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天官赐福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哇啊啊啊啊”

    谢怜收回了手, 一阵无语。

    他发现,每当他在黑暗中看到或摸到个什么东西, 面对如此悚然的一幕,往往是他根本没吭一声,对方就已经抢先大叫起来。

    这花园的灌木草丛生得既高且密,方才有个人就偷偷摸摸地躲在草丛里,被谢怜一把摸到了小腿。那腿飞速抽离, 前方草丛簌簌而动, 一人叫道:“别打别打,是我啊这位哥哥”

    谢怜定睛一看, 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 那叫着“别打别打”的人,居然是那浓眉大眼的少年天生。天生看他认出自己,松了口气。然而,看清了是他之后,谢怜却并没有松一口气, 反而更警惕了,举起一臂拦在身前,道:“你不是跟其他人一起留在原地照看受伤的人吗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当真是天生”在这种情况下出现,更像是什么其他东西假变来冒充的。

    天生忙道:“是我真是我,不光我在, 还有三个叔叔也跟我一起来的他们就在里面,不信你看”他朝宫殿里一指,果然, 不多时,破败的大殿内跑出三个人来,正是方才那群商人中的几个。他们见了谢怜,均是一怔,然后一脸尴尬。谢怜站起身来,拍了拍白衣下摆,道:“你们怎么回事”

    他这一问,这几名商人都讪讪的没做声。半晌,天生讷讷道:“几位哥哥你们走了没多久,郑伯伯的毒就又发作了。他发得厉害,我们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担心你们找不着,或者回来晚了。阿昭哥说顺着那条路走就能找到半月国,所以我们想着,多几个人,也好找快点,就也过来了”

    说来说去,还是后悔了。怕谢怜他们找到善月草后带着阿昭自己溜了,还是不放心,便也追上来了。而谢怜完全能够想象,扶摇若是劝不住他们这心,可能也就干脆懒得阻拦了,从上次与君山的事就可以看出来,对于一意孤行不听劝告奔着往死里去的人,扶摇根本不屑于挽回。谢怜可以理解他们,但也很无奈,揉了揉眉心,道:“你们胆子也太大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座城里可能有什么,可能会发生什么,这样也敢过来”

    想来天生也知道这么做摆明了就是不信任他们,有点愧疚,方才趴在草丛里没敢发话,大概也是觉得尴尬,道:“对不起,人命关天,一着急,就”

    也没办法,人命的事,多长个心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肯为了旁人犯险境取药草,也算得是有情义了。谢怜不好多说,叹道:“你们进到这古城里来路上没遇上什么,这真是你们运气好。话说回来,你们怎么知道要到皇宫来找善月草”

    天生挠了挠头,道:“我们也不知道要到哪里找。不过红衣服哥哥讲的那个故事不是说王后摘下的善月草吗王后都是不能随便出皇宫吧,所以我就想着,能不能来皇宫碰碰运气。”

    谢怜笑了笑,心想这理由倒是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正在此时,一旁的三郎道:“找到了。”

    他回头一望,只见三郎迈着那两条修长的腿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把还带着一点根须的碧色叶子。

    这叶子大约只有婴儿手掌大小,根须极细,呈桃形,叶子尾巴尖尖的。不知怎的,谢怜觉得根本不用向阿昭确认,这一定就是那传说中的善月草。还没等他说什么,三郎已经把他受伤的那只手捉了起来。

    那只手被蛰了一下,原本肿得吓人,三郎为他吸毒之后,虽然毒素未清,但那肿胀却消了许多。此刻,三郎一手托着他受伤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握着善月草,合拢五指,并不见他如何用力,再打开时,那叶子已碎为了一堆绿末。

    他将这堆绿末细细涂在谢怜手背上,感觉到丝丝温和的凉意从创口缓缓蔓延上来,谢怜道:“三郎,多谢你啦。”

    三郎却不答话。给他涂完药草后,便放下了他的手。他这副态度,两人之间又是这般气氛,谢怜总觉得哪里有些怪异,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怎么问都觉得不大对劲。旁人却完全不会关心这些,也体会不到微妙之处,天生急切地道:“哥哥,这草药有用吗这草找对了吗”

    谢怜回过神来,道:“好多了,应该是对的。”

    闻言,其他人十分兴奋,都道:“快,再找找。”不多时,阿昭也举起了一把绿叶,道:“我这边也找到了。”

    他手上这一把善月草的叶子,比三郎方才找到的那可怜的一小片肥大许多,众人一看,形状特征都没错,都涌了过去,纷纷惊喜道:“这里有好大一片啊”“好多”“快多摘些。”“摘多了回去能卖吗”

    他们忙着采草药,谢怜回过头来,看了看自己手背,斟酌片刻,对三郎道:“他们找的那片地方,方才你似乎找过,当时没发现吗”

    他这就纯属于没话找话了。开口之后,自己也觉得这句话蛮无聊的。三郎却是摇了摇头,道:“那里的草你不要用。”

