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罗伊斯楼(Royce Hall)的礼堂内正在举行一场竞选活动。

    拥有1800个座位的礼堂有三分之二的座位是空着的,这一方面是因为今天是周一,来参加的活动的要么是本身就没有课,要么就是热衷参与这类活动的学生。

    无论哪一种,人都不会太多。能有几百号人已经不少了。

    活动的主办者本科生协会,活动的目的是给参与竞选理事的候选人提供一个公开宣传自己的竞选纲领的机会。

    今年换届空出的理事席位有五个,参与竞选的候选人有十五名,其中只有一位女性。

    不用说,那位女性正是琳达·斯普劳尔。

    礼堂的讲台上,一位二年的同学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述着自己的竞选纲领,台下的听众不时的给予掌声,表示支持。

    琳达站在舞台一侧、观众看不到的地方,手上拿着讲稿,静静的看着台上竞争对手的表演。

    作为竞选团队两员大将的维吉妮亚和伊丽莎白陪在她身边。她们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只要她们在,琳达就一点也不觉得的紧张。

    不一会儿,在热烈的掌声中,台上的候选人演讲结束,潇洒的走下舞台。路过三女时,那人面带微笑的看了她们一眼,随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开了。

    伊丽莎白冷声道:“他在无视我们。”

    维吉妮亚说:“这还需要说出来吗?”

    两女对视一眼,随后齐齐看向三人中最年轻的琳达。

    琳达微微一笑说:“该我上场了,看好了!”

    正说着,台上的主持人说:“下一位上台的是,文学与科学学院,经济系,二年级生,琳达·斯普劳尔,有请!”

    话音刚落,观众席中暴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对琳达表示支持的是一群女学生。

    她们的人数并不多,声势却不小。

    琳达在维吉妮亚和伊丽莎白的帮助下,最后确认了一遍妆容后,缓缓走上了舞台。

    望着台下的观众,琳达面带微笑,心沉如水。

    这一刻,整个舞台只属于她一个人。

    这是她的起点。

    她绝不允许失败。

    ……

    另一边,接受完调查的埃文回到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多了一个人。

    院长杜布里奇也到了。

    他朝埃文招了招手,等埃文走到他面前后,问道:“如何,没有什么问题吧?”

    埃文自己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笑道:“能有什么问题?”

    他环顾四周注视着自己的学生们,顿了片刻后,安抚道:“大家不用紧张,如实回答就行……”

    过了一会儿,埃文看着杜布里奇,问道:“院长,我们实验室以后该不会要有安全许可才能进来吧?”

    美国相关部门为了保密制定了严密的制度,要接触保密信息需要有安全许可。在加州理工,进出喷气推进实验室就需要有安全许可。

    埃文之所以问杜布里奇这个问题,是想确认在国防部眼里实验室的级别到底有多重要。如果真到了需要安全许可的地步,对埃文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可不想天天被一群人跟踪加监听。

    对于埃文的疑问,杜布里奇摇摇头,说道:“目前还不需要。”

    “我们做的是基础研究,就重要性和危险性来说,还没到需要如此严密防护的地步。”

    “当然,必要的审查还是免不了的。”

    杜布里奇看着表情缓和了些的埃文,问道:“埃文,你对国防部的介入……很反感?”

    埃文顿了一下,道:“不是反感,只是不舒服而已……”

    他突然转头看向华森教授,问道:“教授,如果有人在你上课时闯入课堂,你会有什么感觉?”

    华森教授想也不想就回答说:“当然是破口大骂,将人赶出去。”

    埃文耸了耸肩说:“没错,我就是这种感觉。”

    杜布里奇深有同感,点了点头,但他是院长,有些话不方便明言,只能岔开话题说:“埃文,这个事你不用担心,应该不会太麻烦。”

    埃文不以为然的点点头。

    杜布里奇见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随后说道:“我还有事,得先走了,华森教授,这的事就交给你了。”

    杜布里奇边说边起身,然后看向留守在办公室的探员谢尔曼,问道:“先生,埃文已经不需要留在这儿了吧?”

    谢尔曼想了想,回道:“是,他可以自由行动了。”

    听到意想当中的回答,杜布里奇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朝埃文招了招手,说:“埃文,能送我一段路吗?”

    埃文知道杜布里奇这是有话想和自己说,便道:“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之后,两人一起离开了实验室。

    走出大楼后,埃文问道:“院长先生,我们往哪儿走?”

    杜布里奇手朝东边一指,说:“午饭时间快到了,你应该是回BlackerHouse吧……我们一起。”

    杜布里奇走在前面,埃文跟了上去。

    通往宿舍楼的Olive小道路边树荫密布,一阵风下来落叶不少。

    杜布里奇突然感慨道:“又到秋天了!”

    “埃文,你喜欢秋天吗?”

    埃文说:“喜欢,秋天是丰收的季节。”

    杜布里奇说:“丰收!没错,这是一个美好的季节。说实话,埃文,我很意外从小在城市长大的你会喜欢秋季。”

    埃文笑道:“我第二喜欢的是冬天,因为我出生在冬天,我和喜欢的人定情也是在冬天。”

    杜布里奇笑了笑,“冬天,是萧瑟肃杀的季节,是农业时代农民们休息的时候。”

    “埃文,你自己开了工厂,可能对工人有些了解,但对于农民,尤其是美国以外的农民,你有了解过吗?”

    埃文很想回答说有,但他只能摇头,然后问道:“院长,你想说什么?”

    杜布里奇停下脚步,看着埃文,“也是,埃文,你是个聪明的小子,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埃文,我不管你有没有接触过马克思等人的理论,对他们的观感态度如何,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别和他们扯上关系。”

    “他们的理想是好的,但在美国行不通。”

    “世界是自由的,不能只有一个声音。”

    ……

    “UCLA需要有女性的声音,我将代表她们发声!”

