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华森教授说了一个名字。

    “罗伯特·巴彻(Robert Bacher)?”埃文回忆了一下,确定这个名字不在他的朋友圈里,问道:“这是哪位大才?”

    能被杜布里奇选中出任系主任的,当然不会是无名之辈。物理数学与电子工程系可是加州理工的招牌,它的上一任系主任可是由前院长密立根兼任的,系里可谓人才济济,一般人可当不了这个系主任。

    华森教授之前之所以愿意代理系主任的工作,却不愿完全接手,有一部分原因正是他清楚这个家并不好当。

    华森教授见埃文真不清楚,便简要的介绍说:“罗伯特·巴彻是密歇根大学的毕业生,研究方向是原子与核物理,学术成果不算突出,不过他和奥本海默是同事,现在是原子能委员会的成员。”

    “另外,他和杜布里奇是熟人,他们都在麻省理工待过。”

    “原子能,奥本海默?”埃文听到这两个关键词,立马反应过来,“原来是曼哈顿计划的参与者。”

    “哦,我知道了。”

    埃文平淡的点了点头,继续将注意力放在虹吸壶上。手工煮咖啡虽然麻烦,却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你就这反应?”华森教授似乎有些不满。

    埃文惊讶的回过头,看着华森,反问道:“我该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么?”

    “杜布里奇任命系主任的事,我又说不上话,就算要发表意见,也是你们这些教授的事吧?”

    华森教授见状,温和的笑了笑,说:“这事你还真别不放在心上!”

    埃文听着他的语气,似乎自己不重视的话会有大问题,于是把酒精灯的盖子一盖,拉过一张椅子放到教授的对面坐了下来,有请教的口吻说:“这里面有什么我没注意到的关窍?能和我说说么?”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华森见埃文郑重的点点头,于是拿出了给学生上课的姿态,说道:“好吧,那我就好好跟你说说。”

    “嗯,我想想,该从哪里开始呢……”

    “对了,先问你一个问题,系里有多少教职工,他们各自的研究方向,这些你清楚么?”

    埃文右手食指挠了挠太阳穴,道:“不能说完全清楚,但大体上有数。”

    “说来我听听!”

    “你确定?好吧……”埃文一边回想着一边回答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系里共有17名教授,其中九位是物理领域的,涉及的领域包括原子物理、理论物理、高能物理等等,另有2名天体物理学家和6名数学家,至于副教授以下的教职就不太清楚了。”

    “系里的实验室有由前院长创建的宇宙射线实验室,凯洛格辐射实验室等等,当然,还有我们沃伦-莱顿实验室。”

    “……”

    “停,这些就够了。”在埃文开始越说越细前,华森叫停道:“你既然了解的这么详细,那么我解释起来就简单了。”

    “你看一看,我们系的教职工哪里比较特别?”

    埃文想了想,回道:“都很厉害?”

    华森瞪了他一眼,“这要你说!”

    “开玩笑的!”埃文讪讪一笑,随后正经的回道:“嗯,你是说大部分偏向于理论,对吗?”

    华森满意的点点头:“没错。”

    偏向理论?这是一个很好的提示。

    埃文灵光一闪,猜到了华森想告诉他的重点所在,“教授,我大概明白你想什么了。”

    “我先确认一下,罗伯特·巴彻先生能在洛斯阿拉莫斯工作,倚仗的应该是他的动手能力,对吧?”

    “没错!”华森微笑着点点头,“所以,你想明白了?”

    埃文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巴彻先生接受了杜布里奇的任命,他肯定要做些什么,不论是为了稳固他的位置,还是其它的目的。系里的现状一目了然,擅长实验的他想做事,会从哪里着手显而易见。”

    “首先是召集实验物理学家,增强系里这方面的实力……”

    “还有加强各个实验室的投资……”

    “不仅如此……”华森教授补充说:“实验室方面系里目前还缺一个高能物理方向的,因此建一个高能物理实验室也是可能的选择……”

    “嗯,有道理!”埃文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这里有一点不对劲,“等等,这样的话,我们沃伦-莱顿实验室好像有点不太妙啊!”

