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超忆大师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对埃迪和文森的上门,福斯太太有些不高兴,但还是亲自招待了两人,福斯先生因为早上的事情,暂时没有去上班留下陪妻子。

    “还有什么事情吗?探员先生?”福斯先生问道。

    “首先很感谢两位配合我们的工作,我看过了两位的笔录,没有什么问题,”埃迪道,“这次过来,主要是想问一下,两位是否知道麦考夫,也就是死者第一次出现在这片区域的时间?”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夏天,”福斯太太想了想道,“当时他在杂货店那边活动,后来被杂货店老板驱逐。”

    “没错,他一直都在朗伍德地区活动,”福斯先生道,“我上下班的时候,遇到过几次,夏天的时候看到他肯特街旁睡觉。”

    “那么最后一次见呢?”埃迪继续问道。

    “我是三天前,”福斯先生道,“记得非常清楚,他当时慌慌张张的横跨马路,我差点撞到他,还被我咒骂了几句!”

    “我也是三天前,”福斯太太回忆道,“傍晚时分吧,我下班回来,坐在车上看到了站在公园附近的他,正被人驱赶。”

    三人说话的时候,文森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客厅里,眼睛四处观察,福斯太太看起来是个勤奋的人,房间收拾的很干净。

    墙壁上挂着几幅油画,全都是风景画,木质的地板铺上了厚厚的毛毯,柜子上摆放了一些瓷器,全都是华国的样式。

    这并不奇怪,布鲁克莱恩的亚洲人就占据百分之二十多,尤其这边学校多,教育环境很好,有许多的移民。

    文森走动几步,来到了窗户旁边。

    “他在做什么?”福斯先生问道。

    “不用管他,”埃迪嘴角抽搐了一下,开口道,“两位是否能回忆一下昨晚的事情?尤其是凌晨的时候,是否能听到什么动静?”

    “这些我们已经说过了……”福斯太太有些不满道,“我们很早就睡觉了,一直到早上六点多醒来……”

    “她说的没错,”文森对埃迪道,“我们走吧!”

    埃迪愕然,旋即面色又有些难看,但还是点头,站起来告辞。

    两人离开了公寓,文森无视埃迪的脸色,若有所思的在公寓的走廊里来回走动,又去了楼梯,上下楼到处转悠。

    耗费了十几分钟之后,他才回到了埃迪的车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文森直接打断了埃迪的开口,径自道,“福斯家的两人没有说谎,卧室和客厅都加了隔音材料,站在房间里根本无法听到外面的声音,而且公寓距离地面有四层,距离垃圾箱所在的地方,超过二十米,他们不可能听见动静。”

    “还有吗?”埃迪问道。

    “公寓虽然老旧,但隔音方面做的很好,楼梯设计的很合理,电梯也维护的不错,最重要的是,电梯内有监控,可以排除凶手杀人进入公寓里,”文森道,“我们找错了方向。”

    “你只是法医,文森!”埃迪生气道,“这得由我判断。”

    “我只是想尽快破案,“文森摊摊手,“不想浪费时间。”

    “那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埃迪冷着脸问道。

    “不如去杂货店?”文森道,“附近应该有监控,而且肯定有人认识死者,如果幸运的话,可以找到一些其他流浪者……说起来,咱们不是有了他的档案吗?已经确认他的身份了吧?”

    埃迪沉默了一会,把档案拿出来递给他。

    文森拆开翻看,埃迪则启动车子,前往杂货店。

    ……

    麦考夫·兰格,38岁,纽黑文的一名渔夫,08年金融危机失去工作,失去了船只,从此破产,房子被收走,流落街头。

    联系人电话打不通,家人和朋友,暂时都没有联系上,埃迪已经给纽黑文的警局打了电话,让纽黑文的警局通知家属。

    文森看档案的时候,车子已经抵达杂货店。

    杂货店的地理位置很好,在灯塔街和长木街的路口,对面就有书店和电影院,还有一个不小的广场,人流很多。

    杂货店的老板菲利克斯,告诉埃迪,他的确认识麦考夫,不过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夏天的时候,给过麦考夫一些食物和水。

