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小÷说◎网】,♂小÷说◎网】,

    宫司屿是知道纪由乃身上有很可怕的疤痕的。

    占有她的那一晚,他就发现了。

    那疤,就像是有人将纪由乃整个身体都剖开又缝合了起来,触目惊心。

    看得出纪由乃极为排斥,也很不想让他看见这疤。

    他也从没问为什么一个这么大点的女孩子身上会有这么恐怖的疤,就是怕揭开纪由乃心里的伤痛,让她自卑,让她恐惧,让她伤心。

    可他曾偷偷去问过医学人士。

    这种贯穿整个身体的“y”字形伤疤是做什么手术才会造成的。

    结果医生给他的回答是:人体解剖。

    知道真相的时候。

    宫司屿内心极为复杂。

    并非恐惧惊骇。

    而是面对死亡,面对未知,他突然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知道纪由乃是死而复生,他知道纪由乃身上处处透着奇怪诡异。

    他突然明白,自己纵使拥有再多的权利金钱,可站在生命的面前,却依旧渺小的可怜,可怜到,他或许连自己视若珍宝的女人都留不住。

    他开始害怕,怕纪由乃突然有一天就没了。

    他开始担忧,担忧如果没了纪由乃,他该怎么办,他离不开……

    可诡异的是,昨晚他还见纪由乃身上有疤在,这会儿……那贯穿她整个前身的疤,怎么就没了?

    越来越多的疑惑侵蚀着宫司屿的心和大脑。

    他发现纪由乃身上的秘密在不断增加。

    以至于,所有事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掌控的范围。

    光溜溜的一滚,卷起被子,将自己包裹住,纪由乃只露出一个脑袋,坐起身,见宫司屿神情凝重,眼神深邃发寒,觉得背后凉凉的。

    “疤呢?”

    试探的瞅着宫司屿,纪由乃轻轻询问:“……疤没了你不开心吗?我一直以为那疤会吓到你的,它那么可怕。”

    身上可怕的疤不见了,那她左手割腕的疤呢?

    宫司屿蓦地扒开被子,硬拽出了纪由乃的左手腕,低眸一看,瞳孔紧缩。

    好家伙!连割腕的疤都没了!

    宫司屿万分严肃的紧盯纪由乃,“你最好老实交代怎么回事。”

    缩回了手,纪由乃裹成一团,咬着指甲,似想缓解此刻有些尴尬凝重的气氛,“那疤多难看啊,我怕你看了嫌丑……”

    “纪由乃,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

    捧起面前少女巴掌大的鹅蛋脸就眯眼逼视。

    宫司屿低哑微沉的问。

    “那我自己也会觉得难看啊……所以我就用了这个!”

    小脸脱离宫司屿手掌,爬到床头,打开抽屉,拿出了装有玉肌膏的白瓷小罐,朝着宫司屿晃了晃,然后献宝似的重新坐到宫司屿面前。

    握过了他还缠着纱布的左手,轻轻的,小心的将纱布解开。

    “我特意问过做这药膏的爷爷了,只要不是伤及五脏六腑,都是可以抹的,愈合速度非常快,没有副作用,也不会痛。”

    在宫司屿手背伤口处涂抹上药王华清做的后。

    宫司屿不可思议的睁大凤眸,眼底惊异连连。

    他因砸击玻璃而导致皮开肉绽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开始愈合,也就几分钟功夫,脆弱结血痂的伤口不见了,肌肤光滑平整,就像根本没受过伤一样。

    在宫司屿的认知当中。

    现代医学技术再发达,都不可能有如此惊人的愈合速度。

    纪由乃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哪来的?”

    凤眸锐利至极,不放过纪由乃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一个白胡子老爷爷送的!医术高超的那种。”

    纪由乃美眸一片清明,毫无躲闪。

    她没骗人啊,是白胡子送的,华清就是白胡子。

    “他为什么送你这种东西?”

    平白无故的?

    “我偷偷问他要的,想祛疤,又记得你有伤,我不喜欢看你受伤,就多要了点,以后备着用。”

    满心怀疑,却因纪由乃只言片语,顿时又化作泡泡被一一戳破,缓和了脸色,将羽绒被平摊铺好,拥着纪由乃重新躺回被窝,让她枕在自己的臂弯中。

    “他也在那个常人不能去的地方?”

    “嗯。”

    一个翻身,将纪由乃压在胸膛之下。

    宫司屿幽邃的凤眸闪烁着惑人的魅光。

    “所以,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纪由乃抿了抿唇,闭口不答,嘴非常严实。

    “不能说?”

    无语凝噎,纪由乃黯然敛眸。

    回来前,范无救和谢必安曾严厉叮嘱她,绝对不可以将有关于阴阳官以及冥界的任何事透露给任何人,最近亲的人,都不行。

    如若说漏嘴,必将严惩不贷!

    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宫司屿多少有些失望。

    可他看出来了,纪由乃恐怕是有难言之隐。

    只是她越是隐瞒,他就越是难掩一探究竟的冲动!

    常人不能去的地方到底是哪?

    小家伙为什么要研究令人闻风丧胆的控魂异术和傀儡制造操控术!

    是谁让她学的?

    无数的谜团困惑着宫司屿。

    冥冥中,他有一种感觉。

    他感觉到,纪由乃在变。

    她好像正在走一条和他截然不同的道路。

    这条路,恐怕常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触及。

    一条危险至极,一步迈错,全盘皆输,死无葬身之地的路。

    而在她走的这条路上,“平凡”的他,好像起不到一点作用。

    -

    深夜。

    纪由乃被宫司屿密不可分的搂抱在怀中,浅浅的睡着。

    因为宫司屿实在抱她抱的太紧,她被勒的有些喘不过气。

    唉,这人……睡觉都这么怕她走的吗?非得抱这么紧……

    房间内没有灯光,唯有巨大落地窗外淡洒进的幽冷月光,透着静谧。

    耳边,是宫司屿均匀平缓的呼吸声。

    纪由乃半闭美眸,静静聆听着。

    但床头静置的手机,突然亮起刺眼的白光,令她不由细眯眼眸,紧接着,好几声打破沉静的刺耳手机提示音“叮”地一声声响起。

    生怕宫司屿被吵醒。

    纪由乃愣是挣扎着脱出宫司屿的怀抱,伸手拿过手机,想静音。

    但一则诡异的注册送18体验金提示映入眼帘——

    纪由乃不由得睁大美眸。

    她有微信软件的,这怎么又来一个微信app?

    而且……

    在她完全没有接触手机屏幕的情况下,手机自动解锁,黑白色的微信图标赫然自动打开,又两则注册送18体验金提示弹出——

    邀请您加入。

    邀请您加入。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