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时间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流逝时悄无声息,当被发觉时,通常只会留下只言片语的懊悔和叹息。

    “啊!又一年过去了!”

    今年的冬假对埃文来说格外的漫长,他在萨克拉门托足足待了快一个月,直到过了1月17号才回洛杉矶。

    这是厄尔的要求,埃文只能配合。谁让1月17日是他的生日呢?

    按照沃伦家的传统,厄尔给埃文办了一个极为正式且隆重的生日宴会。

    宴会当天,宾朋满座。前来为埃文庆生之人,不仅有与厄尔·沃伦来往密切的亲朋好友,埃文自己的朋友也不少。

    比如说与埃文的公司有商业往来的公司在加州的负责人;

    比如说埃文在大学的同学和好友,似瑞克和奥维尔这样的闲人,同样无视了学校的开学时间,早早的就到了萨克拉门托。

    至于埃文自己的手下,更是能来的都来了。

    对于这种大操大办的生日宴会,埃文打心底里不怎么喜欢,但他知道,这事无关自己喜不喜欢。

    所谓的生日宴会重点不在于生日,而是于参加宴会的人。

    那天的晚宴,作为主角之一的埃文因为接待宾客,笑得脸都快僵了。

    而晚宴的另一位主角,厄尔·沃伦,则借着这个机会,在众多宾客面前,正式宣布了他将参加大选的决定。

    今年是大选年,许多的政治活动都将围绕着大选这一主题来进行。

    厄尔·沃伦有意问鼎总统宝座,这事并没有出乎大众的意料。几乎是在这个消息见报的同一天,加州共和民主两党的主要官员都对厄尔·沃伦的决定表示了支持。

    一般来说,美国总统大选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党内初选,该阶段通常开始于2月份,结束于6月份。初选阶段的目的是选出代表本党参加最终大选的候选人。在这一阶段,各州会先行选出代表本州的候选人,然后在6月份左右的本党全国大会上票选出唯一的候选人。

    至于第二阶段,则是确定候选人之后的正式大选,大选日期是在11月首个星期一的翌日。

    各州确定候选人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党团会议,一种是直接预选。前者只需要党代表就可决定,后者需要整个州的选民参与。

    此时,加州共和党采用的方式是党团会议,因此,有着全党支持的厄尔成为加州的总统候选人可以说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随着时间进入3月份,四年一度的大选大戏正式开幕。

    共和党方面,公开宣布参加大选的人数多达15人,呼声不小的候选人除代表加州的厄尔·沃伦之外,还有代表纽约州的托马斯·杜威,代表俄亥俄州的罗伯特·塔夫脱,以及代表威斯康星州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此后,随着选战的进行,来自明尼苏达州曾经担任过州长的哈罗德·史塔生异军突起,拿下了四个州的初选,成为共和党候选人的领跑者。

    “哈哈,真是热闹的很啊!”

    五月的某一天早晨,BlackerHouse公共餐厅,拿着报纸一边看一边吃着早餐的瑞克突然笑着说道,“我数数,一,二……十二,总共有十二个人还挂着候选人的招牌,真不知道全国大会要开几天才能确定最终的候选人?”

    “我猜五天肯定不够。”

    “喂,埃文,你觉得呢?”

    坐在瑞克对面的埃文专心致志的咬着吸管,直到玻璃瓶里的牛奶见底了才松口说:“我说,瑞克,你不觉得在这里随意评说,有些不合适么?要知道其中一位候选人可是你的父亲。”

    “我知道啊!”瑞克收起报纸,无所谓的说道:“可这有什么关系,你的父亲不也在里面么?”

    “再说,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比起一副群狗抢食模样的共和党,在杜鲁门的带领下,民主党可要平静太多了。虽然真要说起来,民主党的乱象并不比共和党要好,但瑞克就是忍不住要发发牢骚。

    他总觉得这样的共和党会出问题。

    对此,埃文有同样的感觉,但埃文却并不想说破。

    因为杜鲁门在中期选举的失利,以及在民权上的态度,民主党事实上分裂成了两部分,亨利·华莱士带着一部分民主党人出走成立了新进步党,并借此参加大选。

    不过,正因为华莱士出走,以及近期在外交上的成就,杜鲁门得以整合现在的民主党的全部力量。再加上马歇尔计划的顺利实行,国内经济开始好转,杜鲁门的支持率开始恢复。

    就埃文的观察来看,民主党已经开始走出上次中期选举失败的阴影。而相对的是,此时的共和党上下却仍然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半点警觉的迹象也没有。

    至此,埃文对杜鲁门能连任已经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了。

    “既然你看不过去,为什么不去提醒一下参议员(指瑞克父亲)呢?”

    看着一脸郁闷的瑞克,埃文建议道。

    瑞克说:“你以为我没试过吗?”

    埃文微微诧异的看了一眼瑞克。

    瑞克满脸无奈:“可是老头子并不觉得民主党有翻身的机会……就差说我是胡思乱想了。”

    埃文点了点头,心道:“我家厄尔也是……”

    遭遇一样的埃文心态就好多了。政治这东西,太麻烦,有厄尔在上面撑着,埃文觉得自己趁着年轻,有高个子在,能轻松一些就轻松一些。

    “不说这些了……”把剩下的面包解决掉后,埃文擦了擦嘴巴,说:“我要去实验室了,回见。”

    “哦!回见。”瑞克下意识的回道:“对了,我听奥维尔说你要参加毕业答辩,有这事吗?”

    埃文收拾着餐盘,说:“有这事。”

    瑞克叹了一口气,用钦佩的眼光看着埃文说:“真有你的,两年就把学分修够。”

    “这么说来,我们也算是同一届毕业的同学了。”

    “没错,瑞克同学。”埃文端起餐盘,又说了一句再见后,走开了。

    目送埃文远去后,瑞克这才拿起叉子开始解决快要冷掉了的早餐。

    毕业之后,我该去干什么工作呢?

    瑞克眼中透着迷茫。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