    08年开始,这边就多出了一些流浪者,菲利克斯老板告诉埃迪,这群流浪者来自各个地方,甚至还有各自的地盘。

    麦考夫好像是新来的,被其他流浪者驱赶,没有被接纳,所以夏天还没过去,他就没在看到麦考夫。

    他还在埃迪的要求下,找到了过去的一些监控视频,最近两三个月的确没有见到麦考夫,倒是有其他流浪者在附近游荡。

    谢过了菲利克斯老板,文森和埃迪还去了书店和电影院,调出了相关的监控视频,最终并没有什么发现。

    倒也没有白跑,在天黑之前,两人找到了附近的流浪者。

    是两名黑人,看起来年龄和麦考夫差不多,相比麦考夫的凄惨,两人混的还不错,在灯塔街的街尾的一个巷子里打起了帐篷。

    ……

    当文森和埃迪走进小巷子的时候,两人露出了不善的神色,流浪者们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和乞讨者不同,他们有时候会作出危险的事情,比如袭击路人或者抢劫什么的。

    在波士顿剑桥镇,某些地区就有流浪者聚集地,当初文森选择租用公寓的时候,就特意避开了这些地区,不仅是他,基本上有条件的全都选择有保全的,防护力强的地方。

    “警察,举起手来!”埃迪亮出了证件,手摸上了腰间。

    两名黑人脸色立马变化,不坏好意消失不见,脸上露出了局促、愤怒和无奈,还有退缩等表情,最后都化作了无辜。

    “我们没做坏事呀,警官?”两人举起手来无辜的说道。

    “转过去,手放在墙上!”埃迪冷声道。

    两人无奈的趴在墙壁上,任由埃迪在两人身上摸索,水果刀、剪刀、钥匙、破旧的手机等全都搜了出来。

    “非法携带刀具,你们应该知道后果吧?”埃迪冷冷的说道。

    米国的法律很奇葩,很多州都禁止携带刀具,刀具的长度达到某一个标准,就能直接以携带危险武器或者妨碍社会公共安全逮捕。

    在马塞诸塞州,也就是本州,无论是携带还是隐藏,都属于非法行为,哪怕是一把水果刀。

    文森从地上,把水果刀捡起来,微笑的看着两人道,“我们时间有限,就长话短说,回答我们的问题,让我们满意就能放过你们。”

    “原来是想找我们帮忙,早说呀!”两名黑人男子松口气道。

    “都老实点,趴在别动!”埃迪没好气的拍了两人的后脑勺。

    “回答问题就行,”文森道,“你们认识麦考夫吗?也就是这个人……”他说着,拿出了麦考夫的照片。

    “他?”左边黑人男人瞥了一眼道,“当然认识。”

    “沉默着者萧克,”右边男人道,“我们这么称呼他!”

    “为什么?”文森问道。

    “他从来都不说话,”左边黑人男子道,“不和人交流,哪怕挨揍,都不会发出什么声音!”

    “没有人喜欢他,”右边黑人男子道,“性格很怪异,不合群!不喜欢说话……他就是个怪胎。”

    “所以,你们就驱赶他,甚至是杀了他?”埃迪突然道。

    “不,我的上帝,我们可没杀人!”两人吓了一条,左边男子还很诧异的问道,“萧克死了?谁会对他过意不去?”

    “警方目前的嫌疑人是你们这群流浪者,”文森道,“你们中有谁对他出过手?或者说,和萧克有仇?”

    “怎么可能?”右边的黑人摇头,“我们不可能对他出手。”

    “别说的那么肯定,”埃迪冷声道,“我们问过杂货店的老板,他们说你们也会争夺地盘,萧克受到了驱赶……”

    “那是个误会,”左边黑人男子叫道,“我们不是争夺地盘,而是活动范围,没人驱赶萧克,他对所有流浪者来说都没有威胁。”

    “菲利克斯才是坏种,让店员驱赶我们,有时候还会出手打我们,”右边黑人男子道,“你不该相信他的话。”

    “他为什么会打你们?”文森问道。

    “看我们不顺眼呗,认为我们影响了他的生意。”左边男人道。

    “可是菲利克斯说,他还给萧克一些食物和水。”埃迪冷声道,“你们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吗?还是想说你们想进去蹲坑?”

    “警官,我们没说谎啊!”右边男人苦笑道,“你随便打听就知道了,菲利克斯就是个坏种,经常欺负我们……”

    “麦考夫……也就是萧克,他今天早上被发现死在了长木大道,”文森道,“被发现的时候,他的心脏和肾脏全都不翼而飞,你们知道是谁动的手吗?”

    文森的话刚落下,就见两名男子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无比,两人彼此对视一眼,用无比恐惧的语气说道,“The Heart Dveils!”

    “噬心恶魔?”文森面上露出一丝兴趣和好奇。

    “你……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左边男子用干涩的声音问道,“萧克他真的失去了自己的心和肾脏?是不是连骨头也消失了?”

    一旁的埃迪,眼神瞬间一凝。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