,刚才在记忆中我差一点体验到噬狩鬼王第一世踏入终解的形态。”

    回忆中的噬狩看见妻子惨死在面前瞬间,与帝君之间的君臣关系荡然无存,身体激发着强大无比的喰念,准备踏入终解形态并调用自己在史前王朝暗中拉拢的所有势力发动总攻。

    “终解,你们狱使的至高形态吗?让你看见前世的终解对你今后的发展并没有好处。一旦你见识到他的终解,你在狱使的道路上向着终解进发的过程中都会受到无形的束缚,最终导致你无法超越你前世达到的境界。”

    “哈哈,鬼冢你好像说得有点道理。这样说来还真是感谢你,你打断地契机刚好合适!”

    张陈虽然没有感受到噬狩终解全过程的身体变化,但却真切感受到那一感喰道的突然喷发并涌的感觉,如同忽然间将踏在喰道上的脚步突然迈向一个全新的领域,鬼冢将自己叫醒的时间恰到好处,张陈得到这种终解开启的感觉,对自身踏入终解领域有着巨大帮助。

    张陈将思路转移回到现实:“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阿撒托斯以及其它死灵虽然离开,但这里必然留着有监控我的手段吧,这种清水液体以及有机容器阻隔着我的意识探测。”

    鬼冢对待当前的局势也是相当十分郑重,认真说着:

    “你体内的混沌气息,包裹在你身体上的清水,房间中的金属仪器当然还有我也不知道的手段都留在这里。一旦不注意在任何一个小细节上犯错都将会引来对方所有人的到来。虽然有些不符合我鬼冢的作风,但当前你倒不如将计就计,装作负面情绪入体而继续待在这里。”

    张陈不由得露出笑容:“我还以为鬼冢你的性情会刺激我出去大杀四方呢!但我并不想躲在这里,一直维持着这样的被动状态很难以反为主动,我得想办法从这里……有人来了!”

    张陈立即闭合双眼,控制意识假装成深入回忆的状态,并让体内的血气肆意波动不定,让身体中已经被自己束缚住的混沌气息继续扩散至全身,假装在回忆中受到刺激,伪装成刚才的状态,没有丝毫的破绽。

    “嘎吱!”

    地下室的房门开启,走进来的并不是阿撒托斯极其手下的死灵,而是由羲蟾作为向导,虞茗为首抵达的五人小队。

    “张陈!”王艺芷看着张陈当前被禁锢在这里,内心有一种隐隐的撕裂感,但现在的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你将张陈哥怎么了!?我们说好的,无论如何不会让张陈他受伤的。”虫萤满脸担心的表情来到容器面前将手掌贴合在玻璃容器表面,同时用愤恨的语气质问着虞茗。

    “嗖!”

    忽然间一连串触手从后端将虫萤身体缠绕将其从容器边拖动回来。

    虞茗将手指竖在嘴唇之间,轻声说着:“嘘!千万不要打搅我们的张陈回忆曾经的往事,张陈他自然不会受伤的,等他完全回忆结束后会忘记当前这一世经历的一切,到时候自然属于你所有。”

    “真的吗?”虫萤的眼神中只存在着想要得到张陈的唯一欲望。

    虞茗耸了耸肩,忽然间右手臂以肉眼难以预见的速度贯穿站在一侧等待的羲蟾身体,三秒钟后再抽出,整个过程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太来得及反应过来。

    “虞茗大人……为什么!?”

    羲蟾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完这句话后愣在原地,眼前一片死灰色。

    虞茗用手巾擦掉手掌上所沾染的毒液:“我将这连续失败两次的废物意识抹除,身体中的本源丝毫未受损。这一顿完善的毒虫大餐交给虫萤你来生食吧,强大你自己然后为我所用。”

    虫萤瞪大双眼露出微笑:“谢谢虞茗大人。”

    紧接着由虫萤的背部生长出八条蜘蛛腿足,强制插入羲蟾的身体开始吮吸着体内流淌的虫类原液能量,同时将羲蟾藏在身体内部的「毒蛊乾杖」重新拿回手中。

    一旁的虞茗昂首阔步来到张陈关押的容器面前。

    “张陈,我的好友!你当前心里的一些执念我已经来不及去为你抹除,只好让你去感受你前世的悲愤,让你在这一件事情上助我一臂之力。等到解决掉零间的这些杂碎,我们将联手创造新世界,王艺芷小姐以及张陈你的亲人我都会安然将他们安置于高位面最高等的贵族区域中,暂时委屈一下你吧。”

    虞茗站在容器面前对着张陈轻声说出这一段话似乎是真的发自肺腑。

    站在门口的古晨审视着这里的情况,暂时确定张陈被囚禁的位置,但现在可不是出手将张陈救下来的时候。

    “嗯?”

