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圣马力诺的早晨宁静舒适,空气清新而恬淡。

    长期养成的作息规律让科林准时睁开眼睛。

    入眼所见的是粉白的天花板。

    这是一间干净的房间,他身下躺着的是柔软舒适的大床,身上盖着的是带着一点阳光味道的洁白被子。

    科林直起上身,坐在床上,呆愣片刻。

    这久违的柔软让科林意外的没有睡好,以致于人虽然醒了,精神却还有些迷糊。

    我这是在哪儿?

    嗯,我回洛杉矶了。去见了维吉妮亚,还有埃文。

    哦,这里是弟弟在洛杉矶的住所。

    总算清醒了科林掀掉被子,走下床,穿上衣服裤子。

    卫生间在哪儿来着?

    卧室右手边。

    科林想起了昨晚埃文的介绍,走出房间,往右一看,正是卫生间,里面洗漱用品一应俱全。

    放水,刷牙,洗头顺便洗脸。

    做完这一切,科林只花了不到三分钟。

    在冷水的刺激下,神清气爽的科林走向楼梯。

    他的房间在二楼。

    对了,埃文好像也睡二楼,不知道他起来没。

    科林看向记忆中埃文房间的方向,只看到了紧闭的房门。

    他顿了一下,随后收回目光,迈步下楼。

    现在可不是小时候了,当大哥的可以随便进弟弟的房间,以叫醒人为名,行恶作剧为实。

    万一里面是小两口……

    科林一边观察欣赏着屋内的装饰,一边来到一楼。昨天到时已经很晚了,埃文带他走马观花的参观了一下,但没有来得及细看。

    和楼梯相接的地方是客厅,客厅则和餐厅及厨房相连。

    客厅的空间不小,科林粗略看过去,应该有六十多平方米。客厅里布艺沙发,茶几,留声机,座钟,收音机,电视机,一应俱全,其间点缀着装饰用的花瓶,一面墙上挂着几个相框和油画。其中一个相框里是一张合照,里面有除科林以外的沃伦一家人。那幅油画画的是埃文的全身坐像,水平科林不清楚,但他知道这画之所以挂出来,只因为画的作者是奥黛丽。

    科林打量着客厅的布置,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奢华之气。他来到挂着油画的那面墙下,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昨天没仔细看,今天一看,科林觉得画的水平,无论是笔触来是色彩的运用,都还算不错。

    对于非科班出身的人来说。

    欣赏完埃文的“伟岸身姿”,科林来到相框面前,看着照片里的一个个笑容,他不禁生出一种莫名的情绪。

    是遗憾还是羡慕?

    应该说都有一点吧。

    科林正暗暗感怀时,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传进他的耳朵。

    “科林?你起来了?”

    科林转身望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位穿着黑色连衣裙,扎着单马尾的围裙少女。少女身材高挑,面容娇好,尤其是那灿烂的笑容最令科林印象深刻。

    凭这个笑容,科林便能理解,自己的弟弟为什么会对其一见倾心。

    “早上好,奥黛丽。”

    科林招呼道:“看起来,你比我早多了。”

    奥黛丽回说:“我一般都起的早,因为我都是自己做早餐。”

    “说到早餐,科林,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吗?”

    “没有!”科林摇摇头:“奥黛丽,对我不用这么客气。”

    “嗯,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奥黛丽下意识就要拒绝,不过话刚出口,她便觉得似乎这样有些不妥,科林不是一般的客人,他是埃文的哥哥,是至亲。

    至亲之间,正如科林刚刚所说,没必要太客气,那样显得太疏远了。

    于是,奥黛丽立刻改口说:“嗯,其实早餐我一个人就行,不过,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帮我到门口取一下牛奶吗?这个时间点牛奶应该已经送到了。”

    科林满意的点点头,“当然。”

    不一会儿,科林提着装有四瓶鲜牛奶的篮子来到厨房。在奥黛丽的指点下,科林把篮子放到案上。

    看着正在忙碌的奥黛丽,科林问道:“埃文还在睡?”

