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天官赐福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最快更新天官赐福

    那人是个高大汉子, 发疯般地狂奔, 大街上的行人被他撞倒了好几个,纷纷不满道:“干什么呢!”“大热天的消什么火呀跑这么快……”“还真是头一回看到走路不带脸的。”

    说着说着,好几个人都笑起来了,倒也没真生气。谁知,那人横冲直撞, 一头撞到一辆高大华丽的马车上, 当场鲜血飞溅!

    他仰面朝天倒了, 原本玩笑的路人却都尖叫起来了。马车主人也吓了一大跳,探出头道:“谁撞的?谁撞的?”

    事发突然, 谢怜不得不搁下那少年疾步上前, 问道:“发生何事?”

    那人一头撞在硬邦邦的马车上,似乎昏了过去, 一头乱发挡住脸, 许多人正小心围观。没等谢怜走近,他突然又一跃而起, 长声惨叫:“我受不了了!杀,杀!谁快来杀了我!!快来!”

    路人里有几个大汉看不下去了, 道:“这是哪家的癫人没关好跑出来了,押回去押回去……”他们本想上去扭住这人, 谁知,刚围上去, 一看清这疯汉的脸, 也是数声大叫, 忙不迭躲开:“这是什么怪物!!!”

    那疯汉却冲他们奔去,狂叫道:“快打死我!!!”

    那几人惊骇至极,刚好谢怜上来,他们一见是太子殿下,如蒙大赦,忙冲到他身后。谢怜不假思索,抬腿便是一脚,把那疯汉踹得空中翻了个筋斗,摔了个温和的狗啃泥。几人指着地上道:“太子殿下!这个人……这个人……他有……他有!!!”

    不用他们说,谢怜也看到了——这个人,竟然有两张脸!

    准确来说,是一张脸上,长出了另一张脸。这第二张脸就挤在这疯汉的半边面颊上,成人掌心大小,这疯汉是个青年,这张脸却像个皱巴巴的小老头,丑陋至极!

    谢怜万分惊愕之下,满心想的都是一句话:

    这是什么怪物?!

    他立即握住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此剑便是神武大帝所赠奇剑——红镜。自从见了那白衣怪人后,他便随身都带着这把剑,以备哪天不时之需,说不定哪天就能看一看那东西的真面目了。眼下刚好派上用场,长剑出鞘,剑光胜雪,然而,低头一看,剑刃上映出的景象,没有丝毫改变。还是这个人,还是这两张可怕的脸。也就是说,这疯汉不是妖魔鬼怪中的任何一种,他是个人!

    但是,世上真的会有人长成这种模样吗?如果是天生相貌如此,在仙乐皇城内,岂有这么多年都不传开之理?谢怜正惊疑不定,忽然,一旁一人战战兢兢地道:“他……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谢怜一听,把红镜剑刃插|回鞘中,转头道:“你认识这人?他从前不是这样子的么?”

    好几人都道:“认识,我们跟他一块儿干活的。当然不是这样的,他从前,脸上……哪里有这东西!!”

    眼看着围观者越聚越多,几乎堵了大街,谢怜神色凝重,提气朗声道:“诸位,不要靠近,无事,散开吧!”那绷带少年帮着他隔开人群,谢怜却没注意。他忙着和风信慕情通灵:“速来皇城神武大街!”

    放下手,又见有个人在一旁吞吞吐吐,一副十分迟疑的样子,谢怜主动迈出一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

    见太子发问,那人终于鼓起勇气,道:“太子殿下,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谢怜哪里还有空等他寒暄,言简意赅道:“直说!”

    那人道:“几天以前,我胸口长了几个小窝槽,三个大点儿两个小点儿,没什么感觉,不痒不痛,但是抠一抠还挺舒服的。我是不大在意,但看了这位兄弟,我这心里有点儿……有点儿犯那什么,哈哈。”他干笑着解开衣服,坦出胸膛,道,“您看我这……没问题吧?”

    他一脱衣服,众人登时鸦雀无声。这人胸口的,哪里是“几个小窝槽”?分明已经五官俱全,能看出一张模糊的女人脸了!

    那人低头一看,也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之前明明还没有这么……这么……”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无论用哪个词,都是十足的恐怖!

    众人皆是毛骨悚然,这人情不自禁抓住了谢怜的衣摆,高呼道:“殿下救我!”