    一定时间内,一个系能得到的资源是有限的,这一点不因加州理工学院有多强而有所不同。

    未来的系主任既然要在某几个方向“大兴土木”,就必然影响到原本的资源分配的格局。

    资源总量一定的前提下,有人拿的多,就要有人拿的少。

    那谁可能是拿的少的那些呢?

    很显然,像沃伦-莱顿实验室这种新成立的、看起来比较好欺负的便是最好下刀的对象。

    华森见埃文终于察觉了,笑道:“反应还算不慢,既然你注意到了,怎么解决就是你的事了。”

    “你慢慢想,我先走了。”

    “哦,嗯?教授,别走啊,你可是我们实验室的主任,怎么可以置身事外呢?”

    华森教授好似没听到埃文的话,一步也不停的离开了实验室。

    没办法,埃文只好自己琢磨着应对的策略。

    该怎么办呢?

    提前和罗伯特·巴彻拉好关系,让他换个下手的对象?

    这会不会显得太杞人忧天了,巴彻还没确定当这个系主任呢?

    或者干脆想个法子,让杜布里奇改主意,换个人选?

    不对,这不行!

    选择巴彻,从而推动系里变革,应该本身就是杜布里奇的想法。

    杜布里奇院长让巴彻成为自己的代表,而不是自己亲自上阵,是为了给自己和系里的教授们隔出一个缓冲的空间,算是留有一定的余地。

    唉,这样的话,要想让实验室不受太大的影响,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一、先找杜布里奇敲定一部分预算;

    二、和未来的系主任打好关系;

    三、找外援,半导体目前最大的用户有两个,一个是军方,一个是JPL这样的实验单位,找他们化缘应该没什么难度。

    列出对策后,埃文一拳击在另一只手的手心,道:“就这么办!”

    晚上的实验室聚餐地点被安排在学院附近的风味餐馆。这家餐馆他们常去,几乎成了实验室的指定聚餐单位。

    这次聚餐,埃文也邀请了杜布里奇,可惜他没空,没有出席。

    聚餐结束后,埃文让和自己同路回家的莱顿先去他家坐坐。莱顿没做多想但答应了。

    晚上九点半不到,埃文和莱顿的车一前一后停到埃文家门口。

    打开院门,穿过院子,走进屋内,来到客厅,埃文看到躺在沙发上假寐的奥黛丽。

    “奥黛丽?”

    埃文轻轻叫了一声,防止吓倒她。

    奥黛丽听到动静,睁开眼帘,见是埃文回来了,甜甜一笑,慵懒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回来啦!”

    “嗯!”埃文摸了摸她的头发,问:“既然困了,为什么不先去睡?”

    “对了,今天的聚会反响如何?”

    奥黛丽眨了眨眼,说:“很好,大家都赞不绝口。就是东西准备的多了一点,最后为了不浪费,我让给她们每人准备了一点好带回去。”

    “啊……”正说着,奥黛丽突然发现客厅还站着一人,连忙道:“不好意思,失礼了。”

    “莱顿博士,快请坐。”奥黛丽推了推埃文,埋怨说:“真是的,有客人也不说一声。”

    埃文道:“莱顿这么熟了,不用太见外。”

    奥黛丽说:“这不行,该有的礼数不能没有。”

    “人你招待着,我去厨房准备茶水点心。”

    说着奥黛丽站了起来,向厨房走去。

    莱顿想说不用,却没来得及开口。

    埃文无奈的摇摇头,对莱顿说:“坐吧。”

    “好!”莱顿习惯性的坐在了埃文的对面。

    埃文找莱顿来,自然是为了下午华森教授说的那件事。华森教授这个主任不管事,莱顿这个副教授,副主任当然得负起责任来。

    将华森教授的提醒和自己的猜测与对策一一道明后,埃文说:“我觉得这事,十有七八的可能性是有的,所以,这个学期你和我辛苦一下,我们一起找杜布里奇把预算落实。”