    维吉妮亚信里说他已经戒掉赖床的毛病了,可现在还没看到人,难道真相并不是如此?

    奥黛丽摇摇头:“不是,他去晨跑了。”

    “晨跑?”科林很是意外,“他有锻炼的习惯?”

    “算是吧……”奥黛丽说:“去年搬到这里后才开始的,每周跑两三次。”

    “他说圣马力诺的空气还不错……”

    “他有时也会拉着我一起跑……”

    “这样啊……”科林若有所思。

    “我来帮忙吧,牛奶是热一热吧?”

    奥黛丽说:“嗯,埃文喜欢喝热的,你呢?如果一样,就热两瓶。”

    “不,我不喜欢喝热的。”科林从篮子中拿出一瓶牛奶,说:“所以,我只用热一瓶就行,对吧?”

    “是的。”奥黛丽点点头,随后指向橱柜,说:“用那个壶子。”

    “好的,交给我吧。”

    科林熟络的干起活来,心里却忍不住感叹道:“维吉妮亚在信里说埃文近几年变化很大,我只当是他成年,人变成熟了而已。现在看来,这哪只是成熟,简直快换一个人了。”

    “以前的他可没有只喝热牛奶的习惯。”

    科林热完牛奶,又帮着给面包涂果酱做三明治,十来分钟之后,早餐快完全做好时,一身运动打扮的埃文回来了。

    脖子上挂着擦汗用的毛巾,浑身热血沸腾,充满着阳刚气息的埃文一进屋,就直奔厨房。

    “给,你的水。”见到埃文,奥黛丽什么话也没说就递上了一杯早已准备好的凉开水。

    埃文接过杯子仰头一口气喝下大半。他擦了擦嘴巴,然后才和科林招招呼道:“早上好,科林。”

    “昨晚休息的还好吗?”

    “很好,就是这么多年没睡过这么软的床,一时有些不习惯。”

    说着,科林端着一盘已经切好的三明治走向餐厅。

    “你知道的,军队里,无论是在营地还是船上,都只有硬板床。”

    “听起来,你似乎更喜欢睡硬板床……”埃文跟着走出厨房,“那么,需要我把床改造一下吗?”

    “这就没必要了。”科林把三明治放到餐桌上,摆摆手说:“我可没有受虐的癖好。”

    “哦?既然没这爱好,那你在军队待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呢?”

    埃文看着科林,意有所指的问道。

    科林沉默片刻,回道:“谁知道呢?”

    埃文看着科林这副意兴阑珊的样子,更加确定他退役这事肯定藏着不小的秘密,有可能他不是自愿的退役。

    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能逼的他脱下军装呢?

    埃文十分好奇。

    但在小小的探试了一下后,埃文便偃旗息鼓了。

    因为眼下并不是询问这事的时机,从科林的反应很容易可以看出来,他并不想别人探究他退役这事。

    吃过早餐,维吉妮亚打来电话,询问科林今天的计划。

    科林回说他会先和几个战友聚一聚,然后就回萨克拉门托。

    刚挂断维吉妮亚的电话,下一个电话就紧接着打进来了。因此这个电话还是科林接的。

    电话对面是尼娜。

    然后,科林便成了应声虫。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保证不会乱跑。”

    “是是是,我知道错了……”

    “什么,现在就回?可是……”

    “好吧,我听你的……”

    “那就这样!”

    挂断电话,科林长舒一口气,一抬头,见到埃文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再次听到尼娜的声音,感觉如何?”

    科林苦笑道:“很怀念,也很伤脑筋。”

    “本来我想和海恩斯他们聚一聚的,现在……没办法,只能换个时间了。”

    “尼娜强令我今天就回萨克拉门托,还要求你准备交通工具。”

    “我听到了!”埃文笑眯眯的点点头,“这小事一桩。”

    “我这就给你调一辆车,顺便赠送一位司机。”

    “司机?这不需要,我会开车。”

    “会开车也不行,回萨克拉门托要开四个小时以上,一个人不行。”埃文说:“昨天你已经见到鲍勃了,要不我给他放个假,让他陪你一起上路?”

