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都市之少年仙尊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林亦话语一落,脚步一顿,这一次,他不退反进,探出手去。

    那边,黑袍人一剑斩出,这一剑上,剑锋之处,隐有风雷之声,搅动天际云层,连带着周围的砂石都被他这一剑给牢牢吸引。

    狂躁的力道似乎想要将地都给劈开,黑袍人道袍飞舞,那剑锋落下时刻,林亦两指合二为一,指尖死抵剑锋。

    时间在这一刻仿若定格。

    云层不动,风也停歇。

    只有周遭众人满是色变和震撼的脸。

    轰!

    下一秒。

    震耳欲聋的轰响之声,以黑袍人与林亦为中心,冲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暴躁的力量使得整个地面塌陷,无数丛林草木悉数被剑气气浪压弯了腰。

    土石飞扬,细密的尘埃在半空中浮游流淌。

    周围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抱着脑袋,深怕被飞出来的砂石击倒,殃及池鱼。

    良久。

    “结束了?”有人轻声的问着。

    “应该是结束了吧,那可是顿清!拿剑的人是从坟墓里面蹦出来的江南剑宗的开山祖师爷,他这一剑下去,就算是山都能够给劈了,那个林九玄哪怕手腕通天,总归不会是这一剑的对手吧。”贺云霄咽了口唾沫。

    他看向周围。

    失去手臂的丁道明还勉力站着,但是他神情惨白,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尘埃尚未消散的地界。

    周围其余的江南剑宗之人,往日之内在外耀武扬威,高人一等,今日一个个如丧考妣,犹若丧家败犬,怎么看都很是有些滑稽。

    所有人都盯着那处,大气都不敢喘息。

    “诗晴,要不,我们趁着现在这个机会,就溜了吧。”

    贺云霄见着旁人又不说话,这种气氛让他心底很是忐忑不安,他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祝诗晴,小声说了一句。

    “他不会是死了吧。”祝诗晴目光怔怔,喃喃自语。

    “肯定是死了啊,这还有什么疑问吗,我就怕待会儿,那个祖师爷,万一要吸点童男童女的血肉可怎么整啊,我看小说电影里面都是这么个样子的。”贺云霄有些害怕。

    “不对,他们出现了!”

    祝诗晴瞪大眼睛,此刻惊呼一声。

    她话语一落,众人朝那看去。

    烟尘逐渐散去,阳光冲破浮游的尘埃,照耀在一片飞扬土石之中的少年身上。

    少年背着包,侧脸有几分冷傲。

    他两指与那顿清长剑的剑锋相抵,手持顿清的黑袍人,立于那处,不动分毫。

    “祖师爷!”

    丁道明没忍住,喊了一嗓子。

    所有人神情紧张。

    地面已然显现出一个两米多深的巨大坑洞,尤其是周围的土地,根本就不是被力量从中将土地给炸出的坑洞,而是被绝强的力道,将整个土壤凶猛的朝下挤压,硬生生的将地面给向下压了两米!

    其中的力量差距,绝非一星半点。

    “林九玄!这一剑,如何?”

    黑袍人咧嘴一笑,声音中尤为得意。

    他话音一落,持剑反身,冲着林亦的脖子,干脆利落的划了过去。

    顿清的剑锋在半空中撩起剑芒,白光闪烁。

    众人眼底的林九玄,却是依然保持着两指探天的动作,似乎根本没有办法闪躲黑袍人这一剑一般。

    “啊!”

    祝诗晴看得眼前一幕,吓得惊呼出声。

    “上一剑封堵住了你的气穴,你至少有五个呼吸之间,无法动弹,这一剑,我便是取了你的脑袋!”

    “林九玄!我到底何曾不如你,为何她对你如此倾心,她本应该是属于我的!”

    黑袍人厉啸一声,神色张狂:“给我去死吧!我得不到她,再次见不到她,你也永远不要想能够见到她!你也得不到她!”

    顿清剑芒再闪,陡然加速,眼看就要划过林亦的脖颈,将他人首分离。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之声响起。

    站在原地毫无动弹的林亦,此刻微微转头,目光直视着跟前站着的黑袍人。

    可是他已经来不及了!

    顿清的剑锋,与他的脖子,只差分毫!

    只要一个呼吸,一个呼吸就能够割下一颗头颅!

    黑袍人脸色更显激动,眼看就要成功,可是当他感受到跟前少年那平静极致的眼眸时刻,他的心,不知道为何,突然涌现出一股极为强烈的危机感。

    这股子危机感来的尤为突然。

    可是这一切,似乎并不重要!

    黑袍人猛地一咬牙。

    毫厘之间,便可将林九玄斩杀,那样他在黄泉路上,再也不会寂寞!

    然而……

    所有人眼中,看似势不可挡的顿清之剑。

    在碰触到那林九玄的脖颈时刻,突然整个剑身,彻底碎裂。

    就好像是一块碰到坚硬钢铁的玻璃,在半空中崩碎成无数细密的玻璃碴。

    那一整柄顿清,悉数崩开。

    从剑尖,到剑锋,连带着整个剑身,彻底化作了湮尘,飘落四散。

    而站在那里的少年,依然如故,安然无恙,更是没有半点损伤。

    “怎么……怎么会这样……”

    黑袍人手中,顿清剑身尽去,唯留有一个光秃秃的剑柄。

    他手持剑柄,呆呆愣愣,更有稍许茫然不解。

    这可是顿清!

    整个江南剑宗之内,唯次于断剑红尘的顿清!

    “你的身子,怎么可能比剑更锋利!”

    他瞪着眼睛,当年的他,就是凭靠着一柄顿清,行走天下,开山立宗。

    世人大都只知道他曾是一个石匠,打磨出一个石像,从此顿悟剑道,超凡入圣,成为鲜衣怒马,仗剑天涯,开山立宗的盖世豪侠。

    却是鲜有人知,他爱上自己所打磨的石像,而那石像石雕,却是真有其人。

    他本该死在百千年前,可是总是放不下心中执念,因为他爱的女人所爱的是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名叫林九玄!

    他不惜刺穿琵琶骨,忍受百千年的肉身痛苦,强行续命,吊着一口气来,为的就是杀那林九玄!

    今日的他重新回往往昔,再次出关,势要斩杀想杀之人。

    一切本都在朝着预想中进行。

    却在最后一刻,顿清剑彻底崩碎,离他而去,好似记忆中,早就听闻崩断的那柄红尘之剑。

    英雄迟暮,大抵多有几分感叹。

    “或许换做其他人,你能赢。”

    “只可惜,你的对手是我。”

    “这一剑,你终归还是输了。”

    林亦语气淡然,神情幽幽。

    他转眼看向那边依然正与尘离相互对峙的竖棺,眼底有几分莫名的忧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