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穿越之逐梦大英雄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且说余滨朝着春花婆婆、墨雨逃走的方向一路追随,不知不觉中走出了荒山野岭,来到了一处人丁兴旺的城镇,此地已不在是新乡城地界,无人知道余滨乃是官府通缉之人,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抛头露面四处行走。

    余滨一心想着用手里的医书换得易容之术,为此他整日在城里四处寻找春花婆婆师徒二人身影,可是找了两日却一无所获,这让他十分沮丧,心下暗道:“难道我余滨这般没福,这本是绝好的一次机会,若是能习得易容术,我何须这般四处逃亡如丧家之犬一般。”他越想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索性走进一家酒馆喝起酒来。

    心中不快难免借酒浇愁,随着一碗碗酒下肚,余滨头已经有些发蒙,此时夜已深,可是他却没有一丝睡意,还是继续闷头喝酒。忽然一小二走了过来道:“客官,小店要关门歇业了,您老赶紧走吧。”

    余滨扬了扬手里的酒葫芦道:“给小爷装满了,小爷要在路上喝。”

    店小二无法只得拿酒将葫芦装满,余滨满嘴酒气踉踉跄跄的道:“小二,好酒好酒,小爷明儿还来。”说着一步三晃的走出酒馆。

    余滨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此时街上行人稀少,他大声道:“没人好,没人最好,老子就喜欢没人,免得你们这帮狗东西抓老子去报官。”走着走着,一阵冷风袭来,他只觉得身子有些发冷,不禁又拿起手中酒葫芦喝了一口,一口酒下肚,他忽然感觉天旋地转,随即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等到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天已大亮,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座石桥的桥头旁,身边无数来来往往的行人,可是没有一个人在意他的死活。他心下暗道:“好啊好啊,没人认得我才是好呢。”说着挣扎着爬起身来。

    忽然远处两道熟悉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见他苦心寻觅的春花婆婆、墨雨二人正从远处一家药房走了出来,他连忙赶上去跟在两人身后。余滨紧跟着春花婆婆师徒二人走了一程,春花婆婆何等警惕,立即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她对身旁的墨雨低声道:“不好,身后有一个人一直跟着咱们,莫非是医门的人?”

    墨雨道:“不能吧,咱们易了容不可能让他们认出来,肯定是另有其人。”

    春花婆婆道:“怕只怕有人识破了咱们的手段,现在多说无益,咱们且找个偏僻处拿了此人,到时一问便知。”说着两人迅速朝着前方一处僻静的巷子走去。两人只一拐便在巷口处躲了起来,余滨见两人闪进巷子慌忙飞也似的跟了进去,刚踏进巷口,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声音道:“你是何人,为何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身后?”

    余滨慌忙转过身来道:“二位姑奶奶,小的不是坏人,小的是想求二位传授技艺的。”

    春花婆婆怒道:“哪里来的蠢货,没头没脑的传授你什么技艺,老娘可没这个闲功夫,识相的赶紧滚吧,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余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姑奶奶行行好,将你们的易容术传授给小的,小的这里有姑奶奶落下的一样东西。”

    听余滨口中说出“易容术”三个字,春花婆婆和墨雨心头大震,她俩赶紧命令余滨道:“起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们来。”说着将余滨带到了她俩住的客栈里。

    三人在厢房内坐定,春花婆婆阴着一张脸道:“你姓甚名谁,如何得知我们会易容之术,我们又有何东西在你身上,快快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余滨道:“二位姑奶奶且听在下慢慢说来,在下姓余名滨,乃是新乡城内一做买卖的商人。因在新乡城吃了官司所以逃难到了此地,那日途经城外荒山时恰好遇见二位姑奶奶被一伙歹人追杀,在下躲在草丛里看见了二位姑奶奶使出易容之术,并且拾得了这本医书。”说着从怀里将那本上古医书掏了出来。

    春花婆婆大喜道:“我道这本医书丢哪里去了,原来是被余公子捡到了,既然如此,余公子且把书还给老身吧。”

