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天官赐福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谢怜强行顶了回去:“我知道没人会来。关你屁事。”

    白无相悠悠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戳个窟窿这样放着呢?跟谁赌气吗?现在可没有人会心疼你。”

    谢怜道:“我乐意。关你屁事。”

    白无相道:“设若有人来帮你, 你待如何;没人来帮你, 你又待如何?”

    “……”谢怜骂道,“你屁话怎么这么多???我要吐了!关你屁事,关你屁事啊!!!”

    他言语越来越粗俗无礼,口气也越来越暴躁,但说来说去都只会骂这几个字, 白无相仿佛被他逗得哈哈笑出了声, 叹道:“傻孩子。”

    他转过身, 道:“罢了。反正只剩最后一天了,让你再傻乎乎的挣扎一下也无妨。反正是不会有人过来给你一杯水, 或是帮你把这把剑拔下来的。记住——

    白无相再一次提醒他:“明天太阳下山之后, 如果你还没有发动人面疫,诅咒就会降临到你身上了。”

    谢怜静静听着, 一动不动。

    第三日, 谢怜还是躺在那个人形深坑中,姿势未变。

    今天的人群和昨天的人群并没什么两样, 都是远远绕过他,各行其路。虽然天降怪人的事已经报了上去, 但对方一听说很有可能是瘟神,也没犯什么事, 只是躺着, 便觉得不用理会,敷衍道过几天再去看看。谁知道过几天会变成什么样?

    有几个幼童好奇地跑过来,蹲在坑边看坑里这个人, 捡了根树枝,偷偷戳戳捅捅,谢怜像条死鱼一样毫无反应。几个父母发现后骂了孩子一顿,关回了家。

    昨天那个卖水的小贩也一直在往这边瞅。谢怜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嘴唇上起了一层干枯的死皮,那小贩看的可怜,舀了一碗水似乎就想送过去,被他老婆手肘一捅,碗翻了,只得作罢。

    不知是不是天也要来凑一脚热闹,过了中午,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街上小贩赶紧收了摊子,行人们也喊着赶快回家,奔走纷纷。雨越下越大,谢怜的脸被雨水一阵冲刷,更显苍白,浑身都湿透了。

    悄无声息地,一个白衣人影出现在了谢怜身前。

    其他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怪异的人影。白无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道:“马上就要日落了。”

    谢怜沉默不语。

    白无相道:“你到底是不是瘟神,没有人知道,但他们宁可相信你是,也不愿相信你不是;当初你逆天而行,为永安降雨,如今他们连一杯水都吝于给你;百剑穿心,迫于无奈倒也罢了,但他们连帮你把一把剑拔|出|来都觉得困难。”

    他怜悯地道:“我告诉过你的,不会有人帮你。”

    谢怜心中有个声音在歇斯底里地大叫:

    承认吧。他说的是对的。没有,没有,没有。真的没有,一个人也没有!

    仿佛听到了他心中这绝望的大吼大叫,白无相似乎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握住了那把黑剑的剑柄,道:“但是,没关系。他们不帮你,我会帮你。”

    说完,他微微用力,一抬手,便将那把黑剑从谢怜腹中拔了出来,“铛”的一声,扔在谢怜身侧。随即,那一抹雨中的白衣身影便轻声笑着,仿佛功成身退,接下来交给他自己一般,消失了。

    拔出把那黑剑之后,谢怜的伤口便暴露无遗了,被雨水恣意击打冲刷着,早已麻木的痛觉再次扩散开来。这是唯一他此刻还能清晰感觉到的东西。

    踢踢踏踏,一阵狂奔踏水之声传来,似乎又有行人匆匆冒雨赶来。不过,谢怜已经不像先前那样还会暗暗关心了。

    他缓缓坐起,谁知,刚起来就听“啊!!!”的一声惨叫,一人在他身边重重摔了一跤。

    那人背了一大筐东西,带了个遮雨的斗笠。大概是因为雨太大了,他没看清路上有个坑坑里有个人,临到近前谢怜突然坐起才发觉,加上这人跑得极快刹得极猛,这一跤也摔得极重,趴在谢怜躺着的人形坑边,当场便破口大骂起来:“我|操|你妈!!!”

