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威廉离开时,神色黯然。

    埃文的意思很明显,道歉接受,其它的就另说了。

    第二天,埃文如常上课,威廉没有再粘上来。

    哈利·里昂终究还是休学了,似乎真的摔得不轻。如果脑震荡是真的,以现在的医学条件,在没有CT的情况下,医生也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对于这些,埃文漠不关心。

    他更关心的是该怎么和奥黛丽开口,以及,今天报纸的头条。

    今天,一场持续了216天的审判终于迎来了最终判决,有人绞刑,有人被庇护。

    这一次是在纽伦堡,接下来就是东京。

    继威廉来道歉之后,拉尔夫也向埃文道了歉。

    在晚餐的时候公开进行的。

    那晚的问询之后,他意识到了其中的不正常,再加上律师卡尔的出面,让拉尔夫不得不考虑如果真被起诉的后果。

    对于拉尔夫的公开道歉,埃文只能接受。

    接下来的几天,学校风平浪静。

    只是主动和埃文说话的新生没有几个。

    十月四号,周五晚,埃文带着资料回到“林中小屋”。

    奥黛丽比他回得更早,当埃文到家时,餐桌上已经摆上了餐具。而奥黛丽本人正在一边踮着脚尖,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调,一边在将烹制好的蕃茄意大利面分成两盘。

    “晚上好!亲爱的公主殿下!”

    埃文从背后环抱住奥黛丽的腰肢,柔声道:“在唱什么?”

    “埃文,你回来了!”奥黛丽面露惊喜,将叉子往意大利面上一叉后,双手覆在腰上埃文的大手上,脑袋在他脸上蹭了蹭,说:“是艾博特先生的音乐剧《高跟纽扣鞋(High Button Shoes)》里面的曲子。”

    “听起来还不错……什么时候去唱给艾博特他们听?”

    “下个月中旬吧……”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分享着彼此的日常。

    埃文还是没好意思说出自己被“同志”这件事。

    几次话到嘴边,都被他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埃文载着奥黛丽,再跑了一趟UCLA接维吉妮亚上车。

    他们要回一趟萨克拉门托。

    ……

    哈利·里昂摔倒入院的事,丹福斯第二天便知道了。

    这不是他消息有多灵通,而是因为里昂家的人为了查清原因而找到了他。

    好兄弟受伤,丹福斯当即准备要前往探视,但在病房前被里昂家的人拦了下来。

    因为,某种意义上,丹福斯是哈利遭此横祸的祸首之一。

    谁让哈利那晚是和他一起喝的酒呢?

    事实上,里昂家的人也没有错怪他。

    本来哈利已经退宿了,当晚他就不会回Hovses的。

    但丹福斯不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在哈利酒醉后依旧将其往Hovses送。

    然后,就有了现在躺在床上、整天想吐的哈利。

    虽然里昂家人不待见丹福斯,但他却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今天是周六,丹福斯决定再去一次医院。

    丹福斯准备了慰问品,希望能见到哈利,并得到他的谅解。

    就在他准备出门前,丹福斯看到了两条报道。

    “检察官VS议长,司法部插手,议长身陷贿赂丑闻?”

    “加州之子罕见表态,表示乐于看到奈特先生成为他的副手!”

    看完报道的详细内容后,丹福斯把慰问品一扔,空着手开着他的通用Pontiac Streamliner汽车出了门。

    汽车驶向的方向不是任何一家医院。

    没多久,丹福斯出现在UCLA附近的一家书店里。

    站在收银台边,他张望了一会儿,没有找到那个人影,他有些失望。

    丹福斯靠在收银台柜子上,向一位男收银员打听道:“嘿,今天怎么没有见到维吉妮亚?”

    那人瞥了丹福斯一眼,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怎么,你也是慕名而来的?”

    “算是吧!”丹福斯继续东张西望。

    收银员道:“嘿,伙计,别看了,她今天不在。”

    “不过,即使她在,你也约不到她的。”

    丹福斯看了他一眼,随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书店。

    丹福斯走后,收银员骂骂咧咧的说道:“什么人啊,不买书就算了,连小费都不知道给一下。”

    没骂两句,收银员突然停了下来。

    原来是一个女同事走到了他身边。

    “琳达,书都上架了?”

    “是的,刚才那是谁,看你骂了他半天。”

    “天知道他是谁,不过应该是来看维吉妮亚的……辛苦了,琳达,来,快坐会儿,休息一下。”

    ……

    当埃文回到萨克拉门托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这还是埃文开的比较快的结果。

    把奥黛丽和维吉妮亚送回家后,埃文连官邸的门都没进,直接先去了一趟实验室。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切斯特积累了不少问题,想要和埃文好好沟通一下。这东西电话里不好说,只能当面交流。

    解决完切斯特的问题后,晚上七点多,埃文回到官邸,正好赶上晚餐的饭点。

    时隔一个月不见,两个妹妹别提有多想埃文这个哥哥了。一见面,两人就给了埃文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是尼娜,一见埃文,就绕着他左看右看,确认他身上没少什么零件后才抱着他,拍拍他的后背说:“没事就好!”

    从尼娜这话看,很显然,对于埃文身上发生的事,她是知道一些的。

    目睹这一幕的维吉妮亚觉得有些奇怪,都是离家求学,埃文能有什么事?

    晚餐一如既往的温馨可口。

    饭后,厄尔州长把埃文叫到书房,两人密谈了一段时间。至于说了什么,那就是父子俩的秘密了。

    第二天,埃文开车前往北萨克拉门托magic7厂区。

    在工厂的停车场,埃文碰到了卡尔。

    卡尔比埃文早两天回的萨克拉门托。

    在路上,卡尔和埃文说了一件事:“昨天,安藤先生让人送了一件礼物到Alphabet的办公室……”

    埃文问道:“他的方便面可以上船了?”

    卡尔点点头。

    埃文又问:“他送的是什么?”

    卡尔说:“一件中国瓷器。”

    埃文奇怪道:“他为什么送这个?”

    卡尔说:“不知道,也许是现在他手上最珍贵的就是这个吧!我听说他为了筹资,把不少家当给变现了。”

    对此,埃文不作任何评价。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