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说实话,对于罗杰斯自作主张,几近自残的行为,埃文非常的生气——这哪是一个理工科的学生会做出来的事。但人家此刻躺在床上,连大气都不敢喘,埃文只能暂时压抑住把他骂得狗血淋头的冲动。

    毕竟,说到底,罗杰斯帮他把数据测出来了,虽然代价不菲。

    罗杰斯接近他,是带着任务来的,这一点埃文很清楚。人家帮了自己,虽然不是自己想要的,但自己不能无动于衷,装作一切没发生。

    这不是埃文的性格和为人。

    所以,原本不打算去参加麋鹿聚会的他,看在罗杰斯的份上,决定去一趟。

    七月二十八号,埃文将安全带设计专利弄好后的第二天傍晚,埃文带着奥黛丽出现在麋鹿之塔楼下。

    作为BPOE麋鹿们的聚会,举办地点当然是在这栋由麋鹿们集资修建的大楼内。

    上楼前,奥黛丽仰视片刻高耸的大楼,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犹豫道:“埃文,我这样上去,合适吗?”

    此时,奥黛丽依旧是那副朴实无华的装扮,除了头发经过一番打理外,和平常的她没什么区别。她穿着白色连衣长裙,脚踩小高跟凉鞋,颈上没带首饰,露出光洁的一片雪白,身上仅有的装饰品是左手上的一枚浪琴女士腕表。那是她母亲留下的遗物。

    奥黛丽的母亲是有爵位的贵族,她自己虽然没享受过贵族的生活,但多少知道上流社会正式晚宴的一些规矩。别的不说,得体的着装是最基本的要求。

    今天埃文突然让自己陪他出席一个聚会,奥黛丽当然是高兴的。可事到临头,奥黛丽又有些想打退堂鼓了。

    埃文见状,双手握上奥黛丽的双手,两人面对面站着,手与手相连,形成一个小圈。他看着奥黛丽,柔声道:“没关系,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我不是给你看过请柬吗,上面只写着可以带女伴,着装要求可没写。”

    “你没看我也没穿正装吗?”

    说着,埃文抬起手臂向奥黛丽示意,他上身穿的可是无袖衬衫。这种着装放在正式的晚宴上当然是不得体的。

    在这里,男人的正装只有一种——西装西裤皮鞋。

    “再说,这又不是什么正式的晚宴,只是一群闲人的聚会而已!所以,放心吧!”

    在埃文的劝解下,奥黛丽定下心来。

    埃文说行就行!

    会场在二楼,就是去年圣诞埃文来过的那个地方。

    奥黛丽和埃文手牵着手来到二楼,在入口处拿出请柬,做了登记。

    登记处负责登记的是两个青年,看到来登记的埃文和奥黛丽,都齐齐一愣。

    这年龄,这穿着,有点不对吧?

    请柬也有一点奇怪……

    不过,请柬上的签名是对的……

    埃文察觉到他们眼中的异样,皱了皱眉。

    走进会场,埃文两人立刻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原因无他,会场里所有人,男的都是一身正装,女的也穿的珠光宝气,一身礼服夺人眼球。

    只有他们两人,和整个会场格格不入。男的穿的像乡下进城来的穷小子,女的像误入城堡的……灰姑娘?

    看着无论是穿着还是年龄都很特别的两人,有人切切私语,有人指指点点,有人掩嘴偷笑。

    埃文见状,立即明白自己被设计了。他第一时间就想要转身离开——他可不想被当作笑话看。

    但下一刻,埃文就改变了主意。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一走了之。

    埃文硬生生的止住转身的念头,在同样不知所措的奥黛丽手上拍了拍,然后牵着奥黛丽,旁若无人的继续向会场里面走去。

    一边走,埃文一边轻声说:“奥黛丽,暂时忍耐一下,待会儿办完事后,我们就走。”

    奥黛丽无声的点点头,握着埃文的手也紧了紧。

    埃文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会场内的众人,这些所谓的麋鹿们,年纪大多在二十岁出头,他们带来的女伴个个光鲜亮丽,三十岁四十岁的中年人比较少,再往上更是一个也没见到。和很多大型聚会现场一样,年轻的麋鹿们不自觉的分成几个小团体。埃文仔细观察了一下,试图猜出这些团体是怎么形成的。是地域不同?还是领头羊的原因?异或是政治观点?

