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砰砰!”

    房间响起敲门声。

    中年男子应了一声:“请进!”

    切尔诺推开门,走进房间,朝坐沙发上的中年男子点头示意。

    男子右手夹着一根雪茄,另一只手指向另一张沙发,问道:“谈完了?”

    切尔诺是JP摩根银行副总裁级的高管,但在男子面前却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不敢有丝毫失礼的地方。

    因为眼前的男子名亨利,姓摩根。

    切尔诺坐下后,回道:“贷款部分已经敲定了,弗朗西斯正在谈质押合同。”

    亨利吐出一口白雾后,道:“弗朗西斯觉得那个小伙子不是浪得虚名之人,你觉得呢?”

    切尔诺点点头说:“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亨利看了切尔诺一眼,眼中带着一丝疑惑:“光凭这不到一个小时的交流,你就如此笃定吗?”

    切尔诺轻轻摇了摇头,解释道:“这个结论在此之前便已经做出了。”

    “我们有埃文·沃伦的详细调查资料,我相信即使是厄尔·沃伦先生,如果不找人帮忙,对于他儿子的了解也没有我们的详实。”

    亨利闻言点了点头,不再质疑切尔诺的判断。

    “把报告的副本给我送一份过来。”

    对于亨利的命令,切尔诺无从拒绝。

    “好的!”

    ……

    同一天,洛杉矶港。

    杰克·帕森斯在港口出口处静静的等候着。

    他是来接一个老朋友的,这个朋友他有好些年不见了。

    等待的时光是无聊的,帕森斯为了消磨时光,拿出制作精美的卡牌,一张一张欣赏起来,同时在脑海中尝试构思新的战术。

    “嗡!”

    随着邮轮抵达时发出的巨大声响,帕森斯收起了卡牌,拿出了一张接人用的写着名字的硬壳纸,伸长脖子向出口的人群望去。

    这条邮轮从太平洋的西岸出发,到岸的人多半都是东方面孔,因此帕森斯找起人来吃力的很。

    在他眼里,东方人长的都差不多。

    约五分钟后,帕森斯终于和要接的人会合了。

    是对方先找到他的。

    对方一行两人,一男一女。

    帕森斯和老朋友热情拥抱之后,问道:“嘿,钱,不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女士吗?”

    对方腼腆的笑了笑,挠了挠头后,说:“杰克,这是我的妻子,你可以叫她jiang。”

    帕森斯高兴的和她握了握手,之后三人向停车场走去。

    路上,帕森斯问道:“钱,你下一站是哪里,东海岸吗?”

    “是的……”

    “你的家乡还在打仗吗?”

    “是……”

    “真令人遗憾……对了,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

    “什么事?”

    “最近美国的气氛有些压抑……”

    ……

    埃文从罗斯福酒店出来后,一时居然有些迷茫,不知道要去哪里。

    他不想去老弗里斯曼那儿打搅奥黛丽他们,更不想去学校。

    难得周末,他更不想去英格伍德,那会给威尔斯和吉拉德带去不必要的压力。

    于是,埃文在好莱坞大街随便找了家咖啡厅坐了下来。

    他给自己点了一杯牙买加咖啡,坐在靠窗的位置,打发了鲍勃去买他喜欢看的漫画后,一边用汤匙搅动着咖啡,一边观察着窗外的路人。

    窗外之人,有行色匆匆的男人;有满脸笑容、和同伴在打情骂俏的男女;有穿着光鲜亮丽,眼睛却盯着路过男子的女人。

    路过的汽车鸣笛声最是讨人厌,但路人最多也就嘴上骂骂。

    一切都很自然,可埃文却没来由的觉得,自己明明只是坐在咖啡店里,却犹如置身天空,视线由上而下。

    “砰!”

