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你不是说,那个线人会来么?”罗丹问他。Ω Δ看书 阁bsp;   “陆家那边,负责跟利姆联系的就是那个线人。”南宫焱烈道,“那说明陆白可能是让他直接带宝藏图过来了。”

    “那个端木瀛”说起他们曾经收买的那个陆家的外戚公子,罗丹轻轻笑着,“他会不会耍滑头?他真的站到我们这边了么?”

    这个阳台里面就是卧室,靠坐在床上让乔伊换药的安夏儿听到他们收买了端木瀛,双瞳蓦地放大。

    她瞳眸闪烁着,“你们你收买了端木瀛?”“难不成你以为只有陆白会收买人心?”乔伊替她重新换好药,将小尾固定好,一边绑纱布一边说道,“戴维斯的妹妹克瑞斯汀,她本来应该站在自己兄长那一边,却是因为

    你和陆白的关系,让克瑞斯汀倒戈你们这个做法一样卑鄙。”

    “克瑞斯汀医生跟陆白本来就认识!”安夏儿气愤道,“在南宫焱烈冒充戴维斯之前,克瑞斯汀医生就是我们的朋友,她就是我的主治医生!”

    一生气,她的手指又开始痛起来。

    但尽管如此,听到端木瀛被这些人收买了,她也担心不已。

    “你是想说她站在你们那一边理所当然么?”乔伊冷冷说道,“但是看着哥哥与朋友开战,却站在哥哥的对立面,这也不是一个妹妹该做的事吧?”

    “哼!”安夏儿也冷笑,“他是克瑞斯汀医生的哥哥么?不是吧,所以幸好克瑞斯汀医生站在了我们这一边,不然她就是被一个假早冒她哥哥的人利用了。”

    又道,“再说,即使是她亲哥哥,如果所做所为伤天害理,她也不能为虎做猖吧?她做得并没有错!”

    乔伊将纱布用力一系,“陆少夫人你还是伶牙利齿!”

    “啊!”

    安夏儿痛得脸变色。

    乔伊站了起来,“药换好了,平时别乱动,消炎和止痛药自己吃。”

    放下药后乔伊就出去了。

    安夏儿吸着冷气,痛得没心情吃药。

    比起她手指的疼痛,她更担心陆白那一边,担心这些人明天袭击美利坚商会的宴会,她真是希望希望陆白不会出席那个宴会。

    她也为端木瀛是否被这些人收买了,而感到焦虑,端木瀛,陆白的表弟,端木家族的人,陆白那么信任他,还将章原集团交给他打理,他怎么能背叛那么信任他的陆白

    莫纳白杨树林,橙黄的枯叶遍地飘零,在寒风中绘成一股肃瑟的画面,但成千上百颗灰白色的笔直树杆依然像骑士一样屹立在风中!

    几辆黑色的轿车停在树林的大道之中,端木瀛和陆釉、阿瑞斯三个人站在几辆轿车的最前面,看着黑色所罗门的人即将出现的路口。

    除了他们三个,还有二十多个保镖也下车了,警惕着周围。

    “为什么他们选择在这里碰头?”端木瀛思索着这个问题。“我跟纽约的警方打听过,这片白杨树林即将改成风景区,所以公路改道了,车辆都往新公路那边走了,这莫纳白杨树林的路已经从导航地图上消失了,所以经过的车辆自

    然就不多了。”从z国赶过来的陆釉皱着眉,说着从纽约警方那边打听的消息。

    “既然陆釉你跟纽约的警方取得了联系,为何不让他们出警随我们前来?”端木瀛问他。“不行,这个黑色所罗门狡猾多端,这个碰头的地点是他们定的,他们肯定能监视到这里,如果我们通知了警方,他们撕票,陆歆和少夫人就危险了。”陆釉道,“眼下之际

    先别刺激他们,把陆歆换回来了再说,

    还有纽约警方那边已经接受了这个案子,如今已经从劳伦家族开始查这个戴维斯了。”

    “查这个戴维斯?”端木瀛看向陆釉,“什么意思?”“你刚从z国过来,还不太清楚状况。”陆釉一边看着周围,一边说道,“我来美国后,跟陆白堂哥讨论过此事,陆白堂哥怀疑眼前出现的这个戴维斯可能是假的,结合这个

    假戴维斯跟这个黑色所罗门有所来往,所有他极有可能是南宫焱烈,就是黑色所罗门的总首领,国际警方的通缉犯。”

    端木瀛蹙起眉头,一时没说话。

    “不过你不可能不知道吧?”陆釉语气变了,眼角一扫这个端木瀛。

    “陆釉,你这话怎么说?”端木瀛笑笑,穿着白色衬衫和一身浅咖色大衣的他显得气质很是淡雅出尘。“威胁我爸妈的人打电话给我,说陆家那边有他们的眼线。”陆釉声音冷了冷,“这件事我告诉过陆白堂哥,但他并不担心,并说知道那个人是谁。离开陆家之后我也打电话

    跟陆庸堂哥他们问过此事,他们表示,陆白堂哥也没有跟他们透露那个人。”

    陆釉说到这,停顿了下来,视线缓缓地露在端木瀛身上,“整个陆家,最近回到国内的人只有你端木瀛,而且你是陆家的外戚,只有你是我们最不了解的人。”

    “所以你怀疑对方所说的线人是我,是么?”端木瀛说。“不是怀疑,是肯定。”陆釉指了指自己胸口,以自己的职业证明自己的推测,“我是警察,一个刑侦人员,对于推理以及事件的嗅觉自然强于常人。陆白堂哥不愿对我们说

    起他怀疑的那个线人,是因为那个线人如今正替他管理着章原集团,如果陆家人知道,肯定就会反对那个人掌管章原集团。”

    端木瀛靠在车头上,听着陆釉的分析。

    一边听一边点头。

    最后他鼓了两下掌,“不愧是警界精英,陆警官,佩服。”

    “这么说,你承认了?”陆釉冷冷睨视着这个端木瀛。“确实。”端木瀛点点头,“在我回国之前,戴维斯确实亲自找过我,说只要我与他联手,回国后将陆家的情况和陆白表哥身边的情报随时传递给他,他就会帮我取得端木家

    族的继承权。”“你答应了?”陆釉紧手放在了枪袋上,他会根据端木瀛的回答,决定要不要将枪指向这个端木瀛的脑袋,把这个人押回陆家去审问。

    k180817s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