    恰好这时,风信和慕情收到通灵,从城楼赶了过来。见状二人双双皱眉,风信喝道:“起开,这是闹哪出?”

    谢怜不及解释,拍拍那人肩膀,安抚道:“没事。你且冷静。”他语气温和笃定,严肃从容,那人以为他有成竹在胸,更加坚信这点小事对太子殿下而言易如反掌,安下了心。然而,谢怜心里却是波澜不小。

    这种“人面”,居然是渐渐长成的!而有此症状的——姑且称其为症状,不止一个人,那么,是不是还可以猜想,其实还有更多?

    他立即对风信和慕情几句简述了大致,道:“通报皇宫,传令下去,全城搜问,还有没有人身上有类似的东西出现,务必一个不漏!”

    由于这东西太过骇人,国主得到消息后极为重视,派了大量人手进行搜索清查,效率奇高。当天深夜便确定了:整座仙乐皇城,光是身上已浮现出较为清晰的人脸者已有五人。这五人,要么是看见了没当回事,要么是“人面”长在了不易觉察的部位,加上并不痛痒,所以才未察觉。此外,还有十几个人,身上已经出现了较浅的窝坑和凸起,疑似是还未成型的“人面”。

    这二十多人里,女子和少年居多,被一齐送到谢怜面前来后都是惴惴不安,相互招呼,随口安慰了彼此几句。谢怜原本在和旁人交代事情,注意到此节,略觉哪里不对,问道:“你们都是认识吗?”

    忙了一晚的官员看了一眼册子,道:“殿下,这许多位都是住在皇城郊外,住得较近,可能是平日邻里有些来往吧。”

    许多都住在同一个地方?慕情愕然道:“住得近的一拨人身上都长了人面?这东西难道是会传染的???”

    谢怜比他快想到,只是没不如他说得快,立即道:“隔开!遣散人群,谁都不要在附近晃了。找一处地方,将这里所有人全部隔离!”

    “有怪病,会传染。”这六个字一漏出去,比什么遣散疏散、士兵队伍都要有用,岂止围观的人群散了?大半条街的房子都空了。谢怜命前来听从他调配的官员和士兵们全副武装,做好防护,带着这二十余人,来到他们部分人所居住的皇城荒郊野外。

    那郊外民区附近有大片大片的树林,唤作不幽林,大臣们有意在在此建一个区域,暂时安置“病人们”。可是,走进那树林里,其他人忙着安营扎寨,谢怜却越走越是一股不详盘旋在心。风信和慕情自然也发觉了。风信率先道:“殿下,这莫不是那个郎英……”

    谢怜负手,沉眉道:“是啊。就是这里。”

    这片不幽林,岂非就是那郎英亲手刨坑,埋下他儿子尸体的地方!

    三人觉察此节,面面相觑。虽然说不清是什么,但模模糊糊有个猜想,驱使着他们不约而同开始四下寻找当日郎英埋尸之地。然而,距离那日已过去数月,何况不幽林里树木如此众多,哪里还记得清当时到底埋在哪棵树底下?

    恰在此时,一股难以言述的恶臭飘散过来。

    这恶臭有些像尸体腐烂但气味,但比那气味更令人窒息,只吸入一口,整个人仿佛就要晕过去。其余人也闻到了,纷纷退开,捂鼻扇风道:“什么东西在那边?”“怎么回事!比在酱缸子里腌了十年还臭……”

    谢怜夺步抢去,顺着那可怕的气味一路直走,果然找到了一棵有些眼熟的歪脖子树,树下一处土地略略鼓起,形成了一个平缓的小土包。士兵们举剑聚集要保护他,谢怜抬手阻拦,沉声道:“当心。普通人都别过来。”

    不是普通人的风信则随手抄了把铲子上前。几铲子下去,那土包便成了一个土坑,恶臭愈发浓烈,他下铲也愈发小心。再几铲子,土下翻出了一点黑色的东西,似乎在微微蠕动。

    他缓了动作,众士兵如临大敌。突然,土面高高拱起,一个浮肿、膨胀的巨大身形,破土而出,暴露在举着火把的众人面前。

    那阵腐臭瞬间暴涨,不少人当场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谢怜的瞳孔也缩小了一圈。

    那东西,已经完全不能用“人”来形容了,任何东西都比它像人。任何人都看不出来,这具几乎可以用“庞大”来形容的尸体,曾经只是个瘦弱的小孩子!