    因为对这些人不熟悉,一时之间,埃文也没能得出结论。

    埃文正一边观察,一边向前走时,丹尼尔·格雷带着大卫·海特向他们走来。看到埃文的着装,他们心中有些不快,但面上却不动声色。格雷满脸笑容的向埃文伸出手,一边握手一边欢迎他的到来。

    “埃文,你能来真是万分荣幸,还有这位美丽的小姐,欢迎你的到来。”

    “她是奥黛丽·赫本,我的女友。”

    埃文介绍之后,奥黛丽行了一礼。

    “赫本小姐,认识你很高兴,来,埃文,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大卫·海特,BPOE加州地区的‘秘书’。”

    又是一段礼节性的对话之后,海特突然拍拍手掌,将会场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各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埃文·沃伦,‘加州之子’的儿子,一位即将冉冉升起的启明星。我们正准备将其吸纳入会,在场的诸位可得好好表现。”

    众人齐齐看向埃文,向他点头示意。

    接下来,简单寒暄几句后,海特说:“我要准备接下来的仪式,埃文,不介意我离开一下吧?”

    埃文笑着说:“请随意。”

    于是,海特带着格雷离开,一转身他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低声道:“埃文·沃伦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拒绝也不用故意穿着这身来吧?”

    格雷同样压抑着声音说道:“海特,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海特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格雷,你注意着他们一点,在我去准备仪式期间,我不希望出会场问题。”

    海特所说的仪式,其实就是新麋鹿入会时的必经的过程之一。很显然,今天的聚会不仅仅是吃喝玩乐那么简单。

    见海特离开,对埃文有兴趣的人开始蠢蠢欲动。没多久,有人迈出脚步,和埃文搭起讪来。

    有一就有二,前来和埃文搭话的人络绎不绝。

    “埃文,你真的才17岁吗?”

    “埃文,你真的考上了加州理工吗?”

    “埃文,魔方真的是你发明的吗?能教教我怎么还原吗?”

    前来搭话的人显然对埃文了解不少,只是因为太过难以置信,所以都想听听真人怎么说。

    对于这些人,埃文虽然觉得不耐烦,却硬是耐着性子,一一回答。

    埃文注意到,这些上来和他说话的人,都来自同一个圈子。

    不知不觉间,埃文身边聚集了不少人,成了又一个圈子的中心。

    大家所聊的话题在埃文的引导下,渐渐从埃文身上的神奇之处和魔方转到了别的地方。他们从魔方说起,先后聊到了以前玩过的玩具,聊到了玩具的价格,从玩具的价格又聊到了当今的物价。说到物价,大家又开始批判起时任总统的傻X政策来。最后不知不觉间,大家讨论起时下的中期选举中两党的形势来。

    萨克拉门托作为加州首府,人口不是最多的,各种产业也不甚发达,但有两种人绝对是排一州前列的,那就是政客以及职业说客。

    政客操弄政策,职业说客遵照金主的意志,说服政客操弄政策。

    此刻会场中的不少人就是以上两种人的后代,埃文是其中背景最大的一个。这些人因为长时间受家里的熏陶,对于中期选举这种活动格外关心。

    当然,其中也有埃文这种反例存在。

    不过,埃文不关心归不关心,但对两党眼下形势的判断力却不比别人差。

    “因为杜鲁门控制物价及通胀不力,民主党在国会将迎来共和党的挑战,就是翻船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个论断得到一部分人的赞同。

    “具体到我们加州,我父亲可能…大概…也许会遇到一点困难……”众人小声哄笑,埃文这话显然是在自谦,“至于加州议会,也将迎来新面孔新力量的崛起。”

    “当然,有人上自然就要有人下,所以,有些面孔也将从议会大楼消失……比如说我们的议长先生。”

    这时,有人追问道:“埃文,你认为查尔斯先生会输掉和奈特先生的竞争吗?”

    埃文一副肯定无比的表情说:“当然!”

    话音未落,一个人跳了出来,高声道:“呵!毛头小子!胡说八道!”