    余滨道:“书自然要原物奉放,在下只求姑奶妈开恩,将易容术传给在下,让在下免受四处逃亡之苦。”说着跪在地上磕头不止。

    春花婆婆道:“公子起来说话,易容术乃是老身的独门秘术,轻易不传与外人,不是老身不肯相助,实在是有心无力。”

    余滨苦苦哀求道:“在下愿拜姑奶奶为师,以后鞍前马后服侍您老人家,还请姑奶奶答应在下吧。”说着又是磕头不止。

    春花婆婆思忖半晌道:“也罢,看你如此诚心,传便传吧,以后你就和雨儿一样喊我一声师父便是。”

    余滨大喜道:“谢谢师父。”说着在地上拜了三拜。

    春花婆波忙让他起身,接着问道:“你在新乡城吃了什么官司?”

    余滨急忙将自己如何勾结孙媒婆试图祸害秋月影,后来因为薛宇及时赶来,自己才丢下秋月影逃亡之事说了一遍,听完他的讲述,春花婆婆叹道:“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秋月影那贱人真是命大,屡屡有人相助。不瞒你说,那贱人与老身有不共戴天之仇,咱们得好好想想怎么取了那贱人狗命。”

    这边厢春花婆婆、余滨正在盘算着要取秋月影性命,那边厢薛宇也在苦思冥想如何把春花婆婆铲除。这日,薛宇吃过早饭正要往铺子里去,刚走出家门便看见小玉远远的走了过来,薛宇急忙停下脚步道:“小玉,一大早的你这是上哪去?”

    小玉道:“秋大夫让我来请薛公子去医馆一趟,今天医馆来了个医门长老和几名医门弟子,师父让薛公子过去商量些事情。”

    薛宇道:“好好,那赶紧走吧。”说着和小玉一起朝医门走去。

    原来小玉口中的医门长老正是富春江,那****领着手下弟子们一路追杀春花婆婆、墨雨师徒二人,可惜在那座荒山里追丢了目标,无奈之下他只好领着弟子们来到新乡城,一者新乡城就在附近,二者城中有秋月影、翠言两人,她们一个是曾经的医门亲传弟子,一个是现在的医门弟子,富春江自然要去拜访她们,顺便也了解一下两人的近况。

    此时富春江正与秋月影、翠言两人在医馆后院内会谈,得知医门内乱平息,她和翠言都松了一气,秋月影道:“富长老,听闻此次内乱与春花婆婆婆有关,不知是真是假?”

    富春江道:“当然是真,她就是本次内乱的主谋,所以掌门下了死令一定要让富某将这个毒妇抓回医门听候发落,前几日好不容易发现她的行踪,只可惜最后还是让她给跑了,现在想要再追踪到她们无异于大海捞针。”说着叹了一口气。

    秋月影道:“那毒妇狡猾的很且又擅长易容之术,想要探得她的下落不是件容易的事。”

    正说着,小玉领着薛宇走了进来道:“师父,薛公子来了。”

    秋月影给他让了坐,又引着他见过了富春江,四人随后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听闻富春江乃是为了抓捕春花婆婆而来,薛宇甚是高兴,他积极主动的出谋划策。

    经过四人一番商议后决定采取引蛇出洞的办法,诱饵则是秋月影和薛宇的婚事。秋月影做为新乡城内的名医,城中百姓可谓人尽皆知,甚至周边城镇也有人慕名而来求她治病,她的婚事必然广为传播。

    而春花婆婆一直视秋月影为破坏她和莫景延美满爱情的罪魁祸首,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秋月影觅得良缘终身有靠,届时必不顾一切前来捣乱,而这也正是富春江、薛宇等人所希望看到的。

    他们自然会事先设下圈套等着春花婆婆上钩,计议已定,众人各自分头准备,第一要务便是把秋月影的婚事散布出去,做为城中名医,又是众多城中名流追逐的对象,秋月影的婚讯自然引得四方关注,其轰动效果可想而知,不出几日功夫便传得满城皆知。

    (本章完)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