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从杜威的竞选办公室出来,厄尔直接回到自己在纽约的下榻的酒店。

    一进房间,尼娜便迎了上来,替厄尔脱下西装外套。

    “今天怎么回这么早?”

    厄尔松了松领带,回道:“累了,回来休息一下。”

    尼娜麻利的将西装挂到衣架上,关心道:“怎么,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厄尔摇摇头,将妻子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是精神上的疲惫。”

    “我的身体你最了解,有问题也是你第一个知道,不是吗?”

    尼娜仔细观察着丈夫的脸色,确认没有问题后,这才放心下来。

    “辛苦你了。”

    夫妻俩又是一阵亲热。

    过了一会儿,两人互相依偎着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刻。

    这几个月来,两人随着竞选团队东奔西跑,就没一刻能休息。

    “今天真不用出去了?”

    “是的。”

    “杜威那里不会有意见吧?”

    “不会。”“他今天另外有事要忙,不需要我在场的那种。”

    “哦。那等一下我给你煲汤晚上喝,我让人买了一个电炖锅。”

    “电炖锅?埃文那家公司的?”

    “没错,就是那家公司的产品。”

    “浪费,又用不也几次。”

    “浪费什么,可以带回去啊。”

    “那估计运费比它本身还贵。”

    “是么……不管了,到时再说吧。”平时精明无比的尼娜难得露出迷糊的一面,厄尔看了舒心的笑了出来。

    “对了,刚才孩子们有打电话过来。”为了转移话题,尼娜说道:“埃文和维吉妮亚问他们要不要来我们这儿。”

    “过来干什么?”厄尔想也不想,说道:“不用。”

    “嗯?为什么不用过来,万一当选了,他们也可以出席庆功宴啊!虽然埃文不想进政界,但多认识一些人总归是好的。”尼娜心生疑惑,看了看厄尔的表情,发现其一脸轻松,于是问道:“亲爱的,我们这一次是不是来陪跑了?”

    “呃……为什么这么问?”厄尔惊讶的看着尼娜,“就因为我不让埃文他们过来吗?”

    “不只是这个原因。”尼娜进一步确认道:“我猜对了?”

    “没错!”在妻子面前,厄尔没什么好瞒的:“大概率我们会在2号结果出来后就返回加州。”

    厄尔只说了结论,没有进一步解释。

    “形势这么……明朗吗?”尼娜本来想用“差”这个词的,但对丈夫,她习惯用委婉的说法。

    厄尔点点头,稍显的遗憾的说道:“本来有机会做的更好的,可惜……埃文提醒的迟了一些。”

    “埃文?”尼娜听到儿子的名字,耳朵竖了起来,问道:“埃文提醒你什么了?”

    “他是不是背着我们做了些什么?”

    “嗯,没什么。”厄尔说:“他只是让人收集了一些资料,发现了一些我们以前没注意到的问题。”

    厄尔不想解释的太清楚,下意识打起了官腔,引得尼娜不满的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说明白些。”

    这一下不痛不痒,厄尔笑了笑,说道:“你知道的那么清楚干什么。埃文发现的东西和民意调查有关,是技术上的科学性上的问题。”

    “他让我们知道,别看各种报纸杂志电视上都更看好我们,实际上我们才是真正的输家。”

    “哦。”尼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可是,那只是调查不是吗?结果还没出来,你就这样认输……”

    “我相信自己……还有埃文的判断。”厄尔说:“科学之所以是科学,便是因为其是客观的。”

    “此时认输和结果出来再认输,于我来说没什么差别。”

    “当然,这话你听听就好,可别对外嚷嚷,尤其是别和埃文说。”

    万一真出现奇迹,里外不是人的就是埃文,厄尔可不希望出这样的乌龙。

    “放心,我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吗?”

    ……

    就在沃伦夫妇享受忙里偷闲的二人世界时,当晚,共和党候选人杜威秘密来到一家不对外公开的俱乐部。

    在这里,杜威会见了许多人。

    这些人皆是非富即贵。

    他们是共和党的支持者,金主。

    在这里,杜威将和一些人进行交易。

    既然胜选无望,杜威就需要准备好退路。

    ……

    时间一晃而过,四年一度的大选日到了。

    美国大选的时间是在十一月第一个星期一的第二天,今年是在十一月二日。

    美国地域广阔,本土从东向西横跨西五至西八共四个时区,再加上夏威夷和阿拉斯加,共有六个时区。最先开始投票的地区是新罕布什尔州,最晚的是阿拉斯加。

    大选当日是工作日,不过大部分的公司都会给假让选民去投票。

    当天上午(美西时间),埃文也去了投票站,和实验室的人一起。

    排队,填选票,郑重的将选票放入票箱。

    投票点周围有不少人举着标语,两方的候选人都有各自的支持者。

    埃文第一个投完票,只能在外面等着别人过来会合。

    下一个出来的是莱顿。

    “看样子,今年的投票率比去年好一些。”莱顿和埃文并排站着,打量着投票现场,没话找话道。

    “是吗?”埃文不置可否,上一次大选埃文年纪不到,不了解并不奇怪。

    “今年人更多。”莱顿参加过好几次大选投票,经验当然比埃文丰富:“话说回来,埃文,你怎么没去华盛顿?”

    实验室这些人里,也就莱顿清楚埃文的身份。

    埃文反问道:“为什么要去呢?”

    “如果胜选的话,明年再去白宫也不迟。”

    “如果没胜,那就更没有必要去,不是吗?”

    这理由很正当,但却不是真相。当然,真正的原因,埃文是不会说出来的。

    莱顿点点头:“说的也是。”

    投票结束,计票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关心时事政治的人们守在电台前等待广播播报结果。

    最先出结果的是东部州,这里是共和党的地盘,杜威不出意料的先下一城。

    随后是中部,民主党很快追了上来。

    初步结果在晚上十点(美东时间)公布,结果“出人意料”,赢家是杜鲁门。他在俄亥俄州,伊利诺伊州以及厄尔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都以不到1%的优势赢得了胜利。

    而在结果还没完全出来的七点(美东时间),埃文给厄尔入住的酒店打了一个电话。

    “父亲,看起来你们真要输了。”

    “我知道。”

    “觉得遗憾吗?”

    “不,这可是难得的经验,而且,四年之后,我还可以再来。”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