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尼娜出席宴会,代表着Magic7公司与州长家关系的公开化。

    这一点极有意义,对某些人来说甚至有些突然。

    圣诞假期结束后,一众高管都将手上的期权行权了。

    这个圣诞,埃文过的平平淡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惊喜,送出去的礼物,都被欢欢喜喜的接受了。

    平安夜埃文和奥黛丽一起去了教堂看芭蕾舞,还是赛琳娜夫人组织的,算是补上了去年的遗憾。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今年平安夜没有白雪渲染气氛。

    圣诞节当天,姐弟五个分完礼物后,维吉妮亚就出门了。埃文知道她是去会同学了。

    至于埃文自己,去了一趟切斯特家,回来后就宅在家被双胞胎妹妹轮番”欺负”。

    之所以没和奥黛丽在一起,是因为她今天也约了朋友。

    她要和开萝尔一起去逛街。

    埃文想着,估计奥黛丽她们会在某家店里和维吉妮亚不期而遇。

    萨克拉门托的商业区又不大。

    快中午的时艾伯特和卡尔父子两个一起登门,两人被留在官邸和沃伦一家共进午餐。

    下午,无聊的埃文和罗伯特比赛拧魔方,被深谙此道的罗伯特完败。埃文因此输给了罗伯特一个魔方,外加一张空白“支票”。

    双胞胎见状,也要和埃文比赛。埃文故意不答应,被两人联手镇压在沙发上。最后埃文只好“勉强”答应了,只要姐妹俩给他弹唱一首歌,他就也给她们各一张“支票”。

    姐妹俩立即击掌庆贺,然后极没诚意的给埃文弹唱了一首圣诞歌。

    不过,埃文没有因此恼怒,这本就是他故意找由头送出去的。

    当姐妹俩表演完毕后,埃文自己坐到钢琴前,用生瑟的手法弹了起来,旋律是多拉她们没有听过的。

    只听了一小段,音乐素养不错的她们就知道这是一首好听的曲子。

    四分钟左右,一曲弹完,多拉正要开口问话时,埃文却没有停下,而是继续从头弹了起来。

    有了第一遍的练习,这一遍明显流畅多了。

    与此同时,伴随着琴声,埃文开口唱了起来。

    “When I was young(当我小时候)

    Id listen to the radio(聆听收音机)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等待着我最喜欢的歌曲)……”

    埃文的嗓音并不算出色,更没有特别的歌唱技巧,但歌词一出来,多拉和桃乐丝便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一曲唱完,多拉和桃乐丝便一左一右架住埃文,央求他把谱子和歌词录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琴房的尼娜“嗯哼”了一声,阻止了姐妹俩的胡闹。

    她看了看埃文,问道:“新曲子?”

    埃文点点头。

    “曲子不错,很好听,就是歌词从你嘴里唱出来,有点违和。”

    小小的点评了一句后,尼娜就离开了。

    多拉才不管什么违和不违和的,尼娜一走,她就抓着埃文的手臂摇了起来。

    “快点,快点,否则明天早上六点我就来敲你的门。”

    一边摇,多拉还一边威胁道。

    面对这种小儿科似的威胁,埃文轻蔑的笑了笑,说:“多拉,你这招没用啦,先不说六点你自己起不起得来,我告诉你,在学校,我每天可是六点不到就起床了哦!”

    姐妹俩闻言大吃一惊,桃乐丝甚至捂着小嘴,上下仔细打量了埃文一翻,好像在确认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哥哥。

    以前他就没在七点之前起床过。

    虽然以往的绝招没了用处,但多拉不是一个轻易就会放弃的人,她眼珠一转,抓着埃文的手臂说:“你刚给了我一张‘支票’,现在我要求兑现!”

    “你确定?”埃文想让她在多考虑一下,“要知道,我可是说过这张‘支票’可以实现任意一个愿望,只要我能做到。”

    多拉猛的点了点头,一点反悔的意思也没有。

    在她心里,埃文所谓的“支票”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埃文想了想后,叹了一口气,在多拉的脸上捏了一下,说:“算了,这次算我送给你们了!”

    多拉却道:“不,我说用就用,反正以后也用不到,快点写,我给你拿笔去!”

    说着,多拉风风火火的跑去厄尔的书房,找他要来了纸和笔。

    埃文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钢琴盖板上把歌词和曲谱写好后,埃文把座位让了出来,多拉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

    埃文没有打扰兴致勃勃的妹妹们,离开琴房时,厄尔将他叫进了书房。

    厄尔的书房空间不大,一张书桌,几张沙发和书橱占去了大部分面积,墙上挂着前面几任杰出的州长的黑白相片,厄尔自己的照片也在上面。

    埃文进来后,坐在书桌前的厄尔摘下眼镜,问道:“老弗里斯曼那边,没问题吧?”

    埃文走到书桌前,从厄尔的笔筒里拿了一根雷诺(Reynolds)圆珠笔,边按着笔头边回答说:“放心,一点问题也没有。”

    “老弗里斯曼只是缺一点名气而已,又不是技术不行。”

    “那就好!”听到埃文这么说,厄尔放下心点点头,作为几十年的老朋友,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把老伙计给坑了。

    厄尔重新戴上眼镜,埃文见状问道:“在看什么,公文吗?”

    “现在是假期,是休息时间,您应该注意劳逸结合。”

    对于埃文的劝谏,厄尔只当没听到,“这是你威廉·诺兰德叔叔送来的,我得看看。参议院劳工委员会主席罗伯特·塔夫脱先生想对瓦格纳法案动刀子,正在征求各方的意见。”

    (为了和谐起见)埃文没问这位主席具体想怎么做,而是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不感兴趣的表情,问道:“还有事吗?”

    厄尔摆了摆手,埃文撇了撇嘴,自觉的不再出声,离开时没把圆珠笔插回去。

    当埃文单手转着笔离开书房后,厄尔抬头看了一眼笔筒,又看了一眼房门,轻轻摇了摇头。

    眼下圆珠笔可是一件热门商品,虽然单价贵(以埃文手上的雷诺牌为例,一支12.5美元),但销量却很高,在过去两年中被消费者们狂热追逐。

    不过,此时的圆珠笔还不算非常成熟,在油墨性能和笔头的性能上都不够好,因此最近圆珠笔的市场有了饱和的迹象,并且消费者的兴趣大幅度下降。

    第一个商业化生产的圆珠笔是由英国人比罗发明的,他推出的品牌叫Birome。e圆珠笔,觉得它大有前途后,重新设计规避了比罗的专利后推出的产品。

    不过,以上这些埃文都还不知道,他顺走圆珠笔一是好玩,随手为之,二是想着未来要不要把圆珠笔和便利贴弄成一条文具产品线。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