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哦!原来是他。

    埃文想起来了那次在劳里餐厅吃牛肋时的偶遇,当时这个人就站在哈利身边,看样子关系还不错。

    和哈利关系很好的人出现在维吉妮亚身边……令人怀疑啊!

    埃文心里敲响了警钟。

    不过,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埃文暂时把这事压在心底。

    当务之急,先把车祸的后续手尾处理好才是。

    “埃文!”

    埃文一行人过来的动静不小,维吉妮亚自然不会注意不到,等他们走近后,维吉妮亚招呼道。

    与此同时,哈利的父兄,查尔斯和詹姆斯也自然而然的打量起埃文来。

    在他们眼里,大步流星走来的埃文身上自有一鼓令人不可小觑的气势。

    丹福斯也不例外。

    实际上,丹福斯是这些人中最紧张的一个。

    “维吉妮亚!”埃文走到维吉妮亚跟前,先是看了一眼她的手指,然后才问道:“确定没有问题吗?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维吉妮亚摇摇头。

    然后,埃文摆出主事人的姿态和两位警员握了握手,道:“事情的经过,两位想必已经调查清楚了,结论如何,能说说么?”

    两位警员一高一矮,个高职级也高的警员出面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从双方的证词和现场的痕迹上看,很明显,事故责任将由另一方负全责,相应的证明文书,我们会尽快出具,至于相应的赔偿……”

    警员斜眼看了看手术室的大门,又看了看端坐着的查尔斯,建议道:“你们双方先行协商如何?”

    埃文闻言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警官先生,我不太理解,你们认为这是一起‘事故’,是吗?”

    两位警员对视一眼,意识到眼前这位当事人的弟弟好像有些难缠。

    高个警员问:“你有不同的见解吗?”

    “当然!”埃文点点头道:“从我了解的情况上来看,对方明显是故意开车撞上来的……这种情况,怎么看也不是事故,而应该是……谋杀吧!”

    谋杀!

    这个字眼一出,两位警员都陷入了沉默。

    这可不是一般的指控!

    两位警员不知所措,他们刚才接到了另一方的“暗示”,想要把这事给大事化小,没想到埃文一来就要把他们的结论推翻。

    “咳咳!”

    就在两位警员想着如何把埃文糊弄过去时,查尔斯故意咳嗽了一声。

    “埃文,好久不见了!”查尔斯招呼道。

    人家已经出声招呼了,埃文不好再装作没看见,这才回身看向查尔斯,微微点点头,回道:“下午好,查尔斯先生!还有詹姆斯先生!”

    虽然回了话,但埃文连上前几步,拉近些距离好方便交流的意思都没有,双方隔着走廊相互对视。

    查尔斯无暇顾及埃文失礼的举动,沉声道:“埃文,给我这个老家伙一点面子,此事到此为止,如何?”

    “这事我们承认是哈利的不对,对此我们愿意做出赔偿,以安抚令姐身体与精神上的创伤。”

    “看在哈利已经自作自受的份上,放过他吧……”

    说到这儿,查尔斯看了一眼表示手术正在进行中的灯光,眼眶含泪,神情凄凉。

    看到这一幕,心善心软的维吉妮亚似乎被说动了,她看向埃文,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口。

    然而,埃文不为所动,他把手一抽,回头冲着维吉妮亚摇了摇头,然后才转头看着查尔斯说道:“查尔斯先生,这不是我放不放过的问题,而是极为严肃的法律问题。”

    “哈利学长因此受伤,我深表遗憾。但这不意味着他不需要为其所作所为承担责任。”

    “这一点,我作为一名曾经的检察官之子,必需坚持。”

    “查尔斯先生,相信作为前议长的您,能够理解吧……”

    “你!”对于埃文这一通冠冕堂皇的说辞,查尔斯没什么反应,詹姆斯却忍受不了,一手指着埃文正要回骂时,被查尔斯伸出的手杖拦了下来。

    到了查尔斯这个年纪,什么样的话他没听过,必要时做到喜怒不形于色是最基本的功夫。

    “埃文,得饶人处且饶人,放我们一马如何?”

    查尔斯没有放弃,再次放低姿态,低声讨饶道,“事情了结之后,我会带着哈利离开加州,永远不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埃文依旧摇了摇头。

    他没有和查尔斯再谈下去的意思,转而背对着查尔斯,把目光放在了两位警员身上。

    两位警员顿时压力山大。

    就在这时,手术室灯光的熄灭帮他们解了围。

    手术室隔离门打开,穿着手术服的医生走了出来,查尔斯立刻起身来到医生的面前,詹姆斯急切的问道:“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解下口罩,面无表情的摇摇头,道:“病人因为脑部血管爆裂,抢救无效,已经回到上帝的怀抱了!”

    “怎么可能!”

    情绪激动的詹姆斯面目狰狞的看着医生,同时大声叫道。

    医生镇定的解释说:“病人有脑部受伤的过往病史,身体虚弱,血压高,加上可能生情绪太激动,所以引发了血管破裂,送到医院时,病人脑内已经有大量积血……”

    医生说了这么多,一句话总结就是,我们已经尽力了!

    对于哈利的身体情况,詹姆斯当然一清二楚,有这种结果,他一点也不意外,可他还是做出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抓着医生不放,试图让他重新去抢救。

    “好了!詹姆斯!”

    过了一会儿,查尔斯出声制止了詹姆斯的闹剧。

    因为埃文那边已经打算和维吉妮亚离开这儿了。

    正主人都已经没了,埃文没有鞭尸的爱好,因此决定先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再说。

    “埃文!”查尔斯叫住了他们,“事已至此,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再追究了,如何?”

    埃文一开始默不作声,走了几步后,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说道:“行,我可以不再追究……”

    他一边转身一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补充道:“看在撒旦的份上……”

    查尔斯闻言脸色一黑,用力握了握手杖。

    埃文这话是说哈利没有资格上天堂,只能下地狱。

    这对一位信徒来说,是莫大的讽刺,近乎于恶毒的诅咒。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