    一股作呕的冲动涌上他喉咙,谢怜侧首望向一边。风信与慕情也惊呆了,均脱口道:“这是什么东西?!”“这是诅咒还是单纯的尸体腐坏??”

    不管是什么东西,谢怜都知道眼下该做什么,道:“都退开!越远越好!把这东西烧干净了!”

    说完便一举手,一道烈焰喷薄而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里,正在此时,远方城楼上传来凄厉的号角声,呜呜催命!

    三人同时抬头望去,这是敌军来犯的信号,风信骂道:“妈的,偏偏在这个时候打上门!”

    慕情沉着脸,火光下看来阴晴不定,道:“也许,他们就是故意的呢?”

    谢怜果断道:“慕情留下处理这里。风信你跟我走,先打退他们,切记不能让他们看出一点破绽!”

    是夜,二人匆匆飞步赶出城,匆匆打了一场。

    这一场虽然措手不及,但还是胜了;虽然再一次胜了,但包括谢怜在内,所有的仙乐人,都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

    这突如其来的“怪病”,被人们叫做“人面疫”,在仙乐皇城内,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传得沸沸扬扬,闹得人心惶惶。

    国主也考虑过要封锁消息,但第一个病人是在大街上冲出来的,在场目睹者不计其数,从一开始就瞒不住了。而且,人面疫扩散和发作都极快,短短六天之内,就又在五十余人身上发现了疑似症状。

    与此同时,永安的进攻也频繁起来。多方夹击之下,谢怜几乎无暇抽身去永安降雨,原本用来做这些的法力和精力,大半都消耗在皇城隔离区了。

    森凉凉的不幽林里,搭着大片大片建议的帐篷和棚屋。谢怜在一地病人之中穿行。这片隔离区由一开始的二十余人,演变为眼下近百人的规模,越来越大,每日谢怜只要有空便来此处,以法力为此处的病人缓解身上可怖的症状。可缓解终究不是根治,人们盼望着的,是他能根治自己。谢怜走着走着,躺在地上的一个青年突然举手,抓住他衣摆,道:“殿下,我不会死的,是吧?”

    谢怜正要说话,却觉这人有些面善。仔细一看,不正是他得知仙乐缺水、皇城下雨的那日,给他送了一把伞的路人吗?

    想起那日、那雨、那伞,谢怜当下心生暖意,蹲了下来,轻拍这人手背,认真地道:“我定当全力以赴。”

    那人仿佛得到了生的希望,目光闪动着喜色,连声道好,重新躺下了。从这些人热切的眼神里完全可以看出,他们深深相信着他可以办到。因此,每每对上他们的目光,谢怜心底便对自己生出些许自责,想要更快寻求出解决之道。

    在隔离区走完了一圈,谢怜找了个地方坐了,慕情升起篝火,他则坐着沉思。远处,有几名小杂役抬着担架离去,窃窃私语,却不知已被谢怜尽收耳底:

    “这是第几个啦?”

    “第四个还是第五个吧。”

    担架上抬着的,是不幽林内死去的病人。其实,人面疫是很难死人的。但是,不死才可怕,不死,也就是说今后一辈子身上都要带着这种东西过了,想想都令人丧失了生的勇气。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子,爱惜容颜,若是长在了脸上这种要紧之处,最终多半还是会选择去死的。

    一名人叹道:“唉!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哟。”

    另一人道:“有太子殿下在,不会打败仗的,放心吧。”

    原先那人有点抱怨地道:“我不是担心打败仗,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光是不打败仗有什么用?咱们这种老百姓还是不好活啊,唉……算了算了,我这可不是在抱怨。你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若是风信在这里,肯定马上就过去骂人了。而慕情看了谢怜一眼,继续生火,并没说话,待那两人彻底走远,才淡淡地道:“真是小民之见,只会怨天尤人。难道还想让一个武神包揽万物不成?”

    谢怜却摇了摇头。那人说的,有一定道理。他是武神,有他在的军队,战无不胜。然而,这个时候,光是能打胜仗有什么用?建立军队原是为保护百姓,而后方的百姓却在遭受瘟疫袭击,原本的优势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这时,篝火微晃,一人坐到谢怜身边,却是风信回来了。谢怜立即道:“如何?”