    一个瓷器坠地碎裂的声音打断了埃文的胡思乱想。他寻声望去,看到不远处有两个男子正在争执着什么。

    坐在埃文对面的鲍勃放下漫画,紧张的打量着四周。

    有男侍者向争吵的两人走了过去,试图劝阻他们。

    埃文侧着身体饶有兴趣的偷听着两人争吵的内容。

    “道尔顿,冷静一点,他们只是把你开除了,但却没法剥夺你创作的权力。听着,一切都会过去的。这里,美国,好莱坞不要你的作品那又怎么样,世界这么大,哪里不能去。”

    “我知道,我明白,我理解,但……这不公平!”名为道尔顿的男子******,头发乱糟糟的,不修边幅,说话时神情激动:“他们要我去听证会,去当背叛者,这不可能。”

    “我知道,道尔顿,你不是这样的人。”背影对着埃文的男子塞了一点钱打发掉侍者,然后有意识的降低声调,安抚住自己的朋友:“所以,我很佩服你,真的,你是好样的。”

    “不过,接下你打算怎么办。”

    道尔顿神色黯然道:“我也不知道,也许,可能会离开这个国度吧。”

    男子问道:“去哪里?欧洲,还是南美?”

    “我建议去南美,欧洲现在有些乱,南美毕竟没有经历过大战。”

    道尔顿低声道:“我会考虑的……”

    男子叹了一口气说:“唉,真没想到事情突然会变成这样,该死的《好莱坞报道》!”

    道尔顿却骂道:“该死的政治!”

    沉默片刻后,男子突然问道:“对了,你手上完成的剧本打算如何处理……现在好莱坞应该没有人敢收你的作品了……”

    道尔顿说:“不知道,管他呢,卖不出去大不了就不卖。”

    这时侧耳凝视偷听的埃文小声嘀咕道:“道尔顿……被开除……”

    应该是他吧。

    在咖啡厅坐了半个小时后,道尔顿和他的朋友起身准备离开。与此同时,在埃文的要求下,鲍勃尾随其后,离开了座位。

    下午两点左右,鲍勃回到埃文身边。

    当晚埃文和奥黛丽在高档餐厅共进晚餐,因为在餐厅忘记了时间,当他们准备去电影院时,已经有些晚,没有好看的电影了。于是,两人只能在电影院看了半个小时的《猫和老鼠》。

    当然,虽说《猫和老鼠》是动画片,但“笑”果出色,奥黛丽看了后笑声不断。

    ……

    十月二十日,周二。

    洛杉矶,布伦特伍德高地。

    这是一片别墅区,日落大道从中穿过,有许多好莱坞的工作人员在此居住。

    编剧道尔顿便是如此。

    失去工作的道尔顿赋闲在家,正和妻子一起在花园忙碌着。除草、修剪花木这些工作他以前都是雇人来做的,现在没了收入来源,他只好自己动手。

    就积蓄来说,道尔顿其实并不缺钱,他是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编剧之一,巅峰时一年的收入能超过8万美元。但现在这一切都成为了过去式,道尔顿必需为未来做好打算。

    谁知道他还能不能在美国待下去。

    他曾说过如有万一,就离开美国。这些话可不是辛口胡说的。

    那场听证会给道尔顿提了醒,也许美国并不像其自我标榜的那么好。

    “亲爱的,干活就干活,别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拿着大剪刀的道尔顿正出神时,他的妻子冲他吼道。。

    道尔顿下意识的道了个歉。就在这时,一辆小汽车停到了他家的门前。

    道尔顿和妻子停下手上的动作,注视着小汽车。

    妻子猜测道:“希望不是社区的人。”

    道尔顿说:“应该不是。”

    “不过就算是也不用理他们,这儿是我们买下的,我们有权居住在这儿,谁也无权赶走我们。”

    在夫妻俩的注视下,从车上下来一个灰西装的青年男子。

    男子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在确认自己有没有找错地方。看到庭院里的道尔顿夫妻,男子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立刻向其走了过去。

    道尔顿明白,对方十有八九是冲他来的。

    男子几步来到栅栏边,冲着离其三米不到的道尔顿招了招手,问道:“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道尔顿家吗?”

    道尔顿站在原地,反问道:“你是哪位?”

    男子立刻自我介绍说:“不好意思,我叫所罗门·费弗曼(Soloman Feferman)。”

    “请问你是道尔顿先生吗?电影剧本《Roman Holiday》的作者?”