    这是琳达演讲的最后一句,在热情的支持声中,她信步闲庭走下讲台。

    刚走下舞台,她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伊丽莎白,反响如何?”

    伊丽莎白道:“你居高临下,应该看的一清二楚才对。”

    琳达撩了撩头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就没看下面……”

    琳达外表看着强势,成绩卓绝,但真正参与这种社会活动却是第一次。

    说实话,以在讲台上不出错,琳达自己都有点意外。

    伊丽莎白轻轻一笑,道:“反响很好,女性同胞的情绪被充分的调动起来,我相信那五个位置中绝对有你的一份。”

    琳达不放心的问道:“其他人的反应呢?有没有看到很强烈的逆反情绪?”

    维吉妮亚说:“没有,放心!我们的演讲稿已经很注意了……如果还受不了,也不会是我们的问题!”

    琳达松了一口气,轻拍胸脯,接下来还有五天的宣传期,只要不出大的差错,当选应该问题不太了。

    如果当选理事,也不能放松,后面还有理事长。

    这一步难度更大,不过值得一试。

    能力的提升光靠看书而不经实践是无法做到的。

    要想站到他身边,这些都是值得的。

    ……

    下午四点多,埃文再次回到实验室,这时所有人的审核以及实验室的检查也结束了,西装大汉们早已撤离。结果埃文自然不清楚,因此一进办公室,埃文就找到了莱顿询问起来。

    “审核结果怎么样,他们走时有留下什么说法吗?”

    莱顿回答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大家都是清白的。”

    “他们说还会过来,要给们上课。华森教授和他们交涉过了,让他们周末再过来。周末才有空……”

    “今天已经耽误不少人的课了……”

    埃文问:“他们应答了?”

    莱顿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埃文小声问道:“莱顿,你知道他们是冲什么来的?”

    莱顿双眼直视着埃文,突然笑了出来:“埃文,如果他们问的问题是一样的,那你肯定也知道。”

    埃文微微颔首。

    虽然美国人大多数都不太关心除美国以外的地区,二战要不是曰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参不参战都不一定,但埃文肯定不是这种对国际局势漠不关心的人。

    这一点莱顿看得很清楚。

    《Taft–Hartley Act》得以通过,非美活动委员会活动变得频繁,这些都说明了冷战对抗已经蔓延到了国内。

    这种意识形态的交锋,无论在哪一方都十分残酷。

    想到这里,埃文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后,埃文便离开了学校。

    晚上,英格伍德附近的一家餐厅里,埃文和吉拉德相对而坐,共进晚餐。

    “吉拉德,工作都交接好了吧,有没有觉得困难的地方?”

    吉拉德轻松回道:“没什么,电器的宣传策略其实比玩具简单多了。”

    埃文说:“你有信心就好。”

    吉拉德用餐巾擦了擦嘴巴,拿起高脚杯和埃文碰了一下。

    里面盛的果汁。

    吉拉德突然沉声道:“埃文,你今天是有什么事话想和我说吗?”

    埃文一愣,反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我表现的很明显吗?”

    吉拉德笑道:“埃文,你好像没有单独请过我们吃饭吧?刚才卡尔想来,你都拒绝了……”

    “好吧……被你猜对了……”埃文观察了一下四周,正色道:“等一下我送你回住的地方,我们车上说。”

    十来分钟后,福特车的后座。

    埃文一脸严肃的说:“废话我就不说了,吉拉德,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吉拉德解开衬衫的第一个纽扣,道:“请问吧!”

    埃文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在…纽约…和那些人接触后,加入他们了吗?”

    吉拉德闻言脸色一沉,气息一滞,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埃文。

    埃文这个问题透露了许多东西,比如说,有人在“看着”他……

    好半天后,吉拉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开口说道:“埃文,我很吃惊!”

    “为什么直接问我?你相信我的回答吗?”

    埃文点点头说:“吃惊是当然的。如果是我,我也不希望被人这么对待。”

    “至于为什么亲口问你,因为我相信你的回答。”

    “呵……”吉拉德看着埃文,“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埃文眼神丝毫不退避,说:“为什么不呢?”

    半晌后,吉拉德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在这种事上这么直白。”

    埃文解释说:“因为,我不觉得我做了什么错事。”

    “他们都是出于安全目的才被派出的,当时在纽约的高管几乎身边都有人暗中跟着。”

    “毕竟有那个经理的例子在前,我不放心。”

    “你的事只是一个意外。”

    “好吧……我相信你!”吉拉德见埃文的话不像假的,迟疑了几秒,回道:“那个组织,我没有加入。”

    埃文郑重的建议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和他们联系。”

    “在美国,他们是没有前途的。”

    吉拉德想了想问道:“为什么?”

    埃文说:“因为环境有变。”

    吉拉德不解道:“我知道他们的思想在美国不受待见,但……有必要谨慎到连接触都不行吗?”

    “美国是自由社会,政党自由,信仰自由,宗教自由……”

    埃文打断道:“但任何自由都是有边界的……”

    吉拉德正想反驳时,埃文又道:“几年前,日裔连人身自由都失去了,何况他们?”

    吉拉德说:“那是战争时期,对方是***……”

    埃文道:“谁告诉你战争已经结束了?”

    吉拉德愣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汽车停到了路边。吉拉德靠在后座,仰着头,闭眼沉思。

    埃文静静的等着。

    “叭!”

    一辆汽车鸣着喇叭从旁边飞速开过,吉拉德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埃文,道:“谢谢,埃文。”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