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随着一辆辆汽车的到来,宾客陆续抵达,宴会大厅的人慢慢多了起来。

    斯普劳尔一家大概是在半个小时后到的。

    身着红色长裙的琳达·斯普劳尔挽着父亲的手臂,一进会场就开始四处搜寻,发现埃文的所在后便松手离开父亲向其走去。

    父亲戈登只是和夫人相视一笑,没有阻止女儿的行动。

    琳达双手提着长裙,轻移莲步,像一朵花一样飘过大半个会场,来到埃文面前。

    他正站在一个乐队面前,假装享受着动听的音乐。

    “晚上好,埃文!”

    寻声望去,看到经过精心打扮的琳达,埃文眼前一亮。红色的裙子让琳达看起来热情如火,活力十足的同时更把她的肌肤脸颊衬托的白皙了不少,再搭配上相得益彰的水晶耳环和宝石项链,可谓是美艳不可方物,令人一见倾心。

    埃文失神片刻,然后才回应道:“晚上好,琳达。嗯,你今晚真漂亮。”

    埃文的赞美很是朴素,但琳达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羞赧一笑,道:“谢谢!”

    两人并排而立,半晌后,琳达问:“埃文,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

    埃文道:“和人握手握累了,中场休息一下。”

    琳达闻言轻轻一笑,道:“埃文只是想偷懒吧,宴会还没开始,哪来那么多人。”

    埃文耸了耸肩,“好吧,被你发现了。”

    一位侍者托着饮料从他们身边走过,埃文招停侍者,取了两杯,一杯自用,一杯放在琳达面前,“来一杯?我记得你喜欢喝橙汁的。”

    琳达愣了一下才接过高脚玻璃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小口后,幽幽的道:“橙汁富含维C,但……你不要多喝啊!”

    琳达这话似曾相识,和维吉妮亚提醒过的是一个意思,埃文闻言顿觉尴尬。

    唉,就是管不住这张嘴。

    埃文自己喝了一小口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熟练的转移话题说:“维吉妮亚好像发现我了,我得过去了,你要一起么?”

    “好啊!”

    琳达欣然答应。

    两人把才喝了一小口的橙汁随手一放,一齐走向维吉妮亚。他们刚一走,就有侍者过来收走了用过的杯子。

    随着宾客的到来,埃文再没办法摸鱼了,时不时的就会被沃伦州长拎出来介绍给客人。埃文知道这是父亲的好意,因此虽然一开始还有一点不习惯,但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应对的从容不迫,颇有大家公子的风范。托自家老爹的福,这一晚埃文认识了不少各行各业的大佬。

    这些大佬中有银行家,比如说富国银行的总裁以赛亚·赫尔曼,加州银行的总裁托马斯·塞恩,美洲银行的董事长布莱恩·多诺弗里奥。在联邦法律严格限制银行跨州经营的当下,这些人可以说是整个加州的财神。如果埃文的事业想要快速扩张,总有需要找上他们的一天。

    亦或是被他们找上门来。

    这些大佬中还有社会活动家,比如说美国制造商协会加州办事处的负责人,迈克尔·格林伍德,劳工联合会在加州的负责人贝克·菲利普,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加州地区办事处的负责人布鲁斯·兰斯顿。对于这些人,埃文隐隐有些发怵,无论是劳工联合会代表的工人阶级,还是NAACP背后隐藏的种族分歧,都是未来一段时间里整个美国的焦点所在。对于喜欢稳定的埃文来说,他们是麻烦,但为了避免麻烦,埃文不得不和他们打好交道。

    厄尔介绍给埃文的大佬中当然少不了政界人士,他们中不仅有加州共和党的一众大佬们,比如说厄尔的搭档,副州长弗雷德里克·豪瑟,共和党的新星,厄尔的崇拜者,检察官古德温·奈特等等,还有不少民主党人士,比如说来得很早的詹姆斯·罗斯福先生,这会儿埃文已经了解到刚刚脱下军装不久的他将会来加州定居。除此之外,还有前州长奥尔森,现任加州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旧金山的检察官帕特·布朗以及来自洛杉矶的演员罗纳德·里根。这些人里,埃文唯独对罗纳德·里根这位不知名的演员印象深刻。

    没办法,他就是孤陋寡闻也听过这个名字。这位现民主党人未来会转投共和党,并在加州集团的支持下于八十年代登顶总统,在他的两个任期内,功勋卓著,不仅缔造了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没有经济衰退和经济萧条的和平时期,还通过“星球大战”拖垮了苏联的经济。

    当然,现在的里根刚刚脱离预备役,还没正式踏入政界,在大佬云集的宴会大厅只是一个小人物。其之所以能有幸出席宴会,只是因为其身上不仅有一个电影演员协会董事的头衔,还在刚刚结束的预备役生涯里贡献不小而已。

    不过,面对里根,埃文只是有些好奇,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大惊小怪。毕竟,谁知道未来他还能不能“再”登上那个位置。

    1945年到1980年,中间可隔着35年。在这期间,他这只蝴蝶即使再小心,由其掀起的风暴也小不到哪里去。

    除非中间他被世界“修正”了。

    在埃文“被动”的扩展人脉期间,卡尔总算到了。他的入场券是用美元“买”的。

    在会场入口设有一个“募捐箱”,捐到一定的数额就能拿到入场券。这些钱足以支付晚宴的花费。

    当然,这不是说是个人都能往箱里塞钱,在这之前,有人把关的。

    乔干的就是这个工作。

    快到六点的时候,厄尔最敬重的客人终于抵达。他是现年73岁高龄的约瑟夫·诺兰德,沃伦州长的引路人和导师,陪同其一起抵达的还有约瑟夫的儿子,威廉·诺兰德。威廉在今年八月刚刚接任因为前任逝世而空出来的国会参议员席位,任命他的正是沃伦州长。

    应接不暇的“寒暄”由此告一段落,宴会即将正式开始。

    司仪走上讲台,还没发声,宾客们就默契的停下交谈,在讲台周围围成一个小圈。

    沃伦一家在离讲台最近的地方。

    简单的开场白后,厄尔·沃伦被请上讲台,发表演讲。

    “先生们,女士们,以及可爱的孩子们……”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