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再三道谢之后,阮部长才离开了。

    秦秘书问陆白,“陆总,真要批阮部长十天假?现在游戏开发部事情太多了”

    “修远,我认为婚姻对一个男人很重要。”陆白说道,又微笑看向秦修远,“放心,如果哪一天你婚姻出问题我也会毫不犹豫给你假期。”

    秦修远马上一推眼镜,“我和菁菁才不会出问题!”菁菁才不会是那种女人呢!

    陆白又轻轻蹙起了眉,想起阮部长那句我认识她时她是个好姑娘,端起他那杯酒喝了一口,“不过,婚姻真会使爱情变质么?”秦秘书马上说,“陆总,爱情不会变质,婚姻也不会使爱情变质,变的是人。而且,虽然离婚已经成为了当今这个社会的普遍现象,但那只是其中一部分夫妻感情破裂才导

    致离婚,并不是所有的夫妻都会那样,恩爱的夫妻还是比较多的。”

    陆白身边离婚的例子实在少之又少,陆家更不必说了,那么大的一家族,每个人的婚姻都与家族利益挂钩,要离个婚估记比拆散一对军婚还难。

    秦秘书觉得有必要跟陆白说明白这一点,因为他感觉在他们陆总眼里,夫妻应该都是恩爱的!

    但这个社会上,离心的夫妻实在太多了,因为离不了而凑合过一辈子的也很多

    但他们陆总和少夫人的婚姻不一样,他们是z国恩爱夫妻的典范,秦秘书觉得不能让他们陆总的心情受到阮部长的影响!

    看到秦秘书脸上的紧张,陆白嗤声一笑,“我还不知道?哼,那些背叛婚姻的人大概永远都不知道有一个幸福的婚姻生活会有多圆满!”

    看着一脸骄傲甚至在炫耀的陆白,秦秘书汗颜!

    陪陆白喝完最后一杯酒,秦秘书才和陆白从这个餐厅出来,司机正等候在外面。出来时秦秘书是和陆白坐这车出来的,秦秘书看了眼表上的时间,回头问陆白,“陆总,请问还有没有其他事?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自己打车回去了,让司机送你回浅水

    湾吧!”

    陆白点了点头,“没什么事了,这么晚拉你出来吃饭希望没给你造成什么不便,早点回去吧,这个点菁菁也应该下班了。”

    菁菁一般在九龙豪墅的晚饭后就会回她和秦秘书二人的家,碰到周末,就会四五点下班回去。

    “陆总言重了,我是你的秘书,应该的。”秦秘书向陆白颌了颌首后,便自己打车回去了。

    秦秘书走后,陆白的司机也打开了车门。

    “陆总,直接回家么。”

    “嗯。”陆白点了点头,走向车门,“回去时记得在平时那家花店停一下。”只要记得,他从公司回去都会给安夏儿带上一束花,已经成了现在的习惯。

    “是。”司机笑着,对于这个世界第一总裁却对妻子无条件地爱护,自是十分敬佩,“陆总对少夫人真是好。”

    突然,街对面一辆熟悉的白色轿车急促地停了下来,伴随着一个更加熟悉的声音。

    “帮我把车停一下!”

    陆白刚要弯身上车,听到这个声音,陆白怔了一下,回过头。

    街对面是一家星巴克咖啡厅。

    只见声音的主人将车钥匙抛给门童之后,步伐匆匆地进去了。

    陆白眉头沉了沉,司机也认了出来,“啊,少夫人?”

    陆白又马上看向司机,司机道,“刚刚那个,好像是少夫人啊!”

    但陆白不会忘记,他打电话叫安夏儿出来吃饭,安夏儿说不出来了,在家里吃

    陆白身躯直了直,一只手肘撑在车门顶上,拿出手机打给九龙豪墅,“夏儿在家?”

