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现代言情 -> 加州第一家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卡尔掌管的应用保健公司因为有强力合作伙伴的关系,一直以来发展的顺风顺水。其主打产品创可贴现在不仅已经成为美国家庭必备的备用品,而且还远走海外。在公司的德国合作伙伴拜尔斯道夫的工厂投产之后,邦迪这个品牌迅速成为欧洲各国的知名品牌。拜尔斯道夫也由此起死回生,公司上下对这桩合作满意的近乎感恩戴德,董事长克劳森为了表示感谢甚至专程不辞辛苦的来了一趟加州。这番动作很好的拉近了两家公司之间的距离。为以后整个拜尔斯道夫融入应用保健体系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创可贴销量稳定之后,自然需要开辟新的产品线。这本就在埃文的计划之中。理事会成立后,埃文正式将卡尔扶上了应用保健公司的负责人。在卡尔的主导下,应用保健公司动作不断,先是和加州大学注册送18体验金内的多家医学院达成合作关系,然后投入不菲的资金成立了自己的医药研究所与保健研究所,顾名思义,前者主攻医学与药物研究,后者则研发保健类产品。顺便一提,这两个研究所只有后者是在洛杉矶,前者却被安在萨克拉门托,办公地址正是原先切斯特实验室所在的地方。

    在成立研究所的过程中,沃伦家的家庭医生杰西·豪斯出了大力气。要不是有他的关系,应用保健公司就算有钱,短时间内也找不到这么多合格的医学研究人才。

    当然,众所周知,任何研发投入到产出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在医药领域,这个时间比起其他领域还要更不确定。

    所以,为了不让应用保健公司的发展出现停滞,埃文再次“灵光一闪”,给卡尔提供了一个创意。

    这个创意的成品正是现在卡尔的女儿珍妮使用的纸尿裤。

    纸尿裤这东西是现代社会每个新生家庭的必备品,它作为传统尿布的替代品,可以为父母们省下非常多的麻烦,让他们不必为孩子尿湿之后没有替换的衣物而发愁。

    纸尿裤作为一个创意实际上并不是埃文的首创,实际上最早尝试尿布替代品的,是日本人,原因很简单,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天然物资缺乏。而迈出了实质性一步的是瑞典人鲍里斯·特尔姆。1942年,他发明了两件式的纸尿布,外层是塑料裤,内层是皱纹卫生纸做成的吸收垫。不过,因为纸制的吸收垫太容易破掉,碎屑会沾满孩子的屁股,所以并没有被广泛应用。

    当然,埃文给的方案没有这个问题,他建议用的吸收物是高分子吸收体。为了找到合格的高分子,应用保健公司干脆成立了一个化学实验室,雇佣了数位化学家,其中几位化学家来自德国,是经拜尔斯道夫董事长克劳森的介绍招到的。

    在大笔资金的支持下,纸尿裤的研发周期只过去了不到半年便有了成果,使用效果还不错。在等到埃文的认同后,纸尿裤已经进入了筹备量产的阶段。按照目前的进度,正式上市估计要到今年十月份。

    因此,这会儿珍妮用的每一个纸尿裤都价值不菲,因为还不是量产品。

    卡尔在有了珍妮后,从没怀疑过纸尿裤的市场前景。他甚至觉得,纸尿裤的价值不比创可贴要小。

    但,即便如此,卡尔仍在用心建设公司自己的研发队伍。因为这才是公司能持续不断推出新产品的保证。

    应用保健公司的医药研究所,在综合了埃文和豪斯医生等专家的建议后,加上招揽来的人才研究偏向,确定了几个大的研究重点,分别是心脏病药物,高血压药物,糖尿病药物以及小儿麻痹症的疫苗。

    不用说,卡尔今天上门来找埃文所问的疫苗,指的正是小儿麻痹症的疫苗。

    这个研究方向是埃文指定开展的。

    说起小儿麻痹症,在这个时代可谓是闻之变色。这种学名为脊髓灰质炎,由脊髓灰质炎病毒引起的,能对儿童的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急性传染病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最大的受害者正是美国的前任总统罗斯福。随着二战的结束,美国迎来了战后繁荣,人口进入了快速增长阶段。婴儿的增加,小儿麻痹症受害者的人数随之一同开始暴发。1946年时,美国全国共报告了2万余例,而进入1950年时,这个数字直接翻了一倍。

    这样下去,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受害。

    面对这种形势,美国的母亲们决定对脊髓灰质炎宣战。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成立基金,游说政府部门等,意图解决这个难题。

    迄今,有一个名为“脊髓灰质炎母亲行动”,从去年就已经开始的筹款运动已经募集到了上千万的资金,而且仍未停止。

    而这个行动,正是埃文说服卡尔将小儿麻痹症列为研究所重点的理由。

    埃文不仅提了建议,还给卡尔推荐了一个这方面的专家。此人正是卡尔刚才提到的萨宾,命名阿尔伯特·萨宾。

    小儿麻痹症是由病毒引起的,要想解决,最好的办法是用疫苗来防治。这项工作在明确了小儿麻痹症的病因后就已经有人在做了。而根据疫苗的种类,目前研究分成了两个路线:一个是灭活疫苗,另一个是减活疫苗。前者以匹兹堡大学的乔纳斯?索尔克(Jonas·Salk)为首,后者的提倡者则是辛辛那提的阿尔伯特·萨宾。

    从原理上来说,无论从安全性还是研究难度,灭活疫苗都是比减活疫苗更好的选择。而这正是卡尔今天来找埃文的原因。

    他想知道埃文为什么会选择支持后者的研究。

    “原因有三个……”面对卡尔的质问,埃文不疾不徐的回答道:“第一,索尔克那边不仅有国家基金会的支持,还有上十家药厂盯着,我们难以插手;”

    “第二,灭活疫苗的生产条件要求很高,我们缺乏相关的经验和技术,当然,你可以说成功研究出疫苗肯定需要不短的时间,这期间足够我们准备好生产条件了。嗯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就当这条我没说;”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认为萨宾的路线具有更高的安全性。”

    埃文敢下这个结论,是因为他有着“历史”作为判断依据。

    “索尔克的疫苗虽然先一步成功,却因为对灭活病毒的难度的低估,导致疫苗成了病毒,人为制造了一次病毒暴发,史称‘卡特惨剧’。”

    “我可不想自己的公司牵扯其中。”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