    道尔顿闻言心中一动,点头应道:“没错,我确实是!”

    “你找我,是为了剧本?”

    所罗门松了一口气,笑道:“今天我的运气真不是错,天气也不错,道尔顿先生,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道尔顿面露微笑,轻轻用肩膀碰了妻子一下后,走向院门,说:“当然,请进!”

    《Roman Holiday》这个剧本他本来是为了派拉蒙做准备的,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被扫地出门了,道尔顿也就不准备留在手里,有人买他就卖。

    只要价钱合适。

    一个小时后,又一辆汽车停到道尔顿的家门口,来的人是道尔顿的律师。

    没多久,道尔顿亲自将所罗门送到门口,替他关上车门。

    回到屋内时,道尔顿的律师笑道:“道尔顿,你的运气貌似有转好的迹象。”

    他看了一眼道尔顿妻子手里的合同,感叹道:“我从没见过买东西买的这么干脆,这么大方的买家。”

    “这让我想起了欧洲那些穷讲究的贵族们!”

    道尔顿妻子说:“但剧本可不是无用的奢侈品。”

    她有些担心,看着丈夫说:“他买你的剧本该不会是抱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吧?”

    道尔顿想了想,摇头说:“不会,这个剧本讲的是爱情故事,要买也没必要买它。”

    ……

    十月二十二日,周四。

    埃文接到卡尔的电话,股票质押的手续已经完成了。然而,应用物理注册送18体验金公司的贷款却迟迟没有到账。

    在全纸质办公的时代,银行的办事效率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

    质押的钱一到账,卡尔便投入到新的工作当中。

    这些钱的用途,早在埃文让卡尔去联系银行时,就已经确定了。

    质押出来的钱有八百万美元,其中两百万美元的去处已经确定了,剩下的钱将会用于银行。

    当然这些钱不是存到银行里,而是用来买银行的。

    没错,埃文打算收购一家银行。

    埃文的目标是市民国家银行,这家银行的名字取得十分大气,但其实是一家只在洛杉矶营业,只有一个网点的小型商业储蓄银行,其存款总额还不到两千万美元。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小银行,以埃文手上的现金,想要收购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市民国家银行是一家濒临破产的银行,这才给了埃文趁虚而入的机会。

    当然,要想成功收购目标,埃文或者说卡尔需要战胜不少竞争对手。

    对手们不是别人,正是加州排名前十的大银行。

    为了赢得收购的机会,卡尔的父亲,艾伯特·巴顿放下进展缓慢的魔方侵权案件,从芝加哥回到加州。在十来天的时间里,艾伯特依次拜访了洛杉矶安全第一银行、加利福尼亚银行、美洲银行等数家银行的总裁或董事长。交涉的内容除当事人外无人知晓,结果却一目了然。

    卡尔成功以五百万美元不到的价格从原股东们手中收购了市民国家银行共81%的股份,成为银行的绝对控股股东,剩下的股份则在其它银行手里。

    当卡尔完成收购的工作时,离从摩根士丹利手中拿到现款连一周都没过去,可谓神速。

    ……

    卡尔完成收购的那一天,旧金山,美洲银行总部,董事长办公室。

    此时,美洲银行的董事长贾尼尼,一位意大利移民的后裔,正好和他的儿子马里奥聊到了退出收购市民国家银行的事。

    马里奥似乎对这事持反对态度,他觉得对方不过是州长的儿子,以美洲银行的体量没有必要向他退让。

    今年已经七十八岁的贾尼尼,一手将美洲银行从一个旧金山的小银行发展到如今加州第一大银行的他看着五十多岁的儿子,语重心长的说道:“马里奥,我知道你看不起那些所谓的政客,认为他们不过是金钱的应声虫。”

    “但是,你得明白,金钱的权力和政治的权力都是权力,很多时候,前者很好用,但在某些时候,后者更好用。”

    “而且,永远不要认为你给他们送了钱,他就必需要对你俯首帖耳。”

    “否则的话,当初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就不会一分为二,洛克菲勒就不会被拆分了。”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