    科林摇摇头,说:“真不需要。你安排一辆车就行。”

    埃文说:“这可由不得你。”

    说完,科林一手拿起话筒,一手在数字转盘上转了起来。

    科林无可奈何,干脆上楼收拾行李。当然,其实他没什么好收拾的,他的东西都还在包里,没来得及拿出来。

    二十来分钟后,鲍勃开着一辆车出现在别墅外。

    埃文也将自己车库里的车开了出来。

    准备上学的奥黛丽和提着行李的科林并排站在路边。

    埃文从车上下来,叫住准备上鲍勃那辆车的科林,然后让奥黛丽坐了上去。

    鲍勃开着车走后,埃文对科林笑了笑,说:“上车吧!”

    科林有些意外,“你不用去学校吗?现在已对开学了吧……”

    “就算不用去学校,公司那边呢?”

    埃文打开车门,看着科林说:“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既然不要鲍勃他们陪你,那只好我自己上喽。”

    “来,上车吧!”

    科林呆呆的看了埃文好一会儿,然后才把行李往车上一扔,说:”行,听你的。”

    不一会儿,这辆福特轿车飞驰着开上了99号公路。

    有人说旅行是情侣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

    在埃文看来,其实它不仅适用于情侣。

    任何长途旅行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这就需要同行之人同心协力。

    更重要的是,相对封闭的空间,让同行之人有了更多交流的机会。

    交流多了,彼此也就更加的了解。

    埃文之所以临时决定和科林一起回家,便是为了这个目的。

    他有一点强迫症,既然已经决定完全融入这个家庭,差一个都不行。

    汽车行驶在笔直的公路之上,道路两边是无边的旷野。

    车内的埃文和科林一路就没闭上过嘴巴。

    兄弟俩聊起了小时候的往事,也聊到了科林参军后,埃文干出的一系列堪称传奇的事迹。

    当说起小时候还在奥克兰生活的趣事时,两人会不约而同的发出欢快的笑声。

    当埃文叙述着他从发明魔方到带着尼娜还有罗伯特去好莱坞拍等一件件事时,科林会一字不落的听进耳朵里,时不时会为埃文的成就而大力鼓掌。

    当然,最后埃文少不了问了科林一些军队里情况,不过,他小心的避开了那个问题——即他退役的真正原因。

    埃文觉得,如果科林愿意,总有一天他会亲口说出来的。

    公路之上的旅程很快迎来了尾声。

    下午两点,福特车抵达萨克拉门托州长官邸之外。

    推开车门,科林看着这栋白色的别墅,一时之间居然怯场了。

    沃伦一家1943年入住这里,但科林没在里面住过几天,因为那一年正好是他高中最后一年。半年后,他就离家去上大学了。

    埃文先下了车,来到车门边,看着他,喊道:“科林?”

    科林回过神,勉强了笑了笑,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有些腿软。”

    埃文说:“放心,这些年尼娜脾气好多了。”

    “她一般不再动手,而是换了一种教育的方式。”

    “什么方式?”

    科林好奇问道。

    埃文没有回答他,而是神秘一笑,说:“你马上就会知道的。”

    “现在,赶紧下车吧。”

    “逃避是没有用的。”

    埃文向科林伸出手,让他把行李交给自己。科林交出了行李,自己拖拖拉拉的走下车。

    沿着石阶来到大门外,科林紧随着埃文走了进去。

    “苏珊,能帮我把床单拿上楼来吗?”

    “好的,夫人!”

    一进屋,兄弟俩先是听到这段对话,然后,他们便偶遇了抱着床单的苏珊大婶。

    苏珊大婶吓了一跳,差点大叫出来。

    “嘘!”埃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小声招呼道:“下午好,苏珊大婶。”

    苏珊定了定神,回道:“下午好,埃文。”

    接着苏珊看到从埃文身后闪出一个人影来,那人越过自己,扶着栏杆沿着螺旋楼梯向上走去。

    没过多久,她听到一声惊呼。

    “哦,我的上帝。”

    楼上,科林抱着尼娜。

    “我回来了!”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