    埃文寻声望去,眼睛微微一眯,众人让开道路,那人走到埃文面前。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哈利·里昂,他们刚才提到的那位查尔斯先生的儿子。

    埃文收起笑容,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里昂说道:“先生,你是在说我吗?”

    里昂黑着脸,一脸敌意的看着埃文,冷笑道:“小子,你有什么能耐在这里大放厥词?”

    “就凭你这副刚刚从工厂下班的打扮吗?我觉得你出门之前还是先请一个礼仪老师好好学一下更好,你觉得呢?还有……”

    里昂正想再嘲讽一下埃文带来的女伴时,却见埃文一言不发,沉着脸,突然一个箭步来到里昂面前,照着他的眼睛就是一拳。

    “啊!”里昂发出一声痛呼,身边向一边倒去,幸好旁边有人,那人下意识的扶了他一下,里昂这才没摔到地上。

    里昂重新稳住身体的平衡,一手捂住眼睛,愤怒无比的朝埃文吼道:“FXXK,你在干什么?”

    说着,里昂朝埃文走去,同时扬起一只拳头,想要打回来。

    可惜里昂长得跟竹杆一样,即使握着拳头也没什么威慑力。

    埃文嘴一撇,迎了上去,正准备一拳将其干趴下时,两个壮汉一左一右夹住了他。同时里昂也被人控制住无法动弹。

    埃文眉头一皱,向两边的人呵道:“放开!”

    壮汉对视一眼,没有动静。

    “我不会再动手了。”

    听埃文如此说,壮汉才将其放开。

    埃文揉着生疼的肩膀,奥黛丽跑了过来,满脸忧色。埃文朝她笑了笑,说:“马上就好,别担心!”

    说完,埃文向依旧在闹腾的里昂。

    “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突然打你?”

    听到埃文的问题,里昂突然安静下来,愣愣的看着埃文。

    埃文呵呵一笑,道:“看来你想明白了。”

    “我的请柬应该挺特殊的……被人做了手脚。”

    “所以我们才在会场如此显眼。”

    “你呀……真够傻的,被人随便一激就忍不住了。”

    “你也不看看,整个会场有哪个人当面拿我和奥黛丽的穿着说事的?”

    “这就是皇帝的新衣,会戳破它的除了无知的小孩,还有别有用心的傻子。”

    “嗯……看你这眼神,还不服气?”

    “呵呵,我可不打算说服你!”

    说完,埃文轻蔑的看了里昂一眼,然后一转身,对早已站在一旁却不知道怎么处理的格雷说了一句:“替我向海特先生说一声抱歉,不能参观你们的入会仪式了。”

    接着,埃文牵起奥黛丽,双双向外走去,众人默契的让开一条通道,无人阻止。

    两人走后,里昂自然也不好再待下去。

    直到走到停车场前,埃文和奥黛丽都只管往前走,一路无言。

    来到埃文的Super De Luxe轿车前,突然吹来一阵风,将奥黛丽两鬓的头发都吹了起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不让头发乱飞。风停,奥黛丽一只手整理头发。埃文见状,也伸出一只手帮着她将头发撩到耳后。

    至始至终,两人牵着的那只手都没有放开。

    埃文一边撩着奥黛丽的秀发,一边柔声问道:“刚才……没吓到你吧?”

    奥黛丽仰头盯着埃文的面庞,好一会儿才轻启朱唇,道:“说实话,确实有那么一瞬间……”

    “不过,看到你的那一拳,那么的果断、直接、帅气,我就一点也不怕了。”

    “是不是,在那一瞬间,我看起来是如此的可靠?”埃文腆着脸自夸道。

    “嗯!”奥黛丽大方的点点头,埃文反而脸红了。不过,奥黛丽随后小脸一板,训道:“但是,埃文,暴力是不可取的,是解决问题最下乘的手段。”

    “你说的对!”埃文点点头,一副坦然接受批评的样子,不过,他还是给自己辩解了一下:“但是,刚才那家伙太可恶,太气人了。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也就算了,还把你牵连在内。这我就不能忍了!”

    “嗯……这次算是例外,以后可别这么冲动了”奥黛丽心软改口道。

    此时奥黛丽脸颊通红通红的,让人看了不禁想要咬一口。

    埃文没忍住,于是就这么做了。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