    风信摇头,道:“还是跟你之前探的结果一样,背子坡上根本找不到郎英,也见不到什么白衣服的怪人,不知道藏哪里去了,没法查证他们有没有在搞鬼。还有,永安人果然都好得很,没有一个得了人面疫的。”

    慕情拨了拨火,道:“皇城和背子坡离得这么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个都没有感染。显而易见,必定是他们搞的鬼无误了。”

    许多人暗地里都是这么想的,这么想也的确很有道理。可是,就算他们心知肚明是永安人,或者明确点,是郎英在搞鬼,奈何对方藏得极深,抓不到把柄。

    他们怀疑人面疫是诅咒引起的,郎英儿子的尸体就是诅咒之源。然而,如果是诅咒,这个诅咒真是十分漂亮,并未留下任何能让他们顺藤摸瓜摸回去的痕迹,有什么能证明这个怀疑?并无。谁知道这人面疫会不会仅仅只是一种自然生出的全新瘟疫呢?除非抓住他们怀疑的对象,谢怜才有办法断定,人面疫到底是什么。

    他也匆匆向上天庭通报过了自己的猜想。然而,他自请下凡后,今非昔比,以往要通报什么,可以直接迈进神武殿在君吾旁边直接大声说,现在却要按常规来了。须知,所谓的常规,运气好,狠狠砸些功德就快速过了;运气不好,说不定就会被迫走一套极为繁琐复杂的程式,无限拖延。走完了也无非是下派神官来处理,而谢怜自己就是神官,除了君吾,上天庭中法力能出其右者并不存在,派下来的神官真不一定有他强,君吾身上胆子那么重也不可能亲自下来帮他。因此,这通报也只是象征性的,并不真抱什么希望。

    不过,眼下谢怜心中思考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另外一个问题。他道:“如果说,是永安那边为了打垮皇城而发出了诅咒,那么最有效的攻击,应该是攻击军队。只要军队一败,岂非等于城门大开?但事实上,人面疫根本没有蔓延到军中。”

    军中不是没有人面疫患者,但相对而言,数量真的极其少了,不过三四人,并且送去隔离后,情况便马上被控制住了,并未扩散。风信一贯是想到什么说什么,道:“也许因为他们觉得就算打垮了军队,有你在也必败无疑,干脆就不对付军队,直接对付平民了。”

    闻言,慕情呵呵笑了一声,风信道:“你笑什么?”慕请道:“没什么。你总是能提出很有道理的见解,我没有意见。”

    风信最烦他这样心里想刺人嘴上却总是装斯文的作风,直接不理,道:“要真是他们弄的,我就瞧不起了。有本事战场上见真章,出些阴损招数残害无辜百姓算什么?”

    闻言,谢怜深以为然,叹了口气,道:“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到底怎么样才会被传染。先得知道是怎么传染的,才好控制住。”

    风信道:“不是很清楚了吗?靠得近了,接触多了,一起喝水、吃饭、睡觉什么的,就会传染。”

    谢怜揉了揉眉心,道:“表面上看是这样没错。不过,就拿军中来说好了,军中士兵们也都是一块儿喝水吃饭睡觉的,比寻常人家的接触应该是要更近更频繁的,但是为什么被传染的士兵就那么少?”

    慕情凝眉道:“你的意思是,同样的条件下,体质不同,有人会被传染,有人不会。你想问的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抵抗人面疫吧。”

    谢怜抬头,道:“慕情懂我。正是如此。如果能找出这个,也就有办法掐断人面疫的传播了。”

    慕情一点头,道:“那好。我们就反过来看,什么样的人,更有可能得人面疫。不幽林的这些病人里,什么样的人最多?”

    谢怜这些天在不幽林隔离地带走了无数遍,闭着眼睛也能答出,立即道:“妇女、小孩、少年、老人、体格不是很高大的年轻男子。”

    风信疑道:“莫非是身体弱的才会感染?是不是该请国主下令,号召全体皇城人士勤加锻炼身体?”

    “……”

    “……”

    谢怜和慕情都看了他一眼,似乎都不想接话。顿了顿,风信又自己道:“不对。”

    BB25VSKS5253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