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天官赐福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此为注册送18体验金防|盗, 在晋江买足本文50%的VIP可马上看更新●  灵文真君负手而立, 道:“恭喜你摘得了本甲子‘最盼望将其贬下凡间的神官’榜的第一名。”

    谢怜道:“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个第一名。但我想既然你恭喜我,那应该的确是有可喜之处的?”

    灵文道:“有。本榜第一,可以得到一百功德。”

    谢怜立刻道:“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榜,请一定再捎上我。”

    灵文道:“你知道第二名是谁吗?”

    谢怜想了想, 道:“太难猜了。毕竟若论实力, 我一人应当是可以包揽前三甲的。”

    灵文道:“差不多了。没有第二名。你一骑绝尘, 望尘莫及。”

    谢怜道:“这可真是不敢当。那上一甲子的第一名是谁?”

    灵文道:“也没有。因为这个榜是从今年,准确地来说, 是从今天才开始设的。”

    “咦, ”谢怜一怔,道, “这么说, 这不会是专门为我设的一个榜吧。”

    灵文道:“你也可以认为只是因为你恰好赶上了,就恰好夺魁了。”

    谢怜笑眯眯地道:“好吧, 这么想的话,我会更高兴一点。”

    灵文继续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夺魁吗?”

    谢怜道:“众望所归。”

    灵文道:“让我告诉你原因。请看那个钟。”

    她抬手指去, 谢怜回头望去,所见极美, 望到一片白玉宫观, 亭台楼阁,仙云缭绕,流泉飞鸟。

    但他看了半天, 问:“你是不是指错方向了?哪里有钟?”

    灵文道:“没指错。就是那里,看到了吗?”

    谢怜又认真看了,如实道:“没看到。”

    灵文道:“没看到就对了。本来那里是有个钟的,但是你飞升的时候把它震掉了。”

    “……”

    “那钟比你的年纪还大,却是个好热闹的活泼性子,但凡有人飞升,它都会鸣几下来捧场。你飞升那天震得它疯了一样狂响,根本停不下来,最后自己从钟楼上掉下来了,这才消停。掉下来还砸着了一位路过的神官。”

    谢怜道:“这……那现在好了没?”

    灵文:“没好,还在修。”

    谢怜:“我说的是被砸到的那位神官。”

    灵文道:“砸的是一位武神,当场反手就把它劈成了两半。再来。请看那边那座金殿。看到了吗?”

    她又指,谢怜又望,望到一片渺渺云雾中璀璨的琉璃金顶,道:“啊,这次看到了。”

    灵文道:“看到了才不对。那里本来什么都没有。”

    “……”

    “你飞升的时候,把好些位神官的金殿都给震得金柱倾倒、琉璃瓦碎,有的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了,便只好临时搭几座新的凑合了。”

    “责任在我?”

    “责任在你。”

    “唔……”谢怜确认了一下,“我是不是刚上来就把很多神官都得罪了?”

    灵文道:“如果你能挽回的话,也许不会。”

    “那我要怎么样才能挽回呢?”

    “好说。八百八十八万功德。”

    谢怜又笑了。

    灵文道:“当然,我知道,十分之一你都是拿不出来的。”

    谢怜坦诚地道:“怎么说呢,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你就是要万分之一,我也是拿不出来的。”

    凡间信徒的信仰化为神官的法力,而他们的每一份香火与供奉,则被称为“功德”。

    笑完了,谢怜严肃地问:“你愿不愿意现在把我一脚从这里踢下去,再给我八百八十八万功德。”

    灵文道:“我是个文神。你要人踢也该找个武神。踢得重一些,给得多一些。”

    长叹一声,谢怜道:“容我再想一想怎么办罢。”

    灵文拍了拍他肩膀,道:“莫慌,车到山前必有路。”

    谢怜道:“我是,船到桥头自然沉。”