    “实验室现在也算是家大业大,没有经费可不行。”

    实验室突然面临一个不大不小的危机,莱顿自不会像华森教授那样不理事,把埃文的思路重新理了一遍,确认其想的几个对策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后,他点点头说:“放心,这事我会负责起来的。”

    “这学期,以及下半年的预算应该不会有问题,关键是新主任上任后的……”

    “先紧着目前的来,后面的事后面再说。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埃文说:“我会先找人了解一下这位罗伯特·巴彻先生,希望他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

    “但不管如何,我都会保证实验室能稳定运营下去。”

    “实验室遇到难题了吗?先生们?”

    这时,从厨房出来,端着饼干点心与果汁的奥黛丽看到莱顿和埃文脸色都不太好,于是插嘴说:“要来一点美味的点心么,也许对排解忧虑有些帮助。”

    “借你吉言,奥黛丽。”说着莱顿从盘子里拿了一片饼干就往嘴巴送。

    “嗯,味道真好,这是你的作品,对吗?真是越来越羡慕你了,埃文。”

    “不要光羡慕我,莱顿,你要真这么想就该多参加一些联谊,让那里女士们有认识你的机会。”

    “要不然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莱顿老夫人会来找我麻烦的。”

    “联谊什么的,我才不去。”莱顿摆摆手,“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多想想实验设计呢?”

    奥黛丽闻言,忧虑看了一眼埃文,眼里似乎在说:“莱顿老夫人的担心是有必要的。”

    “好了,时间不早了,埃文,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很好,那,明天见。”

    莱顿看出奥黛丽有加入劝说阵营的苗头,立刻提出告辞。

    “诶,饼干……”莱顿一下子就没了影,奥黛丽想送的饼干也没能送出去。

    埃文古怪的看了她一眼,问道:“说起来,你的烘培作品到底剩下多少?”

    奥黛丽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饼干,答非所问道:“你要吃吗?”

    埃文敏锐的感觉到奥黛丽眼中闪过的羞意与慌乱。

    “是不是有一点多?”

    奥黛丽一言不发,收拾起才端出来的盘子与杯子来。

    埃文忍住笑意,安慰道:“没关系,第一次么,失误是在所难免的,有经验后下次就知道怎么弄了。”

    “不过,我实在好奇,你到底做了多少?”

    说这话时,埃文嘴角咧开的弧度已经如狐狸一般了。奥黛丽恰巧回过头,看到了这一幕,立刻明白爱人在笑自己。

    “不说,就不告诉你。”说着,恼羞成怒的奥黛丽先是故意给了快要挨着自己的埃文一肘子,然后不顾爱人的痛叫,端着托盘回了厨房。

    埃文揉着胸口,苦着脸,现场演示了什么叫自作自受。

    不一会儿,奥黛丽从厨房出来,看也不看埃文,径直上了楼梯回卧室了。

    埃文不以为意,先是去洗了个澡,然后才上楼歇息。

    来到卧室门外时,埃文发现门被锁上了。

    不妙!

    “奥黛丽,开门!”

    “奥黛丽?”

    “不会是睡着了吧?”

    “奥黛丽……我错了……”

    是夜,埃文体会了一把名为“不让你上床”的惩罚。

    翌日清晨,埃文打着哈欠走下楼。

    他先是打开了客厅的收音机,然后出门把信箱里报纸拿回屋。

    随便选了一份报纸后,他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新闻。

    “洛杉矶FM93.1,早间新闻要点……”

    “前日于华盛顿签订北大西洋公约的11国外长已于昨日陆续归国,受公约签订的影响,华尔街有关机构发文称,未来一段时间,股市将继续上扬。”

    “就柏林问题,杜鲁门发表演说,敦促苏联做出合适的选择……”

    “据悉,一些国际组织和著名人士发起召集世界保卫和平大会,反对侵略和战争政策,要求无条件禁止原子武器和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该大会将于20日在巴黎召开……”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