    谢怜奇道:“为什么”

    谁知,三郎尚未开口道出原因,便听一声惨叫:“走开”

    众人一下子懵了,动作一滞,纷纷道:“是谁在叫”“我没有啊”“也不是我”

    这时,又听到那个声音凄厉地道:“走开,你踩到我了”

    这下,众人才注意到这声音,竟是从他们脚边传来的

    刹那间,聚集在那一片摘善月草的几人都散了开来。谢怜早已经习惯在这种时候上去顶着了。别人退,他就上。于是,他走到了那惨叫传来之处,一伸手,慢慢拨开了密密的草丛。这一拨,当场好几个人的呼吸都凝滞了。

    只见草丛之下,泥土之中,赫然埋着一张男人的脸孔。

    这片土地里,竟是有个大活人被埋在泥土之下,只露出了一张脸

    这幅画面,当真是无比的诡异,几名商人霎时吓得互抱大叫。谢怜又是十分娴熟地安慰道:“不要慌。大家冷静。一张脸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谁还没有一张脸了是不是”

    那张脸呵呵笑道:“吓到你们了唉我也经常吓到我自己。”

    谢怜简单安抚完其他人,半蹲下来,细细端详起这张埋在土地里的脸。

    这是一张男人的脸孔,不笑的时候很扁平,笑得时候有许多皱纹。说不清是老是少,也说不上是丑是美。他看了半天,看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只好直接开口问了:“你是谁”

    那张土埋面道:“你们又是谁”

    谢怜道:“过路的商队。”

    土埋面叹了一口气,道:“唉。过路的商队。我曾经也是过路的商队。不过,那已经是五六十年前的事了。”

    他这么一说,这幅画面更加诡异了。

    这人竟然被埋在这座废弃古城的土地里五六十年,那还是个人么

    一名商人战战兢兢地问:“那那你老人家是为什么会到这里啊”

    土埋面咳嗽了几声,皱着脸道:“我我被半月士兵抓来的。我不小心进了城,被他们抓住,他们就把我埋在土里,让我变成这些善月草的肥料”

    原来这些善月草都是用活人当肥料长成的,难怪如此肥硕

    几名商人赶紧把手里的大把善月草扔到了地上,觉得自己方才跟抓尸体没什么区别。谢怜也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只听三郎道:“那片没问题。”

    谢怜一想,也反应过来了。难怪方才三郎明明找过了这片土地,却又到另一片土地上寻找才采回了一片十分瘦小的善月草。恐怕他方才就看到了这张土埋面,只是直接忽略掉了这东西,转头又到别的地方去找,直到在偏僻处找到了一片不是用人当肥料长成的干净药草,这才给他涂上。

    谢怜道:“真是多谢你啦。”

    三郎摇了摇头,仍旧是沉着面容。

    自从进半月古城之前被蝎尾蛇蛰中之后,他便一直是如此态度。两人前几日在一起时,他一直是哥哥前、哥哥后地喊,现在却是一声也不叫了。而且,虽然二人第一天结识时这少年表现得仿佛十分抗拒与他接触,但后来相处了几日,又似乎没有这回事。可现在,除了方才为他吸毒和上药,三郎似乎也在尽量避免和他身体接触。当真是让谢怜奇怪极了,也有些不习惯。

    这时,那土埋面又开口了:“我已经好多年没有看到过活人了,你们你们都站过来,让我好好看看,可以吗”

    众人面面相觑,一致觉得,不要按照他说的做比较好。半晌,见无人响应,那土埋面喃喃道:“怎么,你们不愿意吗唉可惜了”

    谢怜转过头,道:“什么可惜了”

    土埋面道:“从你们进来起,我就有一件非常在意的事,一直很想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一下,所以才想你们都站过来给我看看。因为我想一个一个地,把你们都仔细看个清楚。”

    谢怜道:“什么事”

    土埋面道:“你们中间,有一个人我在五六十年前就见过了。”

    此言一出,每个人的背上都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汗毛倒竖。

    这里所有的普通人都不可能有五十岁以上。如果说这群人中,有一个人,这土埋面在五六十年前就见过,那么这个人,就一定也不是个人。

    谢怜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从阿昭开始,到天生结束,微惊的,恐惧的,惊疑不定的,瞠目结舌的。所有人反应都无比符合情理。如果一定要说,有谁的反应不符合常理,那就只有全然无反应的三郎了。然而,对这名少年来说,大概没有反应,才是正常的反应。

    谢怜望了一眼并无任何表示的三郎,回过头来,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那土埋面道:“你你靠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若说方才那句话第一次出来时,谢怜信了他八成,那么这一句之后,谢怜对它所说的话的信任就只剩下五成。焉知这怪物不是想哄骗人靠近,然后突然发难

    谢怜当然不会听他的,起身退开。那土埋面道:“你真的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他会害死你们所有人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整理了下大纲和存稿哈稍微有点短,等我缓口气再约粗长。cc290720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