    若是在八百年前仙乐宫最鼎盛的时期,八百八十八万功德又有何难,太子殿下挥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但今时不同昔日,他在凡间的宫观早就烧得一间都不剩。没有信徒,没有香火,没有供奉。

    不消说了。反正就是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个人蹲在仙京大街边头痛了半天,他才忽然想起来,他飞升快三天了,还没进上天庭的通灵阵,方才忘了问口令是什么了。

    上天庭的神官们联合设了一套阵法,可以令神识在阵法内即时通灵传音,飞升之后必须要进阵。但需要知道口令,神识才能搜到特定的通灵阵。谢怜上次入阵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了,压根不记得口令是什么了,他神识放出去搜了一通,看着一个阵有点像,胡乱进去了。甫一入阵便被四面八方涌来的狂呼冲得东倒西歪:

    “开盘下注买定离手,来赌这次我们太子殿下到底能坚持多久才会再下去!!”

    “我赌一年!”

    “一年太长了,上次才一炷香,这次三天吧。押三天三天!”

    “别啊蠢货!三天都快过去了你行不行啊?!”

    ……谢怜默默退了出来。

    错了。肯定不是这个。

    上天庭内都是坐镇一方的大神官,个个家喻户晓日理万机,而且,因为都是正经八百飞升登天的天官,自持身份,通常都较为矜持,言语行事往往都端着一派架子。也就只有他第一次飞升时由于太过激动,把通灵阵里每一位神官都抓来打了招呼,无比认真又无比详尽地将自己从头到脚地介绍了一遍。

    他退出之后又是一通乱搜,又胡乱进了一个。这次进去,谢怜心下一松,心道:“这么安静,多半就这个了。”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轻轻地道:“太子殿下这是又回来了?”

    这声音乍听十分舒服,语音轻柔,语气斯文。可细听便会发觉,嗓子冷淡得很,情绪也冷淡得很,倒让那轻柔变得有些像不怀好意了。

    谢怜本来只想按规矩入阵,默默潜伏着就好,但既然人家已经找他说话了,总不能装聋作哑。而且,上天庭内居然还有神官愿意主动跟他这个瘟神说话,他还是非常高兴的。于是,他很快答道:“是啊!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他哪里知道,这一问一答后,凡是此刻正在通灵阵内的神官们,统统竖起了耳朵。

    那位神官慢条斯理地道:“太子殿下这次飞升,真是好大的阵仗啊。”

    上天庭中,可谓是帝王将相遍地走,英雄豪杰如水流。

    欲成仙神,必先成人杰。人间建功立业者或是有大才之人,本来就有更大的飞升机会。因此,毫不夸张地说,什么国主公主皇子将军,在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稀罕物。谁还不是天之骄子怎么地了?大家彼此之间客气客气,便陛下殿下、将军大人、帮主盟主的乱叫,怎么恭维怎么叫。可这位神官这两句下来,就不是那么对味儿了。

    虽然他左一个太子殿下,右一个太子殿下,却教人感觉不到他有半分敬意,反倒像是在拿针戳人。通灵阵内还有其他几位神官也是货真价实的太子殿下,都被他这么几声喊得简直背后发毛,浑身不快。谢怜已听出对方来意不善,但也不想争个高下,心想我跑,笑道:“还好。”那位神官却不给他机会跑,不冷不热地道:“太子殿下么,是还好。不过,我的运气就比较不好了。”

    突然,谢怜听到了从灵文那边传来的一道密语。

    她只说了一个字:“钟。”

    谢怜瞬间明白了。

    原来这就是那位被钟砸了的武神!

    既然如此,那人家生气也不是没理由的。谢怜向来十分善于道歉,立刻道:“钟的事我听说了,真是万分抱歉,对不住了。”

    对方哼了一声,品不出来什么意思。

    天界里名头响亮的武神有许多位,其中不少都是在谢怜之后飞升的新贵。光听声音,谢怜说不准这是哪位,可道歉总不能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于是,他又追问了一句:“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此言一出,对面沉默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