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怒火中烧的约瑟夫抬脚就要走向奥黛丽,刚走几步,他突然一顿,半晌后,转身离开了公园。

    毫无察觉的埃文和奥黛丽在公园腻了一下午,天光渐暗时才分别。

    奥黛丽回到家,一开门就闻到一股香气。路过餐厅,奥黛丽看到餐桌中央放着一碗散发着腾腾热气的南瓜汤。

    “Daddy?”

    奥黛丽叫了一声。

    这时,一身厨师打扮的约瑟夫端着两人份牛排从厨房中走出来,看到奥黛丽,他一边把牛排往餐桌上放,一边笑着说道:“奥黛丽,回来啦,今天我下厨,你休息着。”

    “正好,都做好了。你去洗洗手吧。”

    “哦……好的。”奥黛丽眨了眨眼,迟钝的点了点头。

    几分钟后,父女俩相对而坐。对着一桌吃的,奥黛丽却没什么胃口,她想了想,把手上的刀叉一放,看着约瑟夫道:“Daddy,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约瑟夫切牛排的手一滞,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不能是Daddy加工资了,想要庆祝一下?”

    奥黛丽眨了眨眼,再次以问代答:“是这样么?”

    约瑟夫举着叉子把一块牛肉往嘴里送,嚼了嚼咽下后,试图转移话题说:“嗯,味道不错,奥黛丽,快尝尝。”

    奥黛丽一动不动。

    约瑟夫见状,只能放下刀叉,沉默片刻后,他故作轻松的道:“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我就说了。”

    “奥黛丽,下午……在你身边的那个小伙子是……男朋友?”

    约瑟夫问的小心翼翼,似乎生怕伤害到女儿。同时他又紧紧盯着奥黛丽,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奥黛丽闻言一愣,随即脸上微微一红,惊讶的看着约瑟夫,脱口而出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跟踪了?”

    约瑟夫被吓得赶紧摇头摆手,坚决否认女儿的“指控”,“怎么可能?我当然没有跟踪!”

    “我只是难得休息,所以也去麦克拉奇公园逛了逛,想看看你画画而已。”

    “真的,我保证,向上帝,不,向你母亲发誓。”

    “好吧,看在上帝的份上,估且先相信你。”奥黛丽松了一口气,她讨厌跟踪这种行为,因为这会让她情不自禁的回想起战争时期的苦难。这种厌恶感甚至压过了她和埃文的秘密被发现的恐慌。

    “那就好,奥黛丽。”约瑟夫同样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被女儿讨厌,失去女儿,他就失去了一去。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那个男孩子……”

    “他叫埃文·沃伦,是我的同班同学。”

    奥黛丽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约瑟夫满意。

    约瑟夫追问道:“就这样?还有呢?”

    “如果你问我是不是和他在交往?”奥黛丽犹豫片刻后,决定对父亲坦白,“答案是YES!”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约瑟夫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失落,被压下去的那股怒火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他给自己舀了一碗汤,喝下一大口,然后才问道:“所以,因为他,你才不想去读艺术高中,是不是?”

    奥黛丽没有想到父亲居然问起这件事,一时不知做何反应。她本以为父亲会怒气冲冲的让她和埃文分手的。这是作为父亲常见的反应。

    奥黛丽镇定心神,立刻否认道:“Daddy,这不关埃文的事。”

    “怎么不关他的事!奥黛丽,我绝不允许有人妨碍你,束缚你!他不行!”约瑟夫激动的说道:“即使是我自己,也不行!”

    “谢谢,Daddy,你这么说我很高兴!”奥黛丽感动不已,但她还是需要为埃文解释一句:“不过,埃文对这事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可能妨碍我。”

    “当然,我承认不去洛杉矶有埃文的因素在里面,但更多的是因为我不想改变现在的状态。”

    “不想改变什么?”约瑟夫不理解奥黛丽的意思。

    “Daddy,我喜欢现在的安定!”

    “即使从此只能在西尔维亚之屋那种小教室跳芭蕾舞?”

    “……”奥黛丽沉默半晌,随后点点头道:“是的,我愿意!”

    “你!”约瑟夫看着奥黛丽,半天说不出话。

    他突然很失望,失望于女儿居然如此轻易放弃自己的理想。

    但他更加内疚,内疚于过去自己居然给奥黛丽带来如此深刻的影响。

    “好了,Daddy,这事到此为止,我们吃饭吧,再不吃,牛排就要凉了。”

    奥黛丽拿起刀叉,吃了一块牛排,给约瑟夫的手艺予以盛赞。

    约瑟夫见女儿不想再谈下去,没有办法,只能随她。

    不过,他在晚饭结束时补了一句:“奥黛丽,你不想去洛杉矶以及交男朋友的事,我不想多说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把那个小伙子带来给我看看。”

    “这是一个父亲的要求,我不希望你拒绝。”

    ……

    新的一周来临,埃文突然发现身边不少人都一脸阴郁。

    维吉妮亚因为复习数学,被折磨的痛苦不堪,看什么都不顺眼,处于谁惹谁倒霉的状态,因此埃文和多拉都明智的离她远远的。

    父亲厄尔州长在为此起彼伏的罢工浪潮和几乎失控的物价而忧愁不已。

    从去年十一月开始至今的汽车工人大罢工不仅没有结束,反而有更多工人为了声援而举行罢工,其中就有通用电气的工人。作为州长,厄尔不能不担心加州会不会出乱子。

    再过不到两个月,州长改选的初选就要开始,厄尔·沃伦不希望出任何问题。

    他是冲着连任去的。

    埃文见状,少见的在早餐会上安慰他说:“不用担心,加州乱不起来的。”

    卡尔·巴顿则是因为和北萨克拉门托的谈判受挫,迟迟拿不到开工许可而烦躁不已。

    对此,埃文不仅不宽慰人家,还不停的嘲讽说:“真是没用,连个公务员都搞不定。”

    卡尔听后一脸幽怨。

    埃文还发现负面情绪好像会传染一样,最后连奥黛丽都似乎有心事。两人独处时奥黛丽经常欲言又止,当他问她时,她却都故意岔开话题。

    埃文心中生疑,但没有逼迫奥黛丽,直到时间进入二月。

    大地回春,草长莺飞,埃文和奥黛丽的感情也到了经受考验的时刻。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