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你我看书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通灵萌妻

注册送18体验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25ksw.com
    小÷说◎网】,♂小÷说◎网】,

    身在豪门,宫司屿斗惯了。

    勾心斗角阴谋诡计,他见的太多。

    万北国这种突然造访,他一根手指头都能猜到,必定有备而来。

    果不其然!

    保镖在万北国的鞋底搜到了一枚微型。

    宫司屿冷笑连连,当着万北国的面,狠狠踩碎了窃听,并一脚踹向了肥胖的万北国心口!

    “装个来套我话,这么低端的手段也想算计我?万北国,你怕是不知道我这家安着防窃听装置,给你机会让你做条好狗,你还变着法子跟我玩心眼?”

    “宫少!我也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啊!”

    纪由乃软软的靠在沙发上,伸手拉了拉发火的宫司屿。

    “这个人是谁?你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

    宫司屿深吸了一口气。

    压制住躁郁想虐人的冲动,走至沙发边,低头吻了下纪由乃。

    “害你的人。安希是安家人人唾弃的私生女,安蓝为了报复你,用安希的死想给你定一个故意杀人,能牢底坐穿的罪名,无论凶手是否是你,都会逼你认罪,而你面前这个死胖子,就是发号施令的人!”

    哦,这样的吗?

    那这个死胖子,真的挺可恨的。

    可纪由乃突然发现自己没什么多余的力气去折磨报复这个胖子了。

    她有些不舒服,头疼。

    伸手就让宫司屿抱。

    无力的说:“你抱我回房间睡觉好不好?我有点难受,想躺一会儿……”

    心口一紧,宫司屿暂且不管万北国,急急忙忙绕至沙发边,一脸忧心的搂纪由乃入怀,“哪里难受?不舒服了不许自己忍着,必须告诉我听到没?”

    “可能是累了,想睡会儿……”

    纪由乃感觉到自己被宫司屿拦腰抱起。

    美眸半闭,也不知怎的,耳朵一直嗡嗡作响,头也开始隐隐作痛。

    宫司屿抱着纪由乃,将她轻放上床,细心的掖好被子。

    “心肝,先睡,我处理完万北国就来陪你,好吗?”

    对纪由乃,宫司屿总是有用不完的耐心。

    说话的语气,都是极近的温柔讨好。

    “那你快点……”

    见纪由乃突然这么依赖自己。

    宫司屿心都快化了。

    可他出房间的时候,……

    丝毫未看见纪由乃的耳朵里,开始有血渗出。

    就连纪由乃自己,都没有发现。

    -

    回到客厅的时候,宫司屿恰巧看到了刚刚替他办完事回来的白斐然。

    阴郁万分的入座沙发中央,宫司屿优雅的翘着腿,凤眸冷如冰刺,嘴角勾着残忍都得笑,“说吧,万厅长,谁指使你戴着来我这找死的。”

    万北国狗爬到宫司屿脚边,不停磕头。

    “宫少,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啊!是安小姐的母亲,她说,若是能抓到宫少您的把柄,我就能脱身,他们就会给我一笔钱送我出国,还会帮我从宫少手里救出我的儿子!”

    勾唇冷笑,宫司屿揪住万北国的衣领,凑到他耳边。

    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阴冷道:“那你怎么不想想,如果我出事,我的人会立马送你儿子上路?又或者,你的伎俩被我识破,我也不会放过你妻儿老小。”

    被死死揪住命脉,万北国闻言,坐在地上,脸色一片死灰。

    “跟我玩心眼可以,偏偏你的人还敢对我女人用药物审讯这种阴毒招,你说说看,我怎么放过你?我女人受的罪,谁来负责!”

    宫司屿怒不可遏,抄起一个红酒杯,狠狠砸在了万北国的脑袋上。

    他阴冷咆哮之际——

    一个守在卧室陪纪由乃的女护士,却突然惊慌失措的跑进了客厅。

    小护士战战兢兢,语无伦次。

    “宫……宫少!血!纪小姐七窍流血了!她在喊疼,快去看看吧!”

    倏然回眸。

    在听到纪由乃“七窍流血”四个字的瞬间。

    宫司屿踹开万北国,夺步飞快奔跑,去了卧室。

    冲进卧室的一瞬。

    入眼就见纪由乃从床上滚落,面部充血,万分痛苦蜷缩在地上的模样。

    “心肝!”

    箭步上前,一把将纪由乃从地上抱回床。

    眼见纪由乃鼻间不断有血溢出,嘴角有血淌下,耳朵也流出了血,更触目惊心的是,她的眼睛通红,不断有血水划下。

    怎么……怎么会这样?

    宫司屿心疼得胸口颤栗,他几乎觉得呼吸困难。

    那是一种,好像下一秒就会失去纪由乃的感觉。

    “好疼……宫司屿……我好疼……”

    缩在床上,纪由乃死死咬住下唇,手狠狠的攥着被单,指骨泛白,青筋泛出。

    她浑身剧痛。

    就如万箭穿遍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

    又像千万只虫蚁在不断啃噬她的身体。

    更似有人拿着无数根毒针不停地往自己的身上狠狠的扎下。

    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满目血红,她看不清宫司屿。

    她好痛苦。

    “打昏我!打昏我好不好?我受不了了……”

    凤眸流露焦灼,宫司屿死死抱着纪由乃,跪倒在床上,一遍又一遍替她擦拭着眼里流出的血水,嘴角流下的鲜血,鼻间淌出的血液。

    他慌了,彻彻底底的慌了。

    “医生!医生呢!”

    医生是跟宫司屿一起冲进卧室的。

    他立刻上前,可是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症状的医生,被吓住。

    手颤抖着,硬着头皮才伸手过去替纪由乃检查。

    人七孔流血,那还能活吗?

    医生不敢直说,也找不出病因。

    “宫少,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症状,这必须送医院做各项详细检查,才能确认到底怎么回事啊!”

    “滚!庸医!别再让我看到你!”

    宫司屿凤眸狠戾猩红的咆哮出声。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纪由乃越来越痛苦,却一点办法有没有。

    心在颤,在滴血,在痛。

    “心肝,听话,别咬嘴巴,哭出来,哭出来会好,疼就咬我的手臂,别自己忍着!”

    嘴唇被纪由乃咬的血肉模糊,可她只是喊疼,发出痛苦的低吟。

    却始终强忍着不肯哭。

    绝望的摇头,埋在宫司屿怀里,纪由乃气若游丝喃喃着。

    一遍又一遍说着宫司屿听不清楚的话。

    “不……我不能哭……范大人知道我哭了,他又会凶我……我以后都不能哭了……可是好疼,我好疼……救救我……”t2190218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