    在当古晨将目光看向张陈时,察觉到只有自己能够留意而其他人无法差距的细微波动。

    当前张陈身体中所流淌的鲜血虽然看似暴躁不安,但古晨对于鲜血的完全理解完全可以洞察到这些流动的鲜血中有着一定规律,而且通过某种脉动正在传达着一个简单的信息。

    得到信息后,古晨面色没有变化,偏转目光而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

    一旁的贾心似乎将注意力全部停留在古晨身体上,不让他有任何的动作。

    在这个时候虫萤已经无主的羲蟾身体能量快速榨取一空,羲蟾身体中已经蟾蜍化的王虫竟然也被虞茗给同时消除意识,虫萤吸收起来十分容易。

    “无穷无尽的力量。”

    虫萤白皙的皮肤下,清晰可见血管中流淌着一种有着绿色荧光闪现的血液,双眼上也有着一抹荧光绿的眼影,在眉心处浮现出一道虫体标记,整个人的气息彻底发生改变。

    “你的血气有点凌乱。”

    古晨在这时伸出手触碰在虫萤的肩膀位置处,为其调息着当前因为吸收等同于自己身体的强大能量而引起的气息紊乱状态。

    “拿开……嘶嘶!”

    虫萤立即轮动手臂不让古晨触碰自己,蛇一样的眼眸凶狠看着古晨,嘴口中吐露着蛇信子。

    虞茗这个时候面带微笑从容器前回到房间的入口处,手掌落在虫萤的脑袋上以温柔并隐含着命令地语气吩咐着:

    “虫萤,你在这里慢慢炼化身体中的力量同时在这里好好守护着张陈,千万不可让任何人打搅他的休息知道吗?一旦张陈在这个过程中被人打搅,虫萤你想要占有张陈内心的想法也将失败。”

    “交个我吧,有谁胆敢打搅张陈哥哥的休息,我会将毒素注入他的脑髓,让他感受万虫噬脑的痛苦而死去。”得知可以与张陈单独待在这里时,虫萤也是露出幸福的笑容。

    安顿虫萤在这里后,虞茗领着众人由此处撤离,古晨也没有暂留转身离开。

    紧闭的房间中只留下虫萤一个人以爱慕的眼神凝视着有机贯体内的张陈,大致五分钟的时间过去虫萤的目光慢慢变得有些无神,容器中沉睡的张陈双眼陡然睁开。

    “不愧是古晨,只要是血肉之躯的生物,稍稍接触即可完全驾驭。”

    在虞茗等人离去的第一时间,张陈便慢慢观察周围的情况,虫萤的身体中有着古晨留下的一抹血液,因为虫萤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张陈身上再加上因为融合掉羲蟾,虫萤身体中本就有些异常,因此没有留意到体内十分微弱的血液变动。

    眼前虫萤鲜血没入灵魂而彻底控制。

    一滴鲜血从虫萤的鼻孔中溢出,慢慢蠕动至肩膀位置随后凝聚出一个鲜血小人。

    “古晨,从下面可以渗透进来。”

    张陈意识传音后,血色小人渗透入下端的导管衔接处,贴合缝隙渗透进入容器之中。

    仅仅这么一滴鲜血则包裹在张陈的全身,与张陈身体每一个细胞贴合,似乎在读取着什么信息。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

    张陈的躯体化为一滴血液下沉,而这一滴读取张陈身体信息的血液立即分裂细胞组建成张陈的模样,无论是肉身,甚至内部的灵魂感应都存在,一具极度高仿的分身。

    在外部化为鲜血的张陈不敢在这个房间多做停留,鲜血从房间的门缝渗透出去,张陈本体立即在一处阴暗潮湿的洞窟石梯最下端凝聚成型:

    “虫萤看来在我交给虞茗为其恢复身体期间便慢慢被这样腐蚀心智,当前不是与虫萤接触并解开他内心腐化的时候。现在暂时于这里隐匿气息缓慢行动,了解这里的具体情况,等到菩提老祖进攻时我从内部进行破坏……”

    “还有,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虞茗会与阿撒托斯在同一条战线?”

    张陈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将全身气息压至最低,小心翼翼挪动着脚步向着上端而去。(未完待续。)

    AA270522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