    “大少爷?”电话是魏管家接到的,“少夫人她”

    “她在家里吃饭么?”不等魏管家说完,陆白便又问。

    “没有,半个小时前,少夫人有事出门了。”

    “”陆白眉头皱着,唇紧抿,“果然么。”

    “大少爷,怎么了?”

    “她有没有说出门是因为什么事?”

    “”魏管家听到陆白问这个,有一瞬的停顿,因为知道陆白的醋劲有多大,但也不敢说谎,“好像是接到慕斯城的电话。”

    “哦,这么说,她推了跟我吃饭的机会是出来见慕斯城了?”看着对面的星巴克,陆白咬着牙笑,笑容看得旁边的司机冷汗直流。

    他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他刚才也就随口一说那好像是少夫人,司机心里七上八下。

    “大少爷,听少夫人打电话,应该是见慕斯城有什么事,你还是打个电话跟少夫人问清楚,别生出什么误会才好,再说慕斯城现在都快结婚了”

    “结婚的还离婚呢!”不知是不是受阮部长的事情影响,陆白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狠话,之后又笑笑说,“打电话就不必了,我亲自去问问她。”

    电话直接挂了。

    司机一看陆白,“陆总,你是要”

    “这里等着!”陆白留下一句话,便朝对面的星巴克走过去了,见景秦修桀赶紧带着两个保镖从其他人的车上下来跟上去。

    星巴克咖啡厅里。

    安夏儿进来之后,便对迎面走上来的服务员道,“我来找慕斯城,电话里跟他约了见面。”

    “原来是慕太子,这边请。”服务员马上个领着安夏儿过去了。慕斯城坐在一个卡座里面,因为他是跟客户谈合同,所以预约了一个有门帘的比较安全的位置。服务员将安夏儿引领过来时,慕斯城那个澳洲的客户自然已经离开了,并

    且为了等安夏儿,他还在这坐了半个小时。

    在他再次抬起手看时间时,外面终于传来了安夏儿的声音,“好的,给我一杯卡布奇诺就行了,谢谢。”

    服务员走后,安夏儿进来看到慕斯城,“不好意思,路上堵了一个红绿灯。”

    慕斯城点了点头,“坐吧。”这个卡座加雅间的灯光是暖黄色的,给人一种安静又温和的气氛,慕斯城穿着深色衬衫和长裤,西装外套装在了位置一边,短发利落,脸庞轮廊清晰,与当年的气质已经

    完全不一样。

    视觉上,成熟的男人远比年轻的男人有魅力。

    安夏儿很着急,在他对面坐下后,便问起电话里面的事情,“麻烦你把电话里的事再说一遍吧,你那个澳洲的客户带来的消息,准确么?”“慕氏主要是做房地产的,在慕氏进入澳洲的市场之前,我跟这个客户就有所合作。”慕斯城平静说道,“我想他的话应该没有假,因为他并不是有意跟我提起这个消息,是

    我说想在澳洲那边开一家分公司,问他方不方便给一块地”

    之后那个客户便说眼下不是很方便,因为澳洲政俯那边的要求,他们公司已经割让了一大块地皮出去。

    然后便说起了那块地的用途,那边是要建造英雄墓园。

    而那个客户的公司除了做地产,名下也有做墓园的项目,所以澳政俯便将建造第一批英雄墓碑的名单交给了他们。

    安夏儿听到这,瞳孔闪烁着,手缓缓地握紧了,“那对方有说名字么?”“没有。”慕斯城弹了弹烟灰,摇头,“那边给他们公司的名单,应该是具有一定的保密性,因为我们太熟了,他才稍微提了一个亚洲安姓的英雄墓碑。我追问过,他不便再

    透露,慕氏和这个客户往后还要合作,不能难为对方。”

    所以,后面的事也就无从问起了。

    安夏儿心情忐忑极了,搁在桌上的手攥得死死得,安姓,亚洲人加上安锦辰前阵子在美国刚好受了伤离开了。

    会是巧合么?不,一定是巧合,一定是个同姓的!k180817s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