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说起加州,人们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旧金山和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作为首府的萨克拉门托反而籍籍无名。确实,有时候就连美国人自己也以为加州的首府应该是旧金山或者洛杉矶其中之一。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萨克拉门托会成为加州首府呢?

    其实,加州一开始的首府不是萨克拉门托,从建州起,圣何塞,瓦列霍,贝尼西亚先后都做过首府,直到1854年,首府才搬到到萨克拉门托,从此一直延续至今。

    萨克拉门托成为加州首府自然有其合理的缘由:首先,由于淘金热,萨克拉门托已经成为新定居者前往加利福尼亚实现富裕的目的地。随着黄金矿工的到来,店主,铁匠和其他服务相关的企业家给了城市得以发展的经济基础。

    其次,刚建立的加利福尼亚州有许多权势人物都住在城市基础建设较好的萨克拉门托,比如大商人约翰·萨特(John Sutter)和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

    最后,与其他临时首府不同,萨克拉门托不在海边,所以几乎没有入侵的机会。但是,萨克拉门托靠近通往旧金山和其他港口的河流,再加上穿城而过的连接东西海岸的铁路,使得其能够在陆地和海上从事经济活动。

    时至今日,前两者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可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在,萨克拉门托就能继续把这个首府当下去。

    而此时,埃文正位于萨克拉门托最重要的交通枢纽,萨克拉门托山谷火车站(Sacramento Valley Rail Station)外的广场上。

    砖红色的建筑有着鲜明的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进进出出的旅客或是西装革履,或是身穿洗到发白的工装,前者多半提着木质行李箱,后者则是帆布包裹。

    耳边传来远处蒸汽机车的呼啸声,看着广场上的形形色色,让坐在车内的埃文有一种看老电影的不真实与梦幻感。

    可不是么,能被女神邀请共度圣诞已经够梦幻了,更不真实的是居然还有背上名为“被爱”的负担的一天。

    虽然是替“别人”背的。

    我明明是个被“铁口神算”钦定“命中无妻”,每场恋爱都以他主动追求为起点以求婚为终点,最后甚至相亲都“嫁”不出去的人啊!

    难道穿越还带转运?

    这么一想,好像也没错,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天大的幸运。

    甩了甩头,埃文中断思绪,回到现实,问了坐在他身边的卡尔一句:“几点了?”

    卡尔抬起右手,露出他的汉米尔顿(Hamilton)腕表,一边确认时间,一边提了个建议:“埃文,我觉得你有必要给自己准备一块手表了。你可以试试汉米尔顿,它的产品计时准确,深受大兵的喜爱。”

    埃文翻了翻白眼,“卡尔,你什么时候转行当推销员了?”

    “既然你那么推崇它,下个月17号是我的生日,你不用烦扰送什么生日礼物了,就它吧!”

    “哇噢!真的吗?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贿赂老板,这下我的职位彻底稳固了。”

    说完这话,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卡尔这才想起通告时间:“差五分钟到十点,再等一会儿我们就进站吧!”

    “OK!”埃文点点头,看着车站顶部的红瓦,他突然问道:“卡尔,你说南太平洋(铁路公司)为什么到现在还在使用蒸汽机车啊?明明有更先进,更有经济优势的电力机车。”

    卡尔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也许是因为南太平洋的老板们都是老顽固,喜欢蒸汽汽笛的声音呢?”

    过了一会儿,卡尔问:“话说,什么是电力机车?”

    埃文回过头,鄙视的看了一眼卡尔。

    卡尔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坦然受之:“你知道的,我是学法律的。我只会关心法条有没有漏动可以利用,不关心火车还有蒸汽和电力之分。”

    “事实上还有第三种,是内燃机车。”埃文表示不想和这个法学狗理科常识盲说话,但教师瘾发作下,还是解释道:“简单来说,它们的区别在于动力不同,蒸汽机车你肯定知道就不说了,内燃机车和汽车类似,都是烧油的。至于电力机车,看字面就知道,自然是用电的。”

    “电力机车的电来自外部线路的供给,本身不用携带燃料,因此更经济。早在1932年,匈牙利就建成通车了一条电气铁路。”

    听完埃文的解说,有了大概映象的卡尔说:“既然更经济,那南太平洋没理由不用啊!确实有点奇怪!”

    卡尔看向埃文问:“这是为什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

    本来是我提的问题你怎么反问了回来,有没有搞错啊?

    埃文忍住吐槽的欲望,想了想,决定把这个问题抛到一边。

    他提议说:“要不,我们进车站吧!”

    卡尔却摆摆手:“等等,我再想一想!”

    埃文不理他,拉开车门,外面的冷风灌进车内,“赶紧的,走了!”

    “带上牌子!”

    被冷风一吹,卡尔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没了思考下去的心思。

    “呜……况且况且况且……”

    随着一声汽笛的鸣叫,一列火车缓缓驶入,在月台边慢慢停下。

    几分钟后,到站的乘客们走下火车,涌入站台。

    埃文和卡尔站在出站口,卡尔双手高举着一个硬纸板牌子,上面写着“切斯特·卡尔森FROM NY”。

    没过多久,从稀疏的人流中钻出一行三人来。

    走在中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西装笔挺,身材稍微有些纤瘦,头发梳得光亮,发迹线有些高,露出光洁的额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配上微微翘起的嘴角,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斯文气十足。

    不用等卡尔介绍,看过黑白照片的埃文一眼认出这人就是卡尔森。

    卡尔森的右边是一位女士,身穿黑裙,戴着黑帽。她看起来似乎有一点怕冷,脖子上围着围巾,手上戴着保暖手套,即使这样,她还是双手抱臂,手上来回摩擦着手臂。

    卡尔森的左边则是一位男士,看起来比卡尔森要年轻一点。

    来之前,埃文有介绍过,所以他知道这两位一个是卡尔森的女友,海伦·希金斯(Helen·Hudgins),一个是他请的助手,从奥地利来的移民,奥托·科内(Otto Kornei)

    看到来人,卡尔放下牌子,招呼道:“嗨,切斯特,海伦,欢迎你们来到加州,萨克拉门托。”

    “还有你,奥托,真高兴你没有抛弃切斯特。切斯特说过,他不能失去你这个助手。”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天天念叨着的金主,神秘的富翁,埃文·沃伦先生。”

    卡尔刚说完,场面突然一片安静。

    半晌后,切斯特张了张嘴:“WHAT?”

    他旁边的海伦捂手嘴说:“SO CUTE”

    埃文伸出的右手僵在半空,嘴角一阵抽搐:“呵呵!”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