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麋鹿之塔,这栋萨克拉门托第一高楼正是州长圣诞晚宴的会场所在地。

    虽然离官邸只有不到一公里,但乘车还是必要的。

    身为宴会的主人,沃伦一家将第一批抵达会场。

    宴会具体操办自然不用沃伦州长亲自动手,他所要做的不过是确定邀请宾客的名单,以及出席宴会。

    麋鹿之塔下,聚满了闻讯而来的记者们。当州长的座驾抵达时,记者们兴奋的摁下照相机的快门。

    下车时,州长夫妇没有并肩同行,厄尔·沃伦一左一右牵着多拉和桃乐丝,走在最前面,尼娜牵着罗伯特紧随其后,维吉妮亚挽着弟弟埃文的手臂走在最后面。

    第一次亲身体验这种被人围观的埃文很不习惯,老式照相机的镁光灯闪的人睁不开眼睛。

    埃文身体僵硬的护着姐姐走进大厦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维吉妮亚贴心的替埃文擦去额头的汗水,道:“埃文,为什么这次显得很紧张?”

    埃文随口辩解说:“哪里紧张了,只是被镁光灯闪到眼睛了而已。”

    来到二楼的会场,埃文看到州长助理乔在会场入口。

    “嗨,乔,你不用跟在州长先生身边吗?”埃文招呼道。

    “晚上好,埃文,维吉妮亚。今晚你真美丽。”乔夸口称赞后,回答说:“不用,先生让我在这儿迎宾。”

    “离宴会开始还有一点时间,如果觉得会场无聊,你们可以去旁边的休息室等着。”

    “谢谢提醒,乔!”维吉妮亚微笑着表示感谢,“埃文,我们过去吗,多拉在向我们招手了!”。

    “好的!”埃文应道,临走前他交待了乔一句:“乔,你认识卡尔·巴顿吧,如果见到他能通知我一下么?”

    乔点点头,道:“我认识,请放心!”

    埃文点头表示感谢后,和维吉妮亚向着家人所在的地方走去。边走,埃文边观察起会场来。麋鹿之塔他常来,但这个会场他却是第一次进来。

    粗略一看,会场面积大概有两百平米,南北两面开窗,西侧是入口,东侧中间设有一个讲台,讲台右侧摆着一棵高至少三米的圣诞树,树上缠绕着五颜六色的小灯和其它各种妆饰。

    大厅靠近讲台的部分空着,其余空间被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南面这块是餐桌。因为晚宴是自助式的,所以桌上除了摆有装饰用的鲜花外并没有放餐具。至于北而则正是自助菜肴区,晚宴还没开始,现在那里只有甜点,饮料和酒水可以取用。

    因为还早,现在大厅里人不多,来回走动的多是侍者和宴会的工作人员。

    路过饮料区时,埃文随手取过一杯橙汁,正要尝尝味道时,他发现维吉妮亚眼神古怪的看着自己。

    埃文朝姐姐举了举手中的果汁,问:“你要吗?要的话这杯给你。”

    “不用,谢谢!”维吉妮亚摇摇头:“我可不想频繁出入WC。”

    “不要就不要,没必要说这个吧?”埃文想了想,虽然没把杯子放回去,但也没再喝。

    沃伦夫妇正时站在圣诞树附近,正和一位头发半秃的中年男士在亲切的交谈着。孩子们规规矩矩的站在尼娜身边,可多拉显然安静不了多久,见埃文和维吉妮亚迟迟不过来,便不住的向他俩招手。等埃文终于会合后,多拉看着他手上的杯子,眼中蠢蠢欲动。

    埃文用眼神无声问道:“你想要?”

    多拉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埃文做出递杯的动作,多拉欣喜的伸出双手要接,却没有想到埃文半路又收了回去。

    多拉手臂僵在空中,好一会儿才放上,她恨恨的瞪了一眼偷笑的埃文,不高兴的嘟了嘟嘴。

    兄妹俩的小动作被尼娜看在眼里,因为身边丈夫正在和客人交谈,她才默不作声。

    “惹”过多拉后,埃文没有再搞怪。没多久,话题似乎转到了州长的家人身上,厄尔·沃伦便将家人一一介绍的那人。

    “这是我夫人,尼娜。”

    “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夫人。”男子绅士的伸出手,握住尼娜的手,低头在她手背上轻轻一吻。

    尼娜得体的回道:“我也是,先生!”

    之后依次是维吉妮亚、多拉、桃乐丝和罗伯特,男子对每一个人都一丝不苟的行礼,大家也一一回礼。

    最后被介绍的是埃文,厄尔·沃伦用自豪的口吻介绍说:“这是埃文,估计是我家最聪明的孩子。我还有一个大儿子,他叫科林,几个月前入伍了,现在估计在太平洋对岸洗甲板呢。”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和埃文亲切的握了握手,说:“多么帅气的小伙子,埃文是吧,我听说过你,从安藤一清那儿。我有一个女儿,她叫萨拉,和你差不多大,有机会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埃文先是一怔,随后腼腆一笑,回道:“谢谢你的夸奖……先生。”

    男子看出埃文的茫然,眼睛一转发现了原因所在,他拍了拍埃文的肩膀,看了旁边的厄尔一眼,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詹姆斯·罗斯福(James Roosevelt)。”

    埃文听后惊讶的张了张嘴,脱口而出问道:“是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的那个罗斯福吗?”

    詹姆斯心中闪过一比惊讶,面上却波澜不惊,他耸了耸肩,说:“你这么说也不算错”

    但也不算对。

    埃文心中如此闪过。

    就在这时又有客人向州长这边走来,詹姆斯便和厄尔再次握了握手后,向一旁走去,给别人让出时间和空间。

    等詹姆斯远去后,埃文抓住空档悄咪咪的问了厄尔一句:“詹姆斯先生是富兰克林·罗斯福的……”

    厄尔答道:“长子!”

    心中的答案得到确证,对美国政治,尤其是当下这个时间段不太了解的埃文越发疑惑了。

    前总统不是民主党的么?

    继承父亲遗产的詹姆斯也是民主党的大佬,可他怎么会来加州参加父亲的晚宴呢?而且来的这么早!

    奇怪啊!真奇怪啊!

    话说回来,父亲举办的这个晚宴目的是什么自己还不知道呢?

    嗯,算了,这么烧脑细胞的事还是不想他了。

    待会还有正事呢,得省一点力气。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