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四点不到,姐弟俩回到位于市区的州长官邸,家中空无一人,显得有些冷清。

    这个时间点,母亲尼娜应该是在开车去接罗伯特他们仨的路上。苏珊大婶则可能出门买菜了。

    即便没有原主的记忆,经过一个月的观察,埃文也能保证一猜一个准。

    “维吉妮亚。”

    埃文叫住要上楼的姐姐,把自己的书包扔了过去。维吉妮亚手忙脚乱的接住。

    “Thanks!”

    维吉妮亚笑骂道:“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贝利亚的化身的。”

    埃文呵呵一笑,躺倒在客厅的沙发上,百无聊赖。

    这个年代,娱乐贫乏。无论电视机还是电影都是黑白的,电视的屏幕还没一台后世的平板大,三大电视网只是初生婴儿,正在蹒跚学步。

    至于电子游戏和网络?洗洗睡吧。

    想要放松放松,只能凑合着听听用黑胶唱机放的音乐了。

    埃文把双手放在脑后当作枕头,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躺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胡思乱想起来。

    他想到了奥黛丽,命运让女神降临在自己面前,要不要行动呢?

    他想到了仍将处于战火阴影下好几年的精神祖国,远隔重洋,他想出一分力也无能为力。

    他想到了午餐时与维吉妮亚的谈话,她以作家为目标,正在为此而努力。有着一脑袋领先世界至少五十年的知识与技术的自己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可哪个是自己真正想做的呢?

    是成为一个科学家,拿诺贝尔奖拿到手软?

    还是成为一个文抄公,也拿诺贝尔将拿到手软?

    嗯……不,这些都没难度!

    啊!好烦……

    烦恼的埃文忍不住在沙发上做起仰卧起坐,以转移注意力。

    “埃文,你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楼的维吉妮亚看到反常的埃文,关心道。

    埃文停了下来,端正坐后,一副都怪你的表情说:“维吉妮亚,都是因为你中午向我咨询人生规划,现在我也因此而烦恼不已了。”

    一听原因是这个,维吉妮亚在埃文对方的沙发坐下,顺手拿过一个靠垫抱在怀里,笑着说:“埃文,中午你听了我的倾述,要不,你也向我倾述一下你的烦恼?”

    “说起来,埃文,你从来没说过未来你想干什么呢?是子承父业当一个政治家,还是向一个小鸟一样脱离父母的怀抱,自己择业自己生活?”

    维吉妮亚饶有兴趣的看着弟弟,却见埃文急着眉,似乎在犹豫选哪一个好,又似乎哪一个选择都不好。维吉妮亚想了想,突然脸色一变,问道:“埃文,该不会你和科林想的一样,也想参军?”

    参军?怎么可能。

    我连大学军训都觉得压抑,怎么可见进军营这种地方。

    埃文赶紧摇头,否认道:“维吉妮亚,你想多了。”

    “那就好!”被自己吓到的维吉妮亚拍了拍胸脯,然后放松的说:“埃文,随便你做什么都好,就是别参军,天天记挂的人有科林一个够了。”

    “哦,我知道了。”埃文看着后怕不已的维吉妮亚,心中一动,突然觉得有这么个关心家人的姐姐,好像也挺好的。

    维吉妮亚见埃文没有要倾述烦恼的意思,也就不再勉强,正巧眼角看到客厅边上的那台唱机,便说道:“对了,埃文,你去看看唱机,它好像出了点问题,你不是吹牛说会修,现在机会来了,快去!”

    维吉妮亚发话,身为弟弟的埃文自然要听话,挠了挠头发后便起身向唱机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问:“什么时候坏的,我怎么不知道?”

    维吉妮亚回答说:“就是昨晚,本来大家说她早上就告诉你的,但大家好像都忘了。”

    “是么?它出了什么问题?”埃文一边问,一边放上一盘胶片,把唱针放到开始位置,拨动开关,唱片自动开始旋转,有声音从唱机那巨大的黄铜色喇叭传出。不等维吉妮亚开口说明,一听声音,埃文便知道问题在哪儿了。

    原本优美的歌曲,现在犹如鬼叫。

    可能是唱针有问题,也可能是内部电路有问题。

    埃文做出初步诊断,转头对维吉妮亚说:“把工具拿过来。”

    很快,埃文拿到工具,开始上手,拆解,检测。

    维吉妮亚也不打扰他,安静的在一旁观看。

    在这期间,尼娜把罗伯特三兄弟接回了家。罗伯特一看埃文正在修理唱机,同样喜欢拆机器的他也凑了过去。多拉和桃乐丝则不感兴趣,一回家就去了琴房练琴。

    “埃文,我觉得是这个埃文出了问题。”

    罗伯特时不时插嘴,指手画脚。被烦的不行的埃文一个眼神丢过去,“要么你来,要么闭嘴。”

    罗伯特只得闭紧嘴巴。

    一个小时后,唱机重新发出正确而优美的旋律。

    听到歌曲声,多拉和桃乐丝跑出琴房,给正在擦汗的埃文送上赞美:“埃文哥哥,你好棒。”

    虽然很不服气,但认识到自己确实技术差一筹的罗伯特同样夸奖说:“算你厉害。”

    维吉妮亚却半是玩笑半是夸奖的说:“埃文,依你的手艺,一点不用担心将来做什么,至少,你不会饿死。”

    埃文闻言一愣。

    利用手艺谋身,貌似这也不错。

    有着未来生活经验的自己,值钱的不只是那些文艺作品和科学发现,还有那些数不清的,能改善生活的,让人越来越方便的同时也越来越懒的各种发明。

    我还是当一个发明家吧!