    斗笠飞了,他背上的筐子也翻了,里面装着的白花花的米洒了一地。他一巴掌拍下去,地上湿淋淋的泥巴和米粒溅了谢怜一脸。那人暴怒不已,一蹦三尺高,指着谢怜鼻子道:“什么玩意儿?!老子辛辛苦苦累得要死要活赚了点钱买了点米就这么全没了,我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赔钱!!!”

    谢怜眼里根本没有他,也不打算理会。那人却不依不饶,一把抓起谢怜胸前衣领道:“你是不是想死啊我问你?”

    谢怜冷冷地道:“是。”

    那人啐道:“是是是!我才是想死!他妈的要死也不滚一边安安静静一个人去死,在大路中央挡别人路,死也不死得安分点,缺德!!!”

    谢怜任他拎着自己的衣领狂摇,面无表情,无比麻木。

    骂吧,骂吧。无所谓了,随便骂吧。

    反正过不了多久就要全部消失了。

    马上就要日落了。

    那人抓着木无反应的谢怜骂了个狗血淋头还不解气,推推搡搡半天才捡起地上自己的斗笠戴上,骂骂咧咧地往前走了。谢怜被他“咚”的一下扔回坑里,渐渐地,听到了比雨声更大的嘈杂之声。

    那是成千上万被封在黑剑之中的亡灵们的尖叫。

    随着落日一点一点西沉,它们在谢怜脑海中发疯了一般地狂号,为即将到来的自由和复仇欢呼。

    谢怜举起一手,捂住了脸。正当他颤着伸出另一只手,要去抓住地上那把黑剑时,忽然,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雨好像停了。

    不对。

    不是雨停了,是有个东西,罩在了他头上,帮他挡去了大雨!

    谢怜猛地睁眼抬头,只见面前蹲着一个人,把自己头上那只斗笠扣在了他头上。

    ……居然是刚才对他破口大骂的那个人!

    他瞪对方,对方也瞪他,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怎么,骂你两句还真要死要活了?”说着吐了口唾沫,仿佛觉得晦气,道,“一脸哭丧相。”

    “……”

    那人嘀咕几句,又为自己辩解道:“行了,刚才算我的不是。但我骂你也是你该骂,谁让你犯病?再说了,谁还没被骂过?”

    谢怜双目圆睁,说不出话来。

    那人又不耐烦地道:“好好好好,算我倒霉,米也不要你赔了。你还躺在这里干什么?多大的人了又不是个小孩,等你爹妈来拉你不成?起来起来起来起来。”

    他连拉带拽,把谢怜拉了起来,用力在他背后拍了两巴掌,道:“站起来,赶紧回家去吧!”

    谢怜就这样被拉出了这个人形坑,被那两巴掌拍得差点扑到地上,一愣一愣的。等他回过神来时,那人早已经走了,只剩那只草编的斗笠还在他头上,提醒着他,方才他被人拉出来了,不是幻觉。

    不知过了多久,白无相又出现在了他身后。

    这一次,他没笑了,语气也没那么悠然自得了,反倒像是隐隐有些不快和不安,道:“你在干什么?”

    雨还哗哗地下着,而谢怜头上戴了一顶别人给的斗笠,虽然身上已经湿透了,但好歹头脸已经淋不到了。

    可是,他的脸颊依然湿透了。

    见谢怜没有答他的话,白无相又沉声道:“就要日落了,拿起你的剑,否则,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谢怜头也没回,轻声道:“我去你妈的。”

    白无相语气带上了一丝寒意,道:“你说什么?”

    谢怜转向他,平静地道:“你没听清吗?那我就再说一次。”

    突然,他猛地飞起一脚,雷霆一踹、踹得白无相向后飞出数丈!

    一脚落地,谢怜一手捂伤口,一手指他飞出的方向,用他最大的声音骂道:“我去你妈的!!!你以为你是谁,敢跟我这样说话?!我可是太子殿下!!!”

    在他脸上,两行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一个人。只要一个人。

    真的,只要一个人,就够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