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晚上十点左右,《高跟纽扣鞋》剧团租用的公寓外,埃文和奥黛丽在车内依依不舍的话别。

    “好了,我得进去了,再拖下去,剧团的人得回来了,到时说不定记者又会跟过来。”

    奥黛丽在埃文脸颊上亲了一口后,道:“今天玩得很开心……记得把照片多洗一点!”

    得到埃文的保证后,奥黛丽拿起她的斜跨小皮包,打开车门,走下车,阖上门后弯下腰对着车窗摇摇手说:“埃文,晚上做个好梦。”

    “鲍勃,今天辛苦你了!”

    埃文笑着回道:“你也是,亲爱的。”

    鲍勃右手从方向盘上离开,朝奥黛丽摆摆手说:“这是我的荣幸!晚安,奥黛丽小姐!”

    说完这些,奥黛丽这才转过身,拎着斜跨包的带子,脚步欢快的走进公寓。待其身影消失后,福特车才缓缓启动。

    不多时,结束晚上的演出的剧组回到公寓。奥黛丽特意在走廊等到了导演艾博特,并将她只能演完暑假的决定告知了他。

    “很抱歉,艾博特先生,我知道中途退出剧组会给您造成不小的麻烦,可是……”

    “停……奥黛丽!”艾博特打断了奥黛丽的道歉,道:“这事你不用道歉,你还是学生,以学业为主理所当然。”

    “因此,你的请求我答应了。”

    奥黛丽一脸歉意,道:“谢谢,艾博特先生。”

    艾博特和气的说道:“不用谢,奥黛丽。”

    “不过,接下来的演出你可得好好表现!”

    奥黛丽点点头道:“行,我会的。”

    ……

    第二天上午,埃文去了刚刚完成收购交易的史密斯与格兰莫出版社,为的是安抚出版社的员工。然后,他就在办公室见到了艾萨克·菲尔兹。

    埃文很好的压下了眼中的惊讶,艾萨克则有些尴尬。

    约一个小时后,员工见面会结束。原总经理艾伦·格兰莫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这让老员工们安心不少。这说明,至少艾伦·格兰莫对新老板的信心很高,说不定出版社能有个好的未来。

    中午,埃文找了个餐厅,带上了艾萨克·菲尔兹一起吃午餐。

    这是一家法式餐厅,埃文点的主菜是焦香鹌鹑配鹅肝。第一次进这种高档餐厅的艾萨克受宠若惊,好半天才适应。

    “艾萨克,小说大纲想好了吗?”

    席间,埃文饶有兴趣的问道。

    对于艾萨克,埃文的印象还不错。既然奥维尔把他拉入了社团,他又阴差阳错成为自己公司的一员,埃文也乐得帮一把。

    正好史密斯与格兰莫出版社的业务要大改,一些不受欢迎的廉价漫画会被卖掉,纸浆小说也将慢慢向正规杂志转型,其中专门面向幻想类小说的杂志也在计划之中,因此埃文想着如果艾萨克的大纲能让他满意,就把他签下来。

    “埃文,就等你这句话了。”艾萨克兴奋的不能自已,从口袋里拿出几张早就准备好的故事大纲,展开的同时抚平褶皱,然后才递给埃文。

    埃文擦了擦手,接过稿纸,好奇的读了起来。

    “书名(暂定):《神们自己(The Gods Themselves)》”

    ……

    晚上六点,天色将暗未暗时,埃文再次来到艾伦·斯普劳尔的别墅。

    上一次是他主动拜访,这一次却是应邀而来。

    今天约翰·斯普劳尔不在,晚餐桌上只有埃文和艾伦两人。

    一开始,艾伦·斯普劳尔只是与埃文说着闲话,两人聊到了大学,聊到了一战,聊到了二战。晚餐吃到一半,艾伦·斯普劳尔突然问道:“埃文,你在纽约的事办完了吗?准备什么时间回加州?”

    埃文回道:“大致上办完了。”

    “至于回加州的时间,顺利的话,会在纽约法院把案子判下来之后。当然,如果不顺利我也不会一直等着,最迟一周内就会动身。”

    艾伦·斯普劳尔问:“那桩案子,是27号再次开庭,对吧?”

    埃文点头道:“是的!”

    艾伦·斯普劳尔道:“案子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你不用担心。CWT这点能耐还是有的。”

    “埃文,回加州后替我给你父亲问个好!”

    埃文回说:“好的!”

    艾伦·斯普劳尔顿了一下后,说道:“另外,帮我问个问题……”

    埃文心里一个咯噔,明白今晚的正戏来了,道:“您说!”

    “三年前,他放弃了大选。你帮我问一问,明年,他会不会又来这一遭?”

    “好的,我记下了!”

    埃文想了想,问道:“斯普劳尔叔叔,您希望我父亲参加明年的大选?”

    艾伦·斯普劳尔道:“是的!”

    埃文又问:“有希望?”

    艾伦·斯普劳尔看了埃文一眼,反问道:“怎么,你认为你父亲不行吗?”

    埃文摇摇头说:“当然不是!只是,我父亲只是在加州声望卓著,在党内的支持度和全国的知名度嘛,似乎算不上最好的人选!”

    艾伦·斯普劳尔没觉得埃文是在说自己父亲坏话,想了想问道:“那你觉得共和党谁更合适?”

    “塔夫脱(时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艾伦·斯普劳尔自问自答道:“他不行,昨天的法案一出来,他就自绝于工会了。”

    “杜威(时任纽约州州长,共和党温和派领袖)?他倒是不错,可他已经输给过罗斯福一次了。”

    埃文紧闭嘴巴,没有插话。

    他不知道自家州长父亲有没有兴趣和野心参加大选,更对哪些人当过美国总统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现任总统杜鲁门成功连任这事,埃文却记得一清二楚。

    艾伦·斯普劳尔在历数多个潜在候选人的不足之后,总结道:“所以,如果你父亲上的话,胜算不小!”

    埃文面上点头附和,心里却不以为然。

    话埃文当然会传达给父亲,出不出来竞选他的意见无足轻重,厄尔·沃伦的想法和意愿才是关键。

    不过,埃文依旧有些犹豫,要不要提醒一下此时一点也不把民主党和杜鲁门放在眼里的共和党人们。

    改变历史,对自己有好处吗?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