    也算是重拾上一世的业余爱好了。

    只不过,上一世自己是花钱满世界淘古董电器,现在则需要亲自动手而已。

    接下来的几十年是电子技术的时代,花样繁多、涉及到生活方方面面的电器一个接一个面世并以极快的速度普及。

    二战时几乎山穷水尽的曰本正是抓住这个浪潮才能迅速重新崛起,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老二,要不是被阴险的美爹在金融上摆了一道,这个岛国还不知道嚣张成什么样呢。

    想到这儿,埃文不自觉的咬咬牙,准备到时候自己也踩上几脚。

    打定注意,回神的埃文在维吉妮亚的肩膀上重重一拍,道了声谢谢后,在维吉妮亚等人诧异的注视下,上楼回到自己房间,拿出笔记本一通写写画画。埃文全神贯注,几乎忘记时间的流逝,直到维吉妮亚来敲门时才发现窗外已经漆黑一片。

    小心藏好笔记本,埃文走出房间,维吉妮亚见他嘴角带笑神情兴奋,忍不住小声问道:“在房间里干什么呢,叫你好几声,都不知道给个回应,是不是……在给奥黛丽写情书?”

    埃文抚额苦笑,白了姐姐一眼,说:“维吉妮亚,我没有!我只是想好将来要干什么了。”

    “真的?没骗我?”

    “爱信不信!”

    “我不信!”

    埃文闻言,在楼梯上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姐姐,似笑非笑,语带威胁的说:“维吉妮亚,中午你说未来想当什么来着?”

    维吉妮亚顿时一滞,收敛八卦之心,笑道:“好啦,我信你就是,快走,尼娜又在叫人了。”

    不过,途中维吉妮亚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刚才说你想好未来要干什么了?”

    埃文没有隐瞒:“对,我要当一个发明家。”

    维吉妮亚不置可否。

    不一会儿,维吉妮亚和埃文一前一后走进餐厅。

    在暗黄色吊灯的照射下,餐厅里充斥着家的气息。

    多拉、桃乐丝和罗伯特已经坐好,苏珊大婶和尼娜正在给大家分餐。

    埃文发现属于父亲的位置空着,一边坐一边随口问道:“州长大人还在忙?”

    回答他的是最清楚厄尔行踪的尼娜:“州长先生今晚要和几位议员商议事情,所以不能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了,他有打电话回来,让我代他向孩子们道歉。”

    “埃文,你会原谅他的,对吗?”

    埃文笑道:“当然,我们都知道州长先生是大忙人,几乎每周都要道歉,别人不知道,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埃文说完,罗伯特举着刀叉附和说:“我也是!”

    多拉则说:“我会原谅父亲的,只要他回来的时候有给我带礼物。”

    桃乐丝补充说:“不是给你,是给我们!”

    五兄妹中唯有维吉妮亚没有开口。

    分餐完毕的尼娜坐到自已位置上,闻言笑道:“我会把你们的态度转告州长先生的,现在闭上你们的嘴巴,然后我们一起感谢主的恩赐。”

    例行的餐前祈祷结束,众人开吃。

    沃伦家的餐桌上没什么特别的规矩,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边吃边聊。

    当然,尼娜有特别教导过嘴里食物没咽下时不许开口。

    一家人聊的话题没个定数,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多拉和桃乐丝炫耀今天又在学校互换班级却没人发现,罗伯特担心自己变声期即将到来会不会影响出演话剧。

    维吉妮亚则把埃文班上来了一个漂亮的插班生抖了出来,让埃文直翻白眼。

    大家有说有笑,唯独没人关心州长先生。

    这些人中估计只有埃文知道,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州长先生都将处于忙碌无比的状态。

    1945年5月8日德国签字投降,9月2日,曰本签字投降,至此旷日持久,伤亡无数,破坏巨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即将到来的是两个超级大国互相对立的格局。

    战争结束,美国许多东西必需做出相应的改变,比如全力为战争服务的工业生产体系,比如说数量庞大的军队。

    工业企业需要转型,大批军人必需有序退役。

    前者几乎不需要政府多废力气,但后者却需要政府小心应对。

    此时,美国人口总数约一亿四千万,却有一千一百万左右的军人在役,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其中九百万将脱下军服,重新进入社会。

    如此多的军人回归社会,他们能不能重新再就业,会不会影响社会治安,等等问题都需要政府考虑并小心处理。万一没处理好,将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问题。

    作为人口大州的加利福尼亚州,为军队提供的兵员不在少数。因此,厄尔州长不能不慎重小心,额外加班是理所当然的。

    要知道州长改选就在明年,如果这事出了纰漏,那他们一家明年就需要换一个住处了。

    埃文能猜到州长父亲忙碌的根源,但他不准备掺和。

    他不认为几乎是政治小白的自己能处理的比州长好。

    埃文吃的最快,第一个清光餐盘,随便擦了擦嘴后,他看向尼娜:“尼娜,您的手艺又进步了。”

    “谢谢,埃文!”尼娜朝埃文点点头,儿子不要钱的夸奖让她很受用,“厨房还有,如果你喜欢我帮你再来一份。”

    说着尼娜就要起身。

    埃文赶紧摇头拒绝:“不用,我已经饱了,真的,我向上帝发誓。”

    “好吧……”

    “尼娜,我先上楼了。”

    “可以,热水已经备好,如果你想洗澡可以第一个去。”

    “好的。”

    埃文起身,把椅子放好,然后才离开餐厅。

    他的规划书还没做好